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玄幻 > 路遊俠客 > 第九章 化為虛無

第九章 化為虛無

轟,空中沒有一絲的雲彩,可是卻是傳出來一聲悶雷聲,而後猛然的一道水桶粗的閃電直接落下,那是一道完全由殺氣組成的閃電,威力巨大,如果范泰這般被命中的話,恐怕范泰也是會在瞬間直接被化為了虛無。 喝,看到那道閃電,三個老傢夥一起出手,三種顏色的靈力組成的防護罩將范泰保護在了其中。 轟,范泰一下子便是被打的倒飛了出去,不過身上的那層光罩卻是沒有破開,只不過是因為閃電之上蘊含著強大的力道。 范泰被水桶粗的閃電的倒飛了出去,而後其便是毫發無傷的站立了起來,然後天空之上一陣轟隆隆的巨響之後再次落下了一道閃電,比之前的那道閃電更加的粗大,將范泰一瞬間便是覆蓋了起來,而後者則是被其再次轟擊的倒飛了出去,嘴中也是吐出了一口鮮血,顯然是在先前的攻擊中受了一些不輕的傷勢。 “這到底是什麼天劫,威力怎麼這麼巨大?”不僅僅是范泰,就算是三個老怪物也是動容了,因為當初的時候,三個怪物也是曾經讀過天劫,而且還是不止一次的渡劫,三人自然也是非常的清楚大天劫的威力雖然不是小天劫的威力能比的,不過卻也不會出現這般的威力,一般來説前面的雷電雖然也會強大無比,但是對於一名渡劫的修士而言絕非沒有這麼可怕的,現在的范泰的實力雖然看似不過是一個元嬰期的修士,不過其真實實力卻是已經達到了大乘期的實力,畢竟三個人現在都存在范泰的意識之中,三個老傢夥的靈力也是任由范泰隨意的電動和使用。 “這到底是什麼大天劫,怎麼如此的厲害?” 范泰也是吐出了一口鮮血的説道,他沒有想到就算是有著三個老傢夥出手,自己居然也是不能輕鬆容易的度過眼前的大天劫,不過想想他也是釋然了,因為如果這真的是一個仙人留下的東西的話,那麼恐怕范泰需要宣恒受的是無比可怕的天劫和攻擊了。 閃電不斷的落下,范泰也是不斷的躲閃,只是那些閃電出現的非常的突兀,同時也是無比的快速和迅捷,這讓的范泰有時候躲無可躲,只能無奈的被那些閃電劈中,然後不斷的大口大口的的磕出鮮血來。 噗,范泰終於是被一道比范泰海上粗上幾分的白色閃電劈的渾身破碎,雖然下一刻其便是再次變回了笨樣,不過卻是臉色蒼白,顯然先前的攻擊對其也是造成了巨大的傷害。 轟隆隆,一陣無滾滾東的聲音傳出,上面無數的殺氣不斷的滾動,形成一條條的白龍不斷的嘶吼,俯視著下面的范泰,如同俯視螻蟻一般。 “上當了。”幾乎是同時,四個人都是察覺到了不正常,因為這根本就不是天劫,不是是被人模倣出來的罷了,就算是在如何的想像也完沒有必要去硬憾,那樣的話只是會中了別人的計謀罷了。 范泰一個箭步奪地而出,下一刻就出現在了空中,化作一道流光的不斷的閃爍著朝著遠處飛去,而一道道粗重的閃電顯然也是發現范泰識破了自己,所以也是不再隱藏,反而是更加的瘋狂,不斷的落下閃電,一道道閃電都是無比的粗大,甚至范泰在前方看到了一個如同一個巨山般的閃電在慢慢的形成,而且閃電也在不斷的增大,將前面的世界全部都封閉了起來,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范泰發現自己越往前走越感覺天空越來越低了,周圍的殺氣也是越發的墨跡,同時周圍的空間仿佛也是變得越來越小的,那種來自於外界的壓力也是越來越大了,讓的范泰心頭升起了一種非常沉重的感覺。 “好厲害們居然將我們封在了裏面。”三個老傢夥也是察覺到了異常,而且他們的神識也是無比的強大,比之范泰還要強大許多,也就是三個老傢夥已經察覺到了周圍的空間在急劇的縮小。 “直接衝過去。” 三個老傢夥如此説道,而范泰也是沒有任何的退路,只能無奈的朝著前面衝去,很快的便是來到了那道閃電之前,閃電比之范泰看到的還要粗大幾分,這讓的范泰無比的驚悚,這到底需要多麼龐大的殺氣才能形成呀,恐怕就算是范泰耗費所有的殺氣,范泰也是不能不能形成這樣的殺氣吧,一座大山般得殺氣。 范泰的體表浮現了皇,綠,紅三種不同顏色的靈力將范泰徹底的包裹住,無比的厚實,同時無數的法寶飛出了范泰的腦海,出現在了范泰的外面,有著小鼓,有著銅鏡,靈劍,數以千計的法器被三個老傢夥不要命的扔了出來,而在其中最為顯眼的就是一個階段的無比的靈劍,血紅色的靈劍,非常的巨大,上面有著無數的血氣環繞,而且還有這無數的血腥味散發而出,另一個是一個一個綠色的葫蘆,雖然看起來無比的小巧,不過卻是沒有一點可愛的味道,甚至還顯得非常的詭異,散發著一種讓人難受的感覺,最後一個是一個巨大的拳頭,奇黑無比,上面有著無數的小型的漩渦在不停地旋轉著,同時其上面還有這一些符文在不斷的閃爍著。 見到如此之多的法器將自己包圍了起來,范泰也是露出了欣喜之色,有了這麼多的法器保護自己,恐怕就算是面前的殺氣無比的強大,范泰有著有信心能夠走過去。 一步邁出,范泰就走進了殺氣形成大山之中。轟,范泰一下子就被砸的落到了地上,骨骼發出了快要碎裂的聲音,血肉一下子就凹陷了下去,血肉橫飛,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不過,那些法器卻是讓德范泰好受了許多,不過,只是一下子,那些法器便是被損壞了許多。 “小子,快點走出去,沒時間讓你在這裡趴著。” 三個老傢夥也是頗為焦急地説道,如果再這裡多深陷一分鐘的話,那麼范泰所承受的傷害也就會多上一分。 嘿,范泰將身體修復好,不過很快就是在此破裂,然後范泰再次將自己的身體修復好,范泰的身體就是在這種破碎和修復之中不斷的轉換,而其自己則是大步的朝著走去,頂著殺氣帶來的階段的壓力。 咔哧,越來越多的殺氣進入范泰的身體,終於是讓德范泰的腿骨折斷,而范泰也是露出了更為痛苦之色,大聲的喊了出來。 “舍我其誰。”范泰無比的霸道,身上的殺氣也是瘋狂的多提而出,這是一場針尖對麥芒的出手,讓的范泰無比的傲然,仰天長嘯,同時那些殺氣也是在不斷的擠壓著范泰,順著范泰的毛髮不斷的鑽入范泰的身體之內,同時,范泰身上的那些法器也是在不斷的飛舞,抵擋著那些法器,不過大多數法器卻是在第一時間被那些殺氣化為了虛無,唯有那巨大的血色靈劍,迷你的綠色葫蘆,以及那只漆黑如墨的大手一指在不斷的抵擋著那些殺氣,毫無懼色。 嘿,范泰將所有的曬迸發,在這一刻前進了足足有數十丈。然後在如法炮製,范泰居然在其他的法器破碎之前,前進了數千丈之多,而那些法器到了此時也是徹底的失去了作用,變成了破銅爛鐵的一瞬間就被殺氣化為了虛無,然後那些殺氣也是毫不客氣的瘋狂的攻擊者范泰,只是,三個法器依然在奮力的抵抗,只是范泰此時的殺氣也是被耗費了足足有十之八九了,剩下的那些殺氣也是不足以支撐著范泰走出這座殺氣的大山了。 “真是一座大山呀。”范泰自嘲的説道,他萬萬沒有想到這座山居然比自己想像的還要打,其足足已經走過了數千丈甚至是進萬丈的距離,可是就算是這樣,范泰也是沒能走出這座大山,這讓的范泰越發的吃驚和驚嘆那位前輩的實力了。 呼,三個法器不斷的迸發出強大的靈力,甚至將那些殺氣都是生生的逼退了三分,然後三個老傢夥帶著些許的虛弱説道“快走。” 范泰沒有任何遲疑,就在三個老傢夥出手的時候,范泰早就化作一道白光的跑了出去,而那些殺氣也是風起雲湧,不斷的滾動,阻礙著范泰的前行,甚至在范泰的前面,其還看到了一道道的白龍居然堆積成了一面墻,將范泰攔在了裏面。 “這些殺氣居然也是開了些許的靈智。”范泰無奈的搖頭苦笑,其大部超前走去,鑽入了其中,使勁的在其中掙扎,然後其便是被一堆的殺氣死死的圍住了,不過三個老傢夥也是出手,將那些殺氣狠狠的逼退,然後范泰便是從中走了出來,而且其也是靠著那些靈力的保護,徹底的從大山之中走了出來。 呼,范泰長出了一口氣,這露出了輕鬆的神色,不過還未等其徹底的放鬆,其便是看到在其前面居然出現了一個白人,那是一個由殺氣形成的白人,有著自己的五官和外貌,甚至還有著一些血肉。 “這難道是那個人殘存下來的肉身嗎?” 范泰有些驚疑的説道,那些血肉雖然數量不是很多,不過卻讓的所有人都是一陣害怕,因為如果這真的是那個殺體留下來的,那麼其可怕程度自然是不言而喻了,就算是前面的所有的攻擊都加起來也是不敵其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