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玄幻 > 路遊俠客 > 第四章 龍殿

第四章 龍殿

凈鈺師傅將范泰帶出樹洞,范泰已近五十天沒有出門了,按現在的説法是個宅男,還是個超級宅男了。看到了外面的太陽,呼吸外面的空氣真是太爽了。好久沒有變形了,范泰伸了一個懶腰,運通了身體的經脈,雙眼一閉,一個轉身,就見一台哦青龍飛入雲霄。站在地上的凈鈺師傅哈哈大笑,那是心底徹底的開懷,看著雲層中飛舞著的范泰,點頭含笑,今天就是要放行的日子了。 范泰在空中盡情的舞了一會才回到地面,“師傅,太開心了,身體就像是被重新整合了一遍,舒服極了。” 凈鈺師傅瞇著眼笑著看著他,輕輕説,“想你娘親了嗎?” 范泰一聽到師傅這樣説,就知道一定是可以去見娘親了,頓時又是一蹦幾尺高,連著翻了幾個跟頭。一個跟頭翻到了剛才出來的樹洞前,站住了沒動,開始琢磨這個樹洞,看了一會,沒看出名堂,又開始摸,圍著樹轉著摸,可是也沒有摸出什麼名堂。 “師傅,剛才額門呢?我怎麼找不到了。” “哈哈哈哈......!”身後只有師傅爽朗的大笑聲,“洞,有洞嗎?我怎麼都不知道。”范泰一看師傅已經變成白龍飛走了,趕緊跟上,范泰也變成了青龍緊緊跟在師傅後面,回到山林去。 回到山林後,凈鈺師傅交代了幾句,告訴他,回去後見過娘親,娘親自然會把這一切來龍去脈仔細的説給他聽,剩下的事情只要聽他為娘的就可以了,需要的時候,師傅一定會出現,寧採兒也不許需要再去找了,拓本也是一條靈龍,已經在這裡修煉了,等到該出去找你的時候也自然就會出去。 聽到凈鈺師傅這樣説,范泰才恍然徹悟,原來這一切只有他一個人弄不明白,所有的人都比他清楚。 “師傅,那我現在就可以回去見娘親了,不用等到明天了嗎?”范泰還需要確定一下,有點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很久沒有見娘親了,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和娘分開這麼久。度日如年。 “走吧,現在就可以走了,只要你願意。”聽到凈鈺師傅這樣説,范泰突然又有些依依不捨,原來日久生情,出了洞就見不到師傅,見了師傅就要離開娘親,總是不能如願,當然,世事都是如此,誰能如願。 凈鈺師傅引著范泰來到了崖洞口,范泰看到了崖洞,可仍是疑惑,為什麼自己單獨來找,卻總是找不見這崖洞,師傅以來,便順理成章的就出現在哪了呢?凈鈺師傅看著范泰出了洞,並沒有送出洞口,洞就在范泰身後合上了。范泰出來洞口,再轉身找洞,卻無論無何也找不見了,就恍是做了一場夢,走過長長的洞身,看到外面居然還在下著雨,只是雨已經沒有離開時那樣的狂大。 范泰除了崖洞,沿著山路往家走。沒到家門口,就看到已經站在門口等著自己的娘親,那不成娘親知道自己今天回來。范泰邊走邊想,看到娘親後腳步飛快,恨不得馬上飛到娘親面前。 “娘親。”喊了一句,范泰就把娘親抱在懷裏,久久不願分開。 娘倆進了屋,看到了墻上的萬年曆,范泰才驚呼一聲,“娘,我才走了這幾天嗎?” “是的啊,怎麼?你是覺得長了還是短了呢?”范泰娘知道范泰驚異啥,故意逗兒子。 “娘啊,你是知道的,告訴我,難道我是在做夢嗎?” “不是做夢,孩子,不要著急,先和口熱水,娘慢慢和你説。”范泰娘看著兒子看也看不夠,怎麼舍得讓他著急。 范泰聽娘説了這愛知道,洞裏一個月,凡間一天的差距,原來在洞裏帶著一年苦練武功,在凡間也只是兩周而已。還好還好,范泰一直擔心娘是不是等太久,原來也並不久。 “娘親,那你是怎都知道的。”范泰纏著娘不停地問,這麼久沒見,有好多話想和娘親説,“你怎麼會知道我要回來的,站在門口接我。” “千里傳音或者靈氣傳音,這是我們族人的本領,是你們龍人沒有的。”范泰娘不急不慢的對范泰解釋道。 “娘,你到底是什麼人?你和爹爹不一樣嗎?”范泰更加好奇了,在這之前,他並不知道娘親的身世,也從來沒有懷疑或質疑過,覺得都是一樣的,但是通過這件事情,他感覺到事情很複雜,不是自己及行的那樣簡單。 范泰娘慢慢和范泰説來,聽得范泰都入了迷。原來故事都是有情節的。范泰娘是蝴蝶族人的公主,一次在湖邊游泳遇到了老爺的爹爹的成龍,後來兩個人暗自幽會,知道有了范泰,成龍才將事情告訴家裏,種族的偏見讓他們的父輩不能接受,然後這件事讓陳家的對手利用,挑起了事端,故意照成了一些事故,讓范泰的爹娘沒能夠在一起,而成龍在這個事件中卻意外遭遇死亡。范泰娘只好帶著范泰隱居在凡間,逃避仙界的責罰。 直到有一天陳佳遭遇滅門,只留下了范泰的叔叔凈鈺,凈鈺歷經千辛萬苦找到了范泰娘,就是為了陳佳唯一的後代也是獨苗范泰,才會有了後面的故事,知道范泰成長為現在的嬌兒,娘才定下心來。 聽到娘親這樣説,范泰心裏就明白了,他是生下來就富有使命的,天生是個龍培。 話説到這裡,一切哦度明朗了。娘把復仇的事情和范泰交代了一遍,去尋誰,怎麼去,都一一和范泰仔仔細細説了一遍。 潛入龍宮,這是第一步。 范泰告別了娘親,就直奔龍宮,在三萬五千里之外的深山的後面,這個地方小時候就聽娘親説過,他一直以為就是個神話,沒想到就是他以後一定會來的地方。 只用了一日的功夫范泰就來到了龍宮,化成青龍潛入深海,先去找娘親説的三個人,找打了這三個人,在做打算。到了深海底,范泰覺得龍身實在不方便行動,又變回了人性,悄悄進入龍宮的後殿,這些為娘也都交代了,説找到這三個人,不用先去龍殿,在龍宮的後殿裏一定能做找到他們,這樣會跟安全些,還是先不要驚動任何的龍靈。 可是范泰還沒有靠近龍殿,就明顯的感覺到冷冷的煞氣和直逼的殺氣。范泰都裝作視而不見,他只找他需要的,絕不會為無關緊要的東西耽誤時間。范泰繞過龍殿,直奔後殿,這樣就避開了一些事端,為自己節省時間。因為這下娘親也交代過自己,龍殿輕易不要進,不然會遭受襲擊,這樣所有的計劃可能都會耽誤,所以還是儘量避免,等到時機成熟了在回到龍殿完成最後一步。 范泰牢記娘親的話,來到了後殿,果然順利的很,並沒有什麼阻礙生物,只是一路上隱隱感到的殺氣和煞氣,但還並咩有威脅到他。到了後殿,范泰就輕而易舉見到了娘親説的三個人,綠毛老者、剪刀麗影和黑臉漢子,此刻三個人走站在龍珠錢,視乎在吸納龍珠的靈氣。看到了來了不速之客,立刻停了下來,“拿來的小子,膽子不小,敢闖到這裡來。”首先對著范泰大喊得是哪個黑臉漢子,要不是張開嘴露出白牙,根本看不出嘴巴在哪,只能看到是一團黑呼呼的肉團擱在那裏罷了。 “三魏叔叔,我是范泰,成龍的兒子,是我娘親蝴蝶谷公主讓我來找你們的。”范泰以來就報了大名,爹娘都報了上來,想到叔叔們聽到也就明白了。” 可是不曾想,不抱還好,一報上大名,首先生氣的就是那個綠毛老者,氣的鬍子邊的綠毛吹起七尺之高,“怎麼,他還好意識讓你來找我們,這不是送死嗎?”范泰一聽綠毛老者説出這話,立刻反駁道,“你是神怪人,往我娘親還在我面前誇你好,讓我挺你綠毛叔叔的,原來不過是個惡徒。” 范泰知道其中的緣由,但是娘親告訴他,如果要想報仇,必須得到著三個人的幫助,所以無論什麼情況,范泰都要得到這三個神人的幫助,無論是用什麼辦法,這個必須要做到。 還不的呢過范泰再説起來,三個人一起向范泰懂起了拳頭,范泰大叫,“不帶這樣欺負人的,只要你們教我武功,你們説什麼我都答應。”聽到這范泰這樣説,三個人立刻停了下來,原來,這句話正好掐住了他們的軟肋,看來娘親教的沒錯。范泰在心底偷笑,“我答應做你們的徒弟,只要你教我你們的功夫,我什麼都答應。” “好啊1’三個人各自互相看了一眼,然後説,”先讓我們進入你的身體,能不能做到。“ ”能。”范泰根本不含糊,這讓三個人吃了一驚,其實他們不知道,還是范泰的娘,這個聰明的女人,把一切都交給了兒子,都在預料之中。 “你答應了?”三個人異口同聲的問道,心想,不怕撐死你。 “答應了。”范泰依然面不改色。 “好,那就現代我們去龍殿走一趟,然後再説。” 三個人不在等范泰回答,一陣青煙一起擠進了范泰身體裏。范泰頓時感覺到身體的陰氣上升,膨脹的要爆。不過娘親交代過,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忍,然後就是吸納所有的陰力,陰陽結合,才能在他身體內和解生華。 説到做到,這就去龍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