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館>>文史要聞>>字號:

詩詞之中話元宵 重拾我們的文化記憶

發佈時間:2019-02-20 09:44:49 | 來源:中國日報網 | 作者: | 責任編輯:李芳

一輪玉盤圓,元宵節已至。各大商場和網店精心設計成富有元宵元素的模樣,大幅促銷的海報懸挂在顯眼處,吸引人們前來消費;各大老字號推出各種口味的元宵,以饗人們的口腹之欲;各大元宵燈會也統統準備打造出視覺盛宴,供人們拍照打卡。在人們忙著為“感官”買單的趨勢中,節日仿佛只是一個鮮明的符號,將人們置於一種集體的、不可抗拒的消費熱潮之中,代我們書寫時代的面目。元宵節對我們來説到底意味著什麼?我無法代替這個時代給出答案。人們好不容易搭上現代的列車,卻隱約在飛速前進的過程中丟失了一份歸屬感與情誼。

此時,回溯古時的元宵佳節似乎更能夠幫助我們拾遺。

首先聊聊“元宵”一詞。元,意為“一”,正月為農曆一月;宵,意為夜。元宵則是每年的首個月圓之夜。這一節代表萬物復蘇,同時也是新年慶賀活動的延續。西漢司馬遷創建《太初歷》,將元宵節列為重大節日。

隋朝之後,元宵節有了“元夕”、“元夜”的説法;唐代又有“上元”之稱,唐末偶稱元宵。除了名稱的更疊,元宵節的活動也在不斷豐富和發展。從唐朝開始,觀燈日益成為集體節慶的必備項目,而且燈的類型也逐漸多樣化。從隋朝的九層燈輪,到唐朝的燈樓,再有元代的花燈樹、明代的動物花燈和鰲山燈,這些都豐富著元宵節的內涵。逛燈市、觀燈會便成為人們的娛樂方式和歡慶儀式。

明成化年間《憲宗元宵行樂圖》(局部)。

隋煬帝曾在《元夕于通衢建燈夜升南樓》一詩中這樣描繪宮內的元宵盛況:“法輪天上轉,梵聲天上來;燈樹千光照,花焰七枝開。”皇帝於此佳節修行佛事、祈願求佛,一派熱鬧非凡的場景。重重燈樹映亮黑夜,烈烈焰火若花綻放,不亦美哉!“天半鰲山,光動鳳樓兩觀。”“鰲山”是元宵燈景的一種,成千上萬的綵燈堆疊成一座如“天半”般高的巨鰲燈,此景不只宮闕有,人間也能觀幾回。是夜,宮墻之外“錦裏開芳宴,蘭缸艷早年”,“遊人多晝日,明月讓燈光”,“燈樹千光照,明月逐人來”。此時萬人空巷,燈市亮如晝,竟連皎潔的月光都比下去。

唐代的賞燈活動極其興盛。

燈會燈市也漸漸成為人們社交娛樂的場所,打破了諸多禁忌。女子、兒童也紛紛走出家門,“袨服華粧著處逢,六街燈火鬧兒童”。平日不出閨閣的女子能夠點香畫眉,幽會心上人,成就許多浪漫故事。如辛棄疾在《青玉案元夕》中所描繪的:“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又有這樣的佳句:“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動人的約定、繾綣的愛戀成為亙古美談。

南宋李蒿《觀燈圖》。

除卻觀燈,另外一個重要的活動也常常出現在元宵的詩句中——放焰火。“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火樹銀花合,星橋鐵鎖開”。焰火飛向蒼穹,如星雨般散落下來,在人聲之外,為宇宙平添一份熱鬧的喧嘩。

古人仰觀宇宙之大,寄情明月星辰;俯察品類之盛,賦生活以趣志,在節日中顯示出獨特的趣味與創造性以及雅俗共賞的美感。

中國作為農業國家,重視氣候節令,正月十五作為農曆的重要節點為人們所重視;另外,古時封建國家有諸多限制,節日期間人們可以打破往日禁忌,盡狂歡之興,將全年勞作的辛勞釋放于各類娛樂活動。元宵節正是將天地人結合,提醒人們尊敬自然、敬畏大地、順應自然規律,在有限的條件下不斷創造,將對待生活的認真與專注凝結在一舉一動之中。

詩詞之妙處不僅在於它本身承載了這些豐富的時代與生活資訊,還在於它可以將中華民族文化獨具的、成熟的審美傳遞出來。詩詞的浪漫穿越時間長河,以其凝練雋永給人們帶來感動的體驗。詩詞中話元宵,數風俗變遷,重拾我們的文化記憶。

發表評論>>
分享到: 2.23K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