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閱讀館>>書摘字號:

李銀河:《享受人生:我的生命美學》

發佈時間: 2016-10-08 15:44:47  |  來源: 中青線上  |  作者:  |  責任編輯: 慕容

李銀河:人能不能什麼也不做純粹享受人生   

李銀河:人能不能什麼也不做純粹享受人生

來源:中青線上 作者: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 蔣肖斌

社會學家李銀河近日最大的新聞,是她嘗試了一次醫學美容,並把全過程以學者的嚴謹態度記錄下來並公開發表。有人無法接受一位學者居然又做美容又做廣告,好像學者天生就該蓬頭垢面。於是,美容這件小事兒,讓一些人頗有道德優越感地對他人的臉面批判了一番。

不過,做完美容的李銀河氣色的確不錯。在《享受人生:我的生命美學》新書發佈會開始之前,記者又問及美容一事,李銀河大大方方地説,美容不失為享受人生的一種方式,“中老年人漸漸擺脫性對象的角色,醫學美容是純粹愉悅自我的一種方式”。

《享受人生》收錄了李銀河160余篇小隨筆,分為“有幸遭遇愛情”“自由與快樂”“退隱與獨處”“慾望與解脫”“自由的寫作”5個部分。

至今仍有人懷疑,如果沒有王小波,李銀河的名字會不會泯然眾人。李銀河似乎也不急著撇清這層關係,《享受人生》第一篇就講掃墓,“轉眼之間,已經18年過去了,小波,你在那個世界過得可好”。然後一連幾篇,討論的都是“精神戀愛”“靈魂伴侶”“肉欲問題”等討論了幾十年的老話題。

但是,第一部分結束後,李銀河的名字將徹底獨立於王小波之外。關於快樂、自由、人生、精神等終極命題的隨感,讓人看到了一個脫離了性別角色的李銀河。

有人説,李銀河的作品以2012年退休為界,前後呈現明顯不同的內容和風格。之前以社會學研究作品為主,主要受存在主義、解構主義、後現代哲學影響,學術觀點和文風都帶著福柯的印痕;之後的作品主要是散文隨筆,以《我的生命哲學》《一個無神論者的靜修》為代表,關注隱居、冥想,不時審視自己的人生,包括生活道路、生活方式、生活目標、生活狀態,這些作品不時可見梭羅的影子。

2015年,李銀河去了夢境般的瓦爾登湖。她站在梭羅住過兩年的小屋的廢墟上,俯瞰幾十米外靜謐而神秘的瓦爾登湖。看著木牌上刻著的梭羅的句子——“我進入林間,因為我故意要過一種僅僅面對生命最基本事實的生活,看看它是否會告訴我,當我離世時才發現,我根本沒有活過”。李銀河説:“每一個詞,像一個鼓槌,重重地敲在我心靈的鼓面上,發出橐橐的聲音……我心追溯梭羅,瓦爾登湖就是我的聖地。余生就一直在朝聖的途中。”

很多人退休之後會遭遇一個問題:在叔本華鐘擺理論的痛苦與無聊這兩端中,人生的鐘擺全都擺到了無聊的一邊。李銀河也不例外,在“結束了社會學研究的正業和寫盡了虐戀小説”之後,她問自己,人可不可以什麼事也不做純粹享受人生呢?

思考的結果是,什麼事也不做是可以的,但是如果什麼也不做令自身不快,那就是另一回事了,還是找點樂意做的事做做吧。比如,她説:“人生在世,最值得做的兩件事,一是寫,二是愛。我願意終身浸淫在愛和寫這兩件事之中,把自己有限的生命投入到無限的寫與愛當中去。”再比如,她看一部電影,看到布拉德皮特雖然老了卻還是那麼英俊,不禁感嘆:“真好看呵!”

發表評論>>
分享到: 2.23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