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玄幻 > 路遊俠客 > 第四十章 百年渡劫

第四十章 百年渡劫

哦,聽到范泰的話,那些人有些不相信,要炸掉能夠將這些東西除掉是一回事,明白其中的含義又是另一回事,此時的范泰説的話無異於石破天驚。 “幾位前輩不必懷疑,晚輩雖然實力不濟,不過這點本事還是有的。”范泰肯定的説道“諸位前輩如果相信晚輩的話就讓晚輩現行下界,最多一年,在下就會返回,不過在下是不會簽下那些契約的。” 見到范泰如此的強硬,這些老傢夥也是一時間陷入了僵局。 “幾位前輩,你們的顧慮我知道,不過在下實在是必須回去一次,希望幾位前輩能夠相信在下的為人。”范泰再次懇求道,這個天月宮給他的印象不錯,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想與天月宮撕破臉。 “天千,你怎麼看。”掌門沒有回到范泰的話,反而是詢問其天千的意思。 見到掌門向自己文化,天千並沒有驚慌,只是冷靜的説道“我相信范道友自會回來的。’ 天千説的無比的肯定,范泰也是一驚,了解其為人的掌門等人則是有些吃驚,因為天千可是一個性格堅韌的人,就算是掌門等人也是明白其不會平白説胡話。 “你認為這樣合適嗎?”那個狠辣的老者有些遲疑的問道。 “合適。”天千肯定的點了點頭,説道“師叔,師伯,我師父在臨死之前曾告訴過我,如果不能再修真大路上發開手的話,早晚會被自己的心束縛住的。” “天千賢侄的話言之有理。”掌門這時候露出了笑容説道“既然如此,那麼就一招天千賢侄説的做吧,幾位道友隨天千賢侄去那個隧道吧。” 見到掌門同意,范泰等人也是暗暗的松了一口氣,畢竟人在屋檐下,如果對方真的是不讓自己一行人離開的話,那麼自己一行人的處境就無比的尷尬了。 “掌門,一年之後,小子自會回來。’ 范泰肯定的保證到,然後便是跟著天千的身後朝著外面走去了。 送走范泰等人,那個狠辣的老者催有些疑惑的對著掌門説道“掌門,這樣放他們離開,會不會有些不妥。” 聽到狠辣老者的話,那掌門也是嘿嘿一笑,擺手説道“師弟不必擔心,我看次子倒是可以相信,而且天千賢侄説得對,如果我們太過工於心計的話,那麼我們的秀鎮道路也就到此為止了。” 聽到掌門的話,狠辣的老者以及剩下的兩名老者才點了點頭,一副了解的樣子。 跟著天千離開宮殿,范泰等人朝著更為深處的地方走去了,一路上,范泰一行人經歷了太多的天月,看的一行人很像知道這裡到底有多少天月。 “天千道友,不著調剛才你為何會幫助我?”范泰非常的疑惑,就算是對方真的對自己有一定的好感,在這種事關自己的門派的生死攸關的事情面前,其一定會有這自己的理由的。 “天月宮是不會滅亡的,這次,本就是我天月宮欠了道友一個天大的人情,所以,讓道友離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而且我也相信道友一定會回來的,不會違背你的承諾的。”天千很自信,然後才一臉肯定的説道“秀鎮道路上本來就充滿了危機,如果不能保持一顆開闊的心的話,那麼早晚會在天劫中死掉。” “看來天千道友的確是一位不得了的天才呀。”范泰也是讚嘆的説道“有用這樣的胸襟,想來在數百年之內你就可以渡劫了。” “沒有那麼容易的,仙路漫漫,愁死許多人。”天千一笑,不在意的説道。 很快,范泰等人就被逮到了一處充滿靈氣的地方,就像是一隻巨大的洞穴,不斷的在吐出一些靈氣,然後無數的仙氣更是會順著那些洞穴不斷的進入洞穴之內,二者不斷的交流,所以也是非常的不穩定。 “這裡怎麼沒有龍氣?”范泰有些疑惑的問道。 “那些龍氣不過時人族的修士破壞了黃金龍的化龍池打通了最前面的通道,而現在的這些通道卻是在後面才形成的,與那些龍氣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關係,所以才會沒有龍氣的産生。”天千解釋道。“現在的隧道可比那時候要多得多,所以,就算是一些不大的勢力也可能會掌握一條隧道,因為這些隧道的穩定性並不是很高,只有一些特別主要的隧道的穩定性才是特別號的,比如那個化龍池産生的隧道,而且,仙界與凡人界似乎要連接到一起了,所以,才會不斷的産生這種隧道。” “連接到一起?”龍月顯得無比的吃驚,因為要知道其也是黃金龍的後代,如果真的讓仙界的這些人跑到人間界的話,那麼凡人界恐怕要死無數人,甚至可能所有的勢力包括凡人在內都會被徹底的殺死的。 “不過,這個過程很緩慢,所以,仙界的許多人還沒有斬開這樣的攻勢,只不過是在進行小範圍的遷徙罷了,一些比較強大的修士也是不敢隨意進入其中,因為他們本身的能量太過巨大,所以現在去凡人界的修士最為強大的修士也不過是渡劫期的修士,至於大乘期的修士目前還沒有人離開仙界。” “這樣子呀。”龍月立刻松了一口氣,因為其父親也是一名渡劫期的修士,所以就算是一些渡劫期的修士真的跑到凡人界去了,想來其是有著能夠自保的能力。 “既然如此,那麼天千道友我們就先離開了,一年之後在下會返回,決不食言。”范泰肯定的説道。 “多謝前輩。” 三色貓等人也是對著天千致謝道,然後跟在范泰的身後緩緩地步入了那個洞穴滯洪,送走范泰等人之後,天千也是直接離開了。 進入洞穴之後,范泰感覺無數的靈力和仙氣在進行角逐,就好像是在為了自己的地盤爭奪一樣,非常的激烈,一時間居然相持不下,不過范泰還是明顯的感覺到,仙氣要更加的濃郁一些,靈力雖然要稍差一些,不過卻是相差不多。 白森森的隧道,看起來非常的怪異,不過幾個人卻是感覺有些束縛,只是感覺有些太過暴躁。 “如果在這裡修煉的話,速度一定很快。”三色貓露出了垂涎之色,練功狂的他自然是只考慮練功不考慮其他了。 “呵呵,如果你不怕被這些靈力和仙氣殺死的話。”范泰調侃的説道。 一路走下去,范泰發現個隧道的確是很不穩定,經常會出現一些類似于自己一樣的存在,甚至是模倣的遊牧有氧,不過功法卻是無比的單一,只能一種攻擊的方式。 “你看,那不是猥瑣的范泰嗎?”三色貓指著一處角落裏蹲著的那個小綠人,看起來無比的滑稽,可是其身上的那股氣息卻是非常的強大。 “該死的,怎麼又出現了一個。”范泰一陣的暴躁,從進來之後,自己已經遇到了三次這樣的情況,這是第四次了,其他人則是僅僅遇到了一次而已,就算是三色貓也不過是遇到了兩次而已,這也難怪范泰會如此的暴躁了。 見到范泰如此,三色貓一行人都是露出了笑容。 “你呀,誰讓你這麼變態呢。”錢曼兒一臉媚笑的説道。 “居然連你都敢取笑我。”范泰做出一副怒髮沖冠的模樣,朝著錢曼兒猥瑣的走了過去,帶著淫蕩的笑容。 見到范泰這般,錢曼兒的俏臉一紅,然後不僅沒有躲避,反而是挺了挺自己挺翹的胸脯,一副挑釁的樣子。 見到錢曼兒這般,范泰的雙眼一米,一隻大手啪的一聲就拍在了一個軟軟的地方,不過其卻是發出了一聲脆響,那是范泰自己喊出來的。 啊,見到范泰居然真的敢這樣,錢曼兒一下子就惱怒了起來,手中出現一把靈劍,尖叫著就對錢曼兒砍了過去。 “你這個混蛋,我要殺了你。’ 錢曼兒一臉的憤怒,想要將范泰徹底的淩遲,不過范泰的實力可是高其一等的,所以就算是其有心,想要將范泰殺死,不過卻是行不通。 見到范泰居然真的這麼猥瑣,三色貓早已經習慣了,所以只是皺了皺眉頭,而龍月等人則是顯得非常的吃驚,一臉吃驚的看著范泰。 啊,就在這時,錢曼兒一聲尖叫,其滿臉恐懼的跑到了三色貓等人的身邊,只見一個巨大的白人出現在了錢曼兒原來所戰的那片地方,手中拿著一把靈劍,正是方才錢曼兒手中的靈劍。 嗖,錢曼兒在短暫的吃驚之後就展開了攻擊,被一個敵人將自己的武器奪走,這是一種莫大的恥辱。 無數的劍氣從錢曼兒的身體之內迸發出來,朝著那個巨大的白人攻擊而去,而後者則是一聲不響的斬下了一劍,威力巨大無比,將整段隧道都打得晃動了起來,然後那些劍氣就被其斬落了七七八八,剩下的劍氣攻擊在後者的身上也是絲毫傷害都沒有造成,反而是將後者的兇性激發了出來。 白人非常的兇殘,張開一章巨大的白嘴,一口將那些靈氣和仙氣全部都吞到了自己的肚中,然後一把更為巨大的靈劍出現在其另一個手中,然後毫不猶豫的斬下,同時,從錢曼兒手中搶奪而來的靈劍居然是被其生生的擰斷了。 “斬。” 范泰一臉的冷漠,隧道裏面充滿了未知數,所以范泰不想將戰鬥拖得時間更長,所以殺劍直接落了下去,將那個白人一斬為二,砰的一聲就破碎掉了。 “快走,這裡面太詭異了。”范泰一臉凝重的説道,然後快速的朝著下面走去,三色貓等人也是明白此處的確是凶險萬分,立刻跟上范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