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玄幻 > 路遊俠客 > 第十二章 仙氣最為貧乏的區域

第十二章 仙氣最為貧乏的區域

飛行了數萬里,范泰才找到了一處僻靜之地,這裡荒無人煙,很少有修士經過,同時這裡的海獸也是稀少無比,隨起碼是沒有那麼強大的海獸,這讓的范泰踏實了許多,如果再渡劫的時候,那些強大的海獸突然出來搗亂的話,范泰恐怕會在頃刻間就被天劫的閃電劈死吧。 轟隆隆,很快,范泰便是在大山之中挖掘出來了一個巨大的洞穴,而後,范泰不如其中之後又是一陣轟隆隆的聲音,然後其便是用靈力將門口封住,打出一道道的符篆和旗子插入到了山洞之中,然後其才是盤膝而坐,開始了打坐修煉。 范泰盤膝而坐,著一坐就是數個月的時間過去了,而范泰的靈力則是早已經消失不見了。此時的范泰的靈力波動非常的平穩,神識也是在不斷的變強,一陣陣的殺氣帶著青蓮地火以及仙人淚不斷的從范泰的身體之內滾出來,同時其殺氣也是強大到了一個駭人聽聞的地步,將那個不知名的高手的殺氣吸收之後,范泰的殺氣也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居然是在不久前再次進階了,與先前的范泰的殺氣相比,此時的范泰的殺氣也是越發的強大了,其中的意志也是越來越強大,越來越完善了,那種孤傲和舍我其誰的霸道氣息讓范泰的殺氣攻擊力城成倍的增加。 呼,吐出一口濁氣,范泰也是睜開額雙眼,爆射出驚人的光芒,然後七彩石站立了起來,打開一本破舊的書籍,上面寫著‘凝靈聚仙’四個歪歪溜溜的大字,然後范泰毫不猶豫的將其打開,然後其便是沉吟在了其中,這一站就是三日的時間,等到范泰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三日的晌午了,太陽已經老高了。 “這凝靈聚仙大陣理解起來倒不是不那麼困難,只是佈置起來卻是非常的繁瑣,需要的一些材料也是破位的珍稀,就算是先前的時候早有準備,現在也是顯得有點捉襟見肘了,看來這獸海島是不得不去一趟了。”范泰如此樹洞奧,然後便是禦劍飛行,駕著靈劍朝著遠處飛去,足足飛行了數日其才是再次來到了獸海島。 已步入獸海島,范泰便是顯出了身形,然後發現這裡的修士居然比之往日要增加許多的樣子,這讓的范泰一陣的驚疑。經過一陣的打聽,其便是知道獸海島居然是遇到了海獸的攻擊,那些海獸來的非常的突兀,其他地方的一些海獸也是發了瘋,一些在外苦修的修士已經碰運氣和歷練的修士是第一時間就遭了秧,被弄得死傷了大半。 “那些海獸為何沒有去我的地方呢?”在感覺幸運的時候,范泰也是感覺無比的詫異,畢竟如果這些海獸真的發瘋的話,恐怕就算是躲到萬里之外也是不能夠躲開的,不過范泰一路走過來卻是什麼都沒有遇到,這讓的范泰萬分的詫異。 不過,范泰的疑惑很快就得到了答案,居然是范泰呆著的那個方向上是一片死海,居住著一個強大的存在,就算是一般的海獸都是不敢步入其中,而且那片海域的靈力也是相對的匱乏,所以范泰才會沒有遇到任何的阻礙。當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范泰也是一陣僥倖,沒有想到自己居然在一個不注意就跑到了一個死亡的區域去,至於那裏的靈氣是否缺乏,范泰但是不去管,因為其吸納天地靈力的能力可是比之一般人要強大得多,更何況是這些仙氣呢,就算是仙氣最為貧乏的區域,范泰也是足矣進階了。 甩頭忘掉這些,范泰進入拍賣行,發現這裡的人居然一下子多了許多,其中拍賣材料的多了許多,靈劍,丹藥的價格居然攀升了許多,不過就算是面對這麼誘人的就愛個,也是沒有多少人降至拿出來賣掉,畢竟很有可能一粒丹藥就會救自己的一條命,而法器更是沒有什麼人去關注了,大部分人都是在選擇了靜修或者是走向了戰場,很少有人會在這個時候祭煉自己的武器的,就算是有人想賣,也是會發現根本就沒有什麼人出手,就算是一些人出手,價格也是低的可憐,所以也就很少有人拍賣了,至於那些藥材之類的東西,倒是沒有受到多少的影響,畢竟這類東西在任何時候都是緊俏的東西,絲毫沒有受到影響。 范泰在拍賣行之中足足做了半日也是沒有等到自己需要的東西,心中不由的優點鬱悶,畢竟其需要的不是什麼珍稀之物,就算是在一個地攤上都是能夠找得到的,不過范泰此次卻是需要大量的,所以才選擇來到了拍賣行。 “下面這件東西的作用自然不用説,雖然品階不高,不過卻是數量巨大。陣眼石,雖然是最低階的,不過卻是足足有數千塊之多,底價十萬塊靈石,喜歡擺陣的道友倒是可以將之拍下。” 、主持人的話音一落,范泰便是眼中放光的盯著那些陣眼石,看著那高度,范泰的神識也是肆無忌憚的掃了過去,而臺上的人也是沒有絲毫阻止的意思。 “居然有著五千之數。”范泰咋舌説道,萬萬沒有想到這些陣眼石的數量居然是如此之多,這也讓的范泰一陣欣喜,其需要陣眼石至少也是要千余塊,沒想到這麼快其便是得到了這麼多,那麼所謂的足底阿德難題也是被其解決了,不過范泰也是沒有第一時間報價,免得被一些惡毒之人看出來自己對此物志在必得,然後哄抬物價。 果然,台下一片的寂靜,根本就沒有人出價,這讓的臺上的主持人也是如坐針氈,感覺萬分的不自在。 “那位提供陣眼石的道友説了,如果那位道友可以提供拍賣價的八成的築基期與金丹期的丹藥,那麼便是可以將此物拿走。” 聽到主持人的話,范泰也是知道機會來了,當下便是舉手將只拍下,不過這時候,一個聲音確實突兀的響起,將范泰那舉起的話給生生的震了下去。 “這些東西老夫要了。” 一個老者冷冷的掃了一眼范泰,便是超前走去,而范泰則是一臉的陰寒,無比的憤怒,就在剛才,那個老傢夥居然出手將范泰的手險些擊傷,這讓的范泰如何的不憤怒。 探出神識,范泰發現對方不過是一名元嬰期的修士,雖然靈力波動頗為強悍,可是范泰卻是絲毫未曾放在眼裏。 范泰也是站立了起來,冷冷的盯著那個老傢夥,然後冰冷的説道“我已經準備拍下,你這是何意?” 范泰的聲音頓時引起了許多人的注意,紛紛朝著這邊側目,當看到范泰一個金丹期的修士居然膽敢與一名元嬰期的修士叫板的時候,也是暗自搖頭,這不是純粹在找死嗎。 哼,那個老傢夥看也不看范泰,對著臺上的主持人樹洞奧“不知道我將之拍下有問題嗎?” 聽到這樣的呼氣,主持人也是露出了遲疑之色,畢竟兩個人看起來就像是有著梁子的人。 “兩位道友自行決定吧,只要不在拍賣行內鬧事即可。” 主持人在笑著餓同時,也是沒有任何猶豫的警告了一番,然後才事不關己高高挂起的佔到一旁。 “你可是范泰?”那個老修士突然這般的説道,而范泰則是眉頭一挑,顯然是非常的意外,沒有想到眼前的這個修士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 “你是誰?”不管對方是如何知道自己的,范泰也是立刻沉下了臉色,狠狠地問道,畢竟其仇家不少,如果真的被一些人知道的話,恐怕其也是會引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哼,取你性命的人。”老修士的面龐無比的森寒,然後才是走出了拍賣行,就在其離開的時候,其也是冷冷的扔下了一句話的説道“不要妄圖逃跑。” 哼,范泰也是一聲冷哼,對方方才的動作不可能沒人看到,顯然此人也是受到了一些指使才會如此做的,不過其惹下了那麼多的仇家,此時怎麼會知道其到底是誰呢。 “那麼我是不是拍下了呢?”轉過頭去,范泰這般問道。 “自然。”看到范泰一個金丹期的修士被一個元嬰期的修士威脅之後居然是毫無懼色,也是頗為的驚訝,然後才笑吟吟的説道。 范泰沒有任何猶豫的就扔下了價值不菲的丹藥,然後便是離開了拍賣行,而就在其離開的瞬間,先前的那名老者也是跟了上去。 “你到底是誰?”范泰冷冰冰地問道。 “還記得陳家嗎?靈城的陳家。”老者突然面露殺氣的説道,滿臉惡毒的看著范泰。 “什麼?”范泰露出了吃驚的神色,萬萬沒有想到居然事那個陵城的陳家,不過其很快便是冷靜了下來,冷聲説道“恐怕憑你一個人沒有這個膽量來這裡鬧事吧。” “你倒是明白。”老修士説然,然後才朝著外面走去。“想逃是不可能的,出來受死吧。” 哼哼,聽到老朽是的話,范泰也是冷笑著跟上,看看到底是誰死。 走出拍賣行,兩個人便是非常默契的朝著島外走去,不一會便是走出了海島。 “小子,逞強是會招來報應的。“老修士無比的自信,就算是傳言是真的,那麼其也是絲毫不擔心范泰會被徹底的化為虛無。 哼,范泰也是一聲冷哼,然後立在了原地。 “哈哈,你這個小王八蛋居然真的趕來,看來當真是活膩了。”一群修士出現在了范泰的視線之中。 “我看他是以為自己天上地下無敵了。”一道嘲諷聲也是傳了出來。 看著那從四面八方出現的數十位元嬰期的修士,范泰的臉上也是閃過了一絲訝色,這些人當真是下足了本錢,居然出現了這麼多的元嬰期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