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玄幻 > 路遊俠客 > 第三章 書譜

第三章 書譜

“你本身就是一條龍。”當凈鈺師傅對著范泰説完這句話,范泰呆住了,“什麼?我本來就是條龍?”胡説什麼,怎麼可能,師傅吃錯藥了吧!范泰看著師傅的臉,覺得也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應該不是在騙自己,而且師傅也不會開玩笑,可是,卻怎麼也想不通自己是條龍,那這樣説,我是和師傅一樣的咯! 難道不是因為長期吸濯靈龍的靈氣才會這樣的嗎? 凈鈺師傅看到范泰亟不可待的樣子,找個一塊平整一些的岩石,讓范泰坐下,慢慢的和她説起范泰的身世。 原來范泰就是凈鈺師傅的侄子,師傅其實就是他的叔叔,很多年前,凈鈺叔叔因為去了別地學藝,就躲開家裏的那場劫難。等他學藝回家,才知道家裏發生的一切,可是勢單力薄,這個仇是不能夠憑著一時之勇的,至少要等到范泰長大了,才能夠一起完成這個家族的使命,所以就隱居生活,默默的沉默著,知道進了山洞的這一天,也就是凈鈺叔叔和范泰親娘商量好了以後。 范泰本身就是一條龍,只不多是身體裏的慧根沒有被激發,而這段時間,在靈地吸收龍靈之精華,天地之玄氣,又加上凈鈺師傅的錚錚教誨,慢慢的啟迪了范泰身體內的慧根,而幫助他完成了一個真正的龍之子的演變的過程。所以,要變成龍還是變成人,范泰可以自己控制,只不過控制住的過程還需要范泰不斷的聯繫,來達到純熟的境地。 看到了范泰現在開心的自己變來變去,感受著這變化的樂趣,凈鈺師傅心裏知道復仇的日子不遠了,他要再交給范泰一件更重要的東西,然後去完成家族復仇任務。 “英兒,你過來。”凈鈺看到變成了青龍在空中翻騰的范泰,對著他叫道。 范泰聽到凈鈺的叫聲,趕緊飛身直下,落在了凈鈺的身邊,“師傅,什麼事?”還沒有玩的盡興,但是太激動的心情依然是難以言表。 “你隨我來。”凈鈺沒有再多説話,轉身往湖邊的小樹林裏走,身穿白袍的凈鈺師傅,走在范泰的面前,即使不是什麼神仙,也如神仙般仙風道骨。 范泰就見凈鈺師傅走到了一個古樹旁,古樹很粗,粗的大概要有十幾個人才能環抱的過來,走進古樹,古樹的中間裂開了一道縫,剛好可以進去一個人,還有這麼奇妙的地方,凈鈺師傅可是從來沒有帶她來過。范泰跟則師傅進了樹洞。 見了樹洞,裏面很寬敞,一掃而過,樹洞裏擺設齊全,最讓范泰好奇的是那滿櫃的書,擺了一圈的書櫃,櫃子從低到上,慢慢的堆著書,還有一個大大寬寬的書桌,上面擺著一些紙筆硯磨。在洞的另外一角擺放著一張大大的案子,案子上有著一個純白色額羊毛墊子,看樣子是休息或者打坐的地方。屋子裏清香典雅。 “來,坐下。”凈鈺師傅指引著范泰坐在書桌旁的一把刻有藤花的梨花木椅上,自己則走到一個書櫃旁,翻了翻書櫃,找到了一本書,放在了范泰面前。 其實,范泰看來凈鈺師傅只是翻了翻,而實則,這本書放的位置是很玄機的。他的位置正好在天地陰陽之間,水木金火土的調和支線上,這樣可以吸補陰陽之氣,調和金木水火土的八卦陣法。剛接促到這本書,范泰就感覺到了書上直逼過來的靈氣,讓范泰貌似頓開,毛孔都舒展開懷。 “你看這是什麼書?”凈鈺師傅鎮中的把書遞到了范泰手裏,意思是讓他好好看看,認真看看。 范泰接過書除了感覺到身心氣爽,感覺身體也在吸收書的靈力,看了一下書的封面《青蓮地火》,實用梵文體寫的書名,如果沒有見過梵文的,是看不懂的。在書的右下角印有一枚私章,也有點像是梵文,如果范泰沒有人錯的話,應該是姓氏的劉。 “這是劉家的傳家寶,怎麼會在凈鈺師傅這裡。”范泰看了看書,又看了看師傅,緊鎖眉頭,滿怒呆滯,心滿疑惑的問道。 ”這話説來就長了,如果你想聽,我以後會慢慢説給你聽。現在,你的任務是看書譜。”凈鈺師傅知道范泰會疑惑,但是現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告訴他書譜的來歷,而是儘快讓他掌握書譜的靈力和玄力,來推進他的能力,提高級別。 “不,師傅,如果你不告訴我來歷,我是不會練得,如果這樣練了,出去了別人會笑話我偷襲的。”范泰好像倍覺冤屈,很委屈的看著師傅,覺得左右為難了。 “不行,現在不能告訴你,你應該控制自己的心智,不能夠由著自己的性情來決定試煉還是不練,難道你不想報仇了嗎?”凈鈺師傅突然變得厲聲厲色,讓范泰感覺到未曾有過的陰風襲來,看來這句話説得真不是時候,讓凈鈺師傅發這樣的大火,還真是第一次。就聽到凈鈺師傅接著説,“難道,師傅都白叫你了,平日裏練功我告訴你,最主要的是什麼?” “氣定神凝。”這個范泰早就背的滾瓜爛熟,熟爛於心了,閉著眼不通過大腦也能説出來啊。 “那好,練功時練功,事情是事情,該做什麼就做什麼,要把事情分開了想,現在你就集中精力看書譜,等你看完了書譜,我們在討論書譜的來歷。”凈鈺師傅並不理會范泰的想法,只是讓他按著做就好了,他現在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讓范泰的功力達到上層,無人能敵。 “可是我無法靜下心。”范泰小聲的嘀咕了一句。 可凈鈺師傅還是聽到了,“不行,看不進去,先打坐,直到告訴我能靜下來了,再去看,我不急,我有的就是耐心。”凈鈺師傅看來準備讓范泰連這個書譜是勢在必得的了。不把范泰掐入狀態,不會罷休的,其實,范泰又何曾不知道呢,凈鈺師傅一直都是這樣的啊!所以他今天才會有天翻地覆的變化,不過,總之,師傅是對自己好,這點是沒有錯的。 想想娘親,想想復仇,范泰的心裏真的是慢慢驚了下來。這就是師傅教他的,與別人不同的地方,別人都是越想毀約惱羞成怒,女火上身;而,范泰卻會越想越平靜,越想月沉著,這個玄機當然也只有著師徒二人知道,也屬天機不可泄密也。 范泰盤腿坐在大案上,萎靡雙眼,清調氣血,按照師傅教的方法,自行運血行氣,調整全身的把脈,已達到氣定神凝的狀態,他的這種功能狀態,調整好了以後不需要告訴師傅,凈鈺師傅就能夠知道。因為氣場不一樣,凈鈺師傅能夠感覺到范泰周圍的氣場和氣息,這些就足夠凈鈺師傅來判斷范泰的狀態了。大概有一炷香的功夫,范泰一切經完全進入了狀態。 凈鈺師傅從新叫回了范泰讓他坐下桌案邊定下神來看書譜,這個時候,睜開眼睛的范泰才看到,在書桌的上方還有一個小天窗,自然的天窗,正好陽光透過天窗射在了書譜上。書譜上成仙了奇光異彩,范泰驚呆了,他搞不清楚狀況了,是怎麼回事。就見書譜上的字也閃閃發光,充滿了靈力,書譜靈力四射,范泰隱隱感到身體在不斷想吸收靈力,頓時覺得功力提升了有七八層。書譜上的梵文在范泰眼前跳躍,一個個如蝴蝶飛舞,一直敲擊著范泰的額小心臟,注入了新鮮的血液。 凈鈺師傅知道這樣的狀態再有個七七四十九天,范泰的青蓮地火就可以練得如火如荼了。哪個時候就可以把他趕出洞去,讓他去找他娘。其實,還有一件事情,凈鈺師傅沒有告訴范泰,那就是他在這洞裏帶上100天,外面的世界才過了1周而已,所以,凈鈺師傅讓范泰在這裡練功時合適不過的了,既可以縮短練功的時間,儘快達到效果,又可以加快復仇的速度。 范泰吸收了青蓮地火書譜的靈力,才頓時感覺到師傅對他的好,在這洞裏住的這幾日,凈鈺師傅出來盡心教授他武功,還教會他很多做事做人的道理,而這些,為娘也是教他的,只是凈鈺師傅教授的格局更大一些,視野更寬一些,手段也更高明和老道一些。 經過了七七四十九天的修煉,青蓮地火已經被范泰練得醇熟於心,凈鈺師傅也松了一口氣,范泰的修煉讓他很滿意,沒有給陳家丟臉,范泰只知道自己叫范泰,還並不知道自己姓陳,這個凈鈺師傅並沒有和他説起,娘親也從來沒有告訴過他,只是為了他能平安長大,已承父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