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玄幻 > 路遊俠客 > 第十九章 不斷的暴動

第十九章 不斷的暴動

聽到靈山的話,范泰也是心中冷笑,這個靈家端的是無比的討厭,比之陳家都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不過范泰卻是明白,靈山不過是打手罷了,被陳立與陳辰二人利用了,就連眼前的嚴姓修士也是一樣,恐怕就算是那些修士也是一樣,都被陳家之人利用了,一想到這裡,范泰的殺意就更濃了幾分。 喝,范泰不斷的吸納著鳳凰留下的那些靈力,不計後果的其吸納,速度越來越快,到了最後的時候,范泰的身體周圍甚至出現了一個急速旋轉的漩渦,非常的塊,非常的迅捷,而那個巨大的鳥蛋也是被范泰吸食掉了大半,只要不消片刻就會被完全吸納掉了。 見到范泰這麼快的就要將眾多修士積聚而來的靈力吸納了大半,嚴姓修士也是大驚,如果任由范泰這般吸食了下去,那麼眾人的靈力便是被范泰所用了,雜誌是范泰也是無比的難受,畢竟其也是一個修士,雖然修煉的是全屬性的靈力,可是依然不過是一個金丹期的修士,吸納了那麼多的靈力,范泰也是感覺自己的身體出現了一些不適,手腳緩慢了許多,雖然將那些靈力都是吸納完了,可是卻讓的其越發的難受了,甚至帶著些許的痛苦,靈力簡直要掙裂范泰的肌膚和肌肉跳出來,同時那些靈力雖然被范泰吞入道了體內,可是卻依然無法被范泰自由的控制,反而是自己的靈力被那些靈力牽制住了,一時間居然無法調動自如了。 “哈哈,無知小兒,居然如此託大,當真以為如此這些靈力是你隨隨便便就能吞下去的嗎?”見到范泰的動作一下子就緩慢了許多,陳立立刻面露喜色冷笑連連的説道。 聽到陳立的話,范泰心中也是一陣後悔,萬萬未曾想到自己居然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這讓得起也是一陣的惱火,心中怒火自然而然的就轉移到了陳立等人的身上。 “你們這兩個老梆子,我一定要將你們碎屍萬段。” 范泰也是不再被動防守,直接出手,手中出現一把殺劍,雖然靈力受阻,無法暢通無阻,可是殺氣卻是絲毫不受阻礙,那些靈力一旦出現想要阻擋便是會被范泰體內的殺氣毫不客氣的擊潰,一絲的停頓都是沒有。 范泰殺劍一齣現便是不做任何停留的朝著那個嚴姓修士斬下去,而嚴姓修士也是非常的自信,沒有躲閃,鳳凰一聲啼鳴,直衝而下,眼中閃爍著嗜殺的紅色,直接落下,與那把殺劍狠狠的撞到了一起,而後二者便是發出了驚天動地的聲響,轟隆隆的,靈力與殺氣不斷的肆意,仿佛世界要毀滅一般。 與此同時,陳立與陳辰等陳家之人凝集出來的靈劍也是毫不客氣的出手,不斷的嗖嗖的飛行,仿佛就像是一架飛機一般,一下子就插到了范泰的頭顱上,而剩餘的修士也是毫不客氣的出手,無數的法器不斷的暴動,很快便是將范泰包圍在了其中,同時那只芭蕉扇也是獰笑著飛到了范泰的面前,對著范泰的腦門一口咬了下去,撕拉一聲便是將范泰的腦袋吞下去了大半。 啊,范泰遭受了如此重創,發出了痛苦的慘叫,仰天長嘯,不過卻是並沒有隕落,腦海之中的仙人淚將其穩穩地保護住,不管是那把看似渺小卻是無比的鋒利的鋒利的靈劍還是那把猙獰無比的芭蕉扇,都是不能攻入半分。 “這個小子的神識有古怪。” 剛剛露出喜色的陳辰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非常肯定的喝道。,其他修士也是發現了這一事實,他們的本命法器也是沒有對范泰造成太大的傷害,反而是被一層粘稠的液體阻攔在了外面。 “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居然如此的難纏。”眾多修士也是紛紛的露出了疑惑的神色,沒有想到范泰居然涌出了這般東西。 “定然是一種寶物,只不過是我等沒有見過的,很有可能是一種仙物或者是神物。” 突然,陳立頗為肯定的這般説道,其他修士聽到這些也是一驚,然後便是陷入了沉默,片刻之後,所有人的眼中都是閃過了一絲狂熱,青蓮地火這種天地孕育而生的寶材便是足以讓德這些修士為之眼熱了,可是卻不足以讓的這些修士瘋狂,不過如果范泰的身上有一件仙物或者是神物的話,那麼不只是這些修士,就算是一些大乘期的大修士倒刺也是會無比的瘋狂的,而且神物可是連仙人都覬覦的東西,如果真的是這等存在的話,恐怕不管是水都是瘋狂吧。 “殺了他。”那些修士重重的喘了一口氣的喊道,只是眼中的火熱卻是出賣了他內心的想法,説明他顯得非常的不平靜。 不僅僅是一個人,幾乎所有的人都是非常的不平靜,這種東西已經不是一般的天地靈物的範疇了,是那種能夠人拼了命去爭奪的東西。 見到這些修士如此,范泰眼中寒芒閃過,無比的冷傲,殺氣的意識已經從范泰的腦海之中退了出去,可是范泰偏偏卻變得無比的冷傲,那是仙人淚的影響。 “原來你也是一個人在孤軍奮戰。” 感受到仙人淚之中蘊含著的感情,范泰也是潸然淚下,落下了兩地精英的雷達回,不過氣勢卻在這一刻不斷的攀升,很快就飆升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 感受范泰那迅速飆升的氣勢,陳利等人萬分的驚訝,本應該被斬殺或者是身受重傷的范泰刺客居然如此的犀利,越發的厲害了,范泰爆發出來的氣勢就連陳利等人也是感覺到了陣陣的心境,無比的訝然,沒有想到到了這個時候,范泰居然還保留著後手。 “大家一起動手,一擊殺死他。” 陳立與陳辰也是大急,不限該拖延下去,一旦范泰真的還有這其他的後手的話,那麼陳立可不敢保證能夠無視。 “殺。” 六十八名修士無比的強大,個個都是門派之中的中流砥柱,甚至有的是一派的掌門,今日一起聚集到此地,位的就是要斬殺范泰,到了這步緊要關頭,自然是會沒人臨陣退縮了,不要你死救我亡,再也沒有人保留實力,全部都全力以赴。 一個個翻江倒海移山填坑的法術被涌出,巨大的閃電從天而降,巨大的傀儡也是出現,遠古的戰神出現,一個個身披金衣的金甲武士,一個個奇怪的靈獸,猙獰無比,雖然個子的形狀不同,可是卻個個無比的強大,強大的靈壓不斷的席捲著這周圍的空間,空間中都是出現了一絲絲的裂痕,化成了一個個個的碎片,整片空間都是越發的動蕩了,再也沒有先前的穩定而言了。 范泰也是沒有任何的猶豫,超前跨出了一步,殺劍握在手中,無比的威武,渾身上下不滿了那種粘稠的液體,仙人淚非常的滾熱,如同熱淚一般,不斷的流淌,而范泰的眼中則是充滿了熱淚,無比的哀傷,但是卻非常的傲然,冷冷的盯著陳立等人。 “人擋殺人,佛擋殺佛。” 范泰一聲長嘯,飛著朝著那些人飛去,雖然被繼承了重傷,渾身上下都是傷痕,可是卻無比的強勢,對著那只鳳凰就飛了過去。 轟,二人撞到了一起,爆發出來了強烈的火花,靈力肆意,將兩個人都推得倒飛了出去。 只是范泰卻是瞬間就穩定了身形,殺劍再次斬了下去,轟隆隆的,足足擊碎了一片的虛空,范泰才終於將那只鳳凰打的不再嗜殺成性了,眼中的血紅色也是減少了許多,而裏面的嚴姓修士也是臉色蒼白了一些,沒有想到范泰居然如此的強勢,在這種情況之下居然也是將其硬生生的擊傷了,耗費了其大量的靈力。 看到鳳凰有些萎靡不振,范泰並沒有放過他,反而是攻擊的越來越快了,直接將那只鳳凰劈的四分五裂了,只是裏面的心臟卻是沒有受到多少的傷害,保存的頗為完整,不過范泰卻是明白,失去了鳳凰外殼的保護,那顆心臟就算是真的另有玄機也是不能阻止范泰絲毫了,范泰的殺劍之上不僅有殺氣還有這全屬性的靈力,更是有著仙人淚和青蓮地火,蘊含的東西不可謂不強大。 “去死吧。” 范泰毫不猶豫的斬了下去,他不想再讓這些老傢夥自由地發揮了,每一個人都是有著自己的神通,就算是有強有弱,不過對於范泰而言都是非常棘手的。 殺劍落下,直接斬到了心臟之上。怦怦,心臟一陣劇烈的跳動,居然傳出來了讓人發昏的聲響,而范泰的攻擊不由的弱了幾分,同時速度也是慢了幾分,不過依然站到了新張的上面,那個嚴姓修士趁著這段時間早已經鑽到了心臟的裏面,下一刻,心臟便是被范泰打的倒飛了出去,雖然流出了一些血液,可是卻被沒有造成太大的傷害,這讓的范泰暗叫可惜,畢竟自己的速度是不敵面前的這些老傢夥的。 “攻擊他腳下的靈劍,他不過是一名金丹期的修士,失去了靈劍,其便是再也無法飛行。” 終於,有人發現了范泰其實一直在禦劍飛行,這便是范泰最大的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