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小説 > 書評 > 正文

中國作家網駐站:解讀“文學中的時間”

發佈時間: 2018-08-24 14:15 | 來源: 中國新聞網 | 作者: 高凱 | 責任編輯: 李芳

  中國作家網駐站作家推新作:多角度解讀“文學中的時間” 寄于文 攝

  中新網北京8月23日電 (記者高凱)“憑一筆一紙,他們馳騁過去、現在與未來,用寫作體認時間與存在,從容地融入或抵抗”——8月23日,“筆尖歲月,紙上光陰——中國作家網駐站作家新作分享會”在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中國作家館舉行。

  中國作家網駐站作家推新作:多角度解讀“文學中的時間” 寄于文攝

  三位駐站作家,周大新、喬葉、孑與2分別攜新作《天黑得很慢》、《一往情深過生活》《天氣晴朗,做什麼都可以》、《唐磚》出席活動,與特邀嘉賓梁鴻、何平圍繞“文學中的時間”這一話題展開對話。

  據悉,由中國作協主管主辦、中國作家出版集團管理運營的中國作家網於今年5月完成新版上線。作為“匯聚作家資訊、發出作家聲音、展示文學魅力”的平臺,中國作家網計劃每年邀請6位駐站作家,在推薦精品力作的同時,為創作與閱讀搭建充滿活力的文學平臺,營造與讀者良性互動的開放文學空間。2018年首批駐站作家為曹文軒、周大新、陳彥、喬葉、蔣勝男和孑與2。

  此次活動中,三位駐站作家周大新、喬葉、孑與2的新作都講述了與“時間”有關的故事。

  “時間”在文學創作中是一個不能回避的元素,淘洗著生命中的愛與死亡。

  周大新長篇小説《天黑得很慢》用“擬紀實”的方式著眼于當下中國老齡化社會,敏感地關切到一個龐大人群的涌動,以現實主義的筆觸刻畫他們複雜隱曲的心境。周大新創作《天黑得很慢》時正值母親患上了老年癡呆症,自己也人過中年,更是感慨:“寫完這本書後我意識到,人分三種,終將變老的少年、即將變老的中年、已經變老的老年。這本書是記述,也是預告。”

  梁鴻在現場表示,自己讀了兩遍《天黑得很慢》,感受到的不是悲涼和衰老,而是一種強烈的生命狀態。這本小説有一個非常棒的文學結構,人在衰老,一方面時間在前進,另一方面生命又試圖拉回時間,巨大的張力會一直吸引你讀下去。

  人成熟的那一刻,也意味著開始衰老的一瞬間,如何面對成長的另一部分,如何在漫長的時光中獲得生存的尊嚴、生命的樂趣?喬葉的兩本散文隨筆集《天氣晴朗,做什麼都可以》《一往情深過生活》恰好以文學提供了一個浪漫而詩意的回答。

  《天氣晴朗做什麼都可以》描寫風物閒美,收錄了作者的生活隨筆、旅行隨筆、文學評論三部分內容。喬葉筆下的一花一葉、一影一夢,即便是信手採擷的一縷風,都充滿了對生活的無限熱愛和思索。

  《一往情深過生活》講述了親情、愛情、身邊的人與事。作者不疾不徐地傾訴生命的平凡美,觸及人內心最溫柔動情的部分。去年喬葉也是在中國作家館舉辦《藏珠記》新書發佈會,一年過去,又是同樣的時間和地點,她不免想到怎樣用文學與時間和歲月抗爭?“歸根結底是人性,人活著,文學就活著”,喬葉説,“無論《天黑得很慢》還是《唐磚》,無論當下還是過去,雖然每人抵達的方式和途徑不同,但對生命的熱愛是這幾部作品共同的文學主題。”

  網路文學作家孑與2直言,與過去相比,創作出《唐磚》的自己更像是“文學上的屠夫”,將歷史的黑暗全部剝離後,用動聽的故事渲染每一個人。《唐磚》夢回長安,勾勒大唐盛況,在徐徐展開的歷史畫卷中演繹了一個個悲歡離合的故事,音容笑貌就藏在逝去的風中,隨著時間飄蕩久久不散。孑與2説:“網路作家的寫作意義很大程度上是為了讀者喜好與市場需求,我也不例外。但我相信只要身在文學的進程中,就遲早會回歸。”

  三位駐站作家的作品包括小説、散文、網文等不同類型,卻都觸碰到了“文學書寫與時間的關係”“文學的生命感”“文學的本質”等引發人深入思考的哲學話題,穿梭於時間內外的文學歲月也直抵共同的內核:生命與靈魂。

  正如何平在現場所説:“無論批評家或讀者,對文學的進入都如同盲人摸象,有的摸到象鼻,有的摸到象牙,有的摸到象腿,正是這些部分拼湊成了完整的大象。”(完)

 

 

分享到:
相關內容
醴瓷進京,綻放奇異五彩釉光

2019年6月15日下午,為了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週年華誕,由中國陶瓷工業協會、中共醴陵市委和醴陵市人民政府主辦,由北京國中陶瓷藝術館和湖南省女陶藝家協會承辦的“20

更新日期:2019-06-17 09:44:38
中華傳統文化傳承發展項目《非遺公開課》生動開講

《非遺公開課》節目錄製現場 中華五千年文化源遠流長,非物質文化遺産熠熠生輝。在人類數千年發展歷程中,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産潤物無聲,給予中國人生活的養分。隨著絲綢之路等

更新日期:2019-06-13 19:53:37
熱門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