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玄幻 > 路遊俠客 > 第四十九章 與他人無關

第四十九章 與他人無關

聽到中年人的話,其身吼的一個年輕修士卻是露出了很色,不是別人,正是那范響的兒子——范成,此時的後者的實力也是達到了元嬰期,不過在聽到自己的父親居然被當初自己聽到的一個小修士斬殺的時候,其眼中依然閃過了一絲的驚疑,不敢相信這一切,但是等到消息被確認之後,范成就陷入了徹底的歇斯底里,無比的瘋狂。 “成兒,不要擔心,我會將那個小雜種打的半死讓你將他殺掉的。”察覺到范成身上冒出來的煞氣,那個帶頭的中年男子肯定的説道。 “二伯,你一定要為我父親報仇呀。”范成也是帶著哭腔懇求道,因為自己的父親被殺,自己的實力卻是不足,其也是只能無奈的選擇了求救于他人。 “放心吧,他活不長了。”中年人肯定的説道,而此人不是別人,正是那范響的二哥——范森,此人的實力比之范響要高尚一個境界,所以此時才是非常的有信心能夠替自己的弟弟報仇。 人皇一脈的舉動自然是引起了其他一些有心勢力的注意,這些人都是密切的關注著這場聲勢浩大的戰鬥,因為人皇一脈在南蠻一反先前的低調態度,變得非常的高調,甚至是已經成為了囂張的角色,許多勢力都是看這些人不順眼,沒有想到的是,此時這些人腳軟與黃金龍的人展開了戰鬥,不過想想也就是釋然了,因為人皇一脈的實力比之先前任何一個人的實力都要強大得多,不説別的,最起碼元嬰期以上的修士就不是任何一個勢力能夠比擬的,這已經不是人數上的差距了,而是絕對的實力上的差距。 “看來,黃金龍有難了。”一處有難無比的山脈中,一群極度強橫的傢夥冷笑著説道。 “那又如何?”一個年輕人冷冰冰的喝道“既然他們選擇與我們決裂,那麼,我們也就沒有必要去官他們的死活了,就算是他們不將黃景龍一脈殺死,我也是會出手的。” “的確,敬酒不吃吃罰酒,那麼就沒有必要去容忍和包庇他們了。”另外的一些年輕人也是冷冰冰的喝道。 雖然經過短暫的修正,一群人已經有了基本的戰鬥力,可是面對人皇一脈氣勢洶洶的來襲,滄海知道今日如果自己依然與黃金龍一脈站在一起的話,黃金龍一脈一定會因為他的牽連而真的被人皇一脈滅絕,所以他決定與人皇一脈“決裂”。 “你們既然敢號稱人皇一脈,想來也不是什麼無膽之輩。”范泰冷傲的盯著范森和范成,他知道這二人是這裡的頭。儘管范成的實力還不夠,可是他的地位卻很高,從先前,滄海就看出來了。 “小子,你又在打什麼鬼主意。我們人皇一脈雖然有廣袤的胸襟,但是我們不是傻子,如果你想要刷什麼花招的話,就休怪我拼了這張老臉也要將你滅掉。”聽到滄海的話,范森雖然沒有一次直接拒絕,可是話語中的威脅之意甚為明顯。 見到范森如此,滄海猥瑣一笑,他想要的就是這樣的結果,利用人皇一脈的人死要面子的特點。 “黃金龍一脈與你們無冤無仇,你們也不必非要將他們滅絕,那樣對你們也沒有什麼好處,只會讓別人認為你們不是仁義之師。”范泰率先給這些人扣上了一頂高帽。“今日我雖然替黃金龍一脈出頭,可是與他們不僅沒有恩,反而有仇,所以今日的事情由我范泰一人承擔。有什麼都衝著我范泰一個人來,與其他人無關。” 范泰説的大義凜然,可是龍月卻是簇起了瓊鼻,認為范泰在耍帥。而龍王和蝸老嫗兩個人對范泰的認識則是改觀了許多,畢竟這個時候敢於站出來自己承擔這一切的人可不多。 龍璇對於范泰做出這樣的舉動並不怎麼意外,因為在他看來,他不做出這些舉動才意外呢。而錢曼兒則一臉的笑意,當初他就是被范泰和三色貓這樣子救下來的,此刻見到與先前相同的情景,她心中充滿了暖意。 聽到范泰的話,范森也是一怔,不明白為何范泰會如此。不過活了數千歲的他自然不會被范泰這樣的小伎倆迷惑。 “小子,不要異想天開了。黃金龍一脈的人的手上已經沾上了我們人皇一脈的血,就算是他們肯認錯也要看我們人皇一脈會不會接受。”范森森然的説道。“我説過,今天所有人都要死。誰也改變不了這個結果。” 見到范森一點週旋的餘地都沒留,范泰知道今日恐怕難以扇了,人皇一脈下定決心要剷除黃金龍了。 “那麼,老東西,你先給我去死。” 范泰周圍的溫度驟然降下來,而一直防備著被偷襲的范森自然第一時間就跑到了遠處。 “小子,我早就防著你呢。”范森一臉得意的説道。 見到范森如此,范泰也不意外,反而是一臉嘲諷的説道“真是膽小鼠輩,我不過是無意間真氣外露罷了。” 聽到范泰嘲諷的話語,范森的頭髮都要豎起來了。他們這一脈的人由於修習功法的原因,大部分人都是脾氣暴躁,眼高於頂,心性比之一般的修士差許多。 “給我殺,將黃金龍一脈夷為平地。” 范森是徹底的怒了,不要與范泰廢話,直接出手。 見到范森動手,隱藏在暗處的鱷魚也是第一時間出現繼續與龍王糾纏,而蝸老嫗則是被范森糾纏住了,至於范泰則是被范成帶領的一幹修士圍住,每個人的手中都拿著一個閃閃發著金光的東西。 “你這個雜種,去死吧。”范成殘忍的笑道,他知道范泰受到了重裝,此刻是殺死他的最好機會。 范成帶領著一幹修士將滄海位子中央,手中的器物被一同舉起,一道道金光從其中激射而出,不斷的亂竄,很快就交織成一張大網。 “這就是我們人皇一脈久負盛名的天羅地網,你我同姓范,死在天羅地網之下真不知道是你的榮幸還是我們的悲哀。”見到范泰被困在裏面,范成露出了憐憫之色,仿佛已經勝券在握了。 看到范成校長的模樣,范泰心中就很不舒服,一道殺氣從其體內射出,直取范成的眉心。 鐺,就在殺氣將要射中范成的眉心的時候,一道金光將其擊落,將范成保護在了後面。 “范泰,不要妄想了,這是天羅地網,不管是攻擊還是防守都堪稱一絕,就算是你是一個殺體,也只能俯首認命的份。” 簡短而乾脆,滄海的殺劍直接落下,砍到天羅地網上,發出刺啦刺啦的響聲。天羅地網的確十分堅固,散發出強大的金色光芒,不斷的抗擊著滄海的殺氣。范泰的殺氣雖然強大,但是卻敵不過天羅地網。 “真是王八殼。難道你們只會躲在王八殼裏面嗎?” 范泰嘲諷的譏笑道,手中的殺劍再次落下,狠狠的打在天羅地網上。 “不要再掙扎了,現在的你就是甕中之鱉,根本沒有可能絲毫勝算。”范成猙獰的大笑道,他已經想到滄海的結局了,唯有被天羅地網分屍才會停止。 “你們真是沒有長進,看我破了你們的天羅地網。” 范泰的殺氣重出現些許的金色靈力,巨大的殺劍也是變成了金黃色,輕輕地碰到了天羅地網上。這次,天羅地網並沒有發齣劇烈的掙扎,而是與金色巨劍融為一體,二者慢慢的化為了一體。 “不可能。你這個混蛋居然吸收了我父親的靈力。” 范成驚恐的大叫道,在憤怒的同時也産生了劇烈的恐懼心理,范泰真的是太強大了,如同一個殺不死的小強,在陷阱中不斷成長,不斷強大。到了現在,范泰已經成為一名元嬰期的強者了,他們一族中,這樣的人少之又少。 “去死吧。” 范成不想再給滄海任何機會,拼命出手,周圍的年青一代也是一起隨他出手,強大的人皇氣息涌入到天羅地網中,不斷的加固強化天羅地網,想要將滄海拒之門外。 “你們父子真是我的好幫手,居然一起來助我升級。” 范泰發生大叫,握緊手中的金黃色巨劍,身體朝著眼前的天羅地網鑽去。見到范泰這樣找死,周圍的人都是一陣驚呼,錢曼兒,龍月,龍璇等人心中著急,以為范泰的腦袋秀逗了。而范家的人則非常高興,認為范泰是在自取滅亡。 “破而後立,就讓我徹底的破滅一次吧。” 范泰面露很色,身體毫不遲疑的朝著前面走去,握劍的手流滿了汗水,説他心中不緊張那是不可能的,畢竟這關係到他的生死。 啊。范泰的身體被天羅地網肢解,那些金線比快刀還要鋒利,一下子就割入范泰的體內,深深的刺了進去。 不光是肉體,范泰的元嬰也飽受了世間最大的痛苦,一道道金色利劍不斷出現在范泰的腦海內,刺進他的體內。 噗。范泰吐出一口血,面嘍痛苦之色,身體不住的顫抖。不過他雖然無比痛苦,但是卻非常堅定,絲毫沒有因為疼痛而減緩速度,反而是大步跨進,將整個身體沒入到天羅地網中。 “你這個小雜種,居然妄想和我們人皇一脈為敵,真是罪該萬死。” 見到范泰已經支撐不住,范成面露猙獰,狂妄的大笑道。 在范成狂妄的大笑中,范泰的身體被徹底粉碎,什麼都沒有留下,全部被天羅地網殺掉。不過范泰的神識何其強大,一時半會根本不可能被剿滅。但是范泰採取了自殺式方法,讓他的神識經歷了最為慘重的洗禮。 本來范泰的傷勢就沒有痊癒,雖然可以戰鬥,可是他的神識已經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創傷,一時半會根本治愈不了。 砰。范泰的神識在響聲中破裂,化為了星星點點,彌散在了空中。 見到范泰終於死了,范成露出了狂喜之色,不斷的歡呼。范泰是他們出道以來,遇到的最難纏的敵人,雖然實力不高,但是卻給他們人皇一脈造成了巨大的困擾,更是殺了一名渡劫期的修士,所以人皇一脈對於范泰的仇恨已經到了一個令人髮指的地步。 “龍王,你們認命吧。” 范森發狂的大笑道,鱷魚手下的攻擊也加快,不斷的猛攻著。因為范泰被殺的原因,人皇一脈的氣勢已經到了一個可怖的地步,所有人都如同打了雞血一樣大聲的咆哮道,攻擊也是越發強大,不斷攻擊著龍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