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出版 > 正文

中華善本在當代中國的保護與傳播

發佈時間: 2019-05-09 23:06 | 來源: 光明網 | 作者: 李明傑 | 責任編輯: 李芳

編者按:為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於傳承發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論述,推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讓搭載網際網路平臺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活起來”“火起來”,“文脈頌中華•e頁千年”中華善本網路傳播活動於5月9日啟動。活動由中央網信辦網路新聞資訊傳播局指導,光明網、中國國家圖書館承辦,將推出“百部經典”系列短視頻、“中華古籍故事”系列動漫及專家深度解讀文章。

系列文章邀請權威專家撰寫。文章將探討中華善本在當代中國傳播的意義和做法,系統梳理從唐至清歷朝歷代善本的發展、流傳和重要影響,及其對當時文化和出版的帶動作用。同時,對中華善本如何進行再生性保護和網路化傳播提出中肯建議。

中華善本在當代中國的保護與傳播

【文脈頌中華•e頁千年”中華善本網路傳播活動系列稿件一】

作者:武漢大學資訊管理學院教授、文獻學研究專家,中國圖書館學會第九屆編譯出版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李明傑

中國是一個古代典籍異常豐富的國家,中華民族自古就是一個愛書、讀書的民族。儘管因為種種原因,歷代典籍遺留至今的十不存一,但據不完全統計,我國現存古籍仍有約19萬種,其中僅保存在公共圖書館系統的就有2750萬冊,可列入善本的約有250萬冊。在長期的藏書、聚書活動中,古代讀書人養成了鑒書、校書的傳統,如西漢河間獻王劉德從民間徵購藏書,必留獻書人的正本,且只收先秦古文字寫成的舊籍,內容“皆經傳説記,七十子之徒所論”;宋人歐陽修讀書,聞人有善本者,必求而改正之;清代乾嘉學者黃丕烈藏書專喜宋元舊槧,並自號“佞宋老人”。值得一提的是,不同歷史時期的人們對書籍的選擇形成了近乎相同的標準,都把目光投向了善本。

所謂善本,是指在歷史文物性、學術資料性和藝術代表性方面獨具價值的古籍,包括年代久遠、傳世稀少的舊稿本、舊抄本、舊刻本,以及內容與形式俱佳的精校本、精注本、精印本。如果説卷帙浩繁的古籍是中華文明綿延數千年的歷史見證,那麼其中的善本則堪稱國之瑰寶。

新中國成立後,黨和政府制定了一系列保護古籍的法規制度,對古籍進行集中調撥、統一保存,並投入大量人力和資金徵集散落民間的善本,初步建立了以各級各類圖書館為主體的古籍保存體系,同時著手實施《趙城金藏》《敦煌遺書》《永樂大典》及西夏文獻等一系列大型珍貴古籍的修復項目。為摸清家底,各大圖書館陸續編印了一批館藏古籍善本書目,如《北京圖書館善本書目》《北京大學圖書館善本書目》《上海圖書館善本書目》《復旦大學圖書館善本書目》《南京大學圖書館善本書目》《武漢大學圖書館善本書目》《廣東中山圖書館館藏善本書目》《天津市人民圖書館善本書目》等。20世紀七十年代末,根據周恩來總理生前的囑託,《中國古籍善本書目》的編纂得以啟動,至八十年代中期完稿時,共著錄全國圖書館、博物館、文管會等981家單位的古籍款目6萬餘條,收書13萬部。2002年5月,由文化部和財政部主持、國家圖書館承辦的“中華再造善本工程”,採用倣真影印技術,分兩期再造唐宋至明清時期的古籍善本1300余種,使之化身千萬,分藏于全國各地。自2007年實施“中華古籍保護計劃”以來,經文化部擬定,報國務院批准,我國先後公佈五批《國家珍貴古籍名錄》(共12274部),日前第六批的評審工作也已近完成。2010年,文化部又啟動了海外古籍回歸工程,採取多種形式開展海外中文古籍的尋訪、登記工作,並以回購、數字化等形式促使古籍善本回歸祖國的懷抱。

當前,我國的文化建設正處於大好的發展時期。文化的實質即“人文化”,是人類的價值觀唸經由符號介質在傳播中得以實現的過程。對於當代中國的文化建設而言,古籍善本很好地充當了這一“符號介質”。作為中華傳統文化象徵性的符號介質之一,它既有實在的物質形態,又有抽象的思想內容,還有無形的版本工藝。通過對古籍善本的徵集、保存、修復、編目、影印及網路傳播,中華民族的傳統價值觀念也藉此突破時空的限制在全社會擴散開來,這就是古籍善本在當代中國傳播的文化意義。

首先,中華民族的優秀文明成果借由古籍善本的傳播得以傳承。中華古籍作為民族文化的一種表現形式,不僅記錄了中華民族自身發展的歷史,也記錄了本民族創造的文明成果,舉凡政治、經濟、軍事、哲學、文學、藝術、倫理、醫藥、建築、科技、禮儀、典制,無所不包。而善本之“善”,首在內容之善。現存古籍善本是無數歷代典籍披沙揀金的結果,經歷了去粗取精、去偽存真的淘汰過程,是中華民族思想與智慧的結晶,同時也是世界文明優秀成果的組成部分。屠呦呦受東晉葛洪《肘後備急方》的啟發,採用低溫萃取法成功提取青蒿素,從而獲得舉世公認的諾貝爾獎,就是明證。中華民族在長期的社會實踐中形成的民族個性與民族品格,如厚德載物、自強不息、仁義禮智信、愛國主義、民本主義、天人合一、和而不同、天下為公、知行合一等精神理念,也在一代代中國人對古籍善本的傳讀中得到繼承,並與新時代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融合發展。

其次,正本清源、求真務實的治學精神經由古籍善本的傳播得以弘揚。古籍善本是對大量同書異本進行品鑒和校勘的結果。中國古代無論是在官方還是民間,對前代典籍都有“廣勘異本,則善而從”的學術傳統。官方如劉向等人對西漢政府藏書的系統整理、歷代秘書監對國家藏書的校勘、歷代石經的刊刻等,都是通過官定正本的形式,向天下讀書人頒布內容權威的版本。私家校勘則由孔子的七世祖正考父創始,其風綿延至今兩千八百餘年而不絕,期間涌現的校勘家無以計數,其校書理念是“校書猶掃落葉,隨掃隨有”,因而永不止息。這種歷代因襲的校勘行為,表面看是力圖恢復古籍文本的舊貌,但背後透露的卻是對事物本原的無止境的探究精神。今天的學者在得益於前人校勘成果的同時,也在經受這種治學精神的熏陶和養育。

再者,全民愛書、藏書、讀書的社會氛圍的培育有賴於古籍善本的多形式傳播。古籍善本除去其承載的思想內容不説,單是帶給人們的視覺體驗就美不勝收。就版本類型來講,有寫本、拓本、刻本、活字本、石印本等;就版本工藝來講,有套印、插圖、饾版、拱花等;就裝幀形式來講,有卷軸裝、龍鱗裝、經折裝、梵夾裝、蝴蝶裝、包背裝、線裝等。無論是字體秀麗、紙張光潔、墨色青純的宋版書,還是筆跡遒潤、黃紙黑口的元版書;不論是雕鏤精美、校讎精審的明代徽版書,抑或紙潔如玉、墨凝如漆的清代精刻本,都是絢麗多姿的古代版本文化遺産的“活化石”。隨著《公共圖書館法》的頒布實施和數字傳播技術的成熟,善本閱讀推廣在全國各地開展得如火如荼,而古籍善本以其獨有的文化藝術魅力,對於培育全民愛書、藏書、讀書的社會氛圍,作用無可替代。

根據古籍善本的價值屬性,對古籍善本的保護包括實體的原生性保護、內容的再生性保護和版本工藝的非物質文化遺産保護三個層次。而從讀者閱讀和文化傳承的需要來看,對古籍善本內容的再生性保護尤為重要,因為其內容一旦被複製出來,就可化身千萬,“飛入尋常百姓家”,為普通大眾所接觸和接受。我們知道,傳統的古籍再生性保護方法有影印、排印及攝製縮微膠捲等形式。今天,借助超大容量的存儲介質和網際網路技術,數字化的古籍善本還具有了異地閱讀、傳播迅速、檢索功能強大等特點,通過網路媒介對古籍善本進行再生性保護已經成為主流趨勢,為全民所共用。這不僅是中華善本再生性保護的一種創新探索,也將有助於我們特別是青年一代增強文化自覺,堅定文化自信。

分享到:
相關內容
醴瓷進京,綻放奇異五彩釉光

2019年6月15日下午,為了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週年華誕,由中國陶瓷工業協會、中共醴陵市委和醴陵市人民政府主辦,由北京國中陶瓷藝術館和湖南省女陶藝家協會承辦的“20

更新日期:2019-06-17 09:44:38
中華傳統文化傳承發展項目《非遺公開課》生動開講

《非遺公開課》節目錄製現場 中華五千年文化源遠流長,非物質文化遺産熠熠生輝。在人類數千年發展歷程中,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産潤物無聲,給予中國人生活的養分。隨著絲綢之路等

更新日期:2019-06-13 19:53:37
熱門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