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館>>史海探秘>>字號:

馮庸大學締造體育傳奇:讓日本人徹底“吃癟”

發佈時間:2011-08-10 09:31:37  |  來源:遼沈晚報  |  作者:孫悅  |  責任編輯:孫悅
   

 馮庸大學運動場上,校長馮庸(前排中間)與足球名將陳家駒、譚福禎等留影。

 馮庸大學運動場上,校長馮庸(前排中間)與足球名將陳家駒、譚福禎等留影。

  讓日本人刮目相看的劉毅夫

  馮庸重視體育的政策取得了驚人的效果,不但通過這樣的政策提高了全校學生的體質,更是以此培養出了一大批成績極為優秀的運動員。

  在馮庸大學創立之初,東北的體育還是以東北大學為首的,但是經過多年的埋頭苦練,馮庸大學已經擁有了萬米宮清明、短跑張旭夫和劉毅夫、中距離譚福楨等田徑好手,而足球、籃球隊的水準也是突飛猛進。但由於學校一直處在瀋陽市西部一隅,馮大所取得的成績並不為人們所熟知。

  1928年,張學良和馮庸二人聯手舉辦了規模空前的東三省第一屆聯合運動會,張學良和馮庸分別擔任會長和副會長一職,而運動會的具體承辦工作則由馮庸大學負責。為了對這一次運動會進行宣傳,馮庸甚至親自駕駛飛機在城上空拋撒傳單,進行造勢,使得此次運動會一時間成為人們街頭巷尾熱議的焦點。最終,在這次運動會上,馮庸大學以總成績第二名的驕人成績一鳴驚人。

 

  但是,在這一屆馮庸大學運動隊的名單中,人們並沒有看到劉毅夫的名字。劉毅夫出身貧苦農家,由於經濟原因,家裏在他上完高中之後便不再想讓他繼續讀大學,劉毅夫憑藉自己驕人的學習成績,獲得了馮庸大學全額獎學金,可以免費就讀。這讓劉毅夫免除了向家裏索要學費的疑慮,但是大學的生活費依然是他的一塊心病。

  偶然間,劉毅夫聽到田徑隊員跟他開玩笑説:“你天天苦用功,也只得個全官費,我們練運動的,如能打破全國紀錄,每天還有四角五的零用錢。 ”如此開玩笑的話語點醒了夢中人,練體育賺補貼成了劉毅夫的另外一個目標。

  然而,當劉毅夫最初報名參加田徑隊的時候,馮庸並不看好他,對他説:“你是老夫子,不用報名了。 ”這樣的話語更堅定了劉毅夫要在體育上取得成績的決心,付諸行動的他也取得了不錯的成績。

  雖然在這一次的東三省運動會上,劉毅夫僅僅是一名糾察隊成員,但是他平時所取得的成績已經為一些參賽隊所熟知。在這一次東三省運動會上,馮大的徑賽成績其實並不理想,其他參賽隊的運動員私底下都説:“馮大的好手都沒參賽呀,那個姓劉的百米就應該跑過劉長春。 ”或許沒有人想到,這些人所説的姓劉的,指的正是劉毅夫。

  1929年,張學良在東北大學舉辦了遼、吉、黑、熱(熱河)四省聯合運動會,劉毅夫也在這一次成功入選校隊參加百米比賽。在百米比賽開始前,劉毅夫的腳踝甚至被懼怕他的對手惡意地踩了一腳,劉毅夫在簡單處理之後站在了跑道上,並最終以十一秒五的成績奪冠,同時打破了劉長春創造的十一秒八全國紀錄。

  1930年,馮庸大學迎來了一批日本客人,帶隊的是一個名叫岡部平太的日本人,與他一同前來馮庸大學的還有一名遠東高欄紀錄保持者福井。岡部平太希望劉毅夫能夠與福井進行一場百米比賽。福井的百米成績是十秒八,這樣一場比賽顯然是要讓劉毅夫難堪。但是找到府的彆扭無法回絕,劉毅夫只能站在跑道上,而岡部平太與馮庸同時拿著秒錶站在了終點上,足以顯得這場比賽的意義重大。

  一聲槍響之後,福井與劉毅夫同時從起點絕塵而去,在十多秒鐘之後,二人同時到達了終點。馮庸和岡部平太手中的秒錶停留在了十秒八。雖然二人的比賽成績相同,但是劉毅夫卻憑藉自己在最終撞線時一個肩膀的優勢,成功擊敗了福井。

  這是一個令人震驚的成績,震驚的不僅僅是馮庸等在場的中國人,還有率隊前來挑戰的岡部平太。賽後,岡部平太找到馮庸,説:“劉毅夫現在還不到20歲,能有十秒八的成績很驚人,再好好練習一段時間,必定會有很大的提高。從現在起,我願意每兩個星期來奉天一趟。 ”之後,岡部平太果真如他所説,不但義務訓練劉毅夫,甚至所有的旅費也都自付。

  兩次與日本人的體育較量

  隨著岡部平太來奉天訓練劉毅夫,他與馮庸也結交下了深厚的友情,在他的積極運作下,1931年的春夏之間,馮庸大學分別與滿鐵(全稱:南滿洲鐵道株式會社)和滿鐵醫大進行了兩次引人注目的田徑比賽。

  與滿鐵的的比賽是在撫順進行的,此時的馮大體育隊不但在原有基礎上訓練出了諸多人才,更是靠著豐厚的獎學金吸引了來自大連等地的諸多好手,實力與之前相比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是滿鐵為了展示自己的實力,專門從日本國內召集了一大批的田徑好手前來參賽。最終,這一次的比賽以兩隊平分秋色而告終。雖然成績已經相當不錯,但是馮庸依然因為馮大體育隊未能獲勝而稍有慍色。

  時隔不久,岡部平太又一次安排了馮大與滿鐵醫大的比賽,這一次的對抗是在日本人新修的國際運動場。對於這次比賽,岡部平太親自給馮大的學生進行指導,其中包括了提前一天到場地適應、訓練等諸多細節,同時他還為馮大的學生打氣,説:“他們只看了你們在撫順的成績,但並不了解諸位真正的實力,他們已經在鹿鳴春訂了酒席,準備吃慶功宴,但諸位在比賽的時候,什麼都不要想,全力以赴就夠了。 ”

  應了驕兵必敗那句話,馮大代表隊在比賽中屢屢奪冠,讓日本人徹底“吃癟”。最後的男子接力比賽成為日本人挽回顏面的最後希望,但馮大代表隊卻沒有打算讓他們如此輕易挽回面子。在比賽開始前,田徑隊教練張靜齊特意臨時變陣,將原來第一棒的劉毅夫改為最後一棒。見到中國隊變陣,日本人也臨時變陣,但這時的他們已經完全被馮大牽著鼻子走了。

  比賽的過程同樣充滿波折,在最後一棒前,馮大選手落後日本選手幾米的距離,劉毅夫很是焦急。他急中生智,將原有的交接棒位置提前,通過多跑幾米來更有效地發揮自己的速度優勢。在接棒之後他就開始全力衝刺,最終超越了日本選手。輸掉比賽的日本選手臥地痛哭,而在場的所有中國人卻瘋狂地揮舞帽子,有的人甚至脫掉了上衣來慶祝馮庸大學所取得的勝利。 □王鐵

<  1  2  


發表評論>>
分享到: 2.23K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