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玄幻 > 路遊俠客 > 第二十六章 兇狠煞氣

第二十六章 兇狠煞氣

“這可真是一個糟糕的消息,你帶我去有什麼用呢,要炸掉我可是連你都打不過的,恐怕你的本體會比你更加的強大吧。”范泰面漏苦笑的説道。 “不必與他正面抗爭,我們的機會只有一次,就是在他沉睡的時候動手,他與我分離了這麼長時間,早已經有了自己的思想,所以恐怕不是三言兩語能夠解決了,保險起見,直接將其吞噬掉。”醜杜莎冷冰冰的樹洞奧。 聽到醜杜莎的話,范泰心中可謂是無比的後悔,沒有想到眼前的這個女人可能比想像中的還要兇狠。 “怎麼做。” 范泰問道。 “路上我會告訴你的。”醜杜莎冷笑著樹洞奧。 跟著醜杜莎,范泰進入了一個洞穴之中,這也是范泰先前見到過的一個洞穴,本以為這不過是一個普通的洞穴罷了,沒有想到其居然非常的深,兩個人一路走下去,居然耗費了半個時辰的時間。 “一般的蛇都喜歡陰性環境,我也不例外,所以,這下面其實是群毆的墳墓。”醜杜莎突然如此的説道“只要稍微進入一些熱流,我的本體便是會發現我們,所以要帶上這個。” 説著,醜杜莎扔給了范泰一個冰球。 “時間有限,是一個法器,能夠隔絕你的熱流,這樣就能夠免除被其發現的可能了。”醜杜莎解釋道,同時將那個冰球放到了自己的嘴中,范泰則是有樣學樣。 “到了下面,我們所需要做的就是將其元嬰擊碎。”醜杜莎冷冷的説道“只有消滅了本體的自主意識,我才能入駐其中,否則,誰被誰吞噬還不好説呢。” “我需要做什麼?”范泰對醜杜莎的事情不是很感興趣,直接問道。 “你只要用你身上的仙物將其控制住就可以了。”醜杜莎的話讓的范泰一下子就警惕了起來,一臉謹慎的盯著醜杜莎。 “不必這樣看我,上次我就有所察覺了,只不過這次肯定罷了。”醜杜莎解釋道“如果我想搶你的寶物,你想跑也跑不掉的,不過我對那種關東西沒興趣,我只需要得到自己的力量即可。” 醜杜莎的話雖然讓范泰放下了一些新,可是范泰心中依然非常的擔心,畢竟兩個人的實力相差太多了,如果對方真的不懷好意的話,恐怕范泰下一刻就會被打的形神俱滅吧。 “本王説話算數。”醜杜莎冷冰冰的樹洞奧。 折掉自己沒有其他選擇,范泰也只能選擇相信面前的醜杜莎了,不過心中卻是無比的小心謹慎,防備醜杜莎突然出手。 兩個人足足朝著下面飛行了數個時辰,才停了下來。 定眼一看,范泰發現這裡居然是一個階段的湖泊,湖中央有一顆巨大的頭顱露出了水面,雖然是卻在沉睡者,可是卻散發出了無數的煞氣,非常的兇狠。 “動手。” 一進來,醜杜莎對就對著范泰傳音道,後者一陣翻轉,手中不斷的結印,仙人淚以一種很快的速度在不斷的擴張著,而醜杜莎則是不斷的接觸手印,隔絕了仙人淚的氣息。 見到醜杜莎如同容易的模樣,范泰也是不再客氣,加快了催發仙人淚的速度,越來越快,到最後的時候,已經佔據了絕大部分空間。 喝,見到數量足夠了,醜杜莎一聲低喝,身形一下子就消失了,強大的神識與靈力一通爆發,對著那顆巨大的頭顱就爆發而去,而范泰則是將無數的仙人淚扔到了湖中,將那顆階段的頭顱徹底的湮滅了。 吼,巨大的透漏發出了驚天的吼聲,無比的憤怒,沒有想到居然有人能夠瞞過自己的神識而跑到這裡來。 巨大的頭顱不斷的舞動著,撞擊著周圍的仙人淚,可是仙人淚看似柔軟卻是無比的堅硬,看似堅硬卻是充滿了韌性,就算是大蛇無比的威武,力道遠超其他的魔獸,也是難以將那些仙人淚掙脫掉。 ‘轟,巨大的光芒不斷的閃爍,那是醜杜莎與其本體的戰鬥,越來越激烈,光芒也是越來越強盛,到得最後的時候,居然演變成了一隻太陽。 我還是離遠點比較好,范泰心中如此想到,畢竟自己所能夠做的就這些,其雖然答應了醜杜莎,不過卻不會不顧自己的姓名出手的,只會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出售,這是范泰的底線。 裏面的戰鬥非常的激烈,不斷的傳出來階段的靈力波動,顯然雖然醜杜莎佔據了主動和山峰,額可是依然難以在短時間內將其拿下。 “算我幫你一次。”范泰心中如此想到,身形卻是湮滅在了仙人淚之中,朝著戰鬥的中心飛去。 祭出殺劍,范泰知道自己的機會只有一次,如果不能命中,那麼只能遠遠的退卻,否則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死亡。 范泰心中如此想到,摸到了戰鬥的中心,在這裡,兩個強大的傢夥已經展開了激烈的戰鬥,誒依照都是想要取掉對方的性命,可是奈何兩個人的實力相差不多,誰也奈何不了誰。 此時的醜杜莎的本體已經變成了一隻迷你的小蛇,那是他的神識,其上面散發的氣息無比的強大,比醜杜莎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只不過此時卻是受了一些不輕的傷勢,反而是被醜杜莎壓著打。 “你這個卑鄙的傢夥,我一定要將你碎屍萬段。”那個小蛇不斷的叫囂著,而醜杜莎則是面帶冷笑的不斷的出手。 呼,一道白森森的殺劍直接落到了小蛇的頭上,這是醜杜莎與范泰一起算計的結果,就是想要讓的後者分心,同時醜杜莎也是被其擊中了一記,不過卻是影響不大。 “是誰?”被擊中的小蛇一下子就鎖定了范泰,想要出手將其擊殺,因為在方才的攻擊中其察覺到了法則的存在,雖然是破碎的,可是其卻是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傷勢也是一下子加重了許多。 被小蛇盯住,范泰感覺自己仿佛如墜冰窟,心中無比的森然,感覺非常的可怕,心中也是出現了短暫的停頓。 “你我的恩怨就此結束。” 短暫的停頓之後,理應也是瞬間反應了過來,方才如果不是醜杜莎將那條小蛇纏住的話,恐怕,現在的范泰已經變成了一具屍體了,當下其也是毫不猶豫地喊道。 范泰的聲音從很遠的地方傳出來,只是已經與小蛇糾纏到一起的醜杜莎卻是沒有時間去管這個,心中默默的嘆了一口氣,只能在心中無奈的將眼前的這個男人送走,這個自己醒來之後第一眼便是見到的男人。 離開蛇島,范泰朝著獸海島飛去,儘管陳家之人很有可能在等著自己,不過范泰卻是毫不在乎,畢竟陳家之人肯定也絕對不是那種渡劫期修士滿街跑的家族,否則的話,范泰現在已經死了一百多次了。 飛行了數日的時間,范泰最終才到達獸海島,臉上無比的高興,因為在這裡,其見到了一個熟人,不是別人,居然是龍族的大公主,此時的後者與一群修士站在一起,與另外的一群修士正在對峙著。 與龍族公主對峙的一群修士是一群面目可憎的狼族,這為首的是一個頂著兩個榔頭的傢夥,此時正面漏淫色的盯著龍族大公主。 “我説小妞,你跟我走不是正好嗎?現在凡人界與仙界練到一起了,你回去又有什麼前途呢,難道你以為一個渡劫期的老龍就能夠保護得了你嗎,還是來我們土狼族吧,到時候,讓你爽的不能再爽。” 兩個頭的土狼淫穢不堪的説道。 “不要臉,就算是我死了也不會和你們一起走的。”龍族大公主冰冷的説道,其身後的那些修士也是一個個的露出了憤怒的神色,只是這些人卻並不是當初見到那些人的時候,范泰見到的那些修士,也就是説,眼前的這些人並不是龍族的人。 “笑話,我土狼族可是有著大乘期的修士存在,豈是你能理解的,上,給我抓住他。”土狼嘿嘿一笑的説道,其身後則是出現了梳頭強大的土狼,看那氣息,明顯的是達到了元嬰期的修為,而反觀龍族大公主這邊則是只有著兩個元嬰期的修士,大公主赫然是其中的一個。 “上次的時候其似乎還沒有達到元嬰期吧。”對於龍族大公主的進階速度,范泰也是一陣的驚訝,畢竟自己能夠如此之快的進階,與自己的一些機遇是由很大關係的,沒想到龍族大公主的速度確實絲毫不比自己慢多少。 龍族公主也是無比的驚怒,本想來到獸海島尋找一下自己的同類的,不想卻遇到了這些傢夥,強加追求行不通之後居然選擇了強取豪奪,可是偏偏自己這邊的實力還不如對面的實力強,唯一的辦法就是離開這裡,只是著土狼族的實力卻是非同小可,就算是在魔獸家族中也是破位的不錯,所以,龍族公主一時間居然拿不下主意了。 “不知道這裡怎麼這麼臭呢?”這時候,范泰陰陽怪氣的説道,一邊挖鼻孔,一邊做出噁心的樣子。 “我説怎麼這麼臭呢,居然是一群臭狼。” 看到那些土狼,范泰做出了誇張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