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玄幻 > 路遊俠客 > 第十八章 無功而返

第十八章 無功而返

看著那老頭,雙眸凹陷,滿臉的老皮,看起來醜陋無比,此時後者正在冷冷的盯著范泰,露出了三百的牙齒。 “小崽子,不要得意。” 那個修士非常的自信,相信自己能夠一擊將范泰擊殺,而涅槃重生的鳳凰變得越發的渺小,那個圓球也是沒有消失,死死的將范泰控制住,而那只小鳳凰則是將修士連帶著那顆心臟一起吞了下去。鳳凰雖然變得小了許多,不過依然大的可怕,反而是那個心臟倒是笑了一號,可是卻越發的活躍了,跳動的蒼勁有力。 “嗜殺。” 修士一聲冷喝,鳳凰的眼中便是露出了血紅色,那條血絲也是出現在了鳳凰的眉心,而後修士帶著心臟也是一起來到了鳳凰的頭顱的地方,然後鳳凰翅膀的閃動速度越發的快速了,比之前的時候要快的多了,看起來就像是一隻蜻蜓一般。 喝,鳳凰朝著范泰飛去,一下子便是將范泰的胳膊上劃過了一條血跡,上面出現了一道雖然不深,但是卻也不淺的傷痕,其上飛出了數滴的血液,漂浮在空氣中。看到那幾滴血珠,鳳凰的眼中閃出了紅芒,興奮的朝著那幾滴血珠飛去,一掠而過,便是將那些血珠吞了下去,而後不滿足的仰天長嘯,對著范泰再次是俯衝了過去,直取范泰的腦袋。 見到鳳凰的動作,范泰的瞳孔也是一陣收縮,沒有想到鳳凰的動作如此之快,而且如此的兇狠,見到血液之後也是變得越發的暴躁了,好像是火山一般,一旦爆發便是止不住的爆發,再也控制不住。 嘿,范泰雖然心驚,但是卻毫無懼色,一聲低斥,一團頭便是朝著砸下去,只不過其動作無比的緩慢,仿佛就像是蝸牛的蠕動一般,沒有任何的攻擊性可言,不過就是這樣的動作居然硬生生的將鳳凰阻止住了,那只鳳凰居然沒有任何的躲避就撞到了范泰的拳頭的上面,而後被砸的倒飛了出去,一聲痛鳴聲從其最終傳了出來,而范泰的手中也是出現了幾道細微的傷痕。 看到鳳凰如此的生猛,范泰也是一驚,其肉身強度可不是一般的修士能夠傷害到的,莫説是一般的靈獸,就算是面前的鳳凰。雖然名為鳳凰,不過卻是一個假冒的東西,被其傷到,范泰也是無比的詫異,對於鳳凰的攻擊也是再增加了一個評價。 鳳凰雖然很痛楚,可是卻沒有受到多少傷害,反而是衝著那一滴血液飛了過去,一口吞到了肚中,落到了那顆心臟的上面,讓德心臟的跳動的速率變得更加的快了。而後其便是再次的俯衝了下去,朝著范泰飛去,與范泰再次展開了戰鬥,而且二者都不避不讓,不斷的橫衝直撞,完全不計後果的進行攻擊,很快便是渾身是傷了。 范泰吐出了一口鮮血,滿臉的驚訝,這個傢夥當真是無比的強大,雖然數次被范泰重傷,可是精神卻越發的強大了,非常的興奮,而且其眼中的血色也是越來越強大了,每次范泰想要攻擊其中的嚴姓修士的時候,那只鳳凰便是悍不畏死的阻止住范泰,讓德范泰屢次無功而返。 “小崽子,我的這支鳳凰乃是眾多修士一起的靈力凝聚而成,強大無比,就算是你在修煉一百年也是不可能擊敗的。”嚴姓修士非常的自信,無比的自傲,對著范泰如此説道,同時其放出一隻只靈獸,不過卻是非常低階的存在,有的甚至可能連連靈獸都不是,不過是一些普通的野獸罷了。嚴姓修士的若如此做法讓德范泰大威德疑惑,不過下一刻其卻是臉色突變,無比的驚悚,只見鳳凰如同一個殺神一般,不斷的碾壓著那些低階的靈獸以及野獸,其眼中的血紅色也是越發的濃郁了,同時其也是越來越狂暴,身上的傷勢也是一下子就痊癒了,同時那顆心臟更是在不斷的跳動,非常有活力,讓的范泰一陣頭痛,這只鳳凰的棘手程度居然還在那個芭蕉扇之上。 鳳凰不斷的鯨吞蠶食,居然片刻之後就吃掉了大半,同時其體型也是在不斷的變大,身上的靈力之中居然出現了絲絲的血跡,灌入其中,形成了一條條的血脈,不斷的流淌,看起來活力十足,與此同時,那個嚴姓修士也是一陣的冷笑,將自己全身的血液也是一下子就擴張了開來,再次吐出了一口精血到心臟上,讓心臟跳動的越發的蒼勁有力了,而鳳凰也是越發的猛烈,仿佛是一隻野獸般,失去了理智,橫衝直撞,就是那些修士也是躲得遠遠的,生怕被波及。 “嗜殺成性的鳳凰,就算是我遇到也要退避三舍呀。”陳辰搖頭説道,顯然不認為范泰能夠將之斬殺。 嗜殺成性的鳳凰可以説是無比的強大,就算是一名渡劫器的修士遇到也是會無比的頭疼,畢竟其靈力已經遠超渡劫期了,欠缺的只不過是境界上的差距罷了。 喝,鳳凰一對眸子已經變得無比的血紅了,就算是范泰見到也是感覺無比的心驚,這只鳳凰的實力果真是無比的強大,最為棘手的還是他那嗜殺成性,否則,范泰倒是可以耗死他的,不過現在卻是沒有這種想法了。 鳳凰一聲低鳴,朝著范泰飛去,翅膀,尖嘴,1,不斷的落下,如同雨點一般,鋪天蓋地的朝著范泰攻擊而去,一下子就將范泰包圍了起來。而范泰則是揮舞著自己緩慢的拳頭分離的抵抗,周身的青蓮地火與殺氣混合著仙人淚不斷的侵蝕著周圍的那些靈力,讓的自己的活動也是能夠慢慢的熟練起來,一點點的加快這自己的速度,而鳳凰的攻擊則是毫無章法而言,依靠著的只是那些大量的靈力,可是就算是如此,范泰也是萬分的難捱,一面面盾牌被鳳凰擊成了碎片,同時,數十件法器也是被范泰祭出,這些都是范泰從三個老怪物那裏得來的東西,此時候自然是被派上用場了,數十件法器不斷的環繞著范泰旋轉,有的是小鼓,有的是銅鑼,有的是盾牌,不一而足,雖然不是非常的強大,但是也達到了元嬰期的修士的法器水準,更為重要的是,其數量眾多,對於鳳凰的暴雨般得攻擊也是有著最為有效的防禦能力,而范泰則是趁著這段時間,將自己的靈力與殺氣完全開到了最大,只不過此時的范泰還沒有將那些殺氣完全煉化,自然是顯得有些慌亂,不過對於范泰而言,這些東西在是一個阻礙的同時,更是自己的食物和補品,范泰露出了殘忍的笑容,朝著那些靈力吸取,所有的毛髮全開,方才不過是為了震撼那些修士而已,所以才會使勁的撕咬,這不是一種威懾罷了,對於范泰而言,其實並不用這種方法來吸取靈氣的,相反的倒是用的是打坐的方式。 范泰雙手伸出,插入到那些靈力之中,全身心的去吸納那些靈力,同時其也是大嘴一張,口中出現了一個小漩渦,不斷的吞吐著天地精華,吸納的速度居然是再次上了一個臺階。 “各位毫不出手更待何時。” 見到范泰如此,那名嚴姓修士也是大聲大喊道。 聽到嚴姓修士的喊聲,靈山也是再次出手,芭蕉扇再次是閃動了數十下,讓德後者的體積一下子就減小了十分之一二,而陳立與陳辰等一幹修士也是毫不客氣的出手,陳辰等陳家之人一起出手們居然合力凝聚出來了一把巨大的靈劍,上面的劍氣不斷的風物,同時靈劍也是一聲呼嘯之後變成了如同一根麥芒一般,並非那麼的巨大,可是卻攻擊性十足,與此同時,其餘的那些修士則是將渾身的靈力燃燒,如同黑夜中的明燈一般,非常的耀眼,而後一邊打給靈山靈力,一邊出手,一件減法器被祭出,這些事他們的本命法寶,可謂是強大無比。 見到眾多修士紛紛出手,范泰也是不敢這般了,再次祭出了無數的法器來守護自己,長矛,靈劍,大刀,火爪,等法器圍繞著范泰形成了第二道防線,讓德范泰能夠安然的吸納天地靈氣,只是靈山的那些攻擊卻是無法阻攔,饒是這些法器也是頗為玄奧,但是卻沒有將靈山的攻擊阻攔在外,不過范泰也是一聲冷哼,身上的殺氣與青蓮地火燃燒的更加旺盛了,將那些漩渦全部都阻攔在外了,這讓的范泰露出了笑容,而靈山則是面色陰沉,也是吐出了一口精血朝著芭蕉扇吐了過去,芭蕉扇一陣怪笑著,嘴中居然長出來牙齒,然後朝著范泰飛去,居然如此的可怕和神鬼莫測。 芭蕉扇飛出去之後也是帶走了靈山體內的大量靈氣,可以説是所耗巨大,靈山的面色一下子就變得無比的蒼白了,不過臉上卻是帶著冷笑,范泰居然膽敢搶奪他靈家的子弟的東西,甚至將其殺死,這讓的靈山無比的憤怒,靈家雖然也是無比的強大,可是在仙界中也是有些難熬,時常會被一些修士鄙夷為只懂得依靠外界的東西,不料范泰正好除了這個霉頭,怎能讓靈山不怒呢。 “小崽子,惹怒了我靈家,你就去死吧。” 靈山殘忍的笑道。芭蕉扇飛了過去,嘎嘎的怪笑著,雖然有些可笑,可是范泰卻是一陣膽顫,不敢如此想,畢竟一個不慎,其結果就是死路一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