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館>>書評>>字號:

《金谷銀山》之“新”

發佈時間:2017-12-12 13:54:46  |  來源:人民網-讀書頻道  |  作者:張陵  |  責任編輯:

    新時代呼喚新作品。作家關仁山的長篇小説《金谷銀山》應運而生。這部作品延續了關仁山以往作品關注“三農”的優勢,真實描寫當代中國農村農民勤勞致富,改變自己命運的故事,努力塑造中國農民的形象,從而揭示當代現實生活深刻的矛盾衝突,讓作品主題站到時代精神的制高點上。然而,《金谷銀山》又和作家以往的作品有很大的不同,那就是,作家充分發揮虛構藝術優勢,去敏銳捕捉新的時代資訊,積極感應新的時代精神,從而給作品的帶來新的氣象。可以説,作家在“新”字上下了大功夫。

    關仁山對北津冀一帶農村生活很熟悉,對中國農村變化跟蹤非常緊,一肚子農村農民的故事。這個紮實的深入生活的基礎,是他寫好作品的保證,也是他的作品出“新”的動力。進入《金谷銀山》的故事以後,我們很快就發現,作家的意識很新。作品的情節的發端是白羊峪村民拒絕政府好心好意的搬遷安排。在中國的城鎮化進程中,許多村莊由於看上去不適合人居住被放棄了。地方政府顯然更希望農民們集中到城鎮上來居住,更快實現城鎮化的進程。但白羊峪的老百姓不願意離開,更願意在這裡繼續生活下去。這才有了主人公范少山回到白羊峪創業的故事。小説寫老百姓對搬遷的抵制,其實可以説是作家對城鎮化的不同認識和看法。在作家看來,把大片如白羊峪那麼好的村莊放棄荒廢,失去人煙,不應該是城鎮化的結果。簡單地把農民集中到城鎮裏,並不能最終良性地解決“三農”問題,還會觸發各種社會矛盾,産生新的社會問題。只有想盡辦法,建設美麗鄉村,建設生態鄉村,才是正確的道路,才是真正的城鎮化的道路。作家關仁山敏銳地捕捉到和感應到這樣一個新時代的資訊,意識到中國農村社會又會有更深刻變化,自覺地在構思過程中融入新的思想,化為自己熟悉的故事情節,把這個新時代的資訊傳播到讀者那裏。

    應該説,《金谷銀山》的故事內涵也有很濃的新意。在關仁山筆下,儘管白羊峪農民們還沒有擺脫貧困,但他們脫貧的方式已經不可能象改革開放最初那些年那樣,靠污染環境破壞生態來達到致富的追求。他們必須在保護環境下發展經濟,必須在綠水青山中找到金山銀山,才能保住自已的村莊,才能過上幸福的生活。由此,小説抓住這個思想關鍵點,描寫范少山等一批具有先進思想意識的農民一直在尋找探索走綠色發展之路。他們從種安全蔬菜,找到金穀子的種子種不受外國種子影響的穀子,有了一點錢,就投入尋找不受污染的土地。然後用放牧進一步凈化,後來又發展不打農藥的蘋果等,都是在突破發展經濟中的生態瓶頸,為白羊峪謀出永久的福祉。要實現這種美好的理想,多年封閉的白羊峪必須打開眼界,看到外面的世界,撐握當代國際化市場變化的資訊,精準地發展自己的産品。於是,小小的白羊峪連起了整個國際社會。普通傳統農村生活,煥發出新的時代光采。傳統的農民變成了資訊社會弄潮兒。落後的白羊峪,成了中國“美麗鄉村”建設的一個縮影,一個方向。關仁山正是從這個層面上真實地反映中國當代農村的新現實,突出了主題內涵中的新時代意義。

    塑造農村新人形象,一直是作家關仁山不懈的思想藝術追求。這種強烈的意識,也鮮明地投射在《金谷銀山》的主人公范少山身上。這個在北京賣菜的白羊峪小子,放著好好的菜攤不管,放著漂亮的女朋友不管,放著可以看見的好日子不管,執意要回到自己的傷心地白羊峪。他的最初動機並不高遠,甚至還有些落後傳統。他只是想保住這個家,別讓鄉里搬遷,搬到陌生的地方。而隨著故事情節的展開,他才慢慢的了現代意識,開始知道怎樣保護自己的家園,建設自己的家園。而他自己,則在實踐中成長為一個具的資訊時代意識的當代人,一個真正懂得生活掌握自己命運的現代農民,一個自覺帶領群眾致富、為百姓謀幸福的共産黨人。可以説,這個人物性格生成和發展是真實的、合理的、可信的。

    隨著作家對人物性格刻畫的深入展開,我們顯然會注意到,作品主人公范少山個性裏有一種品質,那就是特別經得起生活的打磨在,思想特別堅定,意志特別緊強。這個厚道隨和的燕趙漢子,骨子裏有一種男人的擔當和隱忍,有一種創造生活的正能量。從他和自己的愛人杏兒的關係裏,就可以看出他這種品質。當然,他和性格品質更多是在白羊峪的現實裏呈現出來的。小説非常細膩地描寫他聽從教授的指點,尋找金穀子種子,到金穀子收成過程的細節,是很見出人物有精氣神和性格的。我們從這個人物身上,能夠強烈地感受到人民群眾創造自己美好生活的熱情與力量。更為重要的是,這個人物昇華出我們對新時代真實的認識。新的時代,並非一馬平川,一帆風順。實際上,新的時代面臨的挑戰可能比以往更嚴峻,面臨的矛盾衝突可能比以往更劇烈,許許多多未知的東西正在前面等著我們。因此,砥礪奮進的精神也在呼喚我們。

    新的時代,將會産生更多的新的中國故事。怎樣講好中國故事,期待作家們各顯神通。《金谷銀山》是不是講得最好,可以比較。但有一點是無疑的:這是呼應新時代的第一部優秀小説作品。

 

發表評論>>
分享到: 2.23K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