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玄幻 > 路遊俠客 > 第三十七章 世外桃源

第三十七章 世外桃源

聽到土狼族的族長的話,影狼也是一笑,就在其準備開口説話的時候,土狼族的族長卻是再次開口説話了。 “給你土靈刀未嘗不可,不過卻是要與我定下契約,如果你在約定時間內不回來的話,那麼便是會受到懲罰,而為了防止我背信棄義,我也是會和你訂下契約,只要等事情結束,我二人便可將契約解除。”土狼族的族長突然這麼説道,而影狼也是一陣沉默,在考慮土狼族的族長的話,好一會之後,其才是點了點頭的説道 “可以,畢竟土靈刀對於土狼族而言非同小可。”影狼也是頗為統一的説道。 范泰等人離開那片是非之地之後便是不斷的打聽著一些通道凡人界的通道,不過卻是沒有什麼實質性的收穫,畢竟這些通道絕對不可能都在一片大陸上的,而且各大勢力只見對此也沒有公佈開,因為凡人界在仙界的人看來就好像是一塊肥肉,只要是嫌別人一步去凡人界的話,那麼就可以得到巨大的好處,這是所有的勢力都無法忍住的誘惑。 “凡人界雖然與仙界打通了,不過好像是被刻意的隱瞞了。”三色貓皺著眉頭説道。“這樣的話,我們回到下界的困難一下子就增大了,不是那麼容易的了。” “不過,我們是不得不回去的,如果有必要的話,我們便是找上一些大勢力吧,看看與他們進行一下商洽可否讓我們通過。”范泰有些為難的説道。 “這些大勢力一個個眼高於頂,根本就不把我們這些散修放在眼中,怎麼會借給我們用,恐怕沉寂殺死我們還差不多。”三色貓冷笑著説道。 “當初,追殺我的勢力不少,恐怕消息也是早已經在整個仙界傳了個遍了,既然他們不讓我們用,那麼我們就去搶下來。”范泰霸道的説道。 聽到范泰的話,三色貓眼睛一亮,龍月等人也是沒有反對,畢竟想要下去這是唯一可走的路。 “既然如此,那麼就拿天月宮開刀吧。”范泰猥瑣的説道。 天月宮並不是什麼大勢力,據范泰了解,只有數名渡劫期的修士,至於大乘期的修士則是在五人之內,雖然人數不敵如同土狼族以及陳家這樣的大勢力多,不過卻也不是現在的范泰能夠敵得過的,畢竟大乘期的修士就算是再怎麼不濟,也絕對不是渡劫期的修士能夠比擬的。 天月宮位於一處風景秀麗,靈氣濃郁之地,這裡有著數顆月亮,被稱之為天月,而天月宮這個實力也是依附於這些天月建立的,只是著天月的數量可不是幾顆,足足有幾千顆不止,甚至可能更多,很多人猜測,天月宮的傳承就是來自於這些天月。 范泰一行人在耗費一個月的時間之後才來到天月宮的外面,這裡鳥語花香,天月當空,綠山通天,靈鳥啼鳴,顯得分外的幽靜。 “沒想到天月宮很會選地方呀。”范泰也是心中一松的説道,其他人也是有同感,畢竟此地的確是非常的優雅僻靜,有一副世外桃源的樣子。 “幾位道友來到此地,恐怕不是來看風景的吧。” 這時候,一個噙著笑意的聲音響徹在幾人的耳旁,然後一道頗為堅挺的身影出現在范泰等人的面前,站立如松,非常的挺拔,踏空而來,中年人的模樣,可是卻氣息非常的強大,眼中透漏著滄桑,面如刀削,非常的犀利。 “不知道閣下是?” 心中雖然早有猜測,不過范泰依然不明所以的問道。 “我是天月宮的意味長老。” 來人並沒有絲毫隱瞞之意,直接説道。 “哦,不知道道友來此有何貴幹?”范泰豬八戒倒打一耙的問道。 聽到范泰的話,中年人很明顯的愣了一下,然後才帶著笑意説道“都説你是一個猥瑣的人,今日一見果真如此,本該我來問你,沒想到你居然會反問我。” 看來人居然並沒有出手的打算,范泰有些拿不定,是否應該直接出手佔據主動權。 “我來此並無惡意,雖然你斬殺了我派的一些子弟,不過我卻是絲毫想出手的意思都沒有,因為那些人丟了我天月宮的臉,雖然你殺了他們的確是不應該,不過我天月宮倒也是絲毫不在意,因為我天月宮也想請你幫助我派一件事,作為衝老,我們會讓你們去凡人界。” 中年人直截了當的説道。 聽到中年人的話,范泰面漏疑惑,然後才不緊不慢的樹洞奧“我們一行人可是暫時沒有離開的打算,而且你所説的凡人界是怎麼回事,我一點也不明白。” 見到范泰裝傻,那個中年人也是沒有任何的意外之色,反而是撫須説道“我們天月宮雖然挂著一個月字,可是功法卻是陰柔,剛烈並存的,其中陰柔一係中便是修有一種天眼,雖然不是很強大,不過卻是能夠預測到一些事情,不巧,幾位道友就在其中。” 哦,聽到對方這麼説,范泰的目光便是在徐利的身上多停留了幾秒鐘,然後才有些以外的説道“看來,閣下是有備而來了,只是天月宮雖然不是什麼超級大牌,但是一般的困難恐怕是難不住的吧,怎麼會向在下一個散修來求救呢。” “范道友何必自謙呢,你的實力恐怕就算是我也是不如的。”中年人有些無奈的説道“閣下乃是有著大氣運的人,此事求助於道友也是情理之中了,而且此事事關我天月宮的安全,所以也是不得不有此一求。” “哦,不著調道友指的是什麼事?”范泰有些冷漠的問道。 “進入我天月宮的殺城拿走所有的殺氣。”中年人沉重的説道,不過卻是與范泰單獨傳音説道,並沒有讓他人知道。 “對我來説,這似乎是一件好事。“范泰有些不相信的説道。 “道友不必懷疑。“中年人沉聲説道”那些殺氣乃是一名大乘期的殺體前輩留下的,其在渡劫時失敗了,不得已才會將殺氣留在我天月宮,那位前輩實力超群,就算是如此多年過去了,他留下的殺氣也是沒有消逝,而且隨著時間的延長在不斷的變強,現在已經威脅到整個天月宮的存在了。“ 聽到中年人的話,范泰也是露出了驚疑的神色,前些日子去深海龍宮得到了一個大乘期的殺體的傳承,沒想到居然在此處再次遇到了一個大乘期的殺體留下來的,這不可能是一種巧合,因為兩個殺體的修為都是已經達到了渡劫的地步,而且都是在渡劫的時候死掉的,這讓的范泰絕對認為兩個人之間有肯定的聯繫。 “而且,我們的天眼能夠預測到范道友能來,與這些殺氣有著有著關聯,在不久前,這些殺氣突然暴動,變得越發的暴躁,甚至無比的強大,就算是大乘期的修士也是不能夠輕易的不如其中。”中年人面漏恐懼的説道,很顯然,這些殺氣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好吧。”范泰雖然心中萬分的期待,一百個願意,不過嘴上卻是沒有直接説,而是有些為難,一副好像自己吃了很大的虧的樣子。 “這次的確是我天月宮欠了范道友一個天大的人情。”中年人搖頭説道。“不過,我們卻是不會虧欠朋友的。” 不過,隨後,中年人就非常肯定的説道“我們天月宮是賞罰分明的,先前,范道友斬殺的那幾個人不過是我天月宮的敗類,這不妨礙我們與范道友只見的友誼。只要范兄將這些殺氣解決了,我天月宮便是范道友的盟友,只要是范兄有要求,我天月宮便是會首當其衝,決不推辭。” “什麼?”聽到天月宮的話,范泰驚訝的喊了出來,萬萬沒有想到天月宮居然敢説出這樣的話,這絕對需要天大的魄力,恐怕任何敢於在此時説出這樣的話的勢力都是有著大魄力之人,畢竟范泰現在可以説是眾矢之的,過街老鼠,不被殺人已經不錯了,誰還會選擇支援呢,可是偏偏天月宮選擇了支援范泰。 見到范泰如此的震驚,三色貓等人立刻做出了戰鬥的準備,不過當看到范泰並無危險的時候,一行人才將手中的攻擊取消。 “不知道友大名?”范泰抱拳恭敬地問道。 “在下,天千,取自千天一片。”中年人自信的説道。 “天千道友,我范泰不是那種剝削他人之人,既然你今日如此説了,那麼這件事我范泰便是先應承下來吧,不過可否先讓我回到凡人界呢,因為我回去實在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做。”范泰話鋒一轉如此的説道。 著?天千露出了危難之色,因為那些殺氣可是越發的不穩定了,一旦讓這些殺氣爆發的話,恐怕瞬間就會將整個天月宮摧毀掉的,可是方才自己放出了那樣的話,此時範泰卻是如此説到,這讓的天千一時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天千道友,你不必擔心,如果我范泰真的如此做的話,恐怕我也不能化解你們天月宮的危難了,畢竟一個修士最為強大的是他那顆求道之心。”范泰頗為老成的説道,然後便是做出了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 “這件事情我做不了主。”天千直接否定道,“如果范兄信任我的話,不妨來我們天月宮一觀。” 天千做出了邀請的動作。 “好。”范泰也不是那種膽小之輩,既然已經説道這個份上了,那麼范泰明白自己必須要表達一些誠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