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玄幻 > 路遊俠客 > 第三十二章 渡劫期的禁制

第三十二章 渡劫期的禁制

回到洞府之內,范泰便是動用自己的天眼對著三色貓以及錢曼兒體內一陣猛看,弄得錢曼兒以為范泰又在偷看,想要動手。 “你們兩個人的體內似乎是被種下了禁止,恐怕,你們去哪都是會被發現的。”范泰搖頭説道。 聽到自己的體內居然被種下了禁制,兩個人都是非常的吃驚,因為,在范泰還沒有回來的時候,二人便是由此想法,所以進行了一下探測,並沒有發現任何的不正常,可是此時,范泰卻説自己被種下了禁止,這讓的二人非常的不自然。 “你們不要懷疑,我有天眼,自然是能夠明白,而且這還是一名高階修士嚇得禁止,憑你二人的實力察覺不到也很正常,看來必須將之除掉才能行動了。”范泰安慰二人説道。 聽到范泰的話,三色貓兩個人也是臉色頗為難堪,然後才勉強的説道“如何才能夠將體內的禁制消除掉?” “很難,畢竟我的實力也不過是元嬰期罷了,不過,卻是可以試一試。”范泰不是很肯定的説道。 “怎麼試?”三色貓二人有些不明白的問道。 “很簡單,你們二人分開,然後我會用青蓮地火灼燒你們兩個人。”范泰如此説道。 “如果燒死我們兩個人了呢?”三色貓翻白眼説道。 “燒死了就沒辦法了。”見到范泰如此的不負責任,三色貓二人也是苦笑連連,然後便是將此事答應了下來。 既然決定了下來,范泰便是將兩個人分開了,然後才范泰便是放出了青蓮地火以及仙人淚,而殺氣則是暫時沒有動用。 青蓮地火與仙人淚都是熾熱無比的寶物,哪一個不是被人寶貝似的珍惜著,那裏會像范泰這樣用來給三色貓二人解除禁止的,如果被其他人發現的話,恐怕會痛呼暴殄天物吧。 范泰將青蓮地火以及仙人淚控制在一個不高的溫度上,防止真的將兩個人給燒死,同時其也是將天地法則加入到了其中,很快,兩團火焰就出現了,將兩個人徹底的包圍了,而兩個人則是盤膝而坐,並沒有緊張之色,全身心的放開,並沒有將自己的靈力釋放出來,任憑那些青蓮地火進入自己的身體。隨著青蓮地火以及仙人淚進入二人的體內,兩個人都是露出了痛苦的神色,畢竟這並不是屬於他們自己的靈力,所以也是感覺非常的不舒服,同時,兩個人的衣服更是被全部都燒成了灰燼,畢竟這可是天地孕育而生的火種,絕對不是一般的火焰能夠比擬的。 見到兩個人這般,范泰猥瑣的一笑,然後便是目不轉睛的盯著錢曼兒看,而錢曼兒也是明白自己現在是赤身裸體的包摟在了范泰的面前,當下也是臉紅,雖然本來就非常的熾熱,不過其還是感覺無比的害羞。 不過,范泰卻是不管這些,依然灼燒著,這個過程足足持續了十余個時辰之久,范泰才最終停止了少説,然後扔給了二人每個人一件衣物。 “好了,已經清楚乾淨了。”雖然早有準備,可是范泰還是忍不住驚喜,畢竟這樣的禁制可不是一般的修士能夠化解的,那可是渡劫期的禁制,其中已經蘊含了一些小道,那是人類能夠領悟的法則,可以説是非常的強大了。 哼,將衣服穿起來,錢曼兒一臉的紅潤,顯然是先前的説啥哦還沒有完全消退,但是其心中卻是知道自己更大的卻是因為范泰那邪惡的眼睛,不過,兩個人卻是心照不宣的,都是沒有提出這樣的事情。 三色貓也是沒有理會這些,而是仔細地感受著身體之內的狀況,發現卻是沒有什麼不適的。 “好了,既然如此,那麼我們就要準備進攻了。”范泰冷笑著説道。 “不過,現在,我們卻是需要一名渡劫期的修士,因為你體內的禁制被消除的話,對方肯定有所感應,所以,我們要做得像一點,這樣對方才不會有所懷疑。”范泰猥瑣一下哦的説道。 “這個不太好辦呀,因為我們可不認識渡劫期的修士。”三色貓與錢曼兒也是露出了為難的神色,而范泰則是想到,龍月的老爹就是一個杜鵑誒其的修士,如果實在不行的話,便是只能將之給找上仙界了,只是到了那時候,恐怕其會立刻帶著龍月離開呀,畢竟現在的人都是成了精的,沒有人會無緣無故的幫助自己的。 “如果實在不行,那麼你就去拜訪一個渡劫期的修士吧。”范泰眼睛一亮的説道“這樣,對方也會由此懷疑的,懷疑你的背後有渡劫期的修士在支援,這樣的話,我們便是立刻利用這個機會出手了。” 聽到高范泰的話,兩個人也是點了點頭,然後便是分子行動,其中最為重要的便是兩個人要一起去拜訪一名渡劫期的修士,更是要送上一些不得了的東西,只有如此,才能夠讓那些人相信。 為了讓兩個人能夠真正的像樣子,范泰也是豁出去了,拿出了一些不得了的寶物,那些都是從三個三個老怪物那裏得來的,其中更是有著大量的靈石,而法器則是沒有多少高階的,因為兩個人是不可能有如此之多的高階的靈石的。 見到范泰居然拿出了這麼多的寶物,三色貓兩個人再次大吃一驚,一陣的嘖嘖稱奇,不然後才將那些靈石全部都裝入到了自己的儲物袋中。 見到兩個人準備的無比的充足,范泰也是離開了洞府,因為其也是要準備一些事情,區城外將種下埋伏,等待著那些陳家之人上鉤。 來到城外,范泰也是一陣轉悠,然後將戰鬥的地方選擇在了一處山谷中,此刻,在山谷中也是有著其他的一些修士,不過其中確實以金丹期以及築基期的修士居多,見多范泰禦空飛行,那些修士也是明白,范泰是一名元嬰期的高階修士,所以,那些修士也是只能無奈的的離開這裡,唯有一些性格桀驁不馴的傢夥才會選擇留在此地,至於,那些人,范泰也是沒有將之放在心上,而是動用了隱身術,突然在那些低階修士的面前消失了,這讓的那些修士一陣的疑惑。 范泰一步一個腳印,不斷的留下靈力,這是其獨有的戰斗方式,只是在這些靈力之中,其也是會踩下無數的強力暗地或以及仙人淚,至於殺氣其則是盡數的沉入到地下了,也唯有范泰才能夠如此做了,因為其靈力太過龐大,只是這些靈力卻是不能長久存在,以范泰現在不下大陣以及加上自己大量的靈力,也是只能存在數個時辰之久,不過,范泰認為這些時間足夠了,這讓的范泰有了足夠的準備時間。 范泰足足準備了一個時辰之久,畢竟,對方可是有著兩名渡劫期的修士存在,如果對方不是傻子的話,恐怕還有可能會出現一個大乘期的修士,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范泰可不認為自己做的這些是對其有什麼作用,所以范泰還在準備著最後的殺手锏,那是一個就算是大乘期的修士也是不得不暫避鋒芒的攻擊,不過范泰對於這樣的攻擊依然不是很滿足,他可是想將那些修士徹底的站殺掉,而不是只是將他們逼退。 從自己的懷中拿出一根金棒子,那是其從哪個綠毛老者那裏得來的,這是一件大乘期的修士,否則,哪個老傢夥是不會將他放在那麼隱蔽的地方的,所以,范泰也是將他當成了一個殺手锏。 金棒子之上佈滿了繁瑣的紋路,顯得非常的深奧,同時其也是散發著強大的靈力波動,比之范泰的還要強大數倍不止,同時,金棒子最為引人矚目的是,其上鑲嵌著一顆階段的寶石,上面散發著階段的光芒,非常的耀眼,絢麗奪目,同時,范泰發現耗子藥朝裏面輸入一些靈力,其上便是會散發出強大的光芒,蘊含著強大的威壓,就算是范泰也不想被這樣的攻擊擊中。 “看來,還需要刻下一個凝靈聚仙大陣。”范泰搖頭晃腦的想到,然後便是然後便是不再猶豫的開始刻陣紋,陣紋並不是多麼的複雜,只是顯得非常的繁瑣,需要的東西也是無比的巨大,不過,范泰卻是將之組組擴大了鼠輩,而且非常的隱晦,其擔心會被那些陳家的修士發現,因為其指導,這些修士的靈感都是非常的的靈敏的,所以就算是范泰隱藏的再怎麼隱晦也是會被那些人發現的,所以,范泰決定冒險,讓德那些傢夥能夠資源的進入其中。 準備充足,范泰將金棒子插到了大陣的中央處,然後無數的靈力便是不斷的從那些大陣的紋路進入到金棒子上,最終跑到那個寶石裏面。 見到大陣果然起作用,范泰便是離開了,然後回到了洞府之內,發現三色貓二人已經先自己一步回來了,然後便是發現兩個人居然是受了一些傷,。 “怎麼回事?”以為事情出現了錯誤,范泰有些擔憂地問道。 “沒什麼大事,只不過是遇到了一些尋釁挑食的傢夥罷了,對咱們的計劃沒有影響。”三色貓説道。 “會不會是陳家的人派來den餓?”范泰突然如此問道。 聽到范泰的話,三色貓則是搖了搖頭,肯定的説道“那些傢夥是當地的一些修士,依靠著人多勢眾想要欺負我們二人,不過確實吃了一些虧,以前便是與這些人有過節,只是沒想到這時候碰上了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