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館>>文史要聞>>字號:

宋代元宵節風俗:“利市”當街派 觀燈求添丁

發佈時間:2019-02-18 09:39:40 | 來源:廣州日報 | 作者:王月華 | 責任編輯:李芳

七日長假已過,大家都收拾心情,開始認真上班了。不過,若回到千年前的廣州城,過節的氣氛還濃得化不開呢。除夕、春節只是序曲,重頭戲在元宵,元宵還不是只過一天,而是要連過五天,從正月十三過到正月十八。過完元宵,燈也收了,歌舞雜耍也停了,這年才算過完了。如果你覺得七天長假沒玩夠,那不如下班路上繞個彎,在公園前地鐵站停留片刻,跟我一起穿越過去看看,保你盡興而歸。

古俗

元宵更熱鬧立春過“春節”

你問我為啥選擇公園前地鐵站作為穿越點?我們以前不是説過很多次嘛,廣州是一座兩千年曆史的古老商都,而且兩千年來,城市中軸線一直都在今天的北京路。如果要去古時的廣府看熱鬧,當然得從這兒穿越過去。不過,咱們穿越過去以後,你若提“北京路”三個字,周圍的人肯定會一頭霧水,“北京路”這個地名是20世紀60年代才有的,之前叫“永漢路”,回溯到清代,叫“雙門底大街”,回溯到宋代,它叫“子城直街”。你看,地名的沿革裏藏著多少故事,不過,咱們先打住不提,否則,講到天亮都沒完。

此外,咱們穿越過去以後,也不要動不動就跟人説“春節快樂”,人家肯定覺得你過糊塗了,立春才是過“春節”的日子,你在亂嚷嚷啥?原來,古時的大年初一,不叫“春節”,叫“元旦”;立春那一日才是“春節”,人們也會舉行各種活動,慶祝春耕的開始。1911年辛亥革命後,民國政府通電全國改歷,西曆1月1日改稱“元旦”,大年初一才成了“春節”第一天。

所謂“説多錯多”,咱們穿越過去以後,就學一學剛進賈府的林黛玉,多看多聽少説話,才是上策。不過,話又説回來,夾在人堆裏,你説錯什麼,大過節的,人們也不會跟你計較。

狂歡

“街舞”嘉年華熱鬧慶新春

閒話少説,咱們趕緊閉上眼,坐上時光穿梭機,穿越過去吧。嘿,等咱倆腳一落地,睜開眼,頓時發現自己落到了熱鬧的人堆裏。咱倆還是手拉手的好,免得被人群衝散了。反正平時咱們都擠慣了地鐵,尤其是令人“聞風喪膽”的三號線,這點擁擠,對你我算不了什麼。

你看,街道兩旁的各家商鋪門前都挂著絹燈、鏡燈、字燈、水燈、琉璃燈……名頭多得根本説不清;遠遠望去,街盡頭的城門口還挂著兩盞直徑足有兩米多的圓燈籠(當時叫燈球),等晚上點上蠟燭,那才叫漂亮呢。雖説元宵節還未到,但諸多燈飾早就把節日氣氛渲染得足足的。

看燈還看不過來呢,只聽遠處一陣樂聲響,身邊的小孩子都一個勁往前擠,原來是舉行驅儺表演的歌舞隊來了。這群歌舞隊足有三四十個人,個個都戴著面具,有的扮作鍾馗,有的扮作金甲、銅甲將軍,有的扮作門神、灶神、判官……當然也少不了青面獠牙的厲鬼,把膽小的小孩嚇得哇哇大哭。其實,在這一場驅儺歌舞表演裏,扮鬼一點不威風,因為要被勇敢的人們趕得抱頭逃竄。不信,你聽聽他們唱的驅儺歌:“鑊湯爛,煎豆醋,放火燒,以搶攫,刀子割……因今驅儺除魍魎,納慶先祥無災厄。”用大白話來説,就是把騷擾人類的鬼魅用鍋煮,用油煎,用火燒,抽筋拔舌,最後再踹上一腳,讓它們滾得遠遠的,從此不再禍害人間。

這些“趕鬼歌”聽起來是不是特有氣勢?現代科學昌明,唱這些歌求平安,就顯得過時了,但平日工作生活中常有困難和挫折,有時還難免讓人灰心喪氣,咱們從古人身上汲取一些勇氣和力量,無懼困難與挫折,這一趟穿越之旅,就算沒白來。

溫暖

富戶幫窮人悄悄送“利市”

其實,驅儺歌舞隊最盛大的表演是在除夕夜,咱們都知道,過年的緣起本來就跟驅趕“年”這個傳説中的怪獸有關,燒爆竹、貼桃符(現在演化成了春聯)等種種習俗,都跟嚇退鬼怪、祈求吉祥有關,所以驅儺歌舞是過年必不可少的活動。漢代的時候,驅儺還是十分莊嚴的儀式,到了唐宋年間,人們加入了大量歌舞,就越來越像民間“嘉年華”了。

這不,各位“鍾馗”“灶神”“門神”“金甲將軍”“銅甲將軍”剛唱完威風凜凜的驅鬼歌,又踏著舞步,到旁邊的各家商鋪去“逗利市”了,商鋪老闆二話不説,把串著紅線的銅錢奉上。人家説了不少吉祥話,祝福“大吉利市”,給幾枚銅錢還不是應該的?

這些“趕鬼”的演員,其實多是窮人扮演的,一路“逗利市”,既給大家送了平安和祝福,又能幫補自己的生計,真是一舉兩得。此外,過年期間,城中的富戶慈善人家常常會派出僕人,趁著夜色將包好的碎銀子悄悄塞進貧民小戶的門縫,既幫補其過年的花費,又送了祝福。對前來“逗利市”的老百姓,他們更是慷慨大方,也不忘顧及窮人的體面。這些過年古俗,還真是挺暖心的。

説起來,“利市”這個説法,早在《易經》中就有了,最初的意思是“買賣所得的利潤”,慢慢又演化出了“運氣好,吉利”的意思,後來,人們又把“利市”説成“利事”“利是”,都是求吉利、求吉祥的意思。我能力有限,沒辦法知道國人最早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逗利市”的,但至少在宋代,人們已有“逗利市”的習慣,是毋庸置疑的,咱們不是親眼見到了嗎?直到現代,廣州人過年,總要給小區裏的保安、保潔阿姨等封“利市”,送祝福,見面“逗利市”更增添了許多樂趣,這些都傳承了千年古俗裏的溫暖與善意,值得我們好好珍惜。

佳夕

樂棚看百戲觀燈圖吉兆

看看“街舞”,逗逗“利市”,很快元宵節就到了。唐代有宵禁,老百姓晚上不許出門,唯有正月十三到正月十五“放燈”三天,誰不想出門看看熱鬧?現代人以堵車為苦,唐代的老百姓,那是越擠越開心,平常哪能看到這麼多人,想擠都沒機會呀,如果他們有機會穿越到現在,搭一搭地鐵三號線,一定會高興得哼小曲。好在我們穿越過去的是宋朝,宵禁早就取消了,子城直街雖説擠得水泄不通,但誰也不會以擠扁咱倆為樂了。咱們順著人流,擠進燈棚就算贏。

元宵聯歡會雜耍魔術齊備

你問燈棚是啥,嘿,真性急,一會進去不就知道了?説起來,燈棚可以説是古人過元宵節最隆重的裝飾了。它以竹木搭成,搭在城門前最寬闊的位置,棚子裏早就挂上了各式燈飾,還點綴著鮮花、彩帶等裝飾,特有節日氣氛。

燈棚之外,還有樂棚,也是張燈結綵。到了入夜時分,燈棚內華彩爍爍,樂棚內演魔術的、練雜耍的、吹簫管的、玩蹴鞠(踢球)的、説書的、演傀儡戲的紛紛上場,有趣的節目一個接一個,這是古人過元宵節絕對少不了的聯歡晚會,幾乎全城的男女老少都鑽進來了燈棚和樂棚,擠得連個蒼蠅都飛不進來。

淩晨“拾遺”總能撿到寶

我教你一招,等到淩晨,人流漸漸往外散的時候,咱們不要急著走,留多一會,絕對可以在地上撿到不少珠寶頭飾,這都是簇擁前來觀燈看戲的女子遺落的,人太多,不就被擠掉了嘛。若撿到一兩個貴重的,還能發一筆小財。其實,這麼多女子出來觀燈,一來是為了遊樂,二來也是求一個“添丁”的好兆頭,因為“燈”與“丁”諧音,元宵賞燈,還可以帶來“早生貴子”的好兆頭。這麼一想,又覺得,她們的歡樂,多少讓人有點同情。

要提醒你的是,撿是一回事,若是你在賞燈的時候,被旁邊女子頭上的珠釧吸引了眼光,想著趁人多摘下來據為己有,可就打錯了算盤。燈棚內外可有“皂吏捕快”,他們盯的就是小偷小摸的人,若發現了你的不軌之舉,動手把你拿住,沒準就拉你去遊街,警示大眾。大過節的,這是何苦呢?

要知道,宋代的元宵節是一過五天,比唐代還多兩天,從正月十三一直過到正月十八,到十八收燈的時候,廣州的地方官還會帶著隨從出街,向街上做買賣的人派“利市”,祝大家生意紅火。雖説“利市”是派給買賣人的,咱們擠上去領兩個,也不會被拒絕。看了“街舞”,賞了花燈,撿了珠寶首飾,揣著一堆“利市”,咱們再高高興興穿越回來,這節才過得圓滿,不是嗎?

(注:本文參考了《宋時元宵節中的女性習俗》《春聯溯源》《古代上元燈節》等資料。)

發表評論>>
分享到: 2.23K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