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玄幻 > 路遊俠客 > 第三十三章 付出代價

第三十三章 付出代價

見到這群人果真不是陳家的人范泰也是放下心來,然後等到龍月以及徐利回來之後,假話便是展開了,三色貓二人出城,龍月則是在他們之後也是出城,范泰則是選擇了隱身出去,因為其目標實在是太過明顯了。 一個時辰之後,龍月以及三色貓兩撥人便是被陳家以及土狼族堵住了,兩撥勢力都是無比的強大,至少不是范泰這樣的散修能夠抵擋得了的。 見到土狼族居然出來橫插一杠,范泰也是有些難看,畢竟,其可是沒有預料到土狼族會出現在這裡,不料,此時,這些人居然真的出現了。 范泰隱藏在暗處,而三色貓以及龍月都是知道朝著拿出山谷逃去,期間更是發生了慘烈的大戰,三色貓的額頭經常睜開,射出一道道的武廣,出曼兒則是射出無數道的劍氣,龍月更是可怕,居然是一道道的金黃的龍氣不斷的從其手中發出,至於徐利則是顯得無比的飄逸,一個個算盤的玉珠不斷的從其手裏面扔了出去,朝著那些土狼族的人飛去。 土狼族以及陳家的確是勢力頗大,因為范泰此時便是見到了五名渡劫期的修士之多,其中更是包括一名死山之中走出來的傢夥,這六個傢夥並沒有著急動手,而是選擇了呆在原地,等待著什麼。 范泰知道這些人是等待著自己的出現,只是范泰也是頗為的謹慎,並沒有立即出手,她擔心如果自己出手的話,恐怕一行人是無法走動那個山谷的。、 一路上大戰不斷,沿途遇到的那些修士也是非常明智的選擇了退讓,害怕被捲入其中。 戰鬥的非常的激烈,范泰更是先這些人一步來到了那個片山谷,做好了戰鬥的準備,更是佈下了若干個分身,同時其也是將一些攻擊性的法器全部都放到了大陣之中,而後其更是凝聚出來了一個階段的殺劍,將其沉入到了地下,做好一切準備之後,一群人也是一邊戰鬥一邊來到了這裡,然後四個人眼前一亮的,迅速的擺脫了戰鬥。看到這些人居然聚到了一起,兩個勢力帶頭的修士也是有些意外。 “怎麼,難道以為你們還有活路可走嗎?”一名土狼族的渡劫期的修士非常的自信的説道,陳家的修士也是無比的自信。 “你們準備死吧,就算是那個殺體也是會被抽筋焚骨的,你們會在陰間團聚的。” 見到這些人仿佛吃定了自己一行人一般,范泰也是面漏冷笑,然後神不知鬼不覺的來到了一個渡劫期修為的陳家的修飾後面,祭出自己的殺劍,直接落下,無聲無息的,那個杜鵑誒其的修士便是被斬成了兩半,不過其神識卻是利用這點時間的空擋逃離了出去,然後一臉驚恐的看著那突然出現的范泰。 這突然的一幕也是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土狼族的修士以及陳家的人都是露出了驚訝之色,然後便是看到了那個猥瑣的身影,臉上帶著玩弄的笑容。 “小崽子,你終究是出來了。”見到范泰,陳家的人以及土狼族均是露出了冷笑,將范泰徹底的包圍在了其中,一個個臉上帶著殘忍的笑容。 “小子,你要為你愚蠢的行為付出代價。”土狼族的人非常的憤怒,因為范泰居然將他們的少主斬殺了,族長徹底的暴怒了,如果此次不能夠將范泰抓回去或者是曬的話,那麼他們這些人恐怕都要死,一想到組長的可怕,這些土狼族的人的臉上便是不得不露出了害怕的神色。 “使者,還請你出手。”不過,土狼族卻是沒有直接出手,反而是對著那個死山之中走出來的神秘人,非常客氣的請求道。 神秘人一句話都沒有説,只是從後面緩緩地走了出來,帽子之下一片漆黑,給人一種無比的詭異的感覺,盯著范泰看,范泰感覺自己的毫毛都豎起來了,然後想要離開,因為,其可視從徐利那裏得知,死山之中走出來的人都是非常的可怕的,絕對不能以常理奪之,所以,范泰想要立刻施展隱身術暫避鋒芒,只是其隱身術雖然發動了,可是那個神秘人依然在看著范泰,帽子之下一片的孔洞,可是卻給人一種無比可怕的感覺,甚至比那些渡劫期甚至是大乘期的修士還要可怕的感覺。 轟,神秘人終於出手了,帽子之下竄出來了無數的黑暗,將整片空間都遮擋住了,同時其也是終於長出了一對眸子,閃爍著紫色的光芒,無比的妖異,冷冰冰的盯著范泰,然後整片空間全部都被黑暗遮住了,就算是那些渡劫期的修士也是躲得遠遠地,而三色貓四人也是早已經躲的遠遠的了。 “我們快逃吧。”徐利心生恐懼,不想與死山之中走出來的人戰鬥。 “你閉嘴。”三色貓冷冰冰的説道,只是到了生死關頭,徐利也是不再害怕三色貓,冷笑著説道“我本來便是沒有必要捲入這場戰鬥,這一切都是被逼的,此時離開,你們也怪不得我。公主,和我一起離開吧。” 聽到徐利的話,龍月也是有些意動,不過很快,其便是打消了這種念頭,搖頭拒絕道“徐道友的話,我心領了,只是,我不想棄諸位離去。”{ “可會死,留在這裡會死掉的。”徐利聲嘶力竭的喊道。 只是徐利説的雖然是奪得,可是龍月依然是搖頭,沒有任何離開的意思。 見到龍月如此,徐利也是一陣狠狠地咬牙,然後才下定決心一般的説道“既然公主執意留在此處,那麼在下就舍命陪君子了,如果失去了公主,我茍且偷生也沒有任何的快樂可言。” 啊,聽到徐利的話,龍月心中忍不住一挑,萬萬沒有想到,徐利居然為自己做到了這一步,而三色貓二人對於徐利的看法也是轉變了許多。 “我們預測師本就是不應該存在於世間,如果在這短暫的歲月裏還要寂寞相伴,那麼我真的沒有活下去的勇氣了。”徐利也是無奈的説道。 砰,就在這時,范泰終於是被那無盡的黑暗吞噬掉了,就算是其隱身,神秘人也是絲毫都沒有受到影響,而是被一下子就命中了,同時其也是徹底的失去了直覺,腦海之中全部都是被黑暗佔據了,其神識也是不能移動分毫,完全失去了自主性。 眼中之中儘是癡呆,而黑衣人則是雙眸不斷的接近范泰,想要將范泰徹底的控制,只是,范泰的體內卻是有著無數的殺氣在流動,讓的神秘人一時半會無法得逞,同時,范泰的全屬性靈力也是徹底的爆發了出來,阻擋著那些黑暗的侵蝕,可是就在這時,黑楠之中打開了一面黑色的大門,無盡的死亡的氣息從其中飛了出來,朝著范泰席捲而去,想要將范泰徹底的殺死。 “天上地下,唯我獨尊。” 范泰爆發出了無比的傲氣,一聲長嘯,眼中的癡呆一下子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的蒼白,無比的霸道,一股傲然的氣息從裏面爆發,與那些死亡的氣息分庭抗禮。 “我的命運由我自己做主。” 在這一刻,范泰恍然若失,仿佛自己成了一個看客,那個戰鬥的似乎不是自己,而是那個殺體,那個一隻腳已經踏入到仙人境界的殺體。 一個光影站在范泰的面前,散發出無以倫比的氣息,那只是一股舍我其誰的氣勢,可是就是這樣的氣勢,卻是將那個黑衣人的腳步止住了,那對紫色的眸子盯著那個光影,然後一聲輕嘆,那道死亡之門居然關閉了。 “你我的恩怨,日後自會來算。” 那個神秘人第一次説話,可是范泰卻是不明白,不過聽其意思,其會再次找上自己跌,雖然不是什麼好消息,只要其先要離開了就好。 轟,神秘人一小子消散了,隨之一起小三的還有無盡的黑暗,留下的只有一件非常蹼泳的黑袍,而在虛空中則是有著一個巨大的裂縫,神秘人就這樣當著所有人的面離開了。 見到神秘人離開,土狼族的人也是一愣,當看到范泰居然完好的站在原地的時候,那些土狼族的人就像破口大罵了。 “該死,死山的人居然敢耍我們。”一個渡劫期的修士低聲罵了一句,不過卻也是無可奈何,畢竟四山的人素來非常的神秘,此次將之請出來也是迫不得已的事情,看到起離開,也只能是心中表示無奈,沒有任何的辦法阻攔。 “哈哈,你們這群小人,還妄想殺了我,真實不著調天高地厚。” 劫後余生的范泰也是顯得無比的興奮,然後指著那些人大笑著吼道。 范泰的聲音傳出去數十里,一些想要看熱鬧的修士自然是青兒聽到了,當下也是進行了一些猜測,而土狼族以及陳家之人的臉色卻是顯得非常的難看了,被一個小輩如此的嘲笑,就算是這些人臉皮再厚,此時也是臉上如同發燒了一般。 “小輩,休要倡狂,看我撕碎了你。” 一個元嬰期的陳家的修士一聲冷笑,化作一道長虹朝著飛去,那些陳家的渡劫期的修士有心想要阻攔卻是來不及了。 那個元嬰期的陳家修士一聲吵醒,身體化作了一把巨劍,對著范泰就斬了下去,而范泰則是一聲冷笑,毫無懼色,手中出現了殺劍,對著其就斬了下去,沒有任何的懸念,那名元嬰期的修士被范泰直接誒打成了碎片,形神俱滅,其所化的巨劍也是消失在了天地間。 見到其居然不是范泰的一合之將,那些修士便是明白,此時的范泰與那時候的范泰已經不一樣了,當然了,那些土狼族的人可是不會這麼想,一項自詡為武力過人的他們可不擔心會被范泰殺掉,所以,一個個面漏仇恨之外,但是並沒有多少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