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玄幻 > 路遊俠客 > 第一章 崖洞

第一章 崖洞

天雷滾滾,眼看著就要下起轟天紅雨,范泰趕緊避開泥濘的山道,躲進了山崖裏。這一路行來已經有七八日了,依然沒有看到寧採兒的一絲線索,如果在這樣走下去,不但找不到寧採兒,可能自己也會一個不小心嶂落山崖。 這段山路泥濘,已經也是下了好幾天的雨,看著這個勢頭也是越來越大,越來越沒有盡頭,真是無法想像這是一個什麼地方,“媽的”,范泰在心裏狠狠的罵道,要不是為了娘,才不會出來找什麼寧採兒,這個小丫頭片子,一個生氣跑的就沒影了,卻不知道別人找的她找的有多苦。 娘估計也是在擔心他,不過從小就在外面浪慣了的范泰,也不會有什麼大事,大風大浪都經歷過。正想著,山崖上面就滾落下稀稀拉拉的石塊,泥石流又來了,躲在這個山崖應該還算安全,看著地勢,還是蠻堅固的。范泰一邊想一邊朝著山崖的頂端看去,這一看,倒是讓范泰差點魂魄嚇掉。 一抬頭,就直面對著他一個鬼骷髏,白布刺啦的牙齒猙獰的懸在那裏,范泰一個冷戰,再仔細一看,只是個死去人的腦骷髏,也就虛驚了一場。再往身後看,范泰這才發現,他躲得這個地方那裏是什麼山崖,分明就是山洞,後面隱隱的感覺非常的悠長。看著外面滾滾而下,根本不停的泥石流雨,還有外面震耳盛隆的瓢潑紅雨。向來都是喜歡冒險和挑戰的范泰,沒有多想,就決定進洞看看,不然就這樣走開了,留下的就只有悔恨和遺憾。 范泰就是這樣,他寧願碰一鼻子灰,或者摘一個大大的跟頭,也不讓心裏存有一點的疑惑,不探個究竟,是不會罷休的。 范泰想著想著,他的腳已經慢慢的往洞裏移動,剛一站在洞口的時候,覺得東很黑,還有點不適應,慢慢適應了昏暗的光線就不覺得那樣的黑了,也不覺得那樣的嚇人了。 洞很安靜,也很乾淨,除了門口嚇著他的那個骷髏,沒有在看到什麼不堪入目的東西。理應繼續往裏走,明顯感覺越來越黑,如果再不點個火把,就什麼都看不到了。他伸手摸出火種,把手上的樹枝點著,舉著火把,繼續往洞裏走,回頭看了看,已經看不到什麼了,只是一條長長的洞穴,除了洞口比較開闊,裏面只能榮容下一個人走。范泰向來膽大,也並不猥瑣,一個勁的往裏走,除了洞壁,一點也看不出有什麼異常。 該不會這個寧採兒也跑到這裡來了,説不定這裡能找的到他,也未必。范泰表胡思亂想繼續走。結果,前面是個死衚同,沒路了,范泰呆住了,失望的嘆了口氣,哎,原來是個死穴。看著自己面前黑乎乎的山體,環顧了一下旁邊也看不出有什麼異樣,又四處摸了摸洞壁,根本沒有什麼好玩的,“翠,浪費老子時間。”范泰賤賤的説道,就準備轉身走,想著這個光景如果雨小了點,正好趕路,也不算耽誤。 可是就在范泰要轉身的瞬間,范泰突然覺得頭上低下了一滴水,落在了自己的脖子裏,“恩?”范泰頓時覺得一涼,這個米深的山洞還會漏水,一邊摸著脖子後面,擦掉脖子後面的水,一面抬起腦袋,把火把舉得更近些,看看怎麼回事,這一看,范泰差點沒坐到地上。 之間一條大龍貼著洞頂,身子的長度正好和洞穴的長度一樣,一個大大的猙獰的大龍頭腦袋正對著范泰,那哪是什麼雨水,分明是這條看著兇狠的惡龍的口水。 范泰正準備拿著手裏的火把對著惡龍啄去,就聽到這條龍居然説話了,“小子,不想要命了嗎?” 范泰一聽她説話,心裏就踏實多了,至少可以有好的溝通了啊!“你是誰,幹嘛嚇我?”范泰轉念一想,他應該也不會傷害他,不然,可以早早的趁他沒發現就會下手,不會等到他發現,並且在這樣的山洞,對於范泰的務工來説,並不佔優勢,根本施展不開,他想幹掉范泰應該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早早的就聽説山上有龍,那些老人們説的神乎其神,總覺得是編者瞎話嚇唬小孩,頂多是什麼野獸之類的,沒想到還真是讓范泰給遇到了,還真是有龍,而且看著這條龍,還不小,范泰覺得自己走的山洞少説也有二里地吧! 邊想著邊等著這條龍解開范泰的迷惑。 “小子,你害怕我嗎?”這條龍似乎並不著急,挂在洞壁上的功夫看來也不錯,和范泰説起話來倒是悠閒的很。 范泰也慢條斯理的回答道,“在這個洞裏也許還怕你,出了洞那可就不一定了。”根本沒有把這條龍放在眼裏,也難怪,長這麼膽大,心高氣傲的范泰,把水放在眼裏過,他從來都是做不到的也會想辦法做到,在他眼裏啥都算不算事,天生就是一個大膽。 “嗨!你小子還真敢説,要是帶你出去,你贏不來哦我,怎麼算賬啊!”這條龍好像很喜歡聽故事,聽到范泰説話一點也不生氣,翻倒在心裏想,來這洞裏的人不多,很少有人敢走進來過,即使有進來的,看到他,也大多是暈倒或者跪地求饒,又是拜菩薩又是求神爺,這小子,到是一點也沒有懼怕的樣子,不但要攻擊我,還和我吹牛調侃,我倒是要看看,這小子的話有幾分的含量。 “出去就出去,我還不信了,難道我還能怕你。你不過是一頭龍罷了。”范泰其實嘴上這樣説,心裏也沒有十足的把握,可是,娘經常教誨他,不惹事,但是遇事也不要怕,先要在氣勢上壓倒對方。但是,好漢也不遲眼前虧,真是不幸,那就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范泰心裏想的全是這個,所以,根本就是打定主意,要是真不行,那就跑,這山這麼大,隨便藏一個地方,也不一定你能找得到,這麼大塊的腦袋,往哪塞能塞得下啊。 范泰就是沒存好心眼。 這條龍聽到范泰這樣説,一點不上氣,反而笑了,長大了的嘴巴都快要填滿山洞了。呼出的口氣一點也不好聞,范泰大叫,“不要笑了,不要笑了,再笑我就要窒息了。這口味也太重了吧!” 聽到這個傢夥這樣説自己,這條龍更高興了,就見眼前一道閃電,范泰只覺得一片白光擋住了視線,再一看,一個白髮長老站在自己面前,分明是俊朗多姿的老男人,一看就知道,年輕時,一定是風流倜儻的萌少年啊! “啊!”范泰驚呆了,不但是有龍還是神仙,看來今天上山是老天的神意,讓他范泰遇到這等好事。范泰一點也不覺得害怕,倒是覺得他的人生真是太多采了,什麼有意識的事情都被他遇到了,真是幸運。 “怎麼?不敢相信。”這位白髮長者邊説邊接過已經目瞪口呆,還沒有翻過身的范泰手裏的火把,説了一句,“跟我來。” 范泰那裏是馮我來,而是,我要跟你去。很自覺地就跟在了白髮長老的後面。之間白髮長老手在洞底輕輕一拂,一道簾光闖入眼簾,洞門,這裡還有個洞門,洞門打開了! 除了驚異還是驚異! 范泰一下子就服氣了,至少現在,不是服氣這個白髮老人,而是服氣家裏的那些老人們,怎麼這樣厲害,都居然知道,這麼多。 原來這不是死洞,還真是有個洞門,只是范泰沒有發現罷了。跟著白髮長老進了洞,就不見了洞門,范泰環視一圈,也看不到任何和洞門相關的跡象,“我怎麼回去?”范泰困惑的問著白髮長老,”難道你不打算讓我回去了嗎?” “怎麼,來到這仙境,你還想回去麼?”白髮長老好像已經知道范泰心裏想的什麼,其實,還真是,范泰倒並不怕自己回不去,他只是擔心如果不找到寧採兒,娘親會著急,其他額事情對他來説都是小時。 自從家裏那是遭到截殺,現在只剩下娘親和他相依為命,娘的話對她來説就是命,如果不是娘讓他去找寧採兒,他也不會為了這個瘋丫頭,落到這裡,都是這個瘋丫頭惹的禍。可是又一想,要不是寧採兒亂跑,他也不會尋到山洞,也不會遇到白髮長老,更何況,又不是寧採兒讓他進的山洞,也不能怪她是吧! 只是這個瘋丫頭,到底跑到哪去了,真不讓人省心。 范泰跟著白髮長老後面繼續往山林裏走,出了洞口就是一片山林,遠遠的看到海,碧藍碧藍的海,藏在山林的後面,這形勢一幅畫,白髮長老怎麼活著這麼美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