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玄幻 > 路遊俠客 > 第二十四章 渡劫期的修士

第二十四章 渡劫期的修士

見到范泰這般,醜杜莎也是沒有任何的意外,因為二人的確是生死大地,此時能夠站在這裡説話,只因為醜杜莎對於范泰的確是有事相求。 “哼,殺你有的找這些嗎?”醜杜莎非常自信的樹洞奧,而范泰也是理解的點了點頭的問道“你所謂的有事相求指的是什麼?” 望著范泰那小心翼翼的神色,醜杜莎一字一頓的説道“我需要借助你的力量,此事雖然難度頗大,不過只要準備充足卻是十拿九穩的。” “什麼事?”范泰也是沒有一口答應下來的問道。 “你只需要説答不答應即可,我是不會告訴一個外人的。”醜杜莎冷笑著説道。 “好。”范泰一口答應了下來,畢竟自己也著實唄深厚的這些傢夥逼得無路可走了,事後要是死了只能怪自己不小心,如果現在就死了的話那麼就太不值了。 “好,不過,在這段時間內你不可以離開蛇島,因為我隨時可能需要你。”醜杜莎這樣子説道。 “如果你要我等上百年,我當如何?“范泰也是反駁道。 “不出一個月。“醜杜莎保證的説道。 “好,我便等到有一個月。”范泰直接説道。 見到范泰答應了下來,醜杜莎也是露出了非常難看的笑容,然後便是冷冷的盯著范泰出現的方向。 那片海域之上,一團黑雲翻滾出現,開始的時候只有一點一滴,可是很快就變成了一片,而後整片海域都被遮擋了起來,與此同時,黑雲一陣的翻滾,裏面居然出現了幾個修士,范泰定眼一看,發現居然是陳明幾人,陳立與陳辰赫然也在其中。 見到范泰,陳明等人面露冷笑,不過當看到醜杜莎之後,陳立與陳辰卻是眉頭皺了起來。 “給我殺了他。” 陳明自小便是驕橫慣了,就算是見到醜杜莎實力不凡,其也是沒有放在心中,畢竟在其看來,醜杜莎不過是一個人而已,自己身邊可是跟著兩名元嬰期高階修士的強者,豈可不認識醜杜莎是一個渡劫期的強者,而且他也不認為一個修士就敢於陳家動手。 “道友,我們是陳家的人,還請道友不要插手。” 那些修士超前掠去,嘴中非常傲慢的樹洞奧,絲毫沒有將醜杜莎放在心中。 哼,見到這些人居然如此,醜杜莎也是怒極反笑,沒想到這些人腳軟如此的可笑,渾然未將自己當回事。 那些修士冷笑著便是朝著范泰飛去,而范泰則是一臉可憐你的看著他們,畢竟他可是知道醜杜莎是多麼的可怕。 見到這些人如此的無視自己,醜杜莎也是一陣陣的冷笑,沒有想到自己才出現就被這些無視了,這讓的醜杜莎在憤怒的同時也是無比的好笑。 探出一隻滑嫩的小手,也不見醜杜莎如何的動作,一握拳,一個巨大的手掌就出現了,將其徹底的捏成了粉碎,只有幾個元嬰漂浮在空中,幾個元嬰非常的驚恐,沒想到醜杜莎如此的強大,只是一下便是將幾個人擊敗,同時更為可怕的事情發生了,醜杜莎的小嘴一張,吐出了一到漩渦,將空中的血霧和元嬰一口吞到了自己的嘴中,一陣咀嚼就吐到了肚中,露出了森然的牙齒,冷冰冰的看著陳明等人。 “什麼,渡劫期的修士。” 陳立與陳辰畢竟是元嬰期高階的修士,一眼就看出了醜杜莎的身份,當下便是驚呼出聲。 聽到兩個人的呼聲,陳明也是露出了難堪之色,渡劫期的修士就算是在陳家之中也不是那麼多的,更何況,醜杜莎是一個閒雲野鶴的渡劫期修士,所以,陳明也是擔心對方如果真的找自己的麻煩的話,恐怕陳家是不會為了自己耗費這麼大的氣力吧。 “沒想到在這裡遇到了前輩,還請前輩恕罪。”陳立立刻出言求饒道,只是醜杜莎是何許人也,怎麼可能因為這麼一句話就饒了對方呢,一聲冷哼,身形就消失了。 “快走,保護少主離開這裡。” 陳辰大喝道,渡劫期的修士絕對不是數量能夠比擬的,只有進入到渡劫期修士才能夠領悟到一些東西,與元嬰期的修士有著天壤之別。 “哼,難道嘲笑了本王之後還想離開嗎,本王最痛恨別人嘲笑我的樣貌了。” 醜杜莎殺機畢露,沒有任何一點的猶豫,準備痛下殺手,在其看來,所謂的陳家什麼都不是,素來殺伐果斷的她可是從來不受這些約束的,更是不會被這些東西嚇到。 黑雲一陣翻滾,那些靈蟲一陣陣的嗡嗡地叫,發出了一種震人心魂的聲波,不過卻是無比的微弱,但是數百萬隻靈蟲一起震動卻是讓德這種震動無限大化了,所以就算是醜杜莎都是受到了一絲影響。 哼,黑雲一陣翻滾就沉入了海底,而醜杜莎則是停在了原地,吐出了一口鮮血,然後才對著范泰説道 “上次與你戰鬥的時候便是留下了這些傷勢,雖然不是被你所傷,可是卻是因為與你的戰鬥引起的,所以你最好還是幫我,免得會在以後的天劫的時候死在心劫中。 “看來,那時候的你的確是虛弱無比,難怪我能從你手中溜走。”范泰也是感覺無比的震驚和幸運,沒有想到那時候的醜杜莎的實力居然都是杜鵑誒其了,被自己逃走了還真是幸運的很。 “沒有想的那麼好,那時候的我的確是元嬰期罷了,只是因為持續的成長才進階到渡劫期的,只不過卻因為胡亂戰鬥傷了元氣,所以才會受傷。”醜杜莎一臉冷笑的看著范泰説道,説的范泰抓耳撓腮,居然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色。 “小子,你不要在我面前裝蒜了,我知道你是一個猥瑣至極的傢夥就算是遇到再難堪的事情也不會如此的,所以不要在如此了。”醜杜莎冷冰冰的樹洞奧。 “沒想到,你還真是了解我。”范泰也是猥瑣一笑的説道,完全沒有在乎。 見到范泰如此,醜杜莎的心中卻是閃過了一絲一樣,一往無前,獨行天下,看似放浪不羈,無拘無束,實際上卻是非常的有擔當感。 “當年你為了我死了,如今我便是將你復活。” 醜杜莎面嘍癡迷之色,朝著前面飛去,而麗影則是留在了原地,他知道如果醜杜莎真的想出手的話,就算是自己也是不能倖免,畢竟二者的境界差了太多,就算是靈力上差不多,可是戰鬥起來卻是完全不是一個等級上的。 見到醜杜莎將陳明等人驚退,范泰也是一陣喜悅,只是見到醜杜莎的實力過分的高強的時候,其心中又起了擔憂之心,擔心醜杜莎如果真的對自己不利的話,那麼就算是自己也是沒有任何機會能夠將之戰勝並且安全離開的,所以,其現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在這段補償的時間內快點突破,突破到元嬰期,只有這樣才能真正的保存自己,最起碼在逃跑的速度和自己的隱身術之上都會突破不少。 想明白這些,范泰便是盤膝而坐,身體一下子就出現了一個漩渦,將周圍的仙氣一下子就吸到了自己的體內,周圍數千里之內的仙氣居然被范泰一下子抽空了,這樣的速度可謂是恐怖,恐怖到了極點。 “你給我滾到憋得地方去。”醜杜莎憤怒的聲音響起,沒有想到范泰居然是一個“大胃王”,一下子就將周圍的仙氣抽空了,只是就連他自己也是無比的詫異,朝著遠處飛去,畢竟自己雖然是全屬性靈力,可是他可不是認為自己能夠撐得下如此之多的靈力,如果這麼多的靈力卻是是進入自己的身體的話,那麼可能就只有一個了,自己要進階了。 一想到自己快要進階了,范泰就無比的興奮,因為飛翔一隻是其心中的夢想,就好像我現在的夢想是能夠成為一個大神,在我得知自己成為一名大神的時候的那種興奮心情恐怕真的是無法言語的,就如同我追求到了我一隻喜歡的女孩一樣,感覺非常的強烈,當然了,二者是不可同日而語的,只是一個比較,回到正題。 范泰不斷的吞噬者周圍的仙氣,就連海下的那些仙氣也是被其吞到了自己的肚中,那些海獸以及周圍的一些強大的魔獸都是一陣的驚恐和憤怒,不斷的發出憤怒的吼聲,只是著周圍是醜杜莎的天下,所以就算是范泰再次胡作非為,那些海獸和魔獸也是不敢放肆,擔心被醜杜莎平白無故的殺掉。 范泰吸收仙氣的速度可以稱得上是恐怖,因為周圍的仙氣只是這麼一點時間就被范泰用掉了十之七八,這樣的速度實在是過於可怕了,所以一些海獸擔心又是前幾年的那種情況,所以也是朝著遠處快點的逃去,一點留戀的意思都沒有。 范泰的靈力不斷的進入到身體之內,如同就喊逢甘露的大地不斷的吸允著那些靈力,近乎貪婪,魚刺同時,無數的漩渦也是出現在范泰的身體各處,原來的時候只是最終的漩渦,到得現在卻是出現了數量極多的漩渦,身體各處都是,手臂上,腿上,胸上,腦袋上,甚至在范泰的腦海以及神識上也是出現了一個漩渦,數量加在一起足足有數十個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