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玄幻 > 路遊俠客 > 第三十六章 殺遍天下人

第三十六章 殺遍天下人

“我已經有一千年沒有恢復到這個狀態了,沒想到居然是為了你一個小修士合體,死在這樣的我的手下,你也該知足了。”老修士無比的自信,四體合一的她的實力絕對不是一般的大乘期的修士能夠比擬的,就算是大乘期的後期的修士也是不能夠將之擊殺了。 “老犢子,你有那個資格嗎?” 范泰也是無比的自信,毫不掩蓋自己的殺意。 “讓你看看我又沒有這個資格。” 老修士也是針尖對麥芒的吼道,然後天劍直接落下,周圍的生死籠都是被其壓的粉碎了,再也不能阻止三色貓范泰等人分毫了。 “天劍通天。” 老修士也是無比的驚怒,巨大的天劍直衝雲霄,仿佛要將天捅破了一般,然後緩緩地朝著范泰飛去,只是這次卻是並非是斬殺,而是不斷的從天上落下,仿佛真的天劍一般,通天的天劍不斷的落下,將虛空壓得粉碎,黑壓壓的破碎的虛空不斷的從裏面飛出勁風,將周圍的東西都吸了進去。 范泰也是感覺到了強大的壓力,非常的強大,比之前的天劍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甚至是僅僅是一下就將范泰的骨頭給壓碎了。讓的其一個肩頭徹底的耷拉了下去,骨頭都被壓得粉碎了,顯得無比的恐怖。 “你的天劍就算是再怎麼厲害,現在的我也是不懼。”范泰非常的自信,額頭上的殺劍動了起來,其裏面的天劍也是動了起來,顯得非常的靈動。 天劍雖小,可是卻蘊含了田間的法則,蘊含了小道,所以就算是二者的靈力相差巨大,迷你的小天劍也是飛上高天,直接迎上去了那個巨大的天劍,二者雖然完全不成比例,不過卻是並沒有出現一面倒的情況,而是在死死的僵持住,不過卻是巨大的天劍佔據了主動的位置,小天劍不斷的落下,很明顯是在靈力上有著巨大的差距。 “小子,將我的天劍還來。”老修士露出了冷笑,冷峻的説道。而范泰則是露出頗為難看的神色,因為天劍的強大的確是超乎了他的想像,就算是其將其中的一把天劍抓到了手中,其也是無法奈何巨大的天劍分毫。 “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為何不用屬於自己的力量呢。” 這個聲音再次響起,范泰的氣息居然再次攀升到了一個強大的地步,就算是老修士也是不得不重視起來,顯得非常的驚訝。 “你到底是誰?”老修士很是驚疑,因為范泰的表現實在是太過驚人了,這般的靈力波動,就算是一般的大乘期後期的修士也是不能夠勝過他分毫的,所以,老修士再怎麼託大,此時也是心中一陣犯嘀咕。 “我就是我。”范泰無比的傲然,一句話將老修士憋了回去,同時其也是將自己的殺劍祭了出來,將整片雲霄動捅破了,就算是天雲城甚至是整片天雲大陸的修士也是有所感應,紛紛的露出了凝重和警局的神色,因為這種靈壓的威力已經遠遠的超過了一般的大乘期的修士,就算是一些異常強大的存在也是露出了驚容,紛紛的露出了側目。 “殺遍天下人。” 范泰一聲冷笑,面色冷酷,殺劍直接落下,將那把巨大的天劍居然硬生生的粉碎了,沒有一點的懸念。 “你不該惹我,就算是你們陳家的所謂的仙人出來,我也是渾然不懼。”范泰非常的自信,因為其感覺到了殺體的強大,就算是真正的仙人來了其也是渾然不懼,有信心將之徹底的斬殺了。 “小子,還真的以為自己無敵了嗎?”‘老修士也是一聲嗤笑,認為范泰在説大話,因為其可是見識過真正的仙人的威力,就算是一百名大乘期的修士加在一起也是敵不過對方的一根手指頭,所以陳家就算再怎麼重視范泰,拍出一名大乘期的修士也已經算是非常的重視了。 “我的確還不能稱自己為無敵,不過殺你足矣了。” 范泰的殺劍直接落下,想要將那名修士徹底的抹殺掉。 “等待我功法大成之日,就是你的死期。” 老修士也是一聲冷笑,然後化作一團風的消失在了空中,周圍的虛空也是被其撕碎了,只是其身形卻是一下子就消失了,讓德范泰的殺劍也是落了一個空。 “你們都給我去死吧。” 范泰一聲冷笑,大陣徹底的爆發了開來,將土狼族的修士和陳家的修士也是全部都被湮滅了,無數的靈力徹底的爆發開,同時,青蓮地火以及仙人淚也是不斷的爆發,轟隆隆的化成一個個的靈力不斷的爆發開來,將所有的修士都是抹殺掉了,就算是無名渡劫期的修士也是沒有逃出去,被徹底的殺掉了。 見到范泰如此的雷厲風行的將一行人全部都站殺掉了,三色貓等人也是露出了喜色,而徐利也是露出了笑容,只不過其心中想的卻是更多。 不足片刻,與安倍還囂張一世的土狼族與陳家的修士便是被徹底的抹殺了,沒有留下任何的痕跡,在將遠處的修士驚掉一地的下巴的時候也是讓德這些人心生畏懼,畢竟那可是有著書名的渡劫期修士,元嬰期修士少説也有數十名,更是有著一名大乘期的老怪物坐鎮,可是就算是這樣的陣容依然不能夠將一名元嬰期的殺體滅殺掉,所有人都是明白,殺體到底是多麼的強大,恐怕早已經超出了人們的預料了。 周圍的爆炸並沒有結束,足足爆炸了很久的時間,一些渡劫期的修士也是不過堅持到一半便是被抹除了,只是凝靈聚仙大陣聚集而來的仙氣實在是太多了,所以此時依然在爆炸,而范泰等人則是在其徹底的爆發開來之前,便是順著走出大陣的方法離開了,一些殺陣也是在范泰等人離開後徹底的爆發了開來。 “哼,這群混蛋,真實不甘心,不能親手將之斬殺。“三色貓在歡喜的同時也是多少有點落寞,面漏不甘心的説道。 聽到三色貓的話,范泰則是猥瑣一笑的説道“陳家那麼多的人,我們不必擔心沒人殺,不過,耽誤之際是要快點離開這裡,這次,土狼族和陳家恐怕已經明白我們的厲害了,下次再來的恐怕就不是這些修士了,大乘期的修士也不會只有一個了。” 對於范泰的話,所有人都是同意,因為兩個勢力對於一行人而言都是無比的巨大的,所以,暫避鋒芒也是不得不為之的。 一行人在眾多修士驚懼的目光中離開了,而范泰將陳家與土狼族的修士斬殺的消息也是如同長了翅膀一樣傳開了,不足一日的時間,整片天雲大陸便是人盡皆知了。 “來人。” 在一處土黃色的山脈之中,一隻兩隻頭的土狼暴怒的吼道,將一張桌子拍成了齏粉,面容猙獰,數根森白的牙齒不斷的從嘴中胔出來。 “族長,不知道有何吩咐?” 這時候,一個虛無縹緲的影子出現,只是只聞其聲,卻是一隻不見其人。 “影狼,將那個殺體給我帶回來,我要讓他嘗盡世間最大的痛苦。”雙頭土狼冷冰冰的説道。 “看來,這個殺體果真有些本事的。”那個被稱為影狼的影子有些驚疑略帶著一些感興趣的説道。 “豈止是有點本事。”雙頭土狼冷冰冰的喝道“死山中走出來的使者據説被其生生的逼退逃走了,這樣的本事,世間幾個人能有,最起碼我是做不到的,雖然不能説其實力真的強橫如此,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殺體的確很不一般,所以我才會不得已的拍你出去。” 見到雙頭土狼如此的鄭重其事,那個影狼也是嘿嘿一笑,收起了玩世不恭的摸樣,有些凝重的説道“如果族長相信在下的話,那麼我也就不推辭了,不過,我確實有一些要求,畢竟殺體也不一般,我不想因此丟掉自己跌小命。” “什麼要求,説。”雙頭土狼森冷的喝道。 “也不是什麼太大的要求,只不過是想跟族長借用一件東西罷了。”影狼面露冷笑的説道。 “什麼?”雙頭土狼挑眉問道。 “土靈刀。”影狼一字一頓的説道。 “哼,你真是好大的口氣,居然想要我的土靈刀。”雙頭土狼冷冷的説道,面漏殺氣。“土靈刀雖然不是什麼仙家之物,不過卻是跟隨我土狼族的族長征戰一生的法器,怎麼可能隨意的落入他人的手中呢。” 嘿嘿,影狼一生怪笑的説道“土靈刀對土狼一族的重要性自然不必説,不過此次令郎被人斬殺,可不是一件小事,如果族長能夠忍得住心中的痛苦和窩囊,那麼在下也就無話可説了。” 哼,聽到影狼的話,那土狼族的族長也是一聲冷哼,然後才慢慢的説道’的確,我是不可能咽下這口氣的,只是土靈刀也不是我一個人能夠決定的,我還要去請示長老會的。“ 土狼族的族長;露出了難為的樣子,不過影狼卻是一陣高深莫測的笑著,看著族長。 “嘿嘿,看來族長還是不想讓我出手呀。”影狼轉身準備離開,絲毫停留的意思都沒有。 見到影狼準備離開,族長也是絲毫阻止的意思都沒有,不過,就在其要離開大殿的時候,族長卻是輕嘆了一口氣的説道 “既然如此,那麼就你一用也不是未嘗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