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玄幻 > 路遊俠客 > 第二十八章 最後的通牒

第二十八章 最後的通牒

感受到那個青年有些敵視的目光,范泰眉頭微皺,看來此人對龍族大公主有著愛慕之心,此次自己的做法恐怕是讓得其誤會了,不過雖然知道,范泰卻是沒有理會,衣褶,如果對方真的找茬的話,豈不會害怕,再加上其對龍族大公主本來就沒有什麼傾慕之心,所以這些煩惱自然而然的就被范泰自動忽略掉了。 你們不該惹我。“范泰森然的説道。 “小子,你儘管高興,我們土狼族的族長已經得到消息了,到時候就是你的死期。”一名修士臨死之前如此説道,而范泰則是渾然沒有在意,畢竟如此這個勢力真的足夠強大的話,那麼就算是自己在如何干凈利索,恐怕也是會被查出來的,畢竟這裡可是獸海島,所以,范泰也是直接誒將其站殺掉。 范泰的雷霆手段可以説是鎮住了所有人,不光是那些土狼人的人,就連大公主等人也是被嚇了一跳,一些在遠處張望的修士更是心中一陣猛跳的離開了這裡。 戰鬥很快就結束了,范泰本想就此離去的,不想一想到龍族大公主也是和自己一起來到這裡的,想來也許從其口中能夠套出來一些東西吧。 “沒想到能夠在這裡遇到故人,在下范泰。”范泰主動和龍族大公主説話島,並沒有一絲的不快或者是仇視。 見到范泰對於自己居然這麼熱情,龍族大公主也是一愣,萬萬沒有想到范泰居然不計前嫌的和自己説話。 “在下乃是龍璇的姐姐——龍月,還請范道友多多指教。”龍族大公主也是溫文爾雅的説道,並沒有失去禮儀。 “不知道此次道友怎麼會惹上這些麻煩的呢?”范泰明知故問的説道。 見到范泰這般裝傻,龍月也是一聲嬌嗔,不過依然很認真的回答道;“本來這個土狼在當初的時候還幫過我一些忙得,他們是土狼族中一個不大不小的族群,實力也稱得上是不錯,因為行事歹毒,所以敵人也是不少,許多勢力都是非常懼怕他們。” “當初,我來到仙界之後也是非常的吃驚,沒有想到自己居然來到了傳説中的仙界,開始的時候還是非常的忐忑的,擔心自己跌實力無法在仙界立足,不過在一段時間後卻是發現,這裡也是有著普通人,除了地域太大以外,其他的就沒有任何的區別了。那時候的我只不過是一名金丹期的修士,不小心走盡了土狼族的領地,遇到了一些殘暴的土狼,想要多我們發動攻擊,那時候的我不過是金丹期的修士罷了,怎麼可能是他們的對手呢,被他們俘虜之後,這些人便是想要存息你侮辱我。” 説道這裡的時候,龍族大公主一臉的紅潤,是個男人便是明白這些土狼想要做什麼。 “不過這時候那個雙頭土狼卻是出現了,他也不告訴他的名字,只是説他是土狼族的少主,所以其也是頗為的囂張,很快就將我從那些土狼的手中解救了下來,本以為脫困的我卻是發現這個雙頭土狼與那些土狼根本就沒有兩樣,也是想要佔有我,只是其是在明裏追求,暗裏逼迫與我,一心想讓我嫁給他,可是我怎麼可能嫁給他,一直在拖延,就在前幾日,其終於是給了我最後的通牒,如果不嫁給他的話,其就會將我殺掉,我在拖延他一下之後,便是與這些修士一起離開。” 龍月之後身後的那些人説道,然後指著那些年輕人説道“這位是徐利道友,乃是一名散修,這位是范泰道友。” 聽到龍月的介紹,那個徐利也是露出了笑容,和善的對著范泰説道“范道友,久仰大名了。” “那是什麼大名,不過是一些虛名罷了。”范泰不在意的説道。“不知道道友下面要去何處呢?” “我本來是想與龍月公主一起離開仙界的,沒想到在這裡遇到范道友,不著調范道友要去何方呢,想來著仙界如此之大,正合適您這樣的修士闖蕩的。”徐利皮笑肉不笑的説道。 哼,聽到徐利的話,范泰心中冷哼,居然給自己下軟套子,不過其可是不吃這一套。 “我也想回凡人界呢。”范泰如此説道,毫不理會臉色難看的徐利。 “這位范道友也是和我一樣從凡人界上來的。”徐利對自己有恩,龍月便是從中解釋道,不想兩個人鬧得太僵。 “什麼,原來范道友也是從下界上來的呀。”徐利突然故作吃驚的説道。 見到對方如此,范泰也是懶得搭理對方,反而是對著龍月説道“此次回去,我是專門為了你的妹妹回去的。“ “什麼,龍璇?“龍月花容失色,萬萬沒有想到范泰居然會有如此一説。“不知道范道友與小妹之間有什麼瓜葛呢?” 見到龍月突然緊張的樣子,范泰也是一笑的説道“她的傷勢向來也是脫不了許久了,我在仙界的敵人太多了,還是去凡人界比較好。” 聽到范泰的話,龍月才釋然的説道“算算時間的確是差不多了,龍璇她被沙鄂前輩所傷,想來的確是需要范道友出手的。” “只是你知道如何下界嗎?”突然,龍月有些遲疑的問道。 聽到龍月的話,范泰才露出了呻吟之色,然後才説道“我要去找我的同伴,先去一次天雲大陸,然後準備去黃金龍的領地,唯有如此才能離開。” 聽到黃金龍三個字,龍月才露出了擔憂之色的説道“那個黃金龍的實力不可揣測,就算是我們一起上也是毫無勝算,這樣回去的話,會不會太過唐突了。” “你想如何回去,隨你,我要先去天雲大陸了。”范泰扔下一句話,轉身就飛走了,而龍月在遲疑一段時間後則是跟了上去,至於那個徐利在咬牙之後也是跟了上去,畢竟其目標只是龍月,至於其他的則是次要的。、 三個人前後飛行了數個時辰之久才來到了傳送陣,然後甩出一些靈石就直接傳送到了天雲城,此時的天雲城依然如同先前那般的熱鬧和繁華,不過范泰卻是無心理這些,而是朝著一個地方快速的激射而去,如果其沒有記錯的話,三色貓以及錢曼兒會在洞府中等候自己,而龍月與徐利二人則是在後面緊緊的跟著,三個人的這般舉動自然是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不過范泰卻是毫不在意,一心前進。 “哦,那個小子居然又回來了。”在一座高塔之中,一個老人有些意外的説道,然後對著跪倒在下面的那名修士命令道“無妨,我們現在的主要任務是將灰袍抓到,其餘的事情可以先放一放。’ “是。“那個修士應聲而退。 “沒想到其居然沒死,看來是在上次的天劫中得到了天大的好處。” 很快,范泰就來到了洞府之外,一道神念打進去,等待著裏面的人傳出消息。 很快,府門就打開了,走出來的赫然是三色貓和錢曼兒,只不過此時的二人卻是顯得精疲力竭,一副受傷泊中的樣子。 “怎麼回事?”范泰皺著眉頭,沉聲問道。 見到居然是范泰,三色貓與錢曼兒都是露出了喜色,那一日,范泰的表現太過驚人了,後面的天劫更是嚇死了人,所以,學儘管心中對范泰有信心,也是不認為范泰能夠在那樣的天劫中活下來的可能性有多大,此時見到范泰居然毫發無損的站到了這裡,心中自然是喜悅萬分了。 “沒想到你真的沒死。“三色貓錘了一下後者,面漏喜色的説道,錢曼兒也是在一旁高興不濟。 “你們兩個人怎麼瘦了這麼重的傷?“范泰察覺到兩個人的體內的靈力可以説是非常的虛弱,而且經脈也是非常的紊亂。 “一言難盡呀,先將幾位道友請進來吧。“親曼兒面漏愁容的説道。 見到錢曼兒如此,范泰自然是直接步入了其中,然後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然後將所有人打斷道“快説,怎麼回事?“ 見到范泰如此的憤怒,三色貓才苦笑著説道“其實,那日你走了之後,我二人便是準備在此地等你回來,等你十年,如果你還不回來的話,那麼我們兩個人就會離開這裡。“ 三色貓也是坐在了一個椅子上解釋道“誰想一次出城去捕捉魔獸,不想遇到了陳家的人,這些人非常的囂張,依仗著有一名渡劫期的修士坐鎮,想要將曼兒搶回去,我們二人拼死逃了出來,本以為事情就這麼玩了,不想,這些人日日夜夜的瞪著我二人,完全沒有離開的意思,甚至還會進行一些偷襲,害的我二人也是受了不輕的傷勢,上次的時候,為了賺取靈石不得不再次出城,恰巧被那些陳家之人碰到,我們大打出手,肯定不是他們的對手,被他們打成了重傷,只是他們也不傻我們,任憑我們離開,開始的時候我們還有點疑惑,後來才發現,他們是為了引你出來,所以才會放我們離開的。“ “陳家,你們這幫混蛋。’ 聽到居然又是陳家之人出手,范泰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意,惡狠狠的吼道,而龍月二人則是一臉的茫然之色。 “算啦,既然你回來了,那麼我們就從傳送陣離開,只要糊掉了凡人界,他們就再也找不到我們了。”見到范泰如此動怒,擔心范泰做傻事,所以出言安慰道,畢竟其可視見識到了陳家的強大,絕對不是他們三人能夠抗衡的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