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玄幻 > 路遊俠客 > 第二十章 大圓滿境界

第二十章 大圓滿境界

嘿,這些老傢夥早已經不要臉了,各種法器一起出手,招招奪命,逼迫的范泰不斷的撤退,四處逃竄,不過其速度就算再快,也是不敵這些老傢夥,一下子就被擊中了靈劍,靈劍剎那間就化為了齏粉,不過,范泰卻是毫不在乎,輕鬆的便是從自己的儲物袋中取出來了一把靈劍,再次禦劍飛行,不過依然被那些老傢夥擊碎了,如此幾次之後,那些老傢夥也是徹底的無言了,范泰的靈劍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就算是被擊碎了幾十吧,依然沒有見到范泰肉疼或者皺眉頭。 “這樣不是辦法,天知道這個小子到底有多少靈劍。” 那些修士露出了難看的神色,就在方才,范泰便是利用著六十八名修士擊毀靈劍的機會不斷的反擊,讓德那些修士受了一些不輕的傷勢,這讓的這些修士一時間居然投鼠忌器了起來,不敢再如同先前那般肆意的進攻了,畢竟,在這些傢夥看來,范泰已經是強弩之末了,擊殺他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罷了,誰也不想在這最後關頭與范泰進行死拼,免得真的被范泰臨死的反駁而殺死了,如果是那樣的話,恐怕就沒有人能夠承受得起了。 “大家一起動手,宰了他。” 一個被范泰打傷的修士見到其他人都是收起了自己的攻勢,反而是落到了遠方,自然是不肯任由他們滿意了,當下也是大聲的喝道。 哼,聽到那名修士的話,其他的修士都是使勁的翻了翻白眼,看著白癡似的看著他,這個時候誰會上去呢。 不過,范泰卻是不管這些,如同一個殺神一般,遠古出來的戰神,非常的神勇,在那種強大的意志的驅使下,朝著那顆心臟飛去,殺劍不斷的落下,變得無比巨大的殺劍,就算是范泰站在原地也是可以不斷的劈斬,只不過那顆心臟不時的發出一些跳動的聲音,讓德范泰的攻擊不時的會出現一些誤差,更是威力大減,雖然不時的擊中,少説也有數十下了,不過卻是並沒有將那顆心臟擊碎,反而是讓德范泰小號了大量的殺氣和靈力。 “和你們拼了。” 范泰也是咬牙説道,周身的仙人淚不斷的暴漲,居然開始脫體而出了,朝著外界快速的擴展,而那些修士則是露出了訝然之色,不知道范泰如此做所是為何。 不過,很快,那些修士便是發現了不正常的地方,那些仙人淚打不破,煉化不掉,居然很快便是將這片空間纏繞了起來,只是,那些修士卻是早其一步就逃離了出去,只有一些修士沒有在意反而是被范泰圈在了裏面。 “死吧。” 范泰消耗大量的靈力不斷的催發著仙人淚,而那些修士也是在這一刻感受到了危險,紛紛的準備出手,不過卻是無濟於事,很快就被那些仙人淚湮滅了,同時這些修士身上的靈力也是被范泰吸收掉了。 范泰無比的自信,只要將眼前的這些修士全部都吸收,那麼便是會鑄就自己直接踏入到元嬰期,就算是不能直接進入,也是會進入到大圓滿境界,同時,其戰鬥力也將是成倍的增加,不説渡劫期的修士,就算是其再次遇到現在這種情況,也將會是不再如同現在這般狼狽。 一對六十八,范泰堅持到現在居然還不滿足,還想要將所有人全部都傻了,不過其卻是有著這個資本,因為殺體與范泰的全屬性靈力均是非常強大的存在,單一一個便是能夠讓得起在同接種無敵,兩個合在一起,更是會讓得起越發的強大,甚至有可能會在元嬰期的時候便是會能夠直接對抗大乘期的存在。 范泰舔了舔自己那乾燥的舌頭,冷冷的注視著仙人淚之外的人,不過當期看到陳立與陳辰等陳家之人居然離開之後,臉上一陣的詫異,要炸掉,陳家之人可謂是這次的組織者,如果這些人都走了的話,那麼這次的狙殺行為便是很有可能會因此而失敗,可是現在這些人確確實實的走了,而且非常的徹底。 “這群混蛋到底在搞什麼鬼?”范泰陰沉著臉問道,然後發現陳家等人雖然離開了,可是其他的修士卻是沒有離開,其中便是有著那個靈家的靈山以及懂得凝血大法的。 今天的稿子丟了,先給這些吧。 范泰那本已經所剩無幾的靈力居然再次增加了幾分,同時其身上的殺氣也是與范泰進行了進一步的融合,與此同時,范泰也是不斷的操縱著那些仙人淚朝著外面席捲而去,不斷是那把芭蕉扇還是細小的靈劍,亦或者是那顆心臟,此時都是不能夠再阻礙范泰半分了,不過是徒勞而已。 仙人淚似然有型,可是卻如同無形之物一般,不管是直接打中,還是有靈力打中,亦或者是那些法器,都是不能對其造成傷害,反而是會激發起仙人淚的兇性,讓得起越發的狂暴。 陳辰與陳立等人見到見到那些仙人淚的威力之後,哪還敢再次上前,反而是不斷的後退,一時間居然是被范泰壓制住了。 “這個小子的手段實在是太詭異了,我們還是先撤吧。” 陳辰心生退意,如此説道。 “只是,我們好不容易才將其堵住的,如果放棄離開的話,恐怕再也找不到他了。”陳立心有不甘,不想這般放任其離開,畢竟范泰可是將其回到陳家的錢曼兒給劫走了,其心中自然是無比的憤怒了。 “你有什麼辦法,這種東西攻不破,打不壞,我們根本就不能接近他。”陳辰冷笑著樹洞奧,不過明白其心中想法的陳辰倒也是沒有一口拒絕道。 “讓那些傢夥先去,反正他們也是貪心大起不會善罷甘休的。”陳立突然冷笑著説道,看著其他修士的目光也是冷峻無比,然後其便是與陳辰等陳家的人紛紛朝著遠方飛去了,不過卻是並沒有離開,而是將自己隱藏在了一處頗為隱蔽的地方,然後才靜靜的注視著這方的情況。 見到陳立等人離開,其他人也是一愣,不過卻是沒有馬上離開,范泰施展出來了這等可怕的攻擊,雖然無比的可怕,可是范泰也是強弩之末了,只要再努一把力,那麼范泰便是非常有可能會被直接站殺掉,到時候自己便是會成為這些寶物的主人。 一想到這裡,幾乎所有人都是充滿了火熱,非常的熱切,定著那些仙人淚的目光也是由閃爍不定變成了非常的肯定,除了少部分的修士選擇了離開之外,大部分的修士都是流了下來,其中自然是包括了靈家的靈山,以及動用了凝血大法的嚴姓修士都是沒有離開,以及一些范泰似曾相識的面容。 見到這些人都是流了下來,范泰沒有任何的意外,畢竟今日之後,范泰也是與這些人以及這些人身後的勢力都是結下了梁子,就算是他們放過范泰,范泰也是絕對不會再放過他們了,畢竟范泰也是不是那種被人欺負了會悶不吭聲的那種人。 不過,讓的其意外的是,陳立以及陳辰等人居然離開了,不過片刻之後其便是明白,這些人並沒有逃走,不過是在等待時機罷了。 “果真是一隻老狐狸。” 雖然明知道對方是在等待著機會,不過范泰卻是沒有任何的辦法,當然也是沒有任何的在意,只要其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將眼前的這些人殺掉,就算是陳立與陳辰的靈力真的是強大無比,甚至還有著一些強大的法術,范泰也是渾然不懼,畢竟動了那時候,范泰也是自信自己的仙人淚也是會膨脹到一個令人駭然的地步,就算是渡劫期的修士來了,恐怕也是會頭疼不已吧,更何況不過是一群元嬰期的修士呢。 范泰也是沒有任何客氣的出手,而那些修士則是在不斷的後退,分為數個方向將范泰圍在了中間,不過這些人卻是發現,他們很快就被逼到了一個很小的角落裏,被巨大的光球攔住了身形,而靈山則是一聲低喝之後將光球的範圍再次擴大了幾分,讓的這些修士全部都倒退到了更遠的地方,只是,那些仙人淚卻是窮追不捨,越來越快,很快便是再次追上,而靈山則是不得不再次的哭倒了範圍,如此幾次之後,靈山也是不得不對著那些修士傳音道 “諸位道友,我靈家的靈器雖然玄奧,可是在下卻是法力地下,還請各位一起出手滅了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 靈山的話響徹在每個修士的耳旁,而那些修士也是一愣,然後看到光球也是擴張到了一個極限,彼此之間的聯繫也是越發的單薄了,恐怕只需要一下子便是會被攻破了,所以,靈山也是不敢再擴大了。 明白這些的靈山自然是不肯再次冒險,而其他的修士也是不想這樣就放走范泰,所以雖然見識到了范泰的仙人淚的威力,可是依然不肯放棄,決定冒險出手,一個個法器不斷你的在空中飛舞,非常的活躍,同時也將范泰徹底的包圍在了其中,只是,這些修士卻是並沒有離開太遠,因為范泰先前表現出來的戰力已經讓得其非常的震驚和恐懼了,所以就算是為了那些寶物而不得不出手,這些人也不想就此而隕落這裡,歸根到底,這些人還是認為自己的命比之那些所謂的保護要強大得多,所以這些人雖然依然圍在范泰的周圍,可是卻保持著一陣的安全距離。 “這個小子詭計多端,如果不小心一點的話,我們恐怕都要死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