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玄幻 > 路遊俠客 > 第三十一章 流放仙界

第三十一章 流放仙界

“那一招徐道友的意思是,這些生靈每次出現都是會再次消失了,並不會大舉進犯仙界了。”范泰也是呆著幾分客氣的問道。 聽到范泰話中的客氣,徐利也是有些趾高氣昂的説道“范道友,沒有那麼簡單,這些生靈雖然實力強大,可是數量卻是很少,所以每次這些生靈出現也不會引起多大的動蕩,不過這次卻不同了,因為生靈的數量過多,恐怕,他們會有別的想法呀。” 徐利話中的意思很明顯,那就是要攻佔整個仙界。 徐利的話不可謂不石破天驚,如果這些生靈真的想要攻佔整個仙界的話,那麼事情就太嚴重了,,恐怕所有的人,不只是修士,就算是一些野獸和普通的人類也會被捲入進來。 “恐怕整個仙界都要亂了。”范泰有些躊躇的説道,然後才對著徐利問道“既然你是出身預測師一脈,想來也是掌握有一些預測之法吧,如果是這樣的話,你看看那些生靈會在多少年內進攻仙界呢。” “好。” 聽到范泰的話,徐利一口答應了襲來,然後在大廳內甩下去了無數的陣旗,一個個散發出奇異的光芒,同時其更是從自己的身體之內逃出來了一面鏡子以及一個羅盤,一手一個,托在自己的手中,然後徐利吐出一口鮮血到兩件器物上,然後其便是不斷的念出拗口難懂的咒語,不斷的傳進二人的耳中。 “二位請幫我護法。” 就在這時,徐利的聲音傳入了二人的耳中,而范泰二人自然明白,警惕著周圍的一切。 這個過程是非常漫長的,足足耗去了數個時辰才結束,而此時的徐利除了臉色蒼白意外,還是非常的虛弱,氣息無比的萎靡。 范泰從儲物袋中拿出來一枚丹藥扔給徐利,然後便是不再言語。 “徐兄,你沒事吧?“一旁的龍月則是略帶關心的問道。 聽到龍月關心的話語,徐利也是露出了笑容,將那沒彈藥吞下去,勉強説道“多謝公主關心,我沒事。“ 徐利依然盤膝而坐,一個時辰之後才再次睜開了雙眸,眼中的精芒已經四射,顯得非常的飽滿。 “多謝導遊的丹藥。“徐利對這范泰恭敬的説道。 “無妨,本來此事便是我説起的,讓徐道友這般的勞累也是在下的疏忽,還請徐道友不要見怪。“范泰也是一團和氣的説道。 聽到范泰的話,那個徐利也是笑著説道“范道友言重了,我不過是預測師小成而已,絕對沒有我師父那麼精準的,恐怕會讓范兄失望呀。“ “哦,暫且説來聽聽。“范泰挑著眉頭説道。 恩,徐利也是沉重的點了點頭,然後才整理了一下説道“其實事情沒有那麼複雜,這些生靈好像並不是為了佔領仙界才來的,而是一種被動的流放,被流放到仙界來了。“ “流放?“范泰思索了一下説道“你的意思是,這些人是來自上界的嗎?” “不敢肯定,但是至少也是與仙界同階的。”徐利不太肯定的説道“而且我在虛空之中居然見到了一個異常強大的存在,他只是露出了兩隻眸子便是將我驚退了,這也是我為何會身受重傷的原因。” “強大的存在?”范泰一驚,然後便是急切的問道“你可見到那個人到底是什麼模樣?” “沒有,這個人的實力太強大了,只是一撇便是將我震退了回來。”徐利有些後怕地説道。 聽到徐利的話,范泰也是有些失望,然後又問了一些其他的問題便是不再詢問了。 見到范泰這般,徐利也是沒有多少,反而是與龍月再次離開了洞府,來到了天雲城中。 “徐兄,你是不是有話要説?”龍月想到了什麼,眸子之中閃過神光説道。 “公主果然聰明。”徐利嘿嘿一笑的説道“公主,你可知道,我方才受傷的原因嗎?” “難道不是那個眸子所傷嗎?”龍月有些吃驚的問道。 “沒錯,的確是那對眸子所傷。”徐利肯定的説道“不過,卻還有另外一人,那個人不是別人,居然是那洞府之中的范泰。” “什麼,怎麼可能?”龍月花容失色,不相信徐利的話。 “我説的是真的,范道友,身著黃金鎧甲,端坐在寶座之上,無比的威風。”徐利肯定的説道。 “徐兄的意思是?”龍月有些遲疑的問道。 “還是遠離他為好,恐怕,我們這樣的修士是不足以與他這等大修士並排前進的。”徐利有些沒落的説道。 “先看看再説吧。” 龍月也是有些難以接受這個事實,雖然范泰的步伐的確很快,可是卻也沒有快到自己追不上的地步,不過現在看來,這種可能性非常職高了,這讓的心高氣傲的龍族大公主怎麼可能接受得了呢。 時間一晃就過去了一個月,三人不停地打探著消失,其中便是包括了陳家,土狼族以及那些生靈的消息,收穫頗豐。 就在這段時間內,三色貓與錢曼兒也是連續的出關了,看到兩個人隱晦而強大的氣息,范泰頗為的吃驚,沒有想到,兩個人的實力居然是一個三階,一個四階頂峰,這讓的范泰也是無比的驚訝,這二人的修煉速度比之自己也是不遑多讓呀。 既然三色貓二人已經儲罐,那些與陳家只見的戰鬥也是即將開始了,所以范泰便是將所有人都叫到了一起。 “諸位,今日,我們便是要對陳家下手,那陳家勢力之大自然不是我等散修能夠比擬的,不過,我們卻也是不必妄自菲薄,他這等大勢力也不可能青筋所有的力量來剿滅我們幾人的,不過,必須要小心的是,那個土狼族以及靈器世家的靈家以及凝血大法一脈的嚴家和其他的一些實力來搗亂,所以,我們要商量出一個精密的對策,一擊得逞之後立刻遠退避走。”范泰對著幾人非常嚴肅的説道。“大家有意見或者是想退出的,現在可以説出來。” 不約而同的,所有人的目光若有若無的都集中在了蓄力的身上,而後者則是擺擺手,示意自己不會退出,更沒有什麼意見。 “好,既然這樣的話,那麼我就説明一下我的計劃。”范泰慢慢的説道,眼中閃過很色。 “陳家之人雖然勢大,不過確實也有著一些知名的弱點,比如説,人員眾多,勢力點分佈散漫,只要我們找準機會,讓德這些修士之間不能夠自由的聯絡,忙於奔波,不能及時救援,那麼我們就可以直接將那兩名渡劫期的修士帶領的修士全部斬滅掉。” “麻煩的是這兩名渡劫期的修士,而且陳家之人可能還有這其他的後手,這些人不過是一個魚餌罷了。”范泰露出了猥瑣的樣子説道“不過,就算是有後手,我們也是不怕,只要在這之前利用徐道友的預測之術,預測一番,這次的攻擊便是十拿九穩的了。” 聽到范泰提到自己,徐利也是一陣的腹誹,自己可是才剛剛將傷勢以及虧損的精血治愈的七七八八,此時這個傢夥居然再次猥瑣的想要讓自己動用預測之術,不過其也是知道,這次是不得不動用的。 范泰的話讓德徐利一瞬間就成為了焦點,三色貓與錢曼兒二人第一次聽説徐利是一個預測師,當下也是好奇的朝著徐利這邊看去。 “不是在下有意隱瞞,而是預測師的身份多少有些惹人耳目,徐某不才,的確是一名預測師,還請諸位道友保密。“徐利也是抱拳故作慷慨的説道。 “徐道友所言甚是,三色貓,你的嘴巴不嚴,你要多注意呀。”范泰裝模作樣的提醒道,而三色貓則是大大的犯了一個白眼,對其地罵道“不要臉的東西。” 對於三色貓的話,范泰是故意的忽略掉了,然後便是在強調著一些細節,這一個月以來,其一直都是在打探著消息,此時安排起來自然是得心應手,一方方面面的細節都備齊注意到了,更為細緻的是,范泰甚至連陳家之人家裏面的幾條狗都算上了,其實這幾條狗不過是一般的靈蟲罷了,根本就沒有多少的攻擊力,對於范泰要將這些狗也算入其中,三色貓等人也是只能表示無奈的同時白眼以對,畢竟范泰的萎縮性格,幾乎在座的每一位都是有所樂街的,就算是認識時間不久的龍月以及徐利都是知道了,甚至又一次,范泰腳軟猥瑣的去偷看龍月洗澡,而後則卻是渾然不知道自己引以為傲的胴體被看了一個乾淨,如果背起知道的話,恐怕早就和范泰拼命了,這還不算,范泰平日裏便是經常的挑釁和戲弄龍月,讓德後者苦不堪言。幾次想要離開,卻又別無去處。 范泰也是明白幾人的想法,所以在短暫的玩笑之後便是回到了主題,與三色貓等人一起策劃了,這個計劃不可謂不週全,考略的也是非常的全面,就連徐利也是無話可説,就這樣,在一日之後,范泰等人也是離開了洞府,唯有徐利一個人留在了洞府之內,動用預測之術的徐利畢竟上了一些怨氣,在這短暫的時間內恢復一下怨氣也是非常有必要的,而范泰和龍月二人則是跟在了三色貓與錢曼兒的後面,等待著時機出手,而三色貓二人則是所謂的魚餌。 這樣子,三色貓與錢曼兒在天雲城內轉悠了若干日,可是卻並沒有遇到陳家的人,也是沒有被人跟蹤,這讓的范泰萬分的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