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玄幻 > 路遊俠客 > 第十四章 頗有信心

第十四章 頗有信心

“所有人都聚在一起。”見到范泰的殺劍威力居然如此之大,陳立等人自然是知道如果再鬧內訌的話,那麼所有人都是將會死在這裡。 看到那些修士紛紛朝著一起聚去,范泰也是快速的出手,如果真的被那些老傢夥巨到一起,就算是其隱身恐怕也是不能奈何他們了。 想到這裡,范泰的殺劍之上的威力也是越發的大了,蘊含著意志的殺劍直接落下,想要將那些修士站殺掉。 轟隆隆,范泰的殺劍終究是晚了一步,那些修士還是提前一步的聚集到了一起,讓德范泰的殺劍無功而返,不過其也是將一些修士震傷。 “阿小雜種,我看你還能怎麼樣?”看到范泰束手無策,陳立也是出言嘲諷道,然後其也是對著那些修士説道“我們這裡有著六十八名元嬰期的修士,實力都是在五階以上,就算是這個小雜種有些古怪,實力不按常理算之,不過也不過是一個跳梁小丑罷了,大家一起出手,將他徹底的斬殺,不給他任何的機會。” “對,我們應該一起出手,免得那個小雜種又要耍什麼詭計了。” 一些修士立刻幫腔的説道。 六十八名修士可謂是個個強大,哪一個不是強大的存在,甚至就算是自己的家族和門派之中也算是中流砥柱,此時聚到一起,那可怕的實力是任何人都不能忽略掉的。 喝,所有人都是低喝,手中閃爍出靈力的光芒,越聚越大,到得最後的時候,居然變成了一個巨大的黑洞,其中出現了吸力,吸力越來越大,到得最後的時候,范泰已經無法忍住自己的身形了,只不過范泰卻是並不擔心,只要這些傢夥一個不同心,其便是會有機會將之徹底的斬殺的,不過現在起便是準備再次的猥瑣,扮豬吃老虎。 噗,范泰強行的逼出了一口鮮血,然後其身形便是如同斷了線的風箏朝著那個黑洞飛去。看到范泰被黑洞吸入了進去,那些修士也是露出了喜色,不過那些陳家之人卻是更加的狠毒,即便是到了這個時候,其也是出手,無數的劍氣被釋放出去,將范泰的身體洞穿,一個個血洞被洞穿了出來。 看到范泰居然真的沒有還手之力了,陳立居然面色之上閃過了狠厲,對著范泰的腦袋射出了數道劍氣,而范泰的腦袋也是在這時候被打成了碎片。 “小雜種,與我陳家之人作對,簡直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看到范泰居然真的被殺死,陳立也是露出了興奮之色,不過卻是在此刻穩重了身形,強行壓制住了心中的激動,免得在陰溝裏翻船。 范泰的身形很快的酒杯黑洞吸收了進去,那些人也是露出了興奮之色,紛紛的停手,雖然靈力的輸入沒了,可是卻依然沒有立刻散開,而是猛然的旋轉,其上的靈力波動也是變得越來越不穩定,就好像是一顆炸彈般,隨時都可能爆炸,而那些人也是立刻朝著後面退去,不過卻是並沒有分開。 轟,黑球猛然爆炸開了,無數的靈力不斷的肆意,如同一條條蛟龍般不斷的破壞者這片空間,而看到黑洞爆炸,那些修士也是紛紛的探出神念,對著那黑洞中心飛過去。 “沒有那個小子的氣息。”陳辰先眉頭緊皺的喝道,其他人也是發現裏面沒有任何人,更是沒有任何氣息存在。 “難道這樣她都能跑掉?”陳立非常的不甘心,將錢曼兒劫走,更是擊殺了陳家不少的強者,這讓的陳立對於范泰的恨意越發的深了。 “不可能,我們這麼多人集結出來的靈力,就算是渡劫期修士恐怕也是會暫避鋒芒的,一個小小的金丹期修士就算是有些古怪,恐怕也是會頃刻間被轟成渣子吧。”一個修士立刻搖頭説道,對於自己的攻擊頗有信心。 聽到那名修士的話,陳辰等人也是露出了統一的神色,畢竟攻擊力強大與防禦力強大可不是一回事,如果這般都是不能將之殺死的話,恐怕陳立等人都是有了自殺的心了。 “既然如此,那麼我們就在此地等著那個小雜種的渣子。”陳辰冷哼的説道,其他人也是絲毫離開的意思都沒有,畢竟范泰的身上有著寶貝的事情所有人都是知曉了一二,不説別的,僅僅是那青蓮地火便是讓德這些老傢夥覬覦的了。 無數的靈力不斷的肆虐,那些修士也是不得不推到更遠的地方,只是那防禦卻是並沒有被撤掉,因為這些人著實是被范泰嚇到了,如果范泰沒有死的話,這些人這時候分開便是在自尋死路。 足足過去了半個時辰,那些靈力才最終歸於了平靜,而在空中唯一還存在的東西便是一片破爛的衣物,與范泰身上的衣物一摸一樣,更重要的是,上面還殘存著范泰的氣息。 見到那片衣物,陳辰等人雙眼放光,因為他們知道范泰一定是會殺死了,不過青蓮地火為何沒有出現呢,那可是天地孕育而生的寶物,就算是在強大的攻擊也是難以將之毀滅掉的,可是此時青蓮地火卻是絲毫都沒有見到,而且更奇怪的是,空中也是沒有一絲的殺氣,按理説,殺體死後,殺氣會瀰漫在空中一段時間的,就算是死的再怎麼徹底也不至於如此呀。 懷著這樣的疑問,陳辰等人將那片衣物抓入手中,將神識全部都釋放了出去,將這一片區域全部都覆蓋了起來,他很自信,就算是范泰真的沒死,其也是不可能逃得出這個圓球的。 “大家小心點,這個混蛋詭計多端,我們不要上了他的當。”一個修士出言提醒道,他的一個後備侄孫便是被范泰搶劫了一次,不服氣的他並沒有選擇屈服,而是與范泰戰鬥了起來,不過結果很明顯,他的侄孫被范泰直接殺死,斬成了碎片。一想到這些,其心中就是一陣絞痛,畢竟那幾個侄孫是他頗為看重的,很有可能進階成為與他一樣的元嬰期的存在,甚至是有可能成為一名渡劫期的強大修士,可是卻被范泰這般輕易的斬殺了,這讓的他怎麼能不心痛呢。 六十八名修士顫顫兢兢,如履薄冰,任誰都想不到這一切都是因為一個金丹期的修士造成的,如果傳出去的話,恐怕會被笑掉大牙,不過眼前的這些人卻是沒有時間去考慮這些,畢竟自己的性命比什麼都重要,丟了性命就一切都沒有了。 只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一雙眼睛正在盯著他們,六十八名修士萬萬沒有想到的是,范泰就在六十八名修士的身邊,可謂是近在咫尺。一旦其爆發攻擊,就算是這些修士早有防備恐怕也是會死傷慘重吧,只是此時的范泰滿臉的冷峻,並沒有急於出手,他知道就算是沒有肯定的把握,這些傢夥早晚會撤去自己的防禦的,到時候這些人便是會四散,那時候,范泰便是會施展雷霆手段,將這些人全部斬殺,不過其也是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將這些人全部都斬殺的,畢竟這些人如果真的是朝著四面八方逃去的話,就算是范泰自恃本領國人,其也是會一陣頭疼的,一個不慎,甚至還有可能會被那些傢夥來一個反撲的。 范泰冷冷的盯著那六十八名元嬰期的修士,這些人一個個面色沉重,不敢多移分毫,緊緊的抱成一團,對方的這種舉動也是讓的范泰的眉頭使勁的皺了皺,畢竟這麼多人如果一直如此,就算是其能夠出其不備的攻擊,可是依然是難以取得有效的成果,反而是會讓的自己消耗巨大。 “小雜種,我知道你沒死,就算是你躲到天涯海角也是跑步了的。”陳辰也是一聲大喝的説道,然後其對著那些修士喊道“各位道友一起出手,將大陣收攏,就算是他沒死,我們也是會讓得起現出形來,如果其死了,那麼今日我們便是成功了。” 聽到陳辰的話,范泰眉頭一皺,這個大圓球讓得起有一種危險的感覺,此時聽到居然還能縮小,范泰卻是呆不下去了,如果真的任由這些傢夥如此做的話,恐怕其也是會很快的就被發現的。 看到那些人果真是準備出手了,范泰也是沒有絲毫猶豫的朝著那些人靠了過去,準備等著機會動手,只是那張大網此時卻是再次出現,先前的時候突然先是的大網居然再次出現,對著范泰所在的位置一下子就鋪了過去,這讓的後者無比的驚訝。 這到底是什麼法器,怎麼能夠識破自己的隱身術,范泰心中一陣驚咦,萬萬沒有想到這裡居然有著這等法寶,如果一個不慎,其便是會被捕捉住的,不過這件東西可能不能完全捕捉到他的氣息,而且需要一定的時間才行,否則在方才這張大王便是會出現了,怎麼會等到現在呢。 “靈兄,怎麼回事?”看到那張大網的奇怪舉動,陳辰也是露出了疑惑的神色詢問道,畢竟其可視知道,靈家雖然不如陳家勢大,可是卻也不容小覷,尤其是這個世家自己祭煉的一些靈器,當真是有著神鬼莫測的功效,這也是為何陳辰與陳立會將其請來的原因。 “不清楚,就在方才,我的靈網捕捉到了一絲氣息,可是卻一轉瞬間又沒了,當真是奇怪。”那個被稱為靈兄的男子是一個面容白嫩,秀氣的男人,長相也是頗為不錯,眉清目秀的,冷冷説道。 聽到那人的話,其他的修士也是頗為的驚訝,然後才有一人説道“靈山兄,你靈家的靈氣可以説是從未出過錯誤,依你看,這是怎麼回事?” 那人説的頗為恭敬,而那個被稱為靈山的人在沉吟一下之後才説道“很有可能是那個小子殘存的靈力,也有可能是那個人根本就沒死,或者是靈網出現了錯誤,畢竟我們如此多的修士在這裡,靈網出現些許的誤差也是很有可能的,不過為了保險起見,我將靈網全開,大家儘管施法即可。” 聽到靈山的話,陳辰與陳立等人也是頗為同意的點了點頭,畢竟這些人走南闖北也是有了數百年的時間,就算是沒吃過豬肉也總歸見過豬跑,這種陰溝裏翻船的是已經是屢見不鮮了,所以這些人也是無比的小心,免得被猥瑣的范泰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