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名家 > 正文

國家話劇院原班人馬21年後復排《玩偶之家》

發佈時間: 2019-05-15 13:12 | 來源: 光明日報 | 作者: 蘇麗萍 | 責任編輯: 李芳

5月14日,由中國國家話劇院出品、演出的經典復排話劇《玩偶之家》舉行新聞發佈會。“國話”版《玩偶之家》將易卜生《玩偶之家》裏140年前的故事改換到30年代的中國,挪威姑娘遠嫁中國,努力融入中國的社會關係和人際關係。但經過一系列的矛盾衝突,她終於毅然離開了她曾努力維繫的家庭。該劇將於5月23日—6月2日在國家話劇院先鋒劇場演出。

1

《玩偶之家》由導演吳曉江改編並執導,舞美設計顧明,燈光設計王瑞國,演員米拉(塞爾維亞)、李建義、韓童生、趙小川、賈妮、徐衛、馬丹、王水鳳傾情演出。19世紀末易卜生筆下的娜拉從家庭出走的壯舉極大推動了歐洲女權運動的發展,《玩偶之家》亦被看作“女權主義”的代表,但“國話”版《玩偶之家》並未在“女權”上做文章,而是著重于挖掘中西文化差異,讓劇作更具有當代性。

1998年,導演吳曉江在原作的基礎上進行了近三分之二的臺詞變化,打造了這一經典劇目的雙語話劇,引起處在世紀之交的新一代觀眾的廣泛關注,場場爆滿,成為小劇場的經典之作。時隔21年,中國國家話劇院集結原班人馬復排此劇,向大師致敬,也為今天的中國觀眾開掘出新鮮的有時代意義的主題。吳曉江表示,一個多世紀前的易卜生的社會問題劇,著重提出、揭露尖銳的社會問題,針砭時弊。如今,技術和科學飛速發展,卻無法填平文化和歷史的差異,文化、傳統價值觀念仍舊有著衝突。這正是這部戲在21世紀的中國最大的現實意義。

為了將原著中的挪威小城移植到近代中國南方城鎮,舞美設計顧明通過許多具有中國元素的木質結構、中式屏風、燈籠等,呈現出80年前中國的風趣情致,加重了春節過年的氣氛,讓演員在舞臺上更有依託。“《玩偶之家》首演至今已有21個年頭,仍然延續至今,也説明好的戲劇是一種永恒。”顧明表示。

2

話劇《玩偶之家》海報

劇中,女主角娜拉是個為了丈夫學習京劇、烹飪,不斷迎合中國丈夫的挪威女人,為扮演好角色,塞爾維亞女演員米拉不僅需要展現中、英兩種語言,還要學習京劇唱段、挪威民族舞蹈以及成語俗話,這對她來説是個不小的挑戰,“感謝劇組所有老師們,他們給予了我很大幫助,這部戲是要讓觀眾去思考美好生活的意義。”

為了扮演韓爾茂,李建義將頭髮染成黑色,一穿上戲服,仿佛又回到了21年前的人物狀態中。“21年過去了,再排這部戲其實有點犯怵,但是原班人馬的回歸,再加上新鮮血液米拉的加入,給了我重新創作的勇氣和激情。”再次見到“老搭檔”們,李建義也感慨萬分,“我和韓童生都是劇院的退休人員,但是因為我們熱愛話劇,愛舞臺,決定再一次為觀眾奉獻這部經典。”

為了復排該劇,韓童生放下緊張的電視劇拍攝,來到排練場,穿上長衫,立刻變成了柯洛泰。時隔多年,韓童生對此次原班人馬齊聚感慨萬分,“是友誼和易卜生的魅力緊緊地把我們五個聯繫在了一起。”面對重排,他也表示,21年前是和易卜生的故鄉,來自挪威的娜拉合作,如今和中歐塞爾維亞的米拉合作,不同的“娜拉”帶給自己全新的感受和愉快的創作氛圍。

“只要有他們在,我就有信心,因為我可以跟著他們幹。”賈妮回憶起大學時期與韓童生的首次合作,激動地表示,“韓童生老師對於工作的認真、對角色的執著和鑽研就深深地影響到了我的一生。”

演員趙小川、徐衛在結束了《四世同堂》的精彩演出後,便馬不停蹄地投入到《玩偶之家》的排練中。趙小川表示:“我們整部戲遵從於易卜生的現實主義基礎,不管是導演還是表演,都能看到它閃爍著現實主義光彩。”演員徐衛作為本輪演出新加入的演員,此次和韓童生扮演同一個角色,他表示,很高興能與韓童生一同摸索角色,傳承經典,《玩偶之家》的創排讓他在藝術上有所提升,也擴寬了自己在角色類別上的多種可能性。

除此之外,“國話”版《玩偶之家》還特邀專業京劇和民樂演員參與演出,以突出中國藝術的意韻,中國傳統京劇《霸王別姬》與挪威民族舞蹈都作為“點睛之筆”出現在劇中,讓觀眾切實感受到努力融入中國的娜拉所遇到的困境與掙扎。

分享到:
相關內容
巴黎聖母院大火留予我們的思考空間

巴黎聖母院是法國最具代表性的文物古跡與世界遺産之一,而這場祝融大火,令人類陷入悲痛之時,也為世界敲響了文物保護的警鐘。

更新日期:2019-04-22 10:59:30
這些電影 留住了巴黎聖母院的容顏和魂魄

俄國著名詩人奧西普·曼德爾施塔姆在詩歌中寫下:“巴黎聖母院,我愈是沉迷于/你的頑固性和磅薄的穹頂/便愈是渴望:有一天我也將/擺脫這可怕的重負,創造出美。”

更新日期:2019-04-18 11:17:42
熱門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