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玄幻 > 路遊俠客 > 第十七章 芭蕉扇

第十七章 芭蕉扇

開始的時候,陳立等人看到范泰一陣的手忙腳亂也是一陣竊喜,料定范泰也是會立刻被斬殺成碎片的,可是現在卻是大相徑庭,居然是那只鳳凰被范泰死死的纏住了,其上的靈力也是在不斷的減弱降低,這讓的陳立也是一陣的驚咦,沒有想到范泰居然這麼兇悍,如此多的元嬰期的修士凝聚出來的鳳凰,其都是膽敢將之吸收掉,其他的修士也是露出了駭然之色,對於范泰的忌憚有增加了一份,同時其殺意也是在暴漲。 “哈哈,真是好補品。”范泰大笑道,這笑聲也是讓德陳立陳辰等人的臉色不斷的陰沉了下去。 范泰不斷的狼吞虎咽著那個鳳凰,而那些修士怎是在目瞪口呆的看著范泰,簡直就像是在看怪物一般,不過很快,這些修士就變成了憤怒,一個個仰天長嘯,無比的悲催。 “這個混蛋居然在吃我們的靈力。” 那些修士無比的憤怒,簡直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這就像是自己養了多年的雞,卻被一個偷雞賊給偷走了,你説遇不鬱悶。 :“殺了他。”陳辰面色陰冷,一字一頓的説道,無比的冷峻,而靈山此時也是恢復的七七八八了,方才雖然看似范泰沒有對其造成多大的傷害,實際上是,靈山的肉山和神識都受到了不清的傷勢,只不過是靈家的人有著一些特殊的功法罷了,這才讓得起看起來並沒有什麼傷害罷了。 將一顆高階丹藥撒入自己的嘴中,毫不猶豫的,咕咚一下子就吞了下去,靈山的面容上也是露出了一陣紅潤,看起來分外的妖異,然後其便是對著范泰大吼道 “小兔崽子,你居然敢打傷我。” 正在吃東西的范泰,隨意的瞟了一眼靈山,便是回過頭的漫不經心的説道“你的身體又如何,莫要説打傷你,就是將你殺死又如何。” 聽到范泰那毫不客氣,不留情面的話,靈山的面色也是越來越陰沉,只是此時的後者臉上更多的卻是紅潤,氣息也是在不斷的上升,然後其居然是吐出了一口精血,精血在空中不斷的懸浮著,滴溜溜的旋轉,而這時靈山也是目不轉睛的盯著那團精血,嘴中吐出了一個迷你的扇子,上面有著無數的靈絲和如同骨骼般堅硬的經脈,看起來分外的妖異和古怪。 扇子一齣現,周圍的靈力便是被抽空,同時扇子上居然出現了一章大嘴,一口將靈山吐出來的精血吞了下去,然後吧嗒吧嗒的吃了起來,而其身體之上的骨骼也是在不斷的長大,最後的時候就好像是一個比目魚一般,只不過其顯得更加的難看。 “居然是芭蕉扇。” 見到那把扇子,陳辰和陳立也是無比的吃驚,失聲的喊了出來。 “不過是一把倣品罷了,恐怕連真正的芭蕉扇的威能的十分之一二都不夠,不過對付眼前的這個小子確實足夠了。”靈山也是露出了猙獰的笑容,而陳辰和陳立也是恍然,畢竟真正的芭蕉扇可是仙家之物,就算是陳家見到也會無比的垂涎,不過面前的這把仿製品確實沒有那麼大的誘惑了。 芭蕉扇不斷的滾動,最後居然憑空的長大了三分,看起來無比的威武。 “小子受死吧。” 起初的時候,范泰還不以為意,不過現在起確實感覺到了一絲的危險,芭蕉扇,其也是聽説過一二,那是神話故事裏面的東西,不想顯示世界中居然真的存在,而且看這樣子,這把芭蕉扇不過是一把仿製品。 緊緊的抓住鳳凰,范泰不信對方會將兩個人一起殺掉,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也免除了范泰的麻煩,幫他將眼前的這個大麻煩解決了。 “大家將靈力注入到我的芭蕉扇中,一會我便是用著芭蕉扇將其活活的扇死。”聽到靈山的話,陳立等人也是明白,芭蕉扇的威名可是遠揚,就算是他們這等存在也是知道,注入芭蕉扇之中的靈力越多,其威力便是會越大,當下那些人也是毫不猶豫的出手,一道道靈力雖然並不是多麼的強大,可是卻勝在數量眾多,所以芭蕉扇的亮度也是在不斷的變亮,同時其也是在不斷膨脹,最後的時候居然再次變成了一個比目魚,看起來無比的滑稽。 “各位道友,足夠了。” 靈山出言制止道,雖然其的確得到了芭蕉扇,不過其卻是明白,自己並不能將其徹底的掌握呢,所以其也是頗為的保守,不想在這個時候出事,既丟了自己的臉,也會滅了靈家的名頭。 芭蕉扇吃掉了許多的靈力,居然發出了心滿意足的怪笑聲,然後嘿嘿的笑著飛離了靈山的手中,其徑直朝著范泰飛去,然而,范泰卻是發現在靈山的手中有著一個小巧的芭蕉扇,雖然很細小,不過卻是被范泰察覺到了。 呼,靈山輕輕的煽動自己手中的小芭蕉扇,而那把大芭蕉扇也是扇了下去,其居然只在范泰周圍産生了強勁的風,一個個細小的漩渦不斷的出現,與范泰先前見到一種神通倒是頗為的相似。 見到那些細小的漩渦將自己包圍,范泰先是一陣疑惑,然後便是露出了難看的神情,無比的痛苦,這些小漩渦居然蘊含著無數的靈力波動,一齣現便是在不斷的撕裂者范泰的身體,就好像是他的身體出現了無數的小世界,讓的他非常的痛苦,這筆那神話之中的芭蕉扇還要厲害幾分,讓德范泰當真是眼前一亮,想要將之徹底的佔有,畢竟這樣的意見寶物誰不想佔有。 啊,范泰終於是忍不住了,這樣的痛苦實在是撕心裂肺,就算是范泰的體制遠非常人能比,也是不能忍受這樣的痛楚,這種非人的痛苦一齣現便是讓德范泰痛不欲生,折磨的范泰立刻撒開了手,不過其其也是並沒有離開鳳凰,一旦讓德鳳凰騰出手來,范泰可不認為自己有機會再次像現在這樣繼續蠶食著鳳凰了。 范泰忍耐著劇痛跳到了鳳凰的身體之上,使勁的踩了器一腳,讓得起的身體使勁的朝下沉了沉,不過鳳凰卻是在這一刻解脫了出來,露出了憤怒的神色,不斷的閃動著自己的翅膀,撲閃撲閃的看起來也是頗為的威風。 “去。”靈山再次低喝道,然後身形朝著後邊退卻,手中的芭蕉扇毫不客氣的惡狠狠的扇出了三四下之多,范泰周身的空氣漩渦也是越發的多,同時更是出現了一個哥哥火屬性的漩渦,其中的火屬性氣息可謂是無比的強大,一朵朵熾熱無比的花朵不斷的冒了出來,只是范泰的身體和氣的堅固,怎麼會懼怕這些,仙人淚與青蓮地火早已經將范泰保護在了其中,就算是那些漩渦之中的溫度也是非同尋常,范泰也是渾然不懼了,而且其也並沒有防守,正在與鳳凰進行激烈的爭鬥。 只見鳳凰不斷的揮舞著翅膀,一道道強大的靈力不斷的沖天而起,如同岩漿池中的岩漿一道道的不斷的噴涌而出,將范泰全部都包裹了起來,與此同時鳳凰不斷的鳴叫,一道道聲音雖然不大,可是卻如同暴雷般響徹在范泰的耳旁,振聾發聵,讓德范泰腳步一下子就虛浮了許多,險些從鳳凰的背上摔了下去。 喝,就在這時候,在六十八名修士之中,一名修士一聲低喝,那只大鳳凰便是化作了一個蛋,轟隆隆的響個不停,不斷的朝著下面羅去,而范泰則是被困在了中央,只是那些漩渦卻是在不斷的出現,絲毫沒有受到阻礙,讓德范泰痛不欲生。 以此同時,那個修士的眼中閃過了一絲的血紅,一道血絲便是從其眉心慢慢的跳動了出來,如同一條蚯蚓,不斷的蠕動,看起來非常的可怕和恐怖,魚刺同時,那個修士更是吐出了一大口的精血,其臉色也是一下子變成了蒼白色,目光狠狠地盯著范泰。 “小子,去死吧。” 那個修士面色雖然無比的蒼白,可是臉上卻是露出了恐怖的笑容,獰笑著朝著范泰扔出了那條血絲,血絲在空中化作一條絲線朝著范泰飛去,那個光球也是一陣的閃爍著強烈的光芒,鳳凰涅槃重生的結果就是讓德光球的威力越發的巨大,與此同時,將那條血絲也是一口吞入了其中,然後光球一陣如同,居然變得血紅了起來,一個血紅色的圓球居然出現了,起初還是小橋五筆,但是到了最後的時候卻是越發的大了,逐漸的膨脹增大,最後如同一個小房屋一般大小了。 砰,就在這時,那血紅色的圓球居然傳出來了跳動的聲音,如同新生的心臟一般,獲得了新生,聽得周圍的人一陣陣的詫異。 “嚴兄這凝血大法當真是越發的熟練了啊。”看到那跳動的心臟,陳立撫須讚嘆道,只不過眼中卻是閃爍著冷光,無比的冷峻。 聽到陳立的話,那被稱為嚴兄的人也是臉上有光,顯得非常的自傲,一聲冷哼,然後便是一頭鑽到了那巨大的光球之中。鳳凰涅槃乃是鳳凰的最大的本領,浴火重生,就算是在最為虛弱的時候,鳳凰也是能夠重新活過來而不死,這邊是鳳凰的可怕之處。 那個修士一鑽入之後,便是進入了那個心臟之中,然後露出了一個小腦袋,冷冷的盯著范泰,而范泰在雙眼森白,動用神眼之後自然也是將這一切看入了眼中,心中也是一驚,凝血大法,聽其名字便是折掉這不是什麼好功法,一定是歹毒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