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小説 > 書評 > 正文

李敬澤《會飲記》 打開他的精神星圖

發佈時間: 2018-08-21 11:41 | 來源: 中國新聞網 | 作者: | 責任編輯: 李芳

 

    李敬澤《會飲記》 十月 攝

  中新網上海8月21日電 由思南公館、北京出版集團公司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聯合主辦的李敬澤《會飲記》新書分享會日前”于思南公館舉行。

  復旦大學中文系教授張新穎、華東師範大學教授毛尖、《思南文學選刊》副主編黃德海及本書作者李敬澤出席活動,與各界讀者分享了關於《會飲記》的閱讀感悟。本次活動由上海作協創聯室副主任李偉長主持。

  李敬澤,批評家、散文家。畢業于北京大學中文系,曾任《人民文學》主編,現為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著有評論集《為文學申辯》《致理想讀者》《會議室與山丘》等,散文集《咏而歸》《青鳥故事集》等。2004年獲“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年度文學評論家獎”,2016年獲“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年度散文獎”,2017年獲首屆“十月散文雙年獎”。

  《會飲記》2018年8月由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出版。該書收錄了李敬澤近年來在《十月》雜誌專欄刊登的系列隨筆,是繼《青鳥故事集》《咏而歸》之後的又一力作。李敬澤用親歷者的眼光,從歷史的深邃中觀照當代文學的現場,拾起落滿灰塵的書籍,在縫隙中劈開思想的天地,編織出屬於作者自己的文化和心靈地圖。

  關於《會飲記》的文體,作家張新穎認為《會飲記》採用了一種類似錢鐘書《管錐篇》的寫作方式。十二篇散文,每篇都由一個現實的觸點切入,這個現實的觸點或是一次談話、或是一次會議、又或是作者李敬澤在寫作前後的經歷。“《會飲記》就像是作者的記事本,既記錄了他實際的日程安排,又書寫了他古今中外、天馬行空的精神活動。”

  而在評論家毛尖看來,《會飲記》的形式則很難界定,有時候像在看評論文章,有時候像在讀小説,有時候又像是在品詩歌。

  就李敬澤如何通過《會飲記》呈現自己精神星圖的問題,張新穎説:“精神活動通常是流動的液體,又或者是飄散不定的氣體。李敬澤用文字一邊記錄、一邊梳理著他的精神世界。他創造了一個條件,讓液體或氣體隨時可能蒸發掉的東西,在文字的烘托下形成自由的精神結晶。”

  針對《會飲記》一書中虛構與現實的關係,黃德海認為,小説作為一種虛構形式,必定安放在恰當的支架上。如果我們意識不到支架的存在,那只是因為它是如此基本,如同空氣那般透明,如同呼吸那般不必費力感知。虛構就像是一個精緻的肺。如果你把肺的支架抽掉,那麼一切都會坍塌下來。

  談及《會飲記》的創作體會,李敬澤説:“《柏拉圖文藝對話集》中有一篇《會飲記》,我這篇散文集的創作靈感便來源於此,只不過並沒有談愛欲。希臘有一群文化人,中國也有。我想書寫他們的交往、言談、思緒,並在這種思緒中希望能夠寫出我們這個時代精神中的有意思之處。最初的創作想法並沒有特別複雜,説老實話我是那種寫不了正規小説或者正規散文的人。所以《會飲記》的文體也就成了一種‘四不像’。”

  他坦言,“我雖不及莊子之萬一,但我還是希望可以不斷努力讓想像能夠更為自由。《會飲記》的思維鏈條雖現在無法完整畫出,但慶倖的是,它依然在文本中自己那麼走著、延伸著。寫文章就是這樣,總會有各種各樣的風格和習慣。就《會飲記》的十二篇散文來講,我希望每篇文章最好都不以線性的方式呈現,不採用一種我要達到什麼目的從哪開始説的直線敘事。我希望我的文章是一個花園,你可以在這兒坐坐,也可以在那兒坐坐,溜達溜達又到了那兒,它應該是這樣的場所和空間。我寫的時候也是這麼寫的,從門進去,一會兒從窗戶翻過去又到了那兒,前面穿過一個小月亮門過去,又不知道到了哪兒。徜徉於此,我倒是尤為喜歡《會飲記》的這種創作感覺。”(完)

 

分享到:
相關內容
醴瓷進京,綻放奇異五彩釉光

2019年6月15日下午,為了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週年華誕,由中國陶瓷工業協會、中共醴陵市委和醴陵市人民政府主辦,由北京國中陶瓷藝術館和湖南省女陶藝家協會承辦的“20

更新日期:2019-06-17 09:44:38
中華傳統文化傳承發展項目《非遺公開課》生動開講

《非遺公開課》節目錄製現場 中華五千年文化源遠流長,非物質文化遺産熠熠生輝。在人類數千年發展歷程中,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産潤物無聲,給予中國人生活的養分。隨著絲綢之路等

更新日期:2019-06-13 19:53:37
熱門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