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玄幻 > 路遊俠客 > 第二十三章 輕鬆如意的操控

第二十三章 輕鬆如意的操控

“陳明,不認識。”范泰非常不給面子的説道,而那陳明聽到高范泰的話,臉色一下子就陰沉了下來,一旁的陳立立刻冷言呵斥道 “小子,你別不知死活,我家少主雖然不是陳家家主一脈,可是卻是陳家的五大嫡系之一,地位尊貴無比,今日,少主能和你這樣低等的修士説話已經是萬般凱恩了,你不要不識好歹。” 聽到陳立的話,范泰也是一聲冷哼,然後嘲諷地説道“小爺不會與一條狗説話的。” “你這個小雜種。” 陳立怒不可遏,沒有想到范泰居然膽敢如此羞辱他,這讓的他非常的暴怒,想要上前擊殺范泰,不過理智卻是告訴他這樣是不行的。 “小子,你不要不知好歹,識時務者為俊傑,我陳家勢力之大不是你這等修士能夠明白的,等到你明白那一刻就是你的死期了。”陳明森然的説道,森白的牙齒毫不猶豫的外漏,顯得無比的猙獰。 得知眼前只認得身份居然是陳家的嫡系的少主,范泰也是一陣犯嘀咕,畢竟如果眼前之人的身份是真的的話,那麼范泰便是有著機會擒住一個陳家非常重要的人,至於所謂的識相的話,可是卻是一點都沒有聽進去,那不過是騙小孩子的話罷了,根本就沒有可能的。 看到范泰陷入了沉默,陳明以為范泰確實是動心了呢,所以也是立刻追説道“道友不必擔心,只要你交出那個隱身術,那麼我們便是可以包你週全,絕不會再有人敢對你出手了。” “抱你嗎去吧。” 范泰突然惡狠狠的報了一句粗口,然後便是朝著這邊發出了一道劍芒,只不過卻是被那些蟲子攔了下來,雖然這些蟲子實力不強,可是數量卻是巨大,所以裏ing就算是斬殺了數千隻,對於整個群體而言卻是絲毫影響沒有。 “殺了他。” 陳明的耐心也是終於耗盡,不想再與范泰墨跡了,直接誒下達了誅殺的命令。 隨著陳明的一聲令下,那些靈蟲嗡嗡的便是朝著范泰所在的海域飛去,而那片黑雲也是不斷的落下閃電,劈裏啪啦的,不斷的追著范泰劈下去,而麗影則是一頭扎進了海下,然後就不再出來的,反而是對著那海下的防禦比一陣猛烈的攻擊,轟隆隆的,殺劍不斷的砍在防禦壁上,讓的防禦壁很快就出現了一絲的裂痕,只是這個裂痕還沒有擴大就被一陣光芒修復了。 見到這層防禦壁居然有著這等的防禦功效,范泰也是一陣愕然,看來這些傢夥為了斬殺自己果然是動用了一些手段,怪不得自己在海上等待了他們三日都是未曾見到他們出現,原來真的失去搬救兵了。 雖然防禦壁被修復了,可是范泰依然沒有任何的猶豫,殺劍不斷的落下,一劍一劍的全部都重重的劈砍在了防禦壁的上面,使得後者再次出現了裂痕,只是一陣光芒之後,防禦壁就再次復原如初了,只是范泰依然在不斷的劈斬,防禦壁就這樣的出現裂痕然後再被修復的情況下被折磨著。 海面上,那些靈蟲已將將這一片海域徹底的封鎖了,裏三層外三層,無數的靈蟲都快要堆積到一起了,場面頗為壯觀。 轟,就在范泰以為這些靈蟲是不會夏海的時候,無數的靈蟲,足足有數百萬隻居然一起一頭扎進了海中,朝著下面那處被攻擊的防禦壁游過去,那裏正是范泰所在的區域。 “這些多的靈蟲怎麼可能是一個人操縱的呢。”范泰非常的不理解,如此之多的靈蟲,恐怕就是單純的培養就想要無數的心血,時間和靈力,根本就不可能是一個修士能夠駕馭得了的,恐怕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就足矣讓的大部分修士精盡人亡了,被徹底的抽幹靈力和神識而死。 范泰不斷的朝著四週探出神識,可是卻被那層防禦壁攔了下來,只是其肉眼便是能夠看到,陳家之人不過是來了數十人罷了,如此數量的靈蟲莫説是眼前的數十人,就算是數十名渡劫期的修士也是不能夠如此輕鬆如意的掌握的。 “難道並非是有人在操控?” 范泰都不相信自己的猜想,畢竟這些靈蟲的攻擊和移動都是非常的有序的,所以根本就不可能是自發的,否則的話,陳家之人在怎麼託大,也不敢讓這些靈智還沒有完全開化的靈蟲大量的居住在自己的府上吧。 范泰的殺劍所向披靡,並沒有在意那數百萬隻靈蟲,反而是繼續攻擊著那層防禦壁,然後腳下不斷的踩下靈力,準備將那些靈蟲全部擊殺,只是那些靈蟲在飛刀范泰的近前的滯後就再也沒有其他的動作了,反而是停在了那裏,絲毫沒有進攻的意思,這讓的范泰萬分的不解。 就在這時候,一股難聞的惡臭傳入范泰的鼻中,然後就看到那些靈蟲便是朝著外面飛去了。 開始的時候,范泰還不以為意,這是這些惡臭的味道卻是越來越嚴重了,讓的范泰很是不習慣。 “糟糕,這些傢夥難道是在我的身上種記號嗎?” 范泰在短暫的猶豫之後一下子便是明白了其中的玄奧,無比的吃驚,心中一片的冰涼,而後青蓮地火毫不猶豫地浮現,一片火海浮現,一陣法棍之下就將范泰的全身上下包裹住,同時,青蓮地火也是不斷的狂野,變得非常的暴躁,如同一隻憤怒的野獸般不斷的猛攻著眼前的防禦壁,不斷地侵蝕著,仿佛眼前的是自己的死敵一般。青蓮地火乃是天地孕育而生的,威力自然是不必懷疑,再加上范泰的仙人淚與殺氣從一旁輔佐,居然很快便是在那防禦比之上打出了一個不大的洞穴,雖然不大,可是卻足夠范泰自己爬出去了,所以范泰沒有任何的憂鬱的就鑽了出去,就在其剛剛鑽出去之後,防禦壁之上再次閃現出了光芒,一下子就將先前出現的那個洞穴合攏了,讓德范泰冒出了一身的冷汗,看到自己脫困,范泰自然是不會再回頭,朝著遠處就遊了過去,同時身體也是在不斷你的下降,先前三個老怪物為了讓自己不至於死在深海之下,所以便是給了范泰一些類似于避水珠的法寶,沒想到此時居然派上用場了。 將一顆珠子挂在自己的腰際,然後范泰的周圍便是出現了一曾靈力將范泰守護在了中央,然後范泰不斷的將自己的靈力灌輸到諸子中,這樣之下,珠子那本來有些暗淡的光芒便是一下子亮了許多。 范泰朝著水下不斷的潛伏,很快就潛伏到了水滴,只是,范泰能夠察覺得到身後的那些靈蟲依然沒有離開,在一定距離內跟著自己,嗡嗡的聲響甚至都能夠聽得一清二楚。 “這些蟲子居然能夠來到這裡。” 范泰很意外,本以為這邪惡不過是一些不起眼的小靈蟲罷了,沒想到不僅能夠跟蹤自己,居然還能在這麼深得水下存貨,想來也不是一般的靈蟲了,而且最讓的范泰鬱悶與頭疼的是,那團黑雲不僅沒有煙消雲散,而且居然進入了水下,與那些靈蟲的距離不過是數十里的樣子。 甩掉腦袋中的念頭,范泰朝著前面快速的游去,同時身體也是沉到那些泥濘的水泥下面,想以此來瞞天過海,不過那些靈蟲卻是依然不緊不慢的跟著范泰,只是更加的分散了,搞的范泰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管用,只是不管如何,范泰依然朝前面繼續遊,絲毫不氣餒。 三日之後,范泰終於登到了一個孤島致上,這裡一片的淒涼,只不過范泰卻是看起來有些眼熟,可是一時半會卻是想不出來,不所以其便是隨意地朝著前面走去。 “什麼,我怎麼來到了蛇島。” 范泰臉上的表情可以説是非常的精彩,因為他可是知道那個所謂的醜杜莎對於自己可是一直都是不懷好意的,自己這次可以説是送到府來。 見到那面石壁,范泰就想要離開,畢竟這裡的棘手程度可是比身後的那些蟲子的棘手程度還要多幾分,而且那個醜杜莎的實力絕對比自己見到的時候還要高。 “哼,沒想到你居然還敢來到這裡。” 這時候,一道人影出現在空中,不是別人,正是那范泰先前有過一面之緣的醜杜莎,只不過此時的後者比之前見到的時候要好上許多,不過依然是醜陋無比,只不過那氣息卻是更加的強大。 “呵呵,既然大家都是熟人了,那我就先走了。” 范泰的眼皮一陣猛跳,不想與醜杜莎多接觸,轉身準備離開,只不過那些靈蟲卻是出現在了范泰的面前。 “你被人追殺了吧。”醜杜莎肯定的説道,似笑非笑的看著范泰。 “難道你以為我是來向你求助的嗎?”范泰冷哼的説道,然後便是拔出殺劍,將那些靈蟲毫不猶豫的抹殺掉了,沒有一絲的猶豫。 “看來追你的人似乎很強大呀,否則你是不會跑到這裡來的。”醜杜莎頗有深意的説道“如果你願意,也許我可以幫你將他們擊退。” “你有這麼好心?”聽到醜杜莎的話,范泰不僅沒有半死的高興,反而是露出了小心謹慎的神色,冷冷的盯著醜杜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