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玄幻 > 路遊俠客 > 第四十七章 突破渡劫期

第四十七章 突破渡劫期

“笨蛋,想殺他機會多得是,如果現在你身受重傷的話,那麼我們的處境可就不是那麼好了,你可不要天真的以為那條巨大的鱷魚會真心幫助我們吧。”聽到金絲猴的話,蝙蝠也是冷斥道。 “只是現在我也是收不住手,這個傢夥實在是太古怪了,恢復能力太強大了,恐怕就算是我想要退出,他也不會同意的。”看了幾眼三色貓那拼命三郎的樣子,金絲猴也是無奈的搖頭,嘆氣説道。 “不行也要行。”蝙蝠冷冷的喝道,。 金絲猴一陣得猶豫,畢竟三色貓現在可謂是無比的囂張,一個元嬰期的修士居然將自己打成了這樣,其心中也是無比的陰冷,想要將三色貓殺掉而後快,可是現在二人的處境的確也是如同蝙蝠説的那樣非常的不妙,因為鱷魚雖然鍵入了萬獸谷,可是卻並非同心。 “小子,今日我先放過你,日後必會取你頭顱。” 金絲猴也是明白大事為重,率先從佔全之中脫離了出去,落到了蝙蝠的身邊,見到金絲猴居然放棄了爭鬥,鱷魚的眼中才閃過了一絲的冷笑和意外。 見到金絲猴敗退,龍璇等人也是露出了歡喜之色,而三色貓則是滿臉的痛楚之色,使勁的控制著自己,可是卻不能把持。 “三色貓,你怎麼了?”錢曼兒等人上前關切的問道。 就在幾人想要上前的時候,一道冷峻的聲音響起。 “不要接近她,現在的他六親不認。”緊接著一道身影就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不是別人,正是三色貓的師傅,一代殺體——沙鄂。 “你是什麼人?”見到來者的身上佈滿煞氣,錢曼兒也是面漏警惕之色的問道,而龍璇和龍月自然是知道眼前之人的身份,當下也是露出了仇視之色,緊緊的防備他。 “我是他的師傅,不必擔心。”沙鄂冷酷的説道,然後伸出一隻大手,上面佈滿了魔氣和煞氣,顯得非常的恐怖。 沙鄂張開大手,便是想要將三色貓抓到自己的手中,可是此時的三色貓可是有著渡劫期的實力,而且其魔變之後可以説是非常的狂暴,就好像是一顆韌性炸彈一般,所以,就算是此時沙鄂想要將其拿住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吼,三色貓一聲低吼,將沙鄂的手攤開,然後跳到了遠處,有些疑惑的看著沙鄂,此時的沙鄂給其的感覺就是有點熟悉,可是此時的三色貓可是已經發生了魔變,所以就算是此時多少有一些熟悉的感覺,其也是選擇了回避,而沒有選擇世界進攻。 “你是何人?“三色貓嘶啞的問道,保持著高度的警惕,卻沒有選擇讓沙鄂接近。 “居然直接突破到了渡劫期,看來這幾年,你的修煉可以説是非常的刻苦呀。“哈爾點了點頭的説道,然後那只大手收回,從儲物袋中拿出來了一個白環,雖然很白,可是卻仿佛骨骼一般,非常的冰冷,讓人發滲。 “去。“沙鄂沒有猶豫的將其跑了出去,然後那個白環在沙鄂的一陣口語之下就慢慢的變大了,沒入到了虛空之中,然後一道聲音之後,三色貓就被莫名其妙的套上了。 “你這個混蛋。“三色貓大吼道,此時的他那裏還想得眼前的是自己的師傅,完全當成了仇人來對待,巨大的惡魔身軀不斷的擺動,同時其更是拿出了自己的魔劍不斷的劈斬,聲勢浩浩蕩蕩,勢不可擋。 “你要幹什麼?”見到沙鄂突然出手,錢曼兒擔心起發生意外,立刻出言呵斥道。 “曼兒妹妹,不必擔心,這位的確是三色貓的師傅。”龍穴雖然如此説,可是其依然露出了擔憂之色,不過在擔憂之色中其還有這深深的忌憚和憎恨。 “只不過這個老東西性情古怪,所以就算是我們認識他也不能榜上什麼忙得。”龍璇冷冷的喝道,現在在其體內可是還有這殺氣留下的傷痕呢,雖然因為那段與范泰的接觸,讓德這些殺氣帶來的痛苦減少了一些,不過最近卻是再次的爆發了,讓德龍璇怎麼可能不記恨沙鄂呢。 “沒想到居然是你的這個小丫頭。”簡答龍璇,沙鄂倒是露出了冷笑的説道,然後一道殺氣猛的就從其手中飛出,進入了龍璇的體內。 “你這個混蛋。”見到沙鄂突然出手,那龍王也是露出了殘忍的笑容,然後一聲長嘯便是想要出手,不過沙鄂下面的話確實讓德其很快就消下了怒火。 “放心,我不過是幫他減少一些痛苦罷了。”沙鄂隨意的説道“這個小子會幫助你的女人解脫這樣的痛苦的,不過卻是需要你的女人付出一些東西。” 聽到沙鄂的話,龍王的神識也是探入了龍璇的體內,發現,龍璇的體內的傷勢的確是出現了一些好轉,雖然很微弱,可是是真的好轉了。 “你為什麼不直接將旋兒治愈好了。”龍王心中也是晚班、、萬般的無奈,因為自己不是殺體,所以就算是心有餘可是卻力不足。 “因為我治愈不了。”沙鄂直接扔下了一句話,然後將三色貓抓到手中,朝著遠處就飛走了。 “這個傢夥我先帶走了,如果那個小子起來之後找他的話,就讓他來我的洞府找我。” 緊接著一道神念就打入到了龍璇的體內,其腦海之中就出現了一些訊息。 見到沙鄂突然出現,蝙蝠等人自然是臉色難看之極,因為沙鄂的名聲早就在金丹期的時候便是在南蠻之地無比的文明瞭,此刻已經成為了一個渡劫期的修士,那等威名不僅沒有被人所遺忘,反而是越來越響亮了。 就在眾人以為沙鄂會因為三色貓而出手的時候,其居然離開了,讓德蝙蝠等人悄然的松了一口氣。 “看來,黃金龍一脈的覆滅是沒有任何的懸念了。”鱷魚冷笑著説道,然後不在意的看了一眼范泰的那個方向,發現那裏不知道何時居然出現了一個猥瑣的身影,雖然非常的虛幻,可是卻真實的存在著。 見到范泰腳軟未死,鱷魚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失聲的喊了出來“這個小子居然還沒有死。” 聽到鱷魚的聲音,所有人都是朝著范泰那邊忘了過去,發現一個非常虛幻的元嬰正漂浮在那裏,不是別人,正是那被認為已經死掉的范泰,此時的范泰無比的虛弱,身上察覺不到一點的靈力波動,所以眾人才會沒有發,而在其手中此時拿著一個金豆以及一個殺字,兩個金燦燦的東西正在其手中不斷的旋轉,顯得很是惹眼。 “不可能,中了我的天罡印,怎麼可能還活著。”范響萬般的不相信范泰中了自己窮盡一生的天罡印還能活下來,這對他而言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不對,他的身上為何沒有絲毫的靈力波動。”蝙蝠首先是察覺到了不對勁,然後便是探出自己的神識,發現居然可以輕易的將范泰的那個元嬰洞穿過去,沒有受到絲毫的阻力,這顯然是不正常的。 “的確。”幾個人也是紛紛的探出自己的神識觀察范泰,發現後者的確是沒有絲毫的實力可言。 “看來這不過是這個小子鼓弄出來的玄虛罷了。”范響心中一下子就鎮定了下來,自己的天罡印將一個殺體抹殺了,這可是一種前所未有的榮耀呀,雖然是差了一個等姐,不過在事後的時候,范泰的實力會自然而然的被抬升到渡劫期的。 見到范響如此的得意,蝙蝠等人心中也是凜然,在這幾年的時間裏,人皇一脈不斷的製造出一些聲勢,位的就是為他們的正式復出做鋪墊,而這次如果將眼前的這個殺體殺掉的話,那麼其也就會被當做祭旗,所以,其露出這般神色倒也是情理之中。 “哈哈,人皇一脈的付出已經勢不可擋了。“范響仰天長嘯,露出了十分振奮的樣子,然後便是想要將那個虛淡的元嬰抓到自己的手中。 就在范響準備抓住那元嬰的時候,一道猥瑣的聲音卻是響起了。 “你,沒有這個機會了。“ 猥瑣的聲音非常的平靜,可是卻在這片山脈中不斷的傳播,足足有千里之遙。 “不可能。” 剛剛穩定下來的范響一下子就坐不住了,對著范響的那個方向大吼道。 “你也該死了吧。’ 那個聲音不緊不慢的説道,然後一道森白的殺劍就落了下去,顯得非常的淩厲,直接將那個極度吃驚的范響劈成了兩半,腦袋也是被直接被打掉了,咕嚕嚕的在地上滾來滾去,而其眼睛依然還睜得大大的,充滿了吃驚和不可思議之色,而范響的元嬰此時則是在范泰的手中,比之前的時候要虛弱的多,被范泰死死的住到了手中,後者露出了十分驚恐的神色,也是在不斷的掙扎,可是一切都是無濟於事的。 “你也該結束了,你就想你的兒子范成一樣是一個傻子。”范泰冷笑著説道,然後不知道何時手中居然多出了一把龍紋金晶劍,雖然很微弱,可是卻徑直的斬到了後者的身體之上,一代強者,人皇一脈的范響就這樣徹底得的從這個世上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