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玄幻 > 路遊俠客 > 第二十九章 過多的計較

第二十九章 過多的計較

“算了,不可能,上次,陳立與陳辰那兩個老王八蛋便是召集了六十八名修士一起對我出手,想要將我斬殺,沒想到今日又對你二人出手,我范泰不可能咽下這口氣,一定要殺他們一個片甲不留。”范泰無比的兇狠,決定主動出擊,給予陳家重創。 “什麼,六十八名修士?”三色貓與錢曼兒是第一次聽説,自然是無比的驚訝,而龍月與徐利則是早有耳聞,不過聽到高范泰自己承認,心中也是猛的跳了一下。 “沒錯,這些陳家之人可以説是煞費苦心,還有那個靈器的靈家以及一個嚴姓修士都是被其招來的,其餘的一些門派也有著數十個之多。”范泰完全不知道自己做的這件事到底有多麼衝擊,隨口就説了出來。 “什麼,靈器世家靈家以及凝血世家嚴家?”別人還好,自小生活在仙界的徐利可是聽説過這些名頭,立刻吃驚的説道“那個靈家還好,除了個別修士意外,大部分的修士都是自身的修為一般,依靠著靈器雖然能夠力壓同階修士,不過卻是修為難以精進,不過這個嚴家就大有來頭了,其雖然不在仙界的世家排名之中,可是家族中的修士卻是個個強大,依靠著凝血大法,其實力精進速度可以説是一般人的數倍不止,所以其族中高手眾多,元嬰期修士不過是最為低下的罷了,渡劫期修士一大堆,大乘期修士也是不少,所以很少有什麼世家願意惹到他們。” 聽到徐利的話,三色貓二人更是露出了擔憂之色,沒想到范泰居然招惹到了這樣恐怖的勢力,不過身為當事人的范泰卻是絲毫感覺都沒有。 “不必擔心,那個凝血大法天聖被我的功法克制不成大器。”范泰對著三色貓説道,而後者則是搖頭,表示了無奈。 “陳家之人在哪,你們先養好傷勢,我去打探一下消息。”范泰對著三色貓二人問道。 “他們沒有特定的地方,一般只要出城就會遇到他們。”三色貓也是露出了很色,睚眥必報乃是其性格,吃了這麼大的虧,其心中自然是不可能這麼罷休了。 “難道你們兩個人不知道陳家的勢力有多大嗎?”見到二人居然想要與陳家為敵,徐利出言提醒道,嘲諷之意,甚是明顯。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莫要説你們兩個人,就算是你所説的嚴家和靈家加起來也是敵不過陳家,兩個人就想和陳家為敵,真實不知道死活。” 聽到徐利的話,三色貓一聲冷哼,冷笑著説道“小子,不想死的話就閉嘴,否則,我一定會殺了你。” 范泰也是非常反感去眼前的這個傢夥,實在是太過討人厭了,不過其卻是沒有搭理他,畢竟其並沒有對自己做太過的事情,所以范泰也是決定不想與他做過多的計較。 “我這是一篇好心,免得你們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徐利也是針尖對麥芒的説道。 “我們的事情不需要你來管。”范泰冷冰冰的説道,然後對著三色貓和錢曼兒説道“你們二人的修為也是到達了元嬰期,雖然還沒有到達五階,不過卻是一大助力,將這些彈藥拿去,先恢復傷勢再説。” “好,既然如此,那麼就大鬧他們一場。”兩個人接過丹藥,紛紛的走進了修煉室,而范婷則是為兩個人佈下了頗為繁瑣和正式的陣紋加以保護。 “徐利,我不管你是什麼人,如果你不想管我的事可以不管,如果讓我在聽到剛才的話,我就不會如同現在這麼客氣了。”范泰送走兩個人之後,提醒道,説的徐利臉紅脖子粗的,卻不敢還嘴,畢竟范泰的威名和戰鬥力絕對都是在他之上的。 范泰的做法可以説是讓德徐利心中生出了記恨之心,不過其現在卻是不敢表達出來分毫。 見到范泰一行人居然真的要與陳家為敵,龍月也是一陣的愁悶,畢竟沒有范泰的話,龍月也是不認為自己能夠一個人離開仙界,回到凡人界,所以其也是不想范泰與三色貓,錢曼兒三人出現意外。 “范道友,那個陳家固然可惡,可是我們卻是太過人單勢薄了,這樣滿目的殺過去,恐怕會吃大虧的。”龍月心平氣和的解釋道。 “哼,就算是那個陳家非常不得了,我也是不在乎,惹到了老子頭上,一定讓她明白,我范泰可不是那麼好惹的。”范泰是一臉的很色,這次陳家屢次對自己出手,這次更是對自己的朋友出手,借此來引誘自己出來,這樣的卑鄙手段是范泰最為痛恨的,所以其也是絕對會出手。 見到范泰心意已決,龍月到嘴邊的話只好再次憋回去,不過這些人動手,其心中卻是一陣的猶豫,畢竟其與那個陳家可是與自己沒有半點的恩怨的,只是,其現在卻是不得不做出選擇,畢竟如果自己袖手旁觀,依照這范泰的性格,自然是不可能在於其一塊回去,可是如果惹怒了那個陳家,恐怕就算是互道凡人界也是無濟於事呀,畢竟一個渡劫期的修士可遠遠不是陳家的敵手。 見到龍月陷入了沉默,范泰也是沒有多説話,而是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氣息,畢竟口上説要將陳家之人幹掉,不過如果準備不足的話,恐怕反而是會被對方幹掉吧。 范泰準備好之後便是帶著龍月和徐利二人離開了洞府,他可不想讓兩個人呆在這裡,如果那個徐利對自己幾人真的圖謀不軌的話,恐怕會在暗中下手的,到那時候就算是龍月再長,事情也會無比的糟糕的。 明白意思的二人並沒有反對,不過在出門後,三個人就分開了,范泰徑直朝著門外跑去,其他二人則是在其前面,先其一步離開了,值得一提的是,在范泰離開的時候,其將自己的一根分身放在了門口,用隱身術將其隱藏了起來,並且打下了一些禁制,更是佈下了幾個不大的警戒的陣法,然後其才離開了。 離開天雲城,范泰來到了那片自己曾經在築基期便是來過的林中,發現此地的修士居然依然非常多,其他種族的也是不少。 “萬族大會早已經結束了,為何還有這麼多的人呢?”范泰非常疑惑,不過卻是沒有現身,依然隱身,慢慢地朝著裏面走去,一路上,通過只言片語的,倒是聽説了一些東西。 “居然整個仙界被截斷了。”范泰無比的吃驚,萬萬沒有想到,仙界之中居然也是出現了一些不得了的東西,將整個仙界四分五裂了,其中最為明顯的就是數塊大陸全部都分開了,彼此之間被一股神秘而強大的力量截斷,就算是大乘起修士不慎墜入其中也會渾身碎骨,形神俱滅的。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范泰無比的驚訝,居然就連大乘期的修士也是不能夠觸碰之,否則只有死路一條,恐怕只有那些仙人才能夠輕易地度過去的。 “什麼,就連傳送陣都失靈了。” 范泰非常的驚訝,要知道,傳送陣可以説是真正的傳送工具,如果連其都被截斷的話,恐怕就真的別困住了,就好像是隆重的野獸,雖然行走的區域是無比的廣闊,可是依然不過是籠中之物。 “什麼,一些不明的生靈出現了。” 范泰真的想踹死眼前的這幾個修飾了,雖然修為不過是築基期而已,可是卻消息靈通,居然知道許多的消息,不過就是説的太過大驚小挂了,什麼事情都要驚呼一場。 “那些生靈與我們仙界的生靈大不相同,沒有血肉,更是沒有實體,好像是能量體,與大修士的元嬰有些相似,不過威力確實奇大無比,就算是大乘期的修士也是敵不過其一擊,據説,又一次,一個生靈不知道為何出現在了天雲大陸的內部,與一群高階修士發生了戰鬥,結果大出意料,超過百名高階修士被那個生靈一瞬間斬殺,這簡直是非議縮地的,要炸掉那些修士可不是我們這樣的築基期的修士,更不是金丹期的修士,最差的修為恐怕也是達到了元嬰期,渡劫期的修士恐怕也有不少,至於大乘期的修士恐怕也不是沒有。” 聽到這些修士的話,范泰也是越來越吃驚了,居然一個人能夠秒殺掉那些多的修士,恐怕其中的渡劫期修士和大乘期修士絕對比外界的人知道的要多得多,一個生靈就如此強大,而且,范泰感覺,這似乎並不是這些傢夥的本體,這些生靈恐怕比自己見到的還要強大,否則,這些生靈早就將整片仙界攻陷了。 繼續朝著裏面走進去,范泰此次的目的並不是這些東西,而是那些陳家之人,可使其走進去了足足數可重的時間也是沒有發現這些人,可是聽三色貓説,每次其晉國便是會遇到這些人,幾乎沒有任何的意外,可是范泰卻是沒有遇到。 “難道是三色貓的身上被下了一些禁制。”范泰如此的猜測到,畢竟其可是不認為那些陳家之人能夠隨時隨地的監視著,不過三色貓也是一名元嬰期的修士,如果想要在其體內神不知鬼不覺的下禁制,可不是那麼容易的,畢竟三色貓的性格可是非常謹慎的,這點范泰倒是從來沒有懷疑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