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館>>書評>>字號:

讀朱良志《石濤詩文集》

發佈時間:2017-09-05 14:03:57  |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  作者:葉康寧  |  責任編輯:文華

 

原標題:心畫心聲 惟知者能解——讀朱良志《石濤詩文集》

 

  【讀書者説】

  

  編者按

  北京大學哲學系、美學與美育研究中心主任朱良志教授,長期從事中國傳統美學和藝術觀念研究。出版有《南畫十六觀》《八大山人研究》《真水無香》《中國美學十五講》等著作。

  近年來,朱良志教授對文人畫、對石濤素有關注。石濤(清代)不僅是有成就的畫家,還是出色的詩人,卻至今沒有詩文集行世。朱良志輯注的《石濤詩文集》充分吸收前人成果,在石濤作品真偽考證基礎上,盡可能匯集石濤可靠的詩文著述,並加以註釋和校訂。本書是第一部石濤詩文總集匯覽。同時出版的還有新著《傳世石濤款作品真偽考》和《石濤研究》(第二版)。這三本書從不同的角度深化、豐富了對石濤這位藝術家的全面研究。

《石濤詩文集》朱良志 著 北京大學出版社

  1

  情動於中而行于言,故而有詩文。詩文是作者的心畫心聲。蘇軾説:“文如其人。”什麼樣的人就有什麼樣的言語,如葉燮所雲:“功名之士,必不能為泉石淡泊之音;輕浮之子,必不能為敦厚大雅之響。”

  藝術史上的石濤,歷來物議紛紜。他是舊王孫,明清鼎革,他遁入空門,本來應該青燈古佛,做一個大德高僧,可是他又是迎駕,又是獻畫,頌揚新朝的仁政。他時時穿梭于權門富家,詩文酬酢之外,還放下身段,幫他們疊石造園。他真是一個複雜的個體。邵松年説他“一生鬱勃之氣,無所發泄,一一寄于詩畫,故有時如豁然長嘯,有時若戚然長鳴,無不以筆墨之中寓之。”他的入世和出世,他的山河淚,他的功利心,應該都可以從詩文中一窺因果。

《詩書畫聯璧卷》圖片選自《傳世石濤款作品真偽考》

  孟子有“知人論世”説,然往者不可追,我們無從起石濤于九泉,又如何“知人”?只能從他的詩文入手了。石濤生前並無詩文集行世。他身後,先後出現了多種頗有影響的詩文輯錄,尤其以汪繹辰的《大滌子題畫詩跋》(一卷)、汪鋆《清湘老人題記》、神州國光本《大滌子題畫詩跋》(四卷)、汪世清《石濤詩錄》流佈最廣。

  正所謂“書三寫,魚成魯,帝成虎。”這幾部詩文集不同程度地存在誤收、漏收、衍脫、錯訛等現象。元好問論詩,有“心畫心聲總失真,文章寧復見為人”之説,靠譜的詩文尚且有“失真”之虞,遑論那些有問題的詩文了。因此,研究石濤,首要的任務就是輯錄並校勘他的詩文。

  2

  朱良志老師輯注的《石濤詩文集》有兩個基礎,其一是前賢的輯錄;其二是對傳世石濤款作品的研究。

  如朱良志老師所言:“這本《石濤詩文集》是在充分吸收前輩研究成果的基礎上形成的。”朱良志老師仔細研讀了前賢的輯錄,並撰寫了《四種石濤詩文輯錄著作中誤錄文字》,一一指摘出前人輯錄的問題。難能可貴的是,對前人的工作,朱良志老師並非一味地否定,而是再三致意。他表彰汪繹辰的篳路藍縷之功,指出:“《大滌子題畫詩跋》是石濤身後第一部關於他的詩文輯錄,具有重要的史料價值。收石濤題畫古近體詩六十一首並十余則題畫跋文,內容並不多,卻十分珍貴。其所著錄的不少作品不見傳世,唯賴此作而得知。”對汪世清的研究實績,他更是不吝筆墨,一再讚譽。他説:“文史大家汪世清先生的《石濤詩錄》,更將詩文整理提升到一個新的水準。”又説:“汪世清學養深厚,世所景仰。他對石濤研究著力多,貢獻大,是當之無愧的當代石濤研究的奠基者。”

《石公種松圖卷》圖片選自《石濤研究》(第二版)

  有鋻於傳世石濤作品真偽參半,朱良志老師認識到:“編輯一本像石濤這樣本無詩文集的藝術家之詩文集,對其傳世作品的鑒定是最為重要的事情,沒有這樣的工作,只是羅列前人文獻合而為一人之別集,往往難以獲得理想的結果。”為了使輯錄的詩文盡可能的可靠,也為了在前賢的基礎上更上層樓,朱良志老師對傳世石濤款作品進行深入的研究,並撰寫了《傳世石濤款作品真偽考》。有了這項系統的工作做鋪墊,朱良志老師發現:“少數偽托之作可能來自對失傳的石濤真跡的模倣,題識仍有參考價值,但大量的偽跡題識所涉詩文非石濤所作。”“石濤繪畫題識中所涉之詩,不少來自前代或同時代名家(或其友人)之手,石濤有時加以説明,有時並未説明,極易與石濤所作混淆。”針對這些情況,朱良志老師特別做了一些揀擇和辨析的工作,以去偽存真。

  錢大昕論校勘,説道:“訂訛規過,非以訾毀前人,實以嘉惠後學。但議論須平允,詞氣須謙和。”朱良志老師輯注的《石濤詩文集》庶幾近之。

  3

  一部詩文集,要為人物研究提供可資採用的史料,止于輯錄和校勘是遠遠不夠的,還必須對隱晦的詞句做必要的解釋。然而,前賢往矣,通過只言片語去揣度他們的心思,甚至進而還原寫這句詩或説那句話的語境,又談何容易!正所謂“詩無達詁”。《詩經》中的《伐檀》,方玉潤説:“二千餘年紛紛無定解。”元好問喜好玉溪詩,亦苦於索解,遂有“詩家總愛西昆好,獨恨無人作鄭箋”之嘆。博洽如陳寅恪,研讀錢柳遺篇也不免感嘆:“豈意匪獨牧翁之高文雅什,多不得其解,即河東君之清詞麗句,亦有瞠目結舌,不知所云者。”

  陳寅恪説:“自來詁釋詩章,可別為二。一為考證本事,一為解釋辭句。質言之,前者乃考今典,即當時之事實,後者乃釋古典,即舊籍之出處。”這兩樣,沒有一樣是容易的。好在朱良志老師的工作並不局限于詩文,他研究的觸角一隻伸向了石濤的生平行跡,另一隻延展到了石濤的傳世作品。通過這兩隻觸角,他對所謂的“本事”有了更加細緻入微的體察,他的註釋也新見迭出。比如石濤有幅《隔江山色圖軸》,憑藉對石濤生平的熟稔,朱老師在註釋中指出此圖題詩“與石濤生平情況是相合的,是證明大滌堂建成的直接資料。”此外,朱良志老師還把每首詩、每篇文、每段題跋的出處都盡可能地交代清楚,涉及畫作的時候,還會對遞藏和存佚做説明,這為後來的研究者提供了莫大的便利。

  拿到朱良志老師輯注的《石濤詩文集》,我差不多是一口氣讀完的。偶然發現一處引用書名有誤,第207頁錄《題屈翁山詩意圖冊》,注雲“錄自《泰山藏石樓藏畫》”,應為“《泰山殘石樓藏畫》”,為唐吉生舊藏,1926年梓行。“去其一非,成其百是。”亦讀書一樂。(作者:葉康寧 南京藝術學院副教授)

 

發表評論>>
分享到: 2.23K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