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玄幻 > 路遊俠客 > 第三十五章 輕鬆化解

第三十五章 輕鬆化解

那些劍氣被范泰輕易地化解掉了,雖然其真實實力與一名大乘期的修士相差很遠,不過其卻是有著巨大的優勢,那就是領悟了大道,所以,就算是大乘期的修士領悟了一些小道,也是敵不過范泰的大道的,這也是范泰為何會在此時與一名大乘期的修士戰鬥的原因。 “小崽子,去死吧。” 那名老修士不斷的獰笑,非常的殘忍,唯一的右手將其身後的靈劍抓到了自己的手中,然後不斷的摩挲,一道道的靈氣不斷的從靈劍上面散發出來,將周圍的虛空全部都震碎了,這還不算晚,無數的山峰都是被夷為了平地,什麼都沒有留下,變成了一片的沙地。 “天劍。” 土狼族的那名渡劫期的修士眼中露出了緊張惶恐的神色,天劍的威名其可視聽説過的,絕對已經超出了修士能夠掌握的範疇,一般的生靈在天劍的威壓下就算是堅持個一時半會也是堅持不住的,所以,在其害怕的同時,眼中也是露出了欣喜的神色,今日,斬殺范泰似乎已經成為了定局。 巨大的靈劍緩慢的落下,看似速度並非很快,不過卻是無比的嚇人,每落下一段距離,周圍的虛空和山脈便是會被壓成齏粉,什麼都未曾留下,范泰也是被天劍的氣息徹底的鎖定住了,非常的恐怖,只是一瞬間,全身的衣服就被汗水浸濕了,不過,那種恐怖的威壓卻是越來越強大了,壓制的范泰抬不起頭來。 “殺劍。” 范泰首次露出了凝重的神色,眼前的老修士的強大已經超出了自己的想像,如果任憑其斬下來的話,恐怕就算是范泰是一個精鐵打造出來的鐵猴子也是會被徹底的斬滅的。 轟隆隆,現在的范泰總算是體驗到了什麼叫做黑雲壓城城欲摧,這種絕望的感覺讓范泰心生絕望,想要從天劍之下趕快的離開,不過,卻被天劍的威壓壓迫的難以移動分毫。不過,在殺劍被拔出來之後,這種情況就轉好了許多,本來已經被徹底的壓制住的氣勢也是在這一刻暴漲了許多,雖然依然被壓制住,不過情況卻是好轉了許多,氣勢也是在不斷的猛升,就算是天劍也是不能將范泰完全壓制住了。 “小崽子,果然有些門道。”那名老人也是一陣冷笑,然後天劍再次增加了幾分威勢,比之前的時候還要大幾分,壓迫的范泰周圍的大地全部都崩碎了,不斷的華為虛無,而范泰則是不斷的朝著下面落去,很快便是落到了百丈之下,徹底的看不到了。 天劍威勢巨大,不斷落下,生死籠也是沒有閒著,分出無數的生氣和死氣,將范泰環繞在中間,徹底額讓得起不能夠再移動分毫了,只能被動的去迎接天劍的落下。 “舍我其誰。” 范泰一聲冷喝,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將天劍的威勢也是降低了幾分,同時,其身體也是在這一刻擺脫了天劍的壓制,從大坑的下面升了起來,淩空而立,對著巨大的天劍就擊出了強大的一擊,無盡的殺氣在這一刻徹底的爆發,顯得非常的狠厲。 波,天劍依然在緩慢的落下,范泰強大的攻擊被其輕鬆的化解掉了,根本就沒有激起一點的波瀾,顯得非常的輕鬆容易。“好強大。” 范泰也是心中一驚,天劍的強大超出了他的想像,雖然自己能夠自如行動了,不過范泰卻是明白,如果自己不能夠將自己從天劍的氣息下逃出來的話,恐怕就算是自己逃到天涯海角也是鬧逃一死,所以,唯有斬斷這種氣息方可。 生死籠雖然並非是一名大乘期的修士動用的,可是卻是一名渡劫期的修士用處的強大的攻擊法術,所以,范泰也是不得不分心去應對生死籠,如果被生死籠真的鎖定住的話,就算是范泰也不是那麼容易逃脫出來的。 隨著虛空被斬碎,死氣也是越來越多,到了最後的時候,甚至比生氣要多少一倍有餘,將范泰等人大範圍的包圍在了其中,就算是三色貓四人也是沒有放過,所以,這些人也是非常的驚恐,不過好在生死籠的主要目標是范泰,對著四人倒是沒有採取直接攻擊的態度,只是將四個人死死的控制住罷了。 “殺。”范泰一聲大喝,殺劍直接落下,站到了天劍之上,沒有任何的意外,殺劍被打碎成了數片,不過,范泰卻是絲毫放棄的意思都沒有,再次出手,殺劍再次斬下,對著那個巨大的天劍就落了下去,不過依然是再次的應聲破碎。 “殺。” 范泰再次凝聚出一個巨大的殺劍,在兩次斬碎之後,其再次大聲的喊出了一個“殺”字,然後不斷的出手,殺劍非常的巨大,甚至是比之前還要強大幾分,只是依然難以抵禦天劍。 “小崽子,安心等死吧。”那個老修士冷冰冰的喝道,這時候,天劍也是終於落到了范泰的面前,而此時的范泰已經足足喊出了十余個殺字,不過卻是依然難以抵禦得了天劍,兩者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就像是天壤之別一樣。 “舍我其誰,殺。”范泰知道這是自己最後的機會了,如果不能將那名前輩的殺氣徹底的融為一體的話,那麼便是會直接被砍成碎片,所以,范泰也是毫不保留的出手。 虛空破碎,所有人都是頂住了這一邊,就算是那名老修士也是露出了驚容,因為其發現,范泰的戰鬥力居然比之前的時候好像要大上數倍之多,不過其心中卻是非常的自信,因為,范泰的殺劍與自己的天劍依然有著天壤之別,所以,其也是不是太過擔心。 轟,強大的波動將所有人都是逼迫的倒飛了出去,尤其是三色貓四個人,更是早早的推到了遠處,不過卻是被生死籠攔在了裏面,只是四個人沒有被殺死的原因卻是因為四個人是躲在了范泰的身後,因為范泰承受了巨大部分的攻擊,所以幾個人才能活下來。 “范泰。”三色貓狠狠的喊道,因為范泰的身體居然出現了一條條的血線,這些血線不斷的蔓延,很快就將范泰的身體都遍佈了,一塊塊的血肉都是從范泰的身體之上脫落了下來,很快便是散落了一地。無比的悽慘。 “范泰。”“范兄。”錢曼兒與龍月也是擔憂的喊出了聲,唯有徐利沒有露出但有的神色,只是無比的緊張,因為其知道范泰日後必然會成大事,所以其心中也是隱隱的有了幾分期待,期待范泰能夠真的突破,期待自己的預測之術能夠真的成熟了。 “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為何不用屬於自己的力量呢。” 一道冷峻的聲音傳入所有人的耳中,尤其是那個大乘期的老修士,顯得非常的驚訝,因為,就在方才其已經感覺到了一種危險的感覺,其他的四個修士也是紛紛的散發出強大的神識不斷的掃視著四週,尤其是那個處在風頭浪尖上的范泰,不過,那股強大的氣息一閃而逝,四名修士也是沒有察覺到,心中也是非常的驚疑。 轟的一聲,巨大的+響聲響徹天地,周圍的一切都被摧毀了,不過,老修士卻是明白,范泰沒有死,因為在其身後的三色貓四個人沒有死。 “到我了。” 一道冷傲的聲音傳了出來,對著那個老修士就飛了過去,速度非常的快,甚至超過了方才那名渡劫期的修士。 那道聲音一閃而過,一把殺劍直接就斬到了那個老修士的面門之上,砰,殺劍被斬碎,那道身影也是一陣閃爍,出現在了遠處的空中,赫然是范泰,此時的范泰與先前可謂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在其額頭上居然出現了一吧森白的殺劍,很是迷你,不過卻是散發出來了巨大的氣息,直逼所有人的心魂,同時在那個迷你的小殺劍裏面還有這一個更加迷你的天劍在其中,如果不仔細觀察的話,恐怕還真的是難以察覺。 “你這個混蛋居然將我的天劍吞噬了。” 那個老修士無比的憤怒,那可是被其祭煉了數千年之久的,雖然並非是他的本命法寶,不過依然是傷了他的元氣。 “老東西,還是合體吧,否則我一個個將你的身體吃掉。’”范泰露出了殘忍的獰笑,冷冰冰的説道。 聽到范泰話中的嘲諷之意,那個老修士也是無比的憤怒,臉上露出了血紅之色,然後便是吐出了一口血。 “叔祖。”“師叔。” 那些陳家之人一個哥哥的大喊道,顯得無比的擔憂。 “我沒事。”那個老修士一字一頓的説道,顯得非常的冷峻。 “小子,你居然敢羞辱我,看我不宰了你。” 老修士的聲音如同從九幽之谷傳來的,無比的冰冷,在另外三個修士的背後也是出現了一把把的天劍,而在那個只有右手的腦袋的身後則是僅僅出現了一道虛影,雖然只是一道虛影,不過依然很強大。 “看我不活劈了你。” 老修士也是徹底的動怒了,范泰將其徹底的惹怒了,其決定將范泰徹底的擊殺。 “四劍合一。” 死吧天劍融合到了一起,而四個修士也是融合到了一起,變成了一個修士,一把殺劍。老朽也是終於露出了自己的真容容貌,居然是兩個腦袋和兩個身子,只不過兩個身體卻是一前一後,兩個腦袋卻是一左一右,顯得非常的怪異。 死吧天劍融合到了一起,威力比之前的時候要變大了數倍之多i,而且老修士的靈壓也是比之前的時候強大了數倍,其眼中射出一道精芒,直接將這片虛空都震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