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現代言情 > 傲嬌總裁低頭愛 > 第十五章 法國的尹志陽

第十五章 法國的尹志陽

尹志陽踏上飛機的那一刻,他的心裏是滿滿的忐忑,雖然公司裏的事情他都已經處理的差不多了,他已經將公司裏的事情都交給了很放心的人處理。可是他還是不放心,從這間公司取得了成績以來,他從來都沒有發現過自己是如此將這間公司當做自己的驕傲,可是,如今他卻體會到了,因為尹志陽的內心告訴自己,他是很捨不得這個公司的。 尹志陽上飛機的時候,他的身邊沒有一個親人,他不想讓自己的父母送他,因為他知道自己是屬於這一片土地的,所以他一定會回到這裡的,只是他不知道下一次回來之前他能不能找到明英,他也不知道下一次回來的時候是不是還是孤身一人。 在飛機上,尹志陽也想了很多,他想,人是沒有本領飛到天空中的,而要想達到目的就要借助飛翔的工具,可是,如今自己借著工具飛上了天空,卻不能達成自己所有的目的,他真希望自己是有一雙千里眼,這樣的話他就可以非常高空,俯瞰世界,看看明英是在那個角落裏面做什麼事情,是不是還記得自己。 尹志陽的心裏還是抱有一絲幻想的,他希望自己能夠找到明英,可是,這樣的願望真的能夠實現嗎? 在很多的時候,尹志陽是受到了很多方面的幫助的,而且他的條件在各個方面都是很優秀的,然而,尹志陽卻不知道自己是否還能夠在感情的方面也得到上天的眷顧。 尹志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夠找到明英,但是他是絕對不會對其他的女人動心的。在飛機上的時候,尹志陽就遇到了一個那樣的女人。 納稅一個濃粧艷抹的女人,在骨子裏就透著那麼一點兒嫵媚,這是尹志陽最不喜歡的東西,在他的眼中,這個女人的嫵媚完全是裝出來的,是做作的結果,那對於尹志陽來説一種噁心,而絕非是一種誘惑。、 男人是經不住誘惑的,但是如果這個男人的心裏面已經有了一個真愛了。對於尹志陽來説,明英應該是他這輩子最重要的女人了,所以他怎麼能夠在別的女孩子面前屈服呢?況且,還是一個這樣做作而又矯情的女人。 不過眼前的這個女人倒是讓尹志陽回想起了明英的那些嫵媚的動作。雖然明英的那些動作也不是完全真實的,但是,至少是一種傷感的嫵媚,明英是為了讓這些嫵媚來掩蓋住他的一些傷感,而絕非是一種對別人的勾引。 對於尹志陽來説,明英的這個樣子才是他最想要的,可是,他卻怎麼也得不到。幸好,尹志陽不是一個寧濫勿缺的人,而是一個寧缺毋濫的人,也許,就是因為尹志陽的這種精神,老天爺才會眷顧他,讓他有耐心也有信心等著自己的真愛。、 尹志陽對身邊的這個女人真的是極度的厭倦,他不知道老天爺是不是故意的考驗他,只是覺得自己遇到這樣的一個狐媚女人是自己的不幸。他不覺得這是老提對他的考驗,而是對他的煎熬。 剛開始的時候,尹志陽還是比較淡定的,他寧可趴在桌子上,也不想看旁邊的這個女人一眼,可是,那個女人好像並沒有感覺到尹志陽對她的厭倦,反而開始變本加厲,開始哼起了那種聽起來讓人反胃的音樂。 機艙裏本來是很安靜的,沒有什麼人出聲音,所以那個女人的歌聲就顯得特別突兀,所以,尹志陽也開始覺得自己有些不自在,機艙裏的人好像看得出來,尹志陽身邊的這個女人肯定都是為了取悅他的。 雖然大家並不知道那個女人是誰,可是他們卻都知道,那個對身邊的女人無所謂的男人叫做尹志陽,他不是一般的帥哥,而是一位男神,而且,還不是一位普通的男神,因為他不僅是長得很帥,而且很是有商業頭腦,是這座城市裏面數一數二的商業精英,這樣已經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了。 可是,尹志陽卻沒有想那麼多,他認為自己所做的事情就是很普通的,不會和別人有任何聯繫,可是,現在他才知道,原來他的影響真的是那麼大,他的影響已經那麼大了,那麼明英會不會已經知道了自己的存在呢。 尹志陽想,自己如果能夠得到明英的認可的話,那麼他是不是就能夠得到明英的認可了呢?如果他得到了明英的認可的話,那麼他是不是就能夠得到明英的這個人和她的心呢? 本來尹志陽離開中國的時候,是希望自己能夠寧靜下來,至少是要專心做好自己的工作。如果是能夠放鬆一下自己,恐怕是再好不過的選擇了,這麼長時間以來,尹志陽的心裏一直都有一個很大很大的感情負擔和生活壓力,他真的好想將所有的事情都放下,可是,尹志陽發現自己想的實在是太簡單了。 因為尹志陽發現自己完全沒有辦法脫離這個世界,至少是在飛機上的時候,他是要在這個女人的糾結中度過了,這更加增加了尹志陽心中的難過。他很不喜歡,非常不喜歡,可是他真的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尹志陽希望時間能夠過得快一點兒,再快一點兒,哪怕未來再有很多的困難,他都會坦然接受,只是他不想再遭遇任何和感情有任何關係的東西了。 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的事情都是不會遂人願的。有些事情,你越不讓他發生,他就越會是發生,並且很有可能會讓你猝不及防。這是沒有人能夠阻止的。這就是命運,這就是命中註定,是誰都不能夠改變的。 下飛機的那一刻,尹志陽完全感受到了這個不同的世界。他下飛機的時候,就感覺到了在這片土地上上有些一種陌生而又熟悉的味道。其實,明明就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只是出個差而已,可是卻在這一刻變得很不同了。 只是因為明英的原因嗎?還是有什麼其他的事情?尹志陽不知道自己的心到底是怎麼了,他不是很喜歡法國的這種比較濕冷的天氣,但是他倒是很喜歡法國的浪漫情懷。 他想,如果他要是能夠和自己心愛的女人在一起的話,他應該會有完全不同的感覺,而現在,他身處在這個浪漫的世界裏,他只能夠感受到自己的身邊已經被淒涼團團地圍住,他不想一個人穿梭在這個世界裏,可是,他卻沒有絲毫的辦法。尹志陽還沒有看到法國公司的人員來接自己,所以他只能夠暫時忍受著這些一點一滴的寂寞時光。 唯一讓尹志陽看到一點兒存在感的事情就是當他在機場裏來回地轉悠了幾圈之後,就看到了法國的公司來接他了,其實他們早就已經來到了這個地方,但是一直都沒有找到尹志陽。因為在他們看來,尹志陽應該是那種四十多歲的男人,而且應該是比較尖酸老辣的人,這樣的人才符合在他們頭腦中那種商人的模樣。 可是,他們最後終於敢向尹志陽開口了。雖然他們還是很不確定,但是他們經過了長時間的瀏覽,就發現了尹志陽很可能才是他們要找的人。其實,當尹志陽剛剛下飛機的時候他們就發現了尹志陽與別人是不同的,可是他們還真的沒有想到,尹志陽就是中國合作方的代表。 不過,等一上了法國方面的公司的車之後,就已經有專門的工作人員來給尹志陽介紹法國公司的相關情況,雖然尹志陽已經在國內做了一些相關的了解,但是他還是必須要借助別人的介紹來進一步了解公司,因為對於尹志陽來説,多了解一下公司的情況應該是不會有什麼麻煩的。 而法國公司對尹志陽的待遇也是非常不錯的,他的住處和工作的環境都是在公司中最好的,這也是法國公司對合作方的待遇,更是對金融人才的禮遇。 在法國公司工作人員的指引下,尹志陽總算是找回了一些工作的感覺,也是在這裡他重新找回來了一些存在感,如果説工作能夠讓人的生活感到充足的話,那麼尹志陽的生活應該是最充實的吧。“工作狂”這個詞用來形容尹志陽的話,那麼一定是比較不公平的,因為尹志陽只有在那種非常特殊的情況下才會用這種情況來對待自己的工作。 其實,情況也確實是這樣的,在尹志陽的公司裏他可以將所有的事情都處理的得心應手,所有的人都是跟隨著尹志陽的腳步的,但是如今已經是完全不同了。尹志陽是獨自一個人來到國外的,甚至連一個秘書都沒有帶,他想自己好好做工作,他不知道自己是否還有時間做自己想做的那些事情,但是他知道他要做的是必須通過自己的鑽研和觀察,發現法國公司的特點,發現法國的潛在市場,拿到與對方的合作。 尹志陽也曾經想到過,也許法國公司早就已經做好了考察,知道了他們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才選擇了和尹志陽的公司合作,但是尹志陽還是覺得自己應該展現出自己的才華。 尹志陽在參加中法聯合會議的時候提出了很多有建設性的意義,這讓法國公司的員工都對他刮目相看,而且還對他特別友好,與此同時,尹志陽還發現,原來在法國的這間公司裏面真的是臥虎藏龍,有很多的金融專家和設計專家,和他們的交流讓尹志陽覺得自己受益匪淺。 即使拿不到與法國的合作,尹志陽也應該覺得這是一種莫大的收穫,讓他有些許安慰的是,在這間公司裏,有很多人才都是來自中國的,這不但讓他有了一些自豪感,而且讓他感覺到自己也有了歸屬感,終於找到了知音。所以他在工作上也更加有勁頭兒了。 這一天晚上,尹志陽處理完了自己手頭的工作,突然想起了自己忙於工作的同時已經很久都沒有和家裏聯繫了,他不知道父母過得好不好,也不知道公司的發展情況。於是,他算好了時差,給父母打了越洋電話。 尹志陽知道,父母一定知道保護自己的身體的,所以他知道父母不會有什麼大的問題,只是他又聯繫了自己的私家偵探,他希望私家偵探已經幫助自己找到了明英。可是,讓尹志陽出乎意料的是,私家偵探竟然還是沒有得到任何有關明英的消息。 身在異鄉,本來就是有一種孤獨感油然而生的,再加上現在私家偵探告訴尹志陽尋找明英的事情竟然依然沒有任何消息,尹志陽怎麼會不感到傷心呢?他真的覺得自己好孤單,好寂寞。尹志陽不知道自己深愛的女人到底是在什麼地方,他好想找到明英,到她的身邊去,再也不回來了。 尹志陽的心裏有一些鬱悶,可是他的身邊卻沒有一個知心的人,他不能將自己的心思告訴父母,不然的父母一定會替他感到擔心的,父母已經年邁了,尹志陽知道自己不能夠做不孝順的兒子。 而尹志陽身在法國,他的兄弟們沒有一個人在他的身邊陪著他,他也不想打擾別人的休息,尹志陽也知道,就算是自己將所有的心思都告訴了別人,也沒有人能夠為他做些什麼,除了找到明英之外,再也沒有任何的辦法能夠讓尹志陽將自己的心結打開了。 尹志陽找到了法國的一間酒吧,這裡是一片繁華的城區,自然是有很多的人都會有這種夜生活,在有些人的眼中,夜生活是嘈雜的,令人生厭的,而在有些人的眼中,夜生活是刺激的,令人嚮往的。 如今的尹志陽就感覺到了,自己是需要這種刺激的,在這個嘈雜的環境中,大家都在各自忙著自己的歡樂,根本就沒有人會注意到尹志陽的悲傷,而尹志陽則可以選擇一個角落,不僅可以和大家一起來享受這種激情,而且也可以蜷縮在自己的角落裏,沒有任何顧慮。 這是尹志陽來到法國之後第一次獨自飲酒,從前的飲酒都是在餐桌上,純屬禮節問題,而現在,而且大家喝的酒也大多數都是陶冶情操的葡萄酒,而現在,尹志陽哪會有時間細細品味葡萄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