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玄幻 > 路遊俠客 > 第四十五章 擺脫困境

第四十五章 擺脫困境

轟,猛的,一隻巨大的蝙蝠腦袋就出現在了蝸老嫗的前面,巨大的牙齒漏了出來,想要將蝸老嫗一口吞到肚中。 哼,蝸老嫗顯然也是早有準備,拐杖超前一點,一道灰色的雲彩就出現了,那個巨大的蝙蝠腦袋進去之後就沒有再出來過。 “該死的,你這個死老太婆。“ 蝙蝠痛苦的大叫道,顯然是先前的交手中吃了一個不曉得虧。 龍王與鱷魚那邊的戰鬥則是有些不太妙,龍王的實力雖然精進了許多,甚至是比鱷魚還要強大不少,不過由於受傷頗重,此時倒是處在了下風。 兩把長劍無比的強大,將虛空都撕裂了,可是卻不能奈何鱷魚半分,因為鱷魚的尾巴也是一件無比堅硬的法寶,巨大的鱷魚尾巴不斷你的在空中擺來擺去,長大數十丈,,每一下都是將一片虛空連帶著那些山峰打成碎片,不過,其堅硬與鋒利程度依然是略遜一籌,因為其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用自己的尾巴與兩把長劍碰撞的,顯得小心翼翼,不過,鱷魚依仗著自己的現在狀態良好,利用強大的法力不斷的與龍王進行硬拼,消耗他的靈力,而龍王雖然極力在避免這種情況,可是卻不得不與鱷魚死拼。 “龍王,識時務者為俊傑,現在認命,我還可以給你一個痛快,如果一會等他們將那些傢夥解決掉的時候,我就不會這麼好説話了。”鱷魚一邊戰鬥一邊冷嘲熱諷的瓦解著龍王的信念,讓德其不能專心戰鬥。 “哼,不要白費苦心了,我龍王暢遊一生,戰鬥無數,就算是死在這裡也是死得其所,自我得到龍王這個名字的那一日期,我就將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了,想讓我放手,不要白費心機,癡人説夢了。”龍王一聲冷笑,不予鱷魚進行正面的法力對抗,而是利用自己的體制不斷的遊走,與鱷魚進行肉身戰鬥,不過鱷魚也是明白自己這樣是抵不過龍王的,所以其也是在不斷的找機會偷襲龍王,迫使其動用法力。 嘿,鱷魚又抓到了機會,起身跳到了遠處,巨大的尾巴上一陣靈光閃現,無數的尖刺就是突然出現在空中,將所有的空間都粉碎掉了,並且以一種幾塊的速度朝著龍王刺去,聲勢浩大至極。 嘿,龍王眼見自己躲不開,其也是沒有任何猶豫的將兩把長劍扔到空中,一陣咒語年初,兩把長劍就變成了一面巨大的盾牌,砰砰砰,那些尖刺狠狠的紮在了巨大的盾牌上面,發出了階段的聲音,龍王也是吐出了一口血,不過在其剛吐出的時候就被其用法力蒸幹了,沒有被任何人察覺到,而那些尖刺也是被其死死的攔了下來。 幾處的大戰都是非常的激烈,不過手底下的那些修士卻是沒有戰鬥,因為他們也是明白,只有這些大人物將勝負分出來之後才會輪到這些人商場,不過明顯的是,萬獸谷一方的修士氣勢高昂,而黃金龍一脈的人則是有些低落,一些附著于黃金龍一族的小的種族和勢力也是開始不斷的動搖,眼中儘是急切之色,不著調在著急什麼,而在萬獸谷之中有著許多的勢力更是從黃金龍一族那邊跑過去的,而且人數還不少,足足佔據了其附屬勢力的一半之多,而現在的這些實力一旦發現黃金龍一族會失敗的話,恐怕會第一時間倒戈。 望著眼前的范泰,范響眼中滿是冷峻之色,因為范泰雖然同姓為范,可是與他們人皇卻是非常的不對頭,所以范響下起手來也是分外的賣力,心中多少也是存了一些范泰姓范乃是一件侮辱人皇的事情。 范泰也是在不斷的痛苦的掙扎,身體已經徹底的爛掉了,變成了一堆的爛肉,只有其腦袋還沒有破碎掉,不過此時也是不滿了無數的裂痕,看起來猙獰無比,就好像是一隻快要裂開的西瓜,不被任何人看好。 金豆的確是非常的強大,范泰能夠將大乘期修士下走的修為居然是被只有渡劫期修為的范響壓制住了,所以也是非常的讓人意外的。 此時的范泰非常的難受,其感覺自己的神識就好像是在熱鍋上唄煮一樣,無比的煎熬。 啊,范泰不斷的仰天怒吼,非常的痛苦,眼中儘是猙獰之色,不過雖然其如此的痛苦,不過其卻是並沒有後悔,也沒有絕望,反而是越發的冷傲,有一種上天入地,舍我其誰的孤傲氣勢,冷冷的盯著范響,好像自己才是勝利者一般。 “你這個混蛋。” 被范泰這般盯著,范響心中無比的害怕,為了給自己鼓勁,其也是使勁的大吼了出來,不過其還是無比的心緒,因為范泰的眼神非常的可怕,其中的那種氣勢恐怕就算是久居高位的人見到也會膽怯三分。 “你害怕了。” 見到理想這般模樣,范泰笑了,他知道范響害怕了,而他自己則是會會在這場戰鬥中進階,踏著這些人的屍體進階。 “我要殺了你。” 被麗影的眼神震懾住,范響不想多耽擱,但係你真的會被范泰殺掉,雖然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不過性格狹隘的他絕對不會讓其這樣的事情繼續下去的。 范響的靈力雖然所剩不多,不過其卻是足夠殺了范泰的,而范泰也不懷疑范響能夠殺死自己,不過其卻是絲毫不擔心,因為其知道自己一定能夠進階的,將眼前的困境擺脫出去,不給眼前的范響絲毫的機會。 轟隆隆,那顆金豆的威力簡直就像是無數的黑雲壓下去一樣,聲勢非常的浩大,周圍的修士也是將不少的目光投到了這邊,顯然是知道最具關鍵性的異常戰鬥將要分出結果了。 轟隆隆的聲響不斷的傳出,金豆的威力已經完全的釋放出來了,徹底的分化成了一片金光,無數的複雜的符文不斷的從裏面飛出來,誰也看不明白到底是什麼意思,不過其中的威壓卻是非常的強大,任何一個符文的威力都超過了一個元嬰期修士全力一擊的功力,而這些金色的符文足足有數千個之多,也就是相當於數千個元嬰期修士在一起攻擊范泰一樣,非常的強大,而范泰則是徹底的化為了一灘爛肉,腦袋也是徹底的被踩爛了,其中蘊含著的元嬰也是在這個時候徹底的暴露了出來,展現在所有人的面前。 “哈哈,小子,你的命到此為止了。” 范響仰天長嘯,所剩不多的靈力被其全部都釋放了出去,化作一個金色的殺字出現在范泰的面前,想要將范泰的殺體徹底的毀滅掉,不過范穎的身體雖然被打爛了,不過那些殺氣卻是沒有消失,依然存在著,將范泰的神識支撐著,顯得很是威武和玄奧。 那個巨大的殺字不斷的落下,范泰的神識卻是沒有絲毫的反應,因為其現在已經失去了所有的意識和感官的能力,就算是有人這個時候突然衝出來,范泰也不會有所反應的。 見到范泰居然沒有任何的反應,三色貓等人也是露出了擔心之色,因為此時的范泰的氣息已經萎靡到了一個很低的地步,就算是幾個人用力的去感應也是只能察覺到一小部分,而且是無比的虛弱,就好像是一個垂死的老人一樣,雖然還沒有死,可是卻無比的虛弱和脆弱,就算是一個小孩子也能夠將之殺掉,看起很強大,可是其卻是已經失去了一切只有一個空殼,不過是用來唬人的罷了。 “范泰。”三色貓無比的擔憂,因為其與范泰是唯一兩個從凡人界步入修真界的,所以不管如何兩個人之間的羈絆也是比其他人要多許多,不過此時候的三色貓卻是無比的擔憂,因為自己的實力低下,所以每次都只能讓范泰一個人獨自面對,這讓得起心中無比的憤怒和恨,恨自己實力不夠。 “師傅,這次我恐怕要讓您失望了。” 三色貓心中一陣嘆氣,對著自己的眉心一點,其眉心的第三顆眼睛就自動分開了,一個烏黑的眼珠子就出現在了所有人的面前,無數的魔氣便是從其中散發了出來,無比的強大,甚至超過了三色貓本身的修為,而且這股氣勢無比的詭異,充滿了一種冷峻的感覺。 “給我解封。” 三色貓一聲長嘯,無數的魔氣便是從其第三顆眼中瘋狂的涌了出來,將其很提一下子就包圍了起來,而其臉上卻是出現了痛苦之色,顯然這種解封對於其來説也不是一件很輕鬆的事情。 眼眸不斷的打開,睜開的眼眸中有著一顆漆黑如墨的珠子,那不是真正的眼珠了,只是一個虛假的眼眸,好像是一顆充滿了魔氣的珠子,非常的厲害和強橫。 “哎,你終究還是沒有忍住。” 在一處山洞中,一個冷傲的修士冷冰冰的説道,然後其便是再次陷入了沉默,靜靜地等待著,冷冷的朝著遠處的天空望去。 三色貓突然發聲的變化也是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那只金絲猴先是一愣,有些奇怪的看著三色貓,然後其才是露出了冷笑,從三色貓不斷的攀升的氣勢上察覺到了危險的味道。 “好小子,你沒有機會了。” 金絲猴不想給三色貓任何的機會,其雖然現在還不能威脅到金絲猴,不過其確實不準備讓其繼續成長下去,那樣的話就太過危險了,這不符合金絲猴斬草除根的個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