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玄幻 > 路遊俠客 > 第六章 難以接受

第六章 難以接受

“難道就要讓這個小子這邊呢瞎逛下去嗎?”綠毛老者也是一陣子的急躁,已經進入寶山了,此時卻被一個小小的空間阻攔在了外面,這讓的綠毛老者難以接受。 “自然是不能這般等下去,畢竟,我們的時間不過是數日,如果不能夠將之得到的話,那麼我們就真的功虧一簣了。”滿臉大黑的漢子也是露出了憂心忡忡的樣子,然後才嘆了一口氣的説道“既然遇到了這等事情,我等便是拿出自己的法器吧,比紀念館如果連這裡都是過不去的話,我們便是不嫩繼續走下去了。” 聽到大臉黝黑的漢子,滿臉橫肉的漢子也是已經,綠毛老者更是嚴重不斷地閃爍,顯然是在琢磨著大臉黝黑的漢子的話。 “既然如此,那麼便拿出來吧,逼近拿到一件東西總比一件沒有得到白跑一趟要來的實惠。”滿臉橫肉的漢子一咬牙,到底是下定了決心的説道。 俺看到滿臉橫肉的漢子也是如此説道,綠毛老者依然在那裏猶豫不定,而大臉又黑的漢子卻是絲毫不著急,只是靜靜地等待著綠毛老者的答覆。 “既然如此,那麼便這麼決定了。”好半響之後,綠毛老者才露出了堅毅之色的説道。“不過,我們三人不可能一起出手的,這樣的話,我們開始走不了多元的。” 哼,大臉黝黑的漢子冷冷的一哼,然後才樹洞奧“我先出手,你二人子許諾過決定,你看如何?” 嘿嘿,聽到大臉黝黑的漢子的話,綠毛老者也是嘿嘿的一笑,然後才點了點頭,下面的事情縱然是無比的順利了,綠毛老者第二個出手,滿臉橫肉的漢子則是第三個出手。 安排完成之後,大臉黝黑的漢子一隻大手探出范泰的腦海,對著虛空一抓,一個巨大的鈴鐺就出現了,上面有著無數的符文,不斷的閃爍著。鈴鐺呈金色,不斷地晃動,叮鈴鈴的亂響,一道道的波紋不斷的散發出去,猶如水波一般,不斷的動蕩。 水波一齣現,黑暗之中便是出現了無數的動蕩,不過卻是非常的微弱,如果不是仔細觀察的話,很難您發現這點細微的變化。 鈴鐺飛出清脆的聲響,耗死天籟之音,非常的悅兒,可是就是這樣的聲音確實讓德整片空間出現了晃動。 “去。”滿臉黝黑的漢子一聲低喝,一道黃色靈力便是飛出范泰的腦海,依稀子就鑽入了那個金色鈴鐺之中,然後鈴鐺之上的鈴聲也是越發的響亮,化作一道道的黃色巨刃不斷的斬出去,狠狠的轟擊在黑暗之中,而那看似無邊無際的黑暗卻是被黃色巨刃斬中,劈裏啪啦的不斷的轟擊在黑楠之中,而范泰則是依林的茫然,雖然神識已經出來了,不過范泰確實一直被忽略,而范泰也是絲毫沒有插手的意思,任憑這些老傢夥隨意地折騰,主要這些老傢夥不會出手傷害到自己的身體就新娘歌,而且范泰也是無比的相信,那個姓范的大臉黝黑的漢子也是會出手保護其的安全的,畢竟二者之間還是有著一定的約定的。 鈴鐺不斷的響動,而大臉又黑的漢子則是不斷地打出靈力,不斷地出手,同時,企業是不斷的探出大手,扔出一個個金色的鈴鐺,金色的鈴鐺的數量越發增加,到得半個時辰之後,甚至已經超過了百個之多,二者一百餘個鈴鐺不斷的響動,非常的早亂,但是偏偏期間確是有著一種莫名的聯繫,讓的范泰陷入了一種奇妙的境界。 轟,鈴鐺不斷的響動,足足響了數個時辰之久,然後才徹底的發揮出來了威力,周圍的虛空被其震成了碎片而那些黑暗也是最終的消散一空,沒有落下任何東西,取而代之的便是一個巨大的黑色籠子懸挂在空中,散發著殺人心魄的黑色,只要將人的心魄吸進去。 “果真是一件空間法器。”大臉黝黑的漢子露出了裹著怒次的模樣,大手一掌的便是將空間法器顳颥了手中,也不去管其他二人的臉色。 哼,看奧大臉黝黑的漢子這般,綠毛老者也是一聲冷哼,然後才沒有多説什麼,反而是一言不發的盯著四週。 “一個時辰。”三個人露出了興奮著色,眼中露出了貪婪之色,化作三道光線朝著三個方向分別飛去,而范泰的身體則是在此被控制住,雖然其神識依然是清醒著,可使其卻是什麼都作不了。 吼,就在這時候,一個個怒吼聲不斷的傳出,向來是三個老傢夥遇到了一些阻礙,不過當聽到那些怒吼的聲音很快就消落下去的時候,范泰也是明白,似乎那些東西根本就不是三個老傢夥的對手。 范泰不斷地感受著周圍的殺氣,不知道是有意的還是根本就不在乎,三個老傢夥居然並沒有封鎖范泰的感官,只是讓得起不能隨意的移動,而范泰則是趁著這段時間不斷地感受著空中的那些殺氣中的東西,那種殺氣之中蘊含的意志。 很快,一個時辰就過去了,三個老傢夥回來之後沒有任何的變化,更是沒有説自己拿到了什麼或者是詢問別人,仿佛對是對此故意不提。 很快,范泰便是化作了一大流光的離開了大殿,然後朝著皇宮的裏面繼續飛去,速速之快居然轉瞬間就消失在了天際。 范泰不斷的飛行,最後停在了一個巨大的宮殿面前,宮殿與先前的宮殿看似相通,可使其趨勢有著一塊巨大的牌面停在了空中,不斷的上浮下落,上面書寫著‘殺閣’兩個龍飛鳳舞的大字,無比的蒼勁有力。 “小子,下面便是給你的好處了,能不能得到就看你的造化了。” 范泰懷著疑惑的來到了殺閣的面前,沒有任何阻礙的就進入了其中,已進入其中,范泰就感覺到了那種冰寒弩刺骨的殺意,不斷的侵蝕著范泰的身體,順著毛髮鑽入了范泰的身體之內。而范泰也是發現,那些殺氣進入自己的身體之後也是沒有再出去,反而是停在了裏面,而且三個老傢夥也是不斷的控制著自己的身體不斷的其吸收著那些殺氣。 這群混蛋,范泰破口大罵,所謂的機緣居然是這種機緣,如果一個不慎,其肯恩就會被那些殺氣撕成碎片,可是其卻是只奧三個老傢夥不會讓自己現在就死的,不過,其卻是知道這等殺氣對於自己恐怕只有壞處沒有好處吧。 這些殺氣乃是一個一隻腳踏入真仙境界的殺體留下的殺氣,必然是被其傾盡了一生的心血,此時莫名其妙的跑到范泰的身體之內,自然不會是什麼好事,最起碼,范泰已經感覺到字節經脈都是支撐不住了,如果不是其體質遠超同階的呼,恐怕此時便是化成了一談的爛肉了,可是就算是這樣,范泰依然是被弄得無比的難受,仿佛萬蠱噬心。 “先這樣把,畢竟他現在還不能死。“看到范泰因為痛苦扭曲的面容,大臉又黑的漢子也是出言制止道,而其他二人也是停下了手中的動作,不再操縱著這些東西了。 “這般恐怕是不夠的,畢竟那個傢夥死前的實力可是比我們強的太多了。”綠毛老者露出了擔憂之色的説道,而大臉黝黑的漢子和滿臉橫肉的漢子也是紛紛的露出了沉吟之色,想來也是在不斷地躊躇。 “的確,雖然這個小子不能死,可是我們是不能就此放棄的。”滿臉橫肉的漢子露出了兇狠之色的説道“既然如此,那麼便是強行將那些殺氣收入到這個小子的身體之內,然後我三人利用大法術將其實力暫時提升到元嬰期,雖然這樣會耗費我三人不好的靈力,不過卻好過讓的這個小子死掉,害的我們不能得到想要的東西。” “這?”綠毛老者露出了難堪之色,范泰現在不過是一個金丹期的修士,如果強行將其提升到元嬰期的實力,恐怕不是一般的提升那麼簡單的,畢竟范泰可是跨過了一個大境界的,那樣可不是從元嬰的三階提升到五階那麼簡單的事情。 “這樣做是否太過魯莽了,畢畢竟我三人小孩太多法力的話可是會在後面寸步難行的。”綠毛老者似乎不想這麼做,對於滿臉橫肉的紅娘子的建議也是在遲疑一段時間後做出了這樣的決定。 大臉黝黑的漢子也是露出了遲疑之色的説道“這可不是一件小事,如果一個不慎,恐怕寶貝沒得到,我們三人反而會隕落在此地的。” 還能夠,聽到二人的話,滿臉黝黑的漢子露出了不屑的神色,身上的橫肉不斷的抖動,然後才冷冷的説道“修真本來就是一件逆天之事,我等修煉到這等地步本是不幸中的萬幸,真仙可是不是那麼容易成為的,如果我三人不肯下狠手的話,恐怕也是會在數百年之後化作一剖黃土吧。” 剩下的二人聽到滿臉橫肉大漢的話,心中也是一陣暴跳,然後才面露堅毅之色的數道“的確,我們本來便已經是人間界的最強的存在了,如果沒有這等勇氣,恐怕我三人當真是就此泯滅了。” “沒錯,我們都已經來到這裡了自然是不可能再退回去了,既然這般的話,那麼便是便宜了這個小子,如果這次其能夠活著出去的話,恐怕得到的好處也是不小。”綠毛老者這般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