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玄幻 > 路遊俠客 > 第三十九章 天月宮的掌門

第三十九章 天月宮的掌門

這四名修士的氣息比之還要強大許多,再加上四個人是坐在一起的,所以,范泰等人感覺無比的壓抑,,不過,由於范泰的體內有著仙人淚以及那名大乘期的殺體的殺氣,繼承了其部分意志的范泰對於這樣的壓力倒是並不怎麼在意,飯館其他幾人此時已經有些難以自拔了,被這種氣勢徹底的壓制住了。 哼,這時候,范泰一聲冷哼,臉上露出了非常不滿之色,這些傢夥明顯的就是在向自己一行人示威,范泰自然是不會讓德對方如此的肆意妄為了,當下便是想要出言冷斥。 “小友不要見怪。”就在范泰準備爆發的時候,那坐在中央處的老人卻是和顏悅色的説道“我們並無惡意,因為此地實在是寒冷至極,所以如果道友的這幾位朋友如果實力不厚的話,留在這裡只會有壞處而沒有好處的。” “哼,難道這就是天月宮的待客之道嗎?”范泰依然很不滿意,對方明顯就是在敷衍范泰一行人,范泰可絕對不是那種被人欺負了而無動於衷的人,更何況,現在對方還有秋雨自己,此時的范泰就更加的變本加厲了。 “道友不必動怒。”那名老者笑呵呵的説道,頗為慈眉善目。“這些事一些不成器的靈藥,送予幾位道友,在修煉的時候也許能夠給大家提提神。” 這些人都是一個個成精的老傢夥,此時自然是明白范泰在幹什麼,所以,也是沒有任何吝嗇的就將一些靈藥甩給了范泰等人,幾乎是每人十幾瓶,可以説是非常的大方了,不過范泰卻是不滿足。 “就這點嗎?’ 范泰一臉的不耐煩,仿佛自己吃了多大虧是的。 見到范泰這般,那幾個老人也是一臉的黑線,雖然早有耳聞范泰的猥瑣,不過當期見到之後才真的發現范泰卻是非常的猥瑣,甚至比自己想想的還要猥瑣,幾倍甚至數十倍。 “范泰。“ 這時候,三色貓出言提醒道,幾位大乘期的修士將壓抑壓制下去之後,這些人感覺舒服多了,當看到范泰居然還在要價的時候,三色貓立刻出言制止道。 “無妨。“那幾位老者倒是沒有生氣,全部都笑呵呵的,顯得很是和藹,剩下的三名老者也是在自己的袖中甩出了許多的丹藥,甚至還有這許多的靈劍以及材料之類的東西,看的三色貓等人一陣的汗顏,臉上不斷的笑,簡直都快要流出口水了。 見到自己的兄弟們都拿到了好東西,范泰又開始為自己打主意了 “道友不必著急,你的酬勞自然少補了,不過卻要等到幫助我天月宮將這場危機化解了之後才行。”見到范泰這幅模樣,那個老者立刻先開口説道,將范泰的嘴堵上了。聽到對方的話,范泰也是智只能不好意思的紅鑽了抓頭,不過其心中卻是絲毫不在意。 “幾位前輩,在下有一件事想要和幾位前輩商量。”范泰突然話鋒一轉,如此説道。 “哦,不知道是何事?”那名端坐在中央的老者白眉一條,有些意外的問道。 “在下知道天月宮現在情勢危急,不過在下想要在此之前回到人見人一次,只要事情完成了,在下一定會返回天月宮的。”范泰也是鄭重的説道,因為他明白,能夠讓德眼前的這些老傢夥求人的事情並不多,所以事情一定會比想像中的嚴重得多。 “這。”聽到范泰的請求,幾個人一下子就犯難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均是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掌門,方才范小弟已經和我提過這件事情了,我想起一定是有著難言之隱,所以,還請多多考慮一二。”天千也是幫范泰説話島。 “道友,向來天千已經告訴你我們天月宮面臨著怎樣的危機,所以,現在的你卻是提出了這樣的要求,我作為天月宮的掌門不著調如何是好,還請小友將自己ide事情説出來聽一聽吧。”劇中的老者居然是天月宮的掌門,只是方才,天氣那也是沒有介紹,范泰心中多少還是有點吃驚的。 “主要是因為再下去凡人界是要去救一個人,多則年許,少則航速個月,在下就會返回的,這個人雖然和在下萍水相逢,不過卻是十分重要。”范泰非常誠懇的説道。 聽到范泰的話,龍月的心中卻是一陣猛跳,在他看來,這是范泰看上了自己的妹妹——龍璇,否則怎麼會説出這般話呢。 而幾個老者聽到范泰的話也是心中一陣猶豫。 “掌門,這件事不能鬆口,如果那些殺氣提前爆發的話,恐怕整個天月宮將不復存在。“一個面目狠辣的老者傳音説道,其他的老者也是紛紛的反對讓范泰先離開。 “只是,現在使我們有求於他們,如果這個傢夥鐵了心不合我們合作的話,那麼天月宮就再無機會。“掌門也是露出了危難之色的説道。 “要不然讓其先將那些殺氣解決了再説,畢竟凡人界的那個人的死活與我等可是沒有半點關係的。”那個狠辣的老者出言説道。 “不好,殺體的強大是毋庸置疑的,就算是我們佔據著主動,如果想要將其殺死也不是意識能夠做到的事情,況且,聽其預期,那個人對其的重要性絕對是很大的,否則,其完全沒有必要非得跑回到人間界去。”一個老者反對道。 “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他到底能不能將那些殺氣解決掉,畢竟,我們的修為到達了大乘期都是無法將那些殺氣如何,他一個小小的元嬰期修士就算是身為殺體,不過,我感覺似乎他也是不能夠將那些殺氣解決掉的。”另一個老者擔憂的説道。 “既然如此,那麼就讓我來探探他的底。”那個很辣的老者面漏冷笑的説道。 見到幾人終於是談妥了,范泰也是注視著幾人,知道最關鍵的時候來了。 “小子,雖然我天月宮不是什麼大派,不過也不可能讓你這般就帶著我們的東西回到凡人界的,而且,你能不能將那些殺氣解決掉還是一個未知數呢,現在,我需要你展現一下你的實力。”狠辣的老者冷冷的説道“證明你能夠將這些殺氣解決掉,如此我們才有繼續談下去的必要,如果你做不到的話,哼,那麼就別怪我天月宮不講情面將你們轟出去了。” 狠辣老者的話也是讓德三色貓等人心中一下子提了起來,畢竟讓的天月宮這樣有著無名大乘期的勢力頭疼的事情絕對不是什麼小事情,那麼,這些殺氣就一定有著一些難纏之處。 “這個事自然的。”范泰倒是絲毫不緊張,認定兩處殺氣有著聯繫的。“前輩請前面帶路。” 見到范泰如此的自信,那個狠辣老者也是一愣,然後便是大袍一揮的二人一起消失了。 睜開眼睛,范泰發現自己被帶到了一處森白的世界,無數的雪花不斷的落下,一股股寒氣不斷的從周圍襲來,拼命地想要鑽進范泰的身體內,一旁的狠辣老者則是在第一時間就將自己保護了起來,其卻是沒有管范泰,不過當期見到范泰在開始的一段不適應之後就沒有任何的反應的時候一臉的驚訝,要知道這些殺氣可是大乘期的修士都是無法免除的,沒想到一個元嬰期的修士卻是絲毫影響沒有。 “去。”范泰沒有任何遲疑的打出了一道殺氣,一下子就沒入了這片世界,無數的殺氣猛的騰空而起,一下子就將那道殺氣吞滅了,不過范泰卻是一生冷笑,身體之內的殺氣暴漲到了一個可怕的地步,一下子就將那些殺氣包圍了起來,而後其一聲大喝,直接誒衝了過去,大手不斷的拍下,一個個巨大無比的白色手掌不斷的拍在那些殺氣之上,説也奇怪,這些殺氣不但沒有進攻,反而是與范泰的殺氣一陣的繚繞,居然纏綿在了一起。 “什麼?”見到這種情況,那個狠辣的老者也是一驚,沒有想到范泰的殺氣居然如此的霸道。 “前輩,你看如何?”范泰高聲問道,而那個老者則是露出了笑容。 “道友的這等實力自然是不必多説,不過,不急於這一時,還請隨我回去吧。” 狠辣老者非常滿意,因為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范泰便是將不少殺氣吸入到其體內,讓德狠辣老者不得不相信,范泰確實能夠將這些殺氣解決掉。 回到先前的那個大廳,三色貓等人正在焦急的等待,見到范泰安穩的回來,這些人也是悄然的松了一口氣。 已進入大廳,狠辣的老者就一陣的傳音,然後掌門便是不斷的點頭,到得最後的時候,其眼前一亮,看向范銀蓋得目光也是一臉的熱切。 “小友果真是有大氣運的人呀。”掌門一陣的慨嘆,而後便是一縷鬍鬚的説道“只是,小友,你看著殺氣會何時爆發呢。” 見到掌門居然會問上范泰,天千也是一陣的疑惑,其他人也是紛紛的露出了關注之色,本人的范泰也是感覺一陣受寵若驚,一沉思之後,肯定的説道“至少也需要十年的時間。” 見到范泰如此的肯定,掌門疑惑的問道“不知道小友為何如此肯定?” “這些殺氣與我産生了一絲聯繫,我能夠感觸到其中的一些訊息,所以才敢這般的肯定。” 范泰一臉肯定的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