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玄幻 > 路遊俠客 > 第三十章 黑衣神秘人

第三十章 黑衣神秘人

范泰在這片林中足足等待了數個時辰之久也是沒有發現陳家的人出現,有些失望的他只好離開這裡,畢竟,現在的目的並不是陳家,而是讓三色貓與錢曼兒兩個人都恢復到巔峰狀態,唯有如此才能夠與陳家徹底的撕破臉,否則的話,范泰可不放心將三色貓二人放在那裏,畢竟兩個人和他都是有著匪淺的關係。 回到天雲城中,范泰確實發現了不尋常的東西。 天雲城之中一般的時候防禦是非常的‘薄弱’的,雖然看起來的確很嚴密,不過對於一個這麼大的城池來説卻是無比的脆弱的,可是此刻卻是出現了一些不平常的東西,不知是要説那些修士一個個的來去匆匆的,與先前的閒庭信步完全不同,那些侍衛也是越來越多,執行的頻率也是越發的頻繁,一些形跡可疑的人也是會被一些侍衛進行仔細的排查和詢問,稍微有些回答的不足夠順暢的話便是會被立刻帶走,進行嚴加的拷問,這樣的異常的舉動自然不是平白無故的,因為那些生靈的突然出現,已經將整片仙界的秩序打亂了,一些神秘的強大人物也是不斷的出現,出現在仙界各地,尤其是那些強大而神秘的生靈頻繁出現的區域。 仙界的氣氛在這樣的帶動下居然緊張了起來,無數的修士都是涌進了各大城市,天雲城作為整片天雲大陸最大的城池,自然是最為吸引人了,不過,這些人涌進來也是沒有任何的地方可去,一些洞府全部都是被媽出去了數十年甚至是數百年,而那些臨時的洞府的價格也是在瘋狂的攀升,很快便是提升到了十倍以上。 范泰等人雖然被一些事情嚇了一跳,不過卻是沒有受到影響。回到洞府之後,范泰發現龍月與那個徐利還沒有回來,當下也是頗為的放心,然後直接進入了洞府之內,發現三色貓與錢曼兒依然在修煉,而其也是沒有打擾的盤坐在庭中。 著一座就是三日的時間,范泰也是將自己的靈力修煉的更近了一步,雖然很微小,不過卻是增長了那些一絲,這讓的范泰也是頗為的欣慰。 三日之後,徐利與龍月也是先後返回,臉上帶著一些難看的神色。 “怎麼了,是不是出了什麼事?”范泰皺著眉頭問道,在這種緊要的關頭,其也是不想鬧出什麼簍子來。 聽到范泰的詢問,二人也是一陣的遲疑,不過很快便是如實説了出來。 “昨日,我二人在城中打聽消息的時候,不慎被土狼族的人撞到了,這些人也是發現了我們,在一陣的計較之後,這些人也是選擇了離開,因為當時的土狼族之中和自由一個是元嬰期的修士,而我們二人也是立刻分開,將消息打聽到之後便是回到了這裡。“ 龍月有些擔心的問道。 “恐怕還不止這些,因為當時我在土狼族之中見到了一個身著黑衣的神秘人。”徐利臉色非常難看的説道。 “神秘人?”范泰不明所以的問道“那個神秘人到底是神秘人,為什麼你會如此驚恐?” 見到范泰一臉無辜的模樣,徐利使勁的平息了一下心中的驚恐,然後才肯定的説道“那個人一定是從死山中走出來的人。” “死山?”范泰與龍月均是露出了一夥的神色,不知道所謂的死山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也難怪。”徐利嘆氣説道“死山即使是在仙界也是一個禁忌,不允許隨意的談論,你們二人乃是從下界上來的,不知道也是情理之中。” “死山乃是仙界之中一處非常神秘的存在,不要説一般的勢力,就算是一些強大的修士也是不敢進入其中,一些壽元乾涸即將死掉的修士在生命的最後階段會選擇去哪,可是卻從來沒有人出來過。” “這些還不是最主要的,最為震驚的一次便是在千年前,一個強大的勢力傾盡整個勢力進入了其中,最後的時候卻是無意生還,甚至進去之後連半點聲響都沒有發出,所有人都是在一瞬間就被滅殺了,從此以後再也沒有人膽敢進去。” 徐利似乎知道許多秘辛,所以此時也是將范泰二人的疑惑全部都化解了。 “死山如果只是這般的話,倒也不是那麼可怕,其最為可怕的地方是在於,每隔一段時間便是會從斯山之中走出來一些神秘人,這些人全部都是身著黑衣,男女不知,看不清楚容貌,唯一知道的就是,這些人的實力並不是多麼強大,不過卻是掌握有一門邪術,能夠頃刻間將一個強大的修士吞噬掉,然後其便是會幻化成那個修士,不過這個邪術的時間是有限的,所以一些神秘人也是被一些修士站殺過,可是這些人一旦被斬殺就會化作一團黑煙的撕裂虛空逃走,不管佈下多麼嚴謹的大陣或者是動用多麼厲害的法寶都是不能將之留下,其都是被撕裂虛空離開,所以現在也是沒能了解這些神秘人到底是什麼來歷。” 聽完徐利的敘述,范泰便是明白,這些神秘人的確可以瞬間殺死自己,而如果失去了自己的保護,龍月以及三色貓等人便不再是陳家以及土狼族的對手了,所以,必須要避開那個神秘人分才行。 “那個神秘人為何會與土狼族的人走到一起呢?”龍月有些不明白的問道。 “應該是進行了一種儀式。”徐利有些不確定的説道“死山之外有著一座大陣,只要在那裏進行儀式便是會得到死山的認可,然後死山之中便會走出來一名神秘人,不過卻是很少有勢力去召喚,似乎是因為代價太大,這個我就不確定了。” “難道這些神秘人可以任意的在仙界行走嗎?”范泰可不認為這些神秘人可以再仙界之中任意的行走,畢竟如果這些神秘人這麼強大的話,如果想要攻佔仙界也不是不餓可能的了,為何要憋在一個死山之中呢。 “似乎是不能,因為,他們不能在銜接中長存。”徐利也不是很肯定,畢竟其也只是聽説,並沒有真的遇到過神秘人。 “這樣就好,這些日子仙界也是發生了一些動蕩,向來就算是死山之中走出來的人也是不敢太過明目張膽,只要我等在這裡登上一段時日,那個傢夥就該自己回去了。”范泰突然這般説道。 對於范泰的做法,兩個人自然是沒有絲毫的意見,畢竟龍月是不能一個人離開的,而徐利則是不想與那個神秘人對上,所以這也是一個萬全之策。 “對了,你們有沒有打探到陳家的消息?”范泰才想起來正事,趕忙詢問道。 “陳家的消失倒是打聽到了一些,不過卻是不太準確,我懷疑是陳家之人故意放出的風。”龍月突然如此説道,那個徐利也是明白幾人對於自己的看法,倒也是下了一番功夫來表現自己。 “沒錯,陳家的人不是傻子,我們不過是隨意的問了幾名修士便是打聽到,陳家不過是來了兩名渡劫期的修士,而元嬰期的修士倒是來了數十名之多。” 應道徐利的話,范泰露出了訝色,陳家之人的確不是傻瓜,如果指派來這些人的話,根本就不可能抓得住范泰的,這點,陳家的人應該知道的很清楚,這還是范泰被他們發現的情況下,如果不被他們發現的話,那麼這些人根本就一點可能性都沒有,想要將范泰抓住完全是大海撈針,沒有一點可能性。 “陳家之人難道真的想要引誘我出現嗎?”范泰自言自語的説道,托著自己跌下巴,不著調如何是好。 被麗影如此一問,龍月二人反而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了,畢竟二人並不了解范泰與陳家之人孩子家你的重圓,不知道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對了,你們聽説了莫名生靈入侵的事情了嗎?”范泰突然如此問道。 被麗影如此一問,二人倒是點了點頭,然後徐利再次破處了不得了的消息。 “其實這種生靈並不是第一次出現了,只不過是這次的規模比較大而已。” “什麼,難道原來的時候也出現過這種生靈嗎?”范泰感覺十分的不可思議。 “沒錯。”徐利肯定的説道“差不多每隔十萬年就會出現一次這樣的生靈,只是每次出現的時候都只是線範圍的,沒有這次這麼多而已罷了。” 見到徐利如此的見多識廣,范泰對於眼前之人也是有些刮目相看,接著問道“那麼這些人到底是什麼來頭呢,居然膽敢與整個仙界為敵?“ 見到范泰終於是正視了自己,徐利也是露出了笑容,説道“這些生靈無比的強大,恐怕不是我們這等修士所能敵得過的,恐怕唯有那些不朽的存在才有可能吧。” “不朽的存在?”龍月嫣然一笑,然後有些吃驚的説道“仙人?” “是的。”徐利非常肯定的點了點頭説道。 見到徐利這等肯定,范泰也是有些吃驚,接著問道“你怎麼這麼肯定?” “因為我的師傅曾經是一名預測師。”徐立自豪的説道。 那就難怪了,范泰也是知道徐利並沒有在空口説白話,因為一個預測師能夠預測過去和未來,絕對不是一般的修士能夠了解的,雖然這些人的實力可能不是那麼強大,但是一些獨特的功法以及精準的預測能力,卻是讓德預測師在整個修真界都是非常的重要,而范泰澤恰巧在一本書籍中見到過預測師的存在,那時候的他還不過是一名金丹期的修士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