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玄幻 > 路遊俠客 > 第二十五章 怒極反笑

第二十五章 怒極反笑

這些漩渦不斷的旋轉著,遊得快,有的慢,雖然速度不盡相同,可是卻是都是吸收著天地靈氣,無盡的天地靈氣不斷的進入范泰的身體之內,讓德范泰的氣息居然達到了一個異常恐怖的地步。 轟隆隆,天上的黑雲迅速的集結而成,范泰知道自己時間不多了,沒想到在這個節骨眼上突破了,大陣以及丹藥都還沒有準備好,范泰的心中出現了一絲的焦急,不過,天上的黑雲雖然在不斷的滾動,可是卻並沒有直接落下去,倒是在不斷的聚集著能量。所以倒是給了范泰一線突破的機會。 范泰從修煉中醒來,去除各種的材料以及陣眼石,按照凝靈聚仙的書籍上記載的,擺出凝靈聚仙大陣,前前後後足足耗費了兩個時辰之多,與此同時,范泰也是將一大把的丹藥不要命的吞到了自己的肚中,同時將一些有助於突破的丹藥也是吞到了自己的肚中,雖然自己已經進階在即,可是范泰卻是不想功虧一簣,畢竟殺體如果進階失敗的話,那麼恐怕以後在想要進階的話恐怕苦難就太大了。范泰準備妥當之後立刻就在此進入到了修煉之中,他知道只要一個不慎,自己就會遭受到毀滅性的攻擊,而且天劫雖然一直在繼續著范泰,可是卻沒有落下來,范泰知道恐怕是自己的境界無意間觸碰到了元嬰期的門開,可是卻並沒有真正的踏入元嬰期,所以才會將天劫惹來,可是偏偏卻沒有落下來,不過看其樣子,仿佛在不斷的聚集著力量,如果真的是這般的話,恐怕拖得時間越久越不利。 范泰一身的冷汗,不斷的領悟著元嬰期的境界,想要踏足其中,可是元嬰期的境界雖然就在裏面的面前,偏偏卻沒有一點的頭緒,害的范泰只能無奈的看著空中的天劫的能量越來越多。 一日之後,范泰終於是靠著那些丹藥領悟到了元嬰期的境界,而天上的天劫的能量也是聚集到了一個可怕的地步,此時出現了一些騷動,時而會落下一些較小的閃電,不過卻是消失在空中,而范泰身上的氣息也是在這一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變得越發的強大了,那是一種本質上的改變,滔天的靈力沖天而起,不斷的挑釁著天劫。 在短暫的時間之後,天劫終於也是忍不住了,咔哧一聲的落下了一道巨大的閃電,直接擊向了范泰,不過在其碰到范泰之前卻是被一層光罩攔了下來。 見到自己一擊未果,天劫也是非常的震怒,不斷的翻滾著,異常的暴躁,轟隆隆的,一道道的閃電也是不斷的落下,朝著范泰直接飛去,毫不留情,與此同時,范泰也是發生了變化,手中的殺劍直接出現,遙指天空,氣衝雲霄。 殺劍之上蘊含著無數的殺氣,非常的微風咧咧,充滿了一股肅殺的傲然氣息。 “想要我的性命,來吧。” 范泰的殺劍威力無窮,法則碎片已經被范泰徹底的煉化了,與天劫再也沒有一絲的瓜葛,就算是那些天劫想要調動也是沒有半點的可能,這也是為何范泰會用處殺劍的原因。 轟,被范泰挑釁,天劫怎麼會善罷甘休,一陣的黑雲翻滾,直接落下了一道水桶粗的閃電,然後有落下了足以將元嬰期修士直接抹殺掉的天劫,這讓的范泰一下子就遲到了苦頭,可是范泰卻是怒極反笑,大肆的嘲笑著天劫。 “你這個不是東西的玩意,難道就這點能耐嗎?” 天劫轟隆隆的不斷的落下閃電,同時也是數道不同顏色的閃電也是一起落下,狠狠的披在了范泰的身上,直將范泰劈的皮開肉綻,不過范泰卻是渾然不在意,冷冰冰的盯著空中,他知道這不過是開始罷了,後面會有這更為可怕的天劫降臨,那才是真正的考驗。 藍色閃電不斷的落下,青色閃電更是數不勝數,想當初的時候,楚陽去見出過的老祖宗的時候,遇到的大陣可是一個渡劫期的修士製作的大陣,那時的威力便是讓的楚陽險些死在裏面,可見威力絕對不是非同凡響的。 青色閃電不斷的落下,范泰的身上出現了一道道的細微的傷痕,然後一道道的乳白色的閃電更是一齊落下,直接將范泰劈的摔倒在了地下。 “這天劫的能量居然這麼大。’ 范泰吐出了一口鮮血,一口吐在了地上,然後再次舉起殺劍,不斷的揮舞,直指蒼穹,滔天的戰役不斷的沖天而起,將那些閃電全部都斬斷,大嘴一張,一口將那些閃電全部都吞了下去,無比的霸道。 這個天劫,范泰足足度過了一天有餘,到得最後的時候,一道足足可以毀天滅地的閃電緩慢的落了下去,范泰一下子變成了一隊爛泥。 接下來就是無數道的閃電,范泰朝天仰望,本來已經強橫起來的氣息卻是再度的萎靡了下去。 無數的閃電落下,范泰被徹底的湮滅在了其中,只是范泰本來已經萎迷的氣息在這一刻卻是突然暴長了起來,鋪天蓋地,席捲著周圍的一切,無數的海獸遭了殃,一些離地稍近的海獸甚至被直接卷了進去被撕碎成了血塊,漫天的血液不斷的飛舞.被狂風一下子就吞噬了下去,化為了虛無,仿佛跟本就沒有存在過一般。 范泰的舉動可以説是異常的浩大,將周圍的仙氣全部都抽空了,與數年前的時候有著異曲同功之妙,許多海獸都是被范泰在一瞬間就吸幹了仙氣,雖然還未死,可是卻變成了一隻普通的野獸,沒有數十乃至數百年的苦修是一點回來的可能性都沒有了,那些發現自己突然失去了法力的海獸再也控制不住,發了狂的朝著范泰那邊游過去.一副悲壯求死得模樣。 “哼。”一聲冷哼聲傳遍這片海域,發出這聲冷哼的不是別人,正是那已經渡劫成功的范泰,此時的後者的身體之上的漩渦比之前的時候還要大上幾分,顯的更加的恐怖,大量的仙氣都是順著那些漩渦慣入到了范泰的體內,化作一道道彩線,一條條彩線與那些漩渦聯接到一起,好象是一多盛開得花朵,顯得非常的美麗,可是卻觸之即死,那些海獸狀若顛狂?怒吼著,嘶叫著,可是卻不敢再上前一步。就在剛才,一些憤怒到極點的海獸瘋狂的朝著范范泰涌去,那股氣勢當真是嚇死人呀,可是就是這樣的海獸卻是被范泰一瞬間就蒸發掉了,有了這種前車之鑒,那些海獸哪還敢再次上前呀,全部都退到了遠遠的地方,驚恐而又憤怒的朝著這邊看著。 范泰懸浮在空中,先前的天劫帶來的一些損傷都是在這一刻盡數復原了,同時,范泰的氣息也是在不斷的攀升,到得最後的時候,巨大攀升到了一顆非常可怕的地步。 “這就是元嬰期的感覺嗎?”范泰心中一陣慨嘆,無比的喜悅,比自己在金丹期的時候要強大得多,只不過先前的那些心劫卻是無比的可怕,居然利用了自己在凡人界的記憶,同時全屬性的靈力與殺氣帶來的影響,范泰知道還沒有消失,反而是越來越強烈了,因為先前的天劫之中居然出現了些許的殺伐之氣,不過在後面卻是突然消失了。 “龍族小公主——龍璇,看來我有必要返回人間界了,要不然這個小丫頭恐怕真的要死了。” 先前的心劫之中赫然出現了她,楚楚可憐,險些讓德范泰心神失守,而且在最後的時候,居然出現了一個白人,什麼都看不清楚,甚至連男女都分辨不出來,可是其卻是冒出來了一句話。 “全屬性靈力與殺體的天劫日後自會奉還。” 顯而易見,這次之所以這麼容易能夠進階,很明顯與這個人有關係,看來日後的時候恐怕少補了雷劈了。 相通這些,范泰朝著蛇島飛去,掐指一算。時間已經過去的差不多了,只是依然未曾見到那個醜杜莎出現。 “沒想到你居然這個時候進階了,雖然很意外,不過對我們此次卻是有著天大的幫助。” 就在范泰傳音之後的一刻鐘之內,醜杜莎出現了,比之先前的時候居然要好上了許多,皮膚與相貌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你為何不用變化之術將其遮掩呢?”范泰詫異地問道。 “哼,相貌不過是衣服臭皮囊罷了,我嚮往的是實力,而不是這幅臭皮囊,就算是再怎麼難看也是無所謂的。”醜杜莎冷冷的説道“而且在成為美杜莎之前,我是不可能變幻容貌的,這是被一股神秘的力量詛咒的,現在的我可沒有那個力量去將之解開。” “隨你便把,我們要走了嗎?”范泰平靜的問道。 “沒錯。”醜杜莎冷峻的樹洞奧。“這個地方離我們很近,就在蛇島之下,所以不需要多久便是能夠到達。” 咦,聽到所要去的地方居然就在蛇島之下,范泰有些意外,然後才有些肯定的問道“不會是你的本體在這座蛇島之下吧?” “沒錯。”醜杜莎沒有任何的隱瞞,直接點頭承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