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玄幻 > 路遊俠客 > 第二十一章 修真的殘酷

第二十一章 修真的殘酷

一個修士眼中全部都是火熱之色,可是卻這般説道。 這裡的人雖然是站在一條戰線上,可是卻各懷鬼胎,不想因此而丟掉性命,更不想因此而被別人當成槍使,所以就算是此時不想離開,也是沒有人在出手了。 “各位,難道到了現在你們還想存著保留實力的想法嗎?”見到這些人如此,嚴姓修士冷笑著説道“不進攻就是死,這個小子是不會放任我們離開的,不想出手的就一起離開,此事就此作罷,如果還想要那些寶物的話,那麼我們就要團結一心的出手。” 嚴姓修士的腦袋從那棵巨大的心臟漏了出來,然後對著那些修士傳音道,而那些修士自然是那是明白這個道理,不想因此而放過這個機會的同時又擔心自己的同伴會對自己出手,所以一時間居然僵持不下了。 “各位道友,我們沒有多少時間考慮了,如果要出手就趁現在。” 靈山氣急敗壞的吼道,他可不想為自己以及靈家惹來這樣一個大敵,雖然范泰現在的實力不多,可是卻有著巨大的成長空間,所以靈山自然是不想讓范泰活著離開的。 “大家一起出手擊殺了這個小王八蛋。” “對,一起出手。” 那些修士見到光球即將碎裂了,所以那些修士也是紛紛出手,無數的法器不斷的出手,轟擊著那些仙人淚,而其他的修士則是同樣的出手,想要從中開出一條路來,然後將裏面的范泰擊殺,而在這些人的眼中,范泰也是強弩之末,只要能夠攻擊到他,那麼其也是會被瞬間斬殺。 “一群白癡。” 見到這些人的動作,范泰冷笑著説道,隱忍了這麼久,就是為了讓的這些傢夥下定決心攻擊,沒想到這些人果然是如此的貪吃,所以,范泰知道這些人是死定了,不過這些人卻是小弟人,真正的敵人是那些已經離開的陳家的人。 “去死吧。” 范泰的仙人淚突然膨脹了起來,將那些傢夥全部都包圍在了其中,就算是靈山與那個嚴姓修士也是毫不例外,全部被吞噬了下來,一陣陣的慘叫聲便是不斷的傳出。 “啊,你這個混蛋,我要殺了你。’ 這些修士無比的瘋狂,畢竟被范泰的仙人淚徹底的包圍住了,仙人淚上傳出來的熾熱的感覺,將這些修士灼燒的萬分痛苦,而且這些修士也是在不斷的掙扎,只是那些修士就算是無比的強大,范泰也是渾然不在意,畢竟其知道這些人是不可能突破的了仙人淚的。 一場屠殺就這樣開始了。 屠殺是痛苦的,不管是對於范泰而言,而是那些修士,這個過程都是非常的熬人和痛苦的,儘管將這數十名修士一起突入了下去,可是范泰卻是明白自己一時間是不可能將之殺死的,畢竟自己的靈力雖然巨大,可是現在卻是耗費了許多,所以就算是范泰將這些人困住了,也是一陣頭痛,不過范泰卻是不準備放棄。 “看看誰堅持的時間更久吧。” 范泰心中冷笑道,畢竟自己是不可能放過眼前這些人的,而眼前的這群傢夥也是不會放過自己的,就算是自己寧願將手中的天地寶材供奉出去,這些人也會如同碾死一隻螞蟻一般,將自己徹底的殺死的,這就是修真修的殘酷和弱肉強食。 “大家堅持住,這個小子的靈力所剩不多了,只要他的靈力耗盡,那麼我等便是可以將其分屍殺死。” 靈山與嚴姓修士也是非常的明白,此時候雖然看起來非常的凶險,可是卻是一個轉機,因為范泰的靈力的確是不多了,只要這些修士堅持到范泰的靈力耗盡而不死,那麼這些人便是能夠活下去了,同時得到那些寶物。 數十名修士個個強大,全部都在奮力的抵抗,不想被范泰侵蝕掉,而且大多數都是幾個人站在一起,而不是分開的,畢竟這些人也是擔心會被范泰個個擊破,所以在先前的時候便是三五成群的在一塊,沒想到此時居然真的起了效果,這樣的話,防禦起來便是得心應手許多了,而且也能夠進行適時的攻擊。 只是這樣的人雖然很多,可是卻有著一小部分人依然是單獨一個人,比如説靈山和嚴姓修士,只不過這兩個傢夥卻被范泰刻意的忘掉了,因為范泰明白這兩個人的實力均是非常強大,而且還掌握著一些法術,所以范泰首先開刀的是那些看起來並不是非常強大的修士下手,一些元嬰期修士前幾階的存在自然而然的成為了范泰殺雞儆猴的工具,這些人雖然大部分是聚在一起的,而且人數還比其他的多,可是卻最容易攻破,而那些耽擱的修士則是被范泰早一步就煉化了。 “希望能夠一擊得手吧。” 范泰無比的小心,畢竟如果失手的話,那麼自己面對的可是要比現在艱難得多,所以范泰也是不想失敗,所以,在等待了數柱香的時間之後,范泰決定發動攻擊,眼前的這些修士個個都露出了疲態,雖然范泰知道自己所剩的靈力也是不多,而且精神的疲憊程度更是比眼前的這些修士還要更厲害,可是范泰卻是沒有罷手的意思,如同一條毒蛇,冷冷的注視著那些修士,只要這些修士一露出破綻,范泰便是會發動雷霆般的攻擊,將眼前的這些人殺死。 “你們看,出現了通路。” 一個修士喜出望外的説道,此人的年紀看起來並不是很大,想來是某派中的資質卓越的弟子,可是范泰卻是不管這些,畢竟敵人越強大,對子就越越不利。 “小心,這個小崽子陰謀詭計甚多,我擔心這是他的詭計。” 一個年長的老修士提醒道,其他的修飾也是如此説道,畢竟通道雖然不是很窄,可是卻沒有看到外面有人逃出去,其可不認為自己會比那些人還強大。 見到這些修士如此的小心謹慎,范泰也是露出了冷笑,因為其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就在這時候,通道外面卻是傳出了一陣陣的狂笑聲,聽那聲音赫然是靈山與那嚴姓修士ide聲音。 “終於是將這個小子擊殺了,去拿他的寶物。” 兩個人的身影出現在這些修士的面前,讓這些修士看個清楚,而後二人便是消失了,去搶奪嘴中的寶物去了。 “師傅,你看。” 這時候,那個年輕的修士對著那個老修士著急的説道,而那個老修士則是露出了沉吟之色,因為方才德爾二人的確是沒有什麼問題,雖然氣息無比的虛弱,可是的確是二人沒錯,但是范泰先前所表現出來的狡詐也是讓德這個老修士非常的忌憚,一時間居然拿捏不下了。 “你們不走,我可走了,畢竟那是仙物,如果能夠得到,恐怕就是遇到渡劫期修士也是會毫無懼色的。” 終於有人心動了,這些人不想因為眼前的兩個師徒而耽誤了自己的大好前途,畢竟仙物對於他的吸引力實在是太過致命了。 見到其他人已經走到了通道中,而通道除了在繼續的哭道意外就沒有其他的變化了,一時間居然許多修士都是意動了起來,而那名修士卻是不緊不慢的走著,看似很快,卻是做出了一副受傷頗重的樣子,飛行的速度並非很快。 “我也要出去。” 終於,又有三五名修士進入了通道,然後又跟著進去了三名修士,剩下的修士包括那兩個師徒在內只有七人了,防禦力明顯不足。 “白癡。” 就在那些修士面露興奮之色想要快點離開這裡的時候,一聲嘲諷生卻是從那第一個修士的嘴中發出,只見後者臉上挂著冷傲的笑容,眼中全部都是譏諷之色,冷冰冰的盯著身後的那些修士,然後一招手,那本來已經分開的仙人淚居然以一種更快的速度癒合到一起,一下子就將那些修士湮滅在了其中,一些反應快的修士想逃退回去卻是發現已經不可能了,因為范泰準備了如此長時間,自然不可能讓這些人再回去了,而後其同時也將那留下來的七名修士用仙人淚全部都包裹起來。 范泰非常自信,不出一個時辰,那些修士便是會被全部煉化,到了那時候,其便是可以對其他的修士發動攻擊了,只要解決掉其他的修士,就算是靈山與那嚴姓修士再怎麼強大,范泰也是渾然不會將他們放在心中了。 很快,一個時辰就過去了,范泰不斷的利用仙人淚擊殺者那些修士,而那些修士也是在范泰的陰謀詭計下一個個的被攻陷了,很快,仙人淚之中便是只剩下了嚴姓修士和那靈山了。 “下面就輪到你們兩個傢夥了。” 范泰面露冷笑的對著靈山的位置游過去,發現此時的後者並沒有露出多少的疲態,雖然面露蒼白,顯得有些不濟,可是卻是並沒有因為仙人淚的攻擊而顯得手足無措,那面盾牌居然將其保護在了後面,就算是那些仙人淚也是不能靠近分毫。 “看來這個靈山果真有些能耐。” 范泰來到其身邊,祭出殺劍,不想墨跡,他知道,劉家之人早晚會回來的,所以想要以雷霆手段擊殺眼前的這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