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館>>文史要聞>>字號:

四大書樓今何在 珍籍善本入誰藏

發佈時間:2017-09-07 10:19:01  |  來源:廣州日報   |  作者:卜松竹  |  責任編輯:汪啟飛

 

海山仙館早期攝影圖

粵雅堂藏本

  廣州最有名的“講古佬”顏志圖説,廣州舊時四大藏書樓的主人,骨子底裏透著被傳統士人精神熏陶的痕跡,藏書之多亦令讀書人羨慕,“不過不是人人學得來,因為首先得有這麼多買書的錢”。

  晚清廣州四大藏書樓——孔廣陶的岳雪樓(三十三萬卷樓)、潘仕成的海山仙館、伍崇曜的粵雅堂、康有為的萬木草堂——除了康有為之外,其他人都是顯赫一時的大商人。如此看來,藏書讀書在廣州,不僅僅是文人學子們的專利。

  萬木草堂可稱最早的現代圖書館

  四大藏書樓今天還能找到舊址的,當屬位於北京路附近的萬木草堂。萬木草堂的圖書來源,大約可分為康有為的個人收藏及其學生、社會捐贈。

  研究者指出,康有為在廣東南海的家族綿延,自其九世祖惟卿起,到康有為時整整十三代都是士人,家中藏書十分豐富。康有為在其《延香老屋率幼博弟曝書》一詩的序中稱:“延香老屋,為先曾祖父通奉公雲衢府君遺宅,自高祖榮祿公炳堂府君及先祖連州公、先考知縣公少農府君,四世書藏於是。先師朱九江先生代購全史、杜詩皆佳本……”康有為的叔祖國器所建七檜園中的澹如樓和二萬卷書樓共有藏書數萬卷,叔祖國焞的七松軒也有藏書過萬卷。

  康有為年少時即是愛書好書者,學子梁啟勳憶稱:“記得幼博世叔(即戊戌六君子中的康廣仁)同我們説:‘你們先生,從小就很用功讀書,每天早上拿五六本書放在桌上,右手拿著一把很尖利的鐵錐,用力向下一錐,錐穿兩本書,今天就讀兩本書;錐穿三本書,今天就讀三本書,每日必定要讀一錐書’”。儘管對此事的真實性學界尚有質疑,但康有為之好書則無疑問。梁啟超也曾説:1879年至1882年,康有為曾“及道香港上海,見西人殖民政治之完整,屬地如此,本國之更進可知。因思其所以致此者,必有道德學問以為之本原。乃悉購江南製造局及西教會所譯出各書盡讀之”。

  據估計,康有為一生所積圖書不下數十萬卷,僅宋元明善本古籍就有六千余冊。萬木草堂成立時,康有為的藏書除了留在故居延香老屋一部分外,多存于草堂間。為了擴充藏書,他大量購書。上海製造局譯印的西學新書,三十年間售出量為一萬二千本,而康有為一人就購了三千多本。

  萬木草堂的藏書實行學生自主管理,輪流值班。如盧湘父所道: “萬木草堂藏書……例以一人每月輪值,借書者向當值人聲請,借取某書,由當值人檢出交付之,借書人則書名于書藏簿記上,還書時,則登出之。每月終,例將各借書一律繳還,檢查書藏一次,如欲續借者則從新登記,而輪值者即於此時交代焉。”這已經很有現代公共圖書館的面貌了,是其他幾大藏書樓所沒有的。

  戊戌之變後,草堂藏書部分被焚,部分流散,如廣雅書院就接收了不少。但之後其中相當部分又陸續回到康有為手中。康有為之後也仍然銳意藏書,及其身沒,遺書出售,流入各公私機構手中。

  海山仙館的藏書家兼有東西方眼光

  海山仙館素有嶺南第一名園之盛譽。其在中國近代史上的地位,遠高於普通私家園林。不少清政府官方的外事活動,如耆英接受首任美國大使遞交國書等,均在此進行。它位於荔枝灣一帶,乃行商潘仕成在南漢王朝的禦花園——昌華苑的遺址上蓋起來的。潘仕成是同文行潘家的後人,以經營鹽業發家。他花巨大心力經營佔地面積數百畝的海山仙館。其所處的位置,西邊是滾滾的珠江水,東為西關民居,北是起伏山崗和碧綠田野,南面則是水面浩瀚的白鵝潭景觀館,內有堆土而成的小山,有人工開鑿的大湖。湖面廣逾百畝,水通珠江,可以泛舟。沿湖邊有寬敞的環湖路,以利車行。館中不僅樓閣掩映,極擅臺榭水石之勝,而且種滿了各種草木。其中有“周敦商彝秦鏡漢劍唐琴宋元明書畫墨跡長物之樓”,可見其人文收藏之豐、之珍。園內有接待嘉賓的雪閣、有舉辦文酒會的貯韻樓、有儲藏古籍書的文海樓等。

  海山仙館藏書數量難以精確考證,但其刻書、刻石則轟動一時,流芳後世。他運用雄厚的財力蒐購古今善本、孤本,選優編纂成《海山仙館叢書》,精工雕版印行,以“公天下而傳後世”。並從清道光九年(1829)起,耗費37年,將所藏曆代名家手跡、古帖,擇優摹刻勒石1000多方。這些刻石中最富價值的《尺素遺芬》中的一部分,現在收藏在越秀山上廣州博物館的碑廊裏。

  由於潘仕成兼涉東西的獨特眼光,他在《叢書》裏收入了許多當時傳入中國的西方代表性著作,比如歐幾裏得的《幾何原本》《測量法義》,義大利傳教士利瑪竇的《同文指算》《寰容教義》,英國醫生合信所著的《全體新論》,德國傳教士湯若望的《火攻挈要》等。學者統計,500卷《叢書》中,新學書籍佔了四分之一,在全國都是絕無僅有的。

  海山仙館的結局是被朝廷抄沒,藏書也就隨之散迭。

  “欽定殿本”和“鄉邦文獻”藏書者各有所好

  岳雪樓的位置在如今的太平沙。主人孔廣陶出生於鹽商家庭,在朝中做過編修。相傳他愛書如命,斥鉅資蒐羅典籍。為了收藏這些寶貝,他建起了岳雪樓。因為岳雪樓中收藏的書籍達三十三萬卷之多,所以孔廣陶又將它稱作“三十三萬卷樓”。

  學者吳丹青指出,岳雪樓收藏有幾大特點:一,宋、元珍本收藏豐富,明代前期的佳本也有不少。二,所藏清代殿本尤為突出。在孔廣陶收藏的眾多殿本中,最有名的是《欽定古今圖書整合》,凡一萬卷,是清初內府武英殿銅活字印刷本,由宮監秘運而出。三,收藏的抄本頗負盛名,如現存廣東省中山圖書館的《唐拓雲麾將軍李元秀碑》,由李北海撰文和書寫,上有董其昌、王文治等許多名家的題識,十分珍貴;又如孔氏影抄浙江文瀾閣《四庫全書》時,選抄了外間絕無傳世的《四庫未傳本》《永樂大典本》和刊刻精良的內府本等。

  孔廣陶出身鹽商之家。光緒三十四年(1908年)後,鹽法改制,易商為官辦,孔家由此中落,藏書漸次散出。宣統元年(1909年),廣東優級師範學校開辦時,羅振玉偕日本人滕田封八到粵,“岳雪樓”精本首被其選擇售往東瀛;其後陸續散出,廣東按察使蔣式芬、提學使沈曾桐、按察使王秉恩均有搜採;繼之,上海、北平書賈輦載去,菁華漸盡。之後,所剩書籍盡歸康有為的“萬木草堂”。

  粵雅堂位於白鵝潭畔,主人是當時廣州首富伍秉鑒的兒子伍崇曜。伍氏友人譚瑩(1800~1871年)為清末舉人,熟悉地方掌故,凡粵人著述,蒐羅而盡讀之。在譚瑩勸説下,崇曜雇人廣集粵人著述,選擇書坊罕見版本,延聘譚瑩擔任編訂刊刻,評別博考。先後刻有:《嶺南遺書》收入嶺南先賢著述4集,總59種,348卷,《粵十三家集》182卷、《楚庭耆舊遺詩》74卷、《粵雅堂叢書》180種,千余卷。此外,還翻刻元本王象之《輿地紀勝》200卷,總數共2400余卷。《粵雅堂叢書》卷帙浩繁,包羅了唐、宋、元、明、清幾朝上百種的文獻,堪稱巨著,足見樓中藏書之豐,尤其在保存廣東鄉邦文獻方面居功至偉。遺憾的是,粵雅堂最後毀於火焚。

  實際上,這一時期前後,廣州著名的藏書樓還有方功惠“碧琳瑯館”,李文田“泰華樓”等。學者指出,這些嗜書如命,為收藏圖書耗費鉅資而在所不惜的藏書家,在規模、數量、品質上達到了當時全國的一流水準,使他們躋身於全國赫赫有名的私人藏書家之列,並名留千古。

 

發表評論>>
分享到: 2.23K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