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玄幻 > 路遊俠客 > 第四十八章 功虧一簣

第四十八章 功虧一簣

見到范泰居然沒死,而且更是在此時將一隻佔據了上風的范響斬滅了,鱷魚等人大吃一驚,因為,現在的金絲猴的實力已經是眼中受損了,而看范泰的樣子,似乎也不太好。 此時的范泰虛淡無比,一手拿著龍紋金晶劍,背負著巨大的殺劍,眉心出現了一顆金色的豆子,金豆顯得很是虛弱,而且還在吸收著本就虛弱許多的范泰的靈力,讓德後者不得不不斷地在周圍吸收著靈力,而且在其頭上一個巨大的金色殺字也是在不斷的旋轉著。顯得非常的神聖和莊嚴。 “這個小子到底死了沒有?”鱷魚有些抱我不住,因為眼前的范泰的確是沒有絲毫的了靈力波動,可是就是這樣的范泰在剛才卻將渡劫期的范響斬殺了,非常的乾脆利索,沒有一點的拖泥帶水和墨跡。 鱷魚的話也是其他人想知道的,畢竟眼前的范泰著實是有點古怪,就算是蝙蝠與金絲猴身子是資歷最老的蝸老嫗都是不明所以,一時間沒有人膽敢輕舉妄動了。 “怎麼,你們不是想去我的命嗎?上來拿吧。”范泰露出了猥瑣的笑容,冷冰冰的説道。 聽到范泰的話,蝙蝠等人的心中明顯的察覺到了一些戲弄的味道,只是這樣的戲弄,在這些人眼中卻是變成了殺機,非常大的殺機。 “小王八蛋,不用想坑殺我們。”蝙蝠冷笑著説道,在其看來,就算是范泰真的有古怪也絕對不可能留得住身為杜鵑誒其修士的蝙蝠和金絲猴的,只要兩個人能夠順利逃脫,一旦進入萬獸谷之後,那麼就算是范泰真的有著天大的本事,恐怕也絕對不敢進入萬獸谷去的,所以,兩個人倒也是沒有多少的擔憂之色,只是眼前的局面卻是讓得兩個人不得不如此的煞費苦心,因為萬獸谷近魔化了許久,可是卻沒有將黃金龍從凡人界抹殺掉,一旦黃金,龍一脈的力量徹底的決定,那麼整個人間界恐怕再沒有什麼力量可以阻攔的了,就算是萬獸谷有十名渡劫期的修士的存在也是沒有任何的懸念,著不是萬獸谷的人願意看到的。 “看來這次是低估了黃金龍一脈的實力。”蝙蝠心中無比的懊惱,因為就算是在萬獸谷內,十名渡劫期的妖獸也不是同心的,所以其非常有可能會在首創的時候被其他的渡劫期的妖獸奪走自己的寶物甚至是性命。 “我們先撤走吧,雖然這次準備充足,可是依然被擺了一道,所以我們還是先保住自己ide地位要緊,就算是黃金龍一脈的寶物的確是讓人心動,可是現在的我們卻是不值得冒這樣的險的。”見到范泰這般的挑釁,明顯是想要坑殺幾個人,所以,金絲猴雖然衝動,可是卻不是傻子,此時只能無奈的説道。 “那些地位都是虛名,只是我們這樣回去的話,恐怕會被其他的人看笑話的,到了那死後,我們就會成為其他人的笑柄的。”蝙蝠自然是明白眼前的處境是多麼的不妙,可是其心中卻是不想放棄,在這個時候功虧一簣。 見到蝙蝠等人居然全部都沉默了下去,范泰的眼中卻是閃現了殺氣,冷冰冰的説道“如果幾位不想出手的話,那麼就讓在下先來吧。” 見到范泰果真出手,蝙蝠等人也是顯得非常的意外,然後便是一下子出現在了更遠的地方,在那裏靜靜的注視著范泰。 只見范泰的眉心的金豆居然是飛了出來,與其腦袋上的金色殺字遙相呼應,閃爍著金色的光芒,然後其一下子就飛離了范泰的控制,徑直朝著蝙蝠等人飛去,。 “嘗嘗天罡印的威力如何吧。”范泰冷笑著説道,手中的龍紋金晶劍也是吸收到了天罡印的金色靈力,散發出強烈的金光,化為一條金龍,朝著三個人就飛了過去。 “小子,今日的這筆賬,我們日後自會來還的。” 見到范泰這等強勢,蝙蝠也是一聲冷小,只能無奈的選擇了退避,帶著金絲猴與自己的手下的那群小弟全部都離開了這裡,朝著遠處飛去,而鱷魚見到一行人即將離開,心中也是搖擺不定,眼前的范泰給他一種十分狠辣的感覺,讓的其心中非常的不甘,擔心范泰在日後會成長到讓所有人都是無法正視的那個地步,到時候,就算是鱷魚的實力也是在突飛猛進,恐怕也絕對沒有可能獨抗得了眼前的范泰。 “看來,我們之間很有緣呢。”見到鱷魚站在原地,一臉的猶豫,范泰也是毫不猶豫的出手,所有的攻擊都是朝著其一個人飛去,而後者見到范泰出手,龍王和蝸老嫗也是準備出手,想要將鱷魚徹底的留在這裡,其自然是不可能以著自己的實力,以一敵三的。 “哼,我還會回來的。” 鱷魚也是非常的不甘心,因為范泰的突然出現,並且將范響站殺掉,已經超出了他的預計,不過其心中雖然不甘心,可是卻有了其他的辦法,因為人皇一脈是不可能讓的范響白死的,屢次找上人皇一脈尋釁挑釁甚至還在不斷的擊殺著其人的范泰自然是被當成了最好的選擇,被拿來立威,殺雞儆猴。 鱷魚直接離開,並沒有去追金絲猴以及蝙蝠兩個人,而是朝著人皇一脈的方向前進,其準備在黃金龍一脈並沒有完全恢復過來的時候,去鼓動人皇一脈直接出手,只有如此,黃金龍一脈才有可能覆滅掉,從而徹底的將自己的貨源站殺掉。 “萬獸谷的人真是廢物。” 一想到萬獸谷的人居然會被一個元嬰期的修士下走,鱷魚心中就是非常的鄙夷,不過其腳下的速度卻是不慢。 見到鱷魚如此果斷的離開,范泰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氣,然後對著錢曼兒等著打了一個招呼“給我護法”之後就直接在原地打坐修煉了,就算是龍王和蝸老嫗等人,其也是絲毫打理的意思都沒有。 見到范泰這等的鄭重其事,錢曼兒沒有任何猶豫的就站到了其身邊,徐利,龍月二人在略微一猶豫之後,也是站到了范泰的身邊,而龍王等人也是沒有離開,均是來到了范泰不遠的地方,在那裏打坐修煉,唯有龍璇站在原地,不知道想些什麼。 這一等就是數個時辰,而龍王與蝸老嫗等人雖然是在為范泰護法,可是依然在不斷在恢復著法力,因為兩個人都是明白,在不久之後,異常更為重大的更具有決定性的戰鬥將會發生,到了那時候就不是現在這麼簡單的了。 沒有察覺到事情被解決了,反而是露出了緊張之色,這樣緊張的氣氛讓的所有人都是感覺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壓抑和緊張,在休息的同時也是在不間斷的進行著修煉,以期待將來可能發生的一切。 一日之後,范泰的氣息也是越發的穩定了,而蝸老嫗和龍王已經先後的醒來了,龍王受的傷勢頗重,所以就算是經過了這麼短暫的修煉,其也是沒有恢復過來多少,而蝸老嫗本來就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此時倒是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再加上龍王恢復的幾分,兩個人的戰力已經是不能夠被忽略掉了,而且錢曼兒等人也是在不斷的修煉,此時的實力也是恢復的七七八八了,砍成一大戰力。 “將那個小王八蛋交出來。” 這時候,一道狂怒的聲音傳出了數千里,傳入了龍王等人的耳中。 “我還以為你們不敢來了呢。”聽到聲音,龍王並沒有多少意外之色,反而是非常的鎮定的説道,然後無比簽強大的龍威從身體內不斷的爆發出來,而蝸老嫗則是毫不在意的給自己的禿鷹喂上了幾口瘦肉,完全未將來人放在眼中。 聽到聲音,范泰的身軀也是動了動,然後睜開了那久違的雙眼,雙眸之中射出了兩道精芒,穿透了數千里的森林和山脈,將那些人皇一脈的人全部都收入到了眼中。 恩?被范泰的目光掃過,那些渡劫期的老怪物全部都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然後冷冰冰的看著范泰所在的方向,眼中儘是震驚之色。 “這個小雜種的實力居然如此強橫,能夠穿透數千里的森林和山脈,將躲在其中的我們收入眼中。“ 一個領頭的中年漢子露出了凝重之色,因為他們並沒有選擇在空中飛行,而是在地面上快速的前進,這並不是為了隱蔽,而是因為在這些人之中著實有一些小修士,這些杜鵑誒其的修士就算是去了也是無濟於事,因為,人皇一脈想要做的可是比這些要慘烈的多。 “我們直接殺過去就行了,為何要在此地浪費時間呢。“一個修士不解的問道,此時的後者穿著一個虎皮,面色猙獰。 “哼,我們人皇一脈將要復出,怎麼可能這麼無聲無息的呢,所以我們這次要將黃金龍一脈徹底的抹殺,強勢的産出他們,作為我們復出祭旗之用。“那個中年人也是身著虎皮,冷冰冰的説道“我們就是要讓他們絕望,這個過程是我們立威用的,也是讓整個南蠻甚至是整個修真界見識我們人皇一脈實力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