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字號:
李斌:我的巨制油畫《曼德拉》
文化中國-中國網 cul.china.com.cn  時間: 2014-11-24 16:13  責任編輯: 王道峰

我畫曼德拉

李斌

一份嘆為觀止的名單,一份前往名人葬禮的貴賓名錄:

美國總統奧巴馬伕婦

美國前總統克林頓全家

美國前總統布希夫婦

美國前總統卡特

英國王儲查爾斯

英國首相卡梅龍

英國前首相布萊爾

英國前首相布朗

法國總統奧朗德

法國前總統薩科齊

法國外長法比尤斯

加拿大總理哈珀

加拿大前總理克拉克

加拿大前總理馬爾羅尼

加拿大前總理坎貝爾

加拿大前總理讓?克雷蒂安

加拿大總督米歇爾

加拿大前總督克拉克森

巴西總統羅塞夫

巴西前總統薩爾內

巴西前總統梅洛

巴西前總統卡多佐

古巴總統勞爾?卡斯特羅

中國國家副主席李源潮

以色列議長埃德爾斯坦

伊朗副總統沙裏亞特馬達裏

德國總統高克

…………

來自100多個國家的現任、前任領導人,近200位的陣容,這是南非黑人領袖曼德拉的葬禮,這裡是全球左派右派的群英會。

7月18日是曼德拉的生曰,聯合國唯一以個人姓名定為紀念日:曼德拉曰。

他的生命激情燃人類的希望之火,他的理念作為,印證了這個世界一定會好起來。

我的巨制油畫《曼德拉》中,他的葬禮是畫中最深沉、莊重的樂段。

一年多了,我邊畫邊讀著《與自已對話》、《曼德拉傳》、《漫漫自由路》,畫面會因閱讀的深入淺出增刪修正。每觀望葬禮視頻,腦際中閃現的是曼德拉的一生一世。

曼德拉自我修煉的完美來自於他的貴族命脈,養父攝政王的身教言傳誘導出曼德拉的領袖潛質。是良好的西式教學、英式教養塑造出曼德拉的人格魅力,然而基督文化熏陶出有了自律文明意識的曼德拉,但是他有生為黑人的民族自豪,他有感懷原始民主的童年記憶。

“你們帶給我們真理,又從我們這裡奪走真理;

你們帶給我們生命,又從我們這裡奪走生命;

你們帶給我們光明,我們卻坐在黑暗之中,

在正午艷陽之下的漆黑夜幕之中,顫抖。”

這是曼德拉最喜歡的詩人姆卡瓦伊之作,他曾信奉非洲主義,是非國大與印度人大會合作成功的“蔑視運動”震醒了曼德拉:黑人民族的解放必須聯合其他種族。1954年,一位白人律師出庭為他辨護,逆轉了他被律師協會除名的厄運,這足以觸動曼德拉改變了他對白人的成見;1955年曼德拉參與起草修改的《自由憲章》開誠佈公:“我們,南非人民,向全國和全世界宣告!南非屬於在南非居住的全體人民,黑人與白人。”在他六十年代的自辯中堅決反對“白人專制”或是“黑人專制”。牢獄中他讀書思考,反對種族隔離制度的意志日益堅定,但是在觀念上自我修正,他漸漸覺悟:“南非的白人與非洲其他地方的白人不同,他們屬於這裡,這裡是他們的家園,我們希望他們住在這裡和我們分享權力。”年輕的索韋托暴動成員入獄時,譏諷曼德拉們軟弱無能,但耳濡目染轉化了他們,愈加成熟理性。

後來他獲取了自由,他用“我們的白人兄弟”稱呼南非白人反對派,他以對白人切身利益的關心,以懇求黑人停止爭鬥的呼籲掃談判路上的障礙。曼德拉政治家的寬胸懷溫暖了南非,一種寬容的民族主義意識滋潤了眾多南非人的心田。南非人在新南非誕生後建立起一種嶄新的民族特性。

曼德拉的偉大作為少不了德?克勒克理性的對應配合,當然也少不了英美領袖的協調、制約,更與國際冷戰局勢有所關聯:蘇美雙方退出安哥拉,因蘇軍在全球範圍內的總退卻,南非共産黨也一蹶不振,另外美國中央情報局有秘密分析報告,證實非國大有別於共産黨,非國大也在東西方國家之間力求中立。撒切爾並承諾,只要德?克勒克釋放曼德拉,她將解除對南非的制裁。這些無疑促成在國會上德?克勒克僅用3分鐘就推翻了前任們30年的全部政策,包括非國大、共産黨等所有政治機構的合法,包括無條件釋放曼德拉。

曼德拉是我們的黑人兄弟,他的戰友大多是共産黨人,其中有不少來過中國,還見過毛澤東。但是曼德拉永遠會即時修正偏激的觀念,他追尋過甘地的非暴力路線,但窮途末路逼迫他與非國大將對策從“非暴力”轉變為“以小暴力威攝大暴力”。1990年他當面回應布希:“自古以來,政治行為的形式都是由壓迫者所決定的,倘若壓迫者釆用武力壓制民願,拒絕所有協商與對話的可能,他們就是在向被壓迫的民眾傳遞這樣一種資訊--想要獲得自由,他們也必須訴諸武力才行。”

但他堅決反對以暴力奪取政權。

曼德拉在堅持建立無階級差別社會前提下實現部分産業私有化,溶合於全球自由經濟市場。

世界不曾安寧過,東西方的冷戰、左右派的對立,種族、國界的紛爭……我記憶清晰:不忘仇恨、寧死不屈,曾是我們最崇高的選擇,甚至同胞間,也是以你死我活的仇殺惡終!曼德拉的作為讓全世界覺醒:寬容與妥協是美德!是消彌分歧與對立的良策!是對生命的尊崇,是對人性的呵護。

直至大選的前一年,南非黑人領袖共産黨總書記哈尼遭一白人槍殺,全國黑人暴動在即,又是曼德拉向著幾十萬人疾呼:殺人犯是白人!指認殺人犯者也是白人!他在鋪陳自由民主選舉道路時,再再將一次次的危難排除。

1994年4月,他獲新南非總統。他急於制憲,急與圖圖大主教合力和平解決仇恨問題。審核暴力案件不論黑人白人,一視同仁。

他維護民眾的言論自由,同時捍衛政府的言論自由,他厭惡任何形式的審查,包含反對審查色情文學。《好色客》刊登曼德拉女秘書裸照,附文字“一絲不挂的曼德拉的女孩、讓總統著迷的淫蕩女秘書。”內政部想取締該雜誌,曼德拉一笑置之,還時而問及“你看了這個月的《好色客》了嗎?”

1997年12月,曼德拉卸任非國大主席。1999年2月曼德拉卸任總統。有人問他,如此一來,你作為國家領袖的影響力不會削弱嗎?他的回答是:我們靠思想的力量領導國家,不是靠職位。

我感佩曼德拉的精神,崇尚曼德拉的道德。他是唯一的能贏得左中右各國領袖與全世界萬眾擁戴的大人物,因為他對人類文明的智慧有公正的判斷力,他接受真理、修正錯誤。他利用、慎用暴力逼迫當局放棄暴力回歸談判桌,他堅信理性的力量,利用、善用妥協與對手智鬥,拯救同胞並拯救敵人。

我熱衷於歷史題材的油畫創作,曼德拉一直是我極想塑造的大人物之一。

1990年之夏,我到紐約一年之際,電視新聞中我見到了曼德拉。一位剛出牢獄、來自彩虹國度的黑人領袖,在彩虹之都紐約受到了史無前例的狂歡式迎送。曼哈頓鋪天蓋地滿是狂瀉如潮的彩色紙條,各色美國人雀躍揮手向英雄曼德拉致敬。從那時起,我開始格外關注曼德拉。

2013年春節後,朋友們邀請我一起赴南非約翰內斯堡,曼德拉的孫子曼拉?曼德拉三次與我們會晤,並一同前往反種族隔離博物館,當即定下畫成後可在此館的圓廳展示,曼拉?曼德拉希望我能將他爺爺的一生完整地呈現在這圓週三十米的壁畫上。因曼德拉本人病危,我們幾次努力想去晉見均未得到醫生允許,只好作罷。十天期間,我盡力拍照釆風、蒐集資料。

回滬後邊研究史料邊組合圖檔,很快定奪此畫為3米3高3O米長,全畫從右往左以赤橙黃綠藍紫排開,形成彩虹圖譜。彩虹上鑲有三塊綠寶石:羅本島、南非版圖、有非洲大陸的地球,由暗漸亮,是三十米長卷三部樂章的亮。第一部分《囚徒》,獄中讀書狀的中年曼德拉,中景是暗綠的羅本島,上有曼德拉語彔:“我仇恨種族隔離制度,因為它是野蠻的,不論是來自白人還是來自黑人。”背景呈現曼德拉從出生到出獄前夕的經歷;第二部分《總統》,信走來的總統曼德拉,中景是正綠色南非版圖,背景是曼德拉出獄、平息暴亂、當選總統、與圖圖大主教合力組成“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用理性化解仇恨的場景,旁有宣傳標語:“真相讓你痛苦!沉默讓你死亡!”“假如你的母親被折磨,你的父親被謀殺,你的孩子被綁架,你還沉嗎?”第三部分《和平締造者》,白髮老人曼德拉被各色兒童環繞。中景是突顯非洲大陸的綠色地球,背景表現他退休後勇當國際糾紛協調者與傾力慈善的感人作為。總體色調形成彩虹中鑲嵌著三塊綠寶石,由暗漸亮,由小漸大。

一年來,我天天關注曼德拉的病況,不出意料,2013年12月6日上海的淩晨,被全世界關注的曼德拉安息了。我不很悲傷,甚至有釋然的感覺:他太辛苦了,他該永久安息了!他會比任何大人物更永久地活在人類萬眾的心間。南非駐滬領事陶博聞先生由戴志康先生引領,興匆匆趕來畫室,他當即要求將這未完成之長卷巨制移至12月10曰在上海的追思會場,好讓凝視曼德拉遺像的眾人目光移向這幅長卷:回望這位老者曾經的輝煌生涯。

之後,我將隆重的葬禮移景入畫,那是彩虹的終端,尊貴的玫瑰紫色間盪漾著曼德拉善終的華彩樂段。我將與會者畫入、並增添寫唁電的要人,八位護棺將軍的周圍,我塑造了普通民眾:有南非人、更有來自全世界的百姓。全體畫中人的目光放映出全人類的心靈之窗:送往、冥想、瞻望。我被這最後的壯麗感動,我相信,巨制《曼德拉》會因最後樂段的沉重迴響,永存觀者的心間。

一年半了,我和我的助手們運筆于曼德拉的生命光譜之中,週遭又有多少相識或陌生的人們關心、宣傳此件作品的進展,更有熱心人士主動贊助此畫的巡展策劃。

我們有共同的願望:在畫布上復活的曼德拉會與我們同在,我們如沐春風般誦著這位先賢的理念,堅持真理,柔軟身段,消彌仇恨,鋪陳博愛。

我們祈禱觀者在畫前會有一份感懷:有曼德拉的成功,就有好世界的未來。

(上海首展之後,該畫增高為3.8米,延長為38米)

文章來源: 文化中國 發表評論>>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