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玄幻 > 路遊俠客 > 第三十四章 生死籠的威力

第三十四章 生死籠的威力

土狼族的修士可以説是非常的自負,就算是已經聽聞了范泰的狠厲和強大,這些土狼族的人也是毫不畏懼,露出了狠辣的摸樣,隨時準備出手。 “大家一起出手,宰了他。” 一名土狼族的渡劫期的修士冷冷的喝道,其他的土狼族的人也是露出了獰笑,隨時準備出手。 見到土狼族居然完全沒有將自己放在眼裏,范泰也是怒極反笑,沒有想到土狼族的人居然這麼蠢,這倒是讓德范泰心中看清了這個勢力幾分。 轟隆隆,高中之中突然出現了若干個山峰,有的是土黃色,有的是翠綠色,更有的是血紅色,這些山峰一齣現,便是發出了驚人的威勢,轟隆隆的響個不停,朝著范泰壓下去,同時,三名渡劫期修士的手中出現了一章大網,三張大網不斷的發亮,,對著范泰就罩了下去,這還不算完,一隻渡劫期的土狼居然將自己的雙眼扣了出來,扔進空中,一陣旋轉,居然是化為了兩個囚籠,一個白森森,一個烏黑如墨,顯得很是詭異。 “小子,這是我的本命法寶,生死籠,能否接下來?” 那名渡劫期的修士非常的自信,大手一抓,生死籠就朝著范泰落了下去,想要將范泰裝入其中,只是范泰卻是不可能讓對方得逞,碎步施展出來,不斷的朝著外面跑去,同時其更是拿出殺劍,不斷的劈斬著那些山峰以及三張大網,至於生死籠,范泰決定稍後在去見分曉。 “小子,不要倡狂,今日就是你的死期。”+土狼族的修士不斷的冷笑,那名渡劫期的修士無比的自信,已經進階到小妖級別的她,自然是不會將范泰放在眼中。 當下,其也是毫不客氣的將自己的生死籠朝著范泰照去,雖然范泰並未出手對抗生死籠,不過卻是一直注意著這個生死籠,因為,這才是最大的威脅。 大網一陣發亮,顯得無比的絢麗,化作三隻大手直接落下,同時其更是將幾座山峰捏到了自己的手中,一陣翻滾的就化作了一件件的武器,顯得非常的猙獰,對著范泰就落了下去,同時,最大的威脅,生死籠也是一通落下,翻滾著生死的氣息與強大的靈力波動直接落下,凡是其經過的地方,虛空都是出現了無數的裂痕,不斷的發生了破碎,然後,一道道的死亡氣息不斷的鑽入到虛空之中,徹底的沒入到了其中了,然後,生死籠不斷的碾壓落下,2?1,生氣不斷的從其中激射出來,雖然名氣約為生氣,可是卻是無比的強大,激射出一道道的生氣,將范泰包裹在了下面,同時,這些生氣居然化成了一個個籠子,無數的生氣都連接到一起了,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籠子,將范泰給卷在了中間。 “這邊是生死籠的威力嗎?”范泰有些不太相信,畢竟生死籠給他的感覺可要危險得多。 嘿,范泰一聲低喝,殺劍落下,將那些生氣斬斷了無數條,可是生氣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一下子就將那些已經空出來的地方全部都填不上來,然後,三隻大手也是帶著巨大的威風直接落下,上面的山峰顯得非常的詭異,比之一般的靈氣還要強大無數倍。 “給我破。“范泰的殺劍大開大闔,攻擊力非常的強大,將一座座山峰不斷的劈成碎片,然後對著那三隻金色大手看下去,不過,三隻金色大手一下子就泵散了,化為了虛無,只是,其化為了虛無之後,一陣閃動之下,就在遠處形成了另一隻大手,居然絲毫都沒有受到損傷的摸樣。 見到大手也是這般詭異,范泰的眉頭皺了皺,如果這般的折騰自己,范泰也是沒有把握能夠勝得過眼前的這些大敵,不過其卻是心中冷笑,他知道,一定還有周雨荷背後的人,而不是只有眼前的這些人。 “想殺我,僅憑這些還不都。“ 范泰一聲長嘯,殺劍再次的擴大,比之前的時候還要大幾分,一刀斬下,將虛空都撕裂了,那裏面居然是飛出來了無數的死氣,顯得非常的詭異,這些死氣便是之前被沒入到虛空的裂縫之中的死氣,此時居然是被范泰再次站出來了,這還不算晚,其將仙人淚與青蓮地火全部都注入到殺劍之中,殺劍的威力一下子便是增大了數倍,同時無數的殺氣與意志也是被注入到殺劍之中。 “給我破。“ 瘋狂的一劍斬下,生氣全部都撕碎,就算是後續能量充足也是沒有時間阻止范泰了,與此同時,范泰再次對著三隻金色大手斬下,三隻金色大手依然如同先前那般逃走,不過在其消失之後卻被范泰擊中,因為范泰的殺劍更是將虛空都撕裂了,就算是金色大手有著玄奧之處也是不可能躲開了,在殺劍強大的威懾力之下便是被輕易的湖周圍了虛無。 至於剩下的那些山峰,雖然也是非同小可,不過卻是絲毫沒有威脅到范泰,直接被殺劍斬成了碎片,同時死氣也是不斷的蒸騰出來,范泰也是沒有放過,不斷的斬下殺劍,殺劍無比的強大,就算是這些死氣的確是非同凡響,范泰也是沒有絲毫防守的準備,不斷的劈斬,勢要將這些死氣徹底的粉碎掉,不過,范泰卻是發現,任憑自己ide攻擊力如何的強大,這些死氣都是為能夠被徹底的磨砂。 “無知的小輩,生死籠豈是你一個小小的元嬰期的修士能夠破掉的。“那名土狼族的修士非常的自信,而范泰也是恍然想起,在遠古時代喲有一種專門用來關押強大的犯人的囚籠就被叫做生死籠,這種生死籠非常的強大,據説最為強大的生死籠,甚至連仙人都逃脫不了,端的是無比的強大,沒想到,范泰居然在此處見到了傳説中的生死籠,雖然不是原物,可是威力依然巨大無比。 “哼,不要以為這樣就可以安枕無憂。“范泰也是毫不在乎,畢竟生死籠可不是正品,否則就算是只有其中的一個籠子,范泰也是會被立刻拘禁住的。 范泰的殺劍再次增大了幾分,比之前的時候居然大了一倍有餘,對著那些土狼族的修士斬下,巨大的殺劍將周圍的虛空都啥的破碎了,犀利跨啦的,化為了一塊塊的,散落在了虛空之下,而那三名渡劫期的修士則是非常的鎮定,雖然有些吃驚,卻是並沒有慌亂,而那些元嬰期的修士則是大衛的驚慌,直接逃走,一些陶德曼的更是直接被化為了虛無,墜入進了虛空之中,什麼都沒有留下,形神俱滅。 “小雜種,去死吧。“ 這時候,虛空之中傳出來一聲蒼老的聲音,非常的蒼老,非常的冰冷,雖然挺多高了聲音,可是卻沒有人知道其到底身在何處,只見到一道巨大的劍芒直接從虛空之中飛了出來,朝著范泰的腦袋劈了過去,速度非常之快,無盡的虛空都備齊粉碎了。 “老東西,忍不住出手了嗎?’“范銀剛知道這才是子很正的殺招,眼前的這些元嬰期修士甚至是渡劫期的修士鬥不過是兒戲罷了,恐怕,出手之刃很有可能耗死一名大乘期的存在。 一想到這種可能,就算是范泰心中早有準備,也是忍不住吃驚,畢竟渡劫期的修士的修為可不是渡劫期的修士加在一起就能夠比得上的,這絕對不是數量彌補的- 不過,范泰卻是不準備束手待斃,殺劍出手,將那道劍氣站隨,然後其眼中閃過森白,對著一處虛空中就斬出了一劍,非常的威武。 砰,拿出虛空一陣空間亂流,一道無比蒼老的人影也是出現,定眼一看,居然是一名只有腦袋的人,其只有一隻右手,再無其他的身體部分,讓人看起來非常的怪異。 “見過師叔。”“見過叔祖。”見到老者,陳家的那些修士一個個立刻露出了恭敬的神色,恭敬的行禮道。 “現在不是管這些繁文縟節的時候,只有將眼前的小雜種殺了,我們陳家的威信才不會被侮辱,更不會被人看低。”怪異的老者冷冰冰的説道,在其深怕個也是出現了若干個身影,分別是,只有一個左手的腦袋,以及只有一條左腿以及只有一條右腿的身體,這些東西都是各自獨立的,但是范泰卻是利用神眼,發現,這些人之間有著一種莫名其妙的聯繫,不過卻是非常的隱晦,似乎被什麼東西遮掩住了。 “不過是一個變態分身罷了。”范泰大聲的喝道,毫不在意對方。 聽到范泰的話,那些陳家之人立刻露出了憤怒的神色,不斷的威脅恐嚇著范泰,而那個老者則是眼中閃過了訝色,要知道,其修煉的功法就算是在整個仙界也是非常少見的,沒有到范泰卻是看出了一些,這讓的他無比的吃驚。 “小雜種,看來,你的確有倡狂的本錢,不過你為此要付出你的生命,來我陳家做一輩子的奴僕吧。” 只有右手的老者大聲的喝道,然後直接誒出手,數道劍氣從其天黎巴嫩改改之中發出,朝著范泰落下,同時其背後也是出現了一把巨大的靈劍,散發出階段的靈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