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文化中國>

豆瓣用戶差評書籍後被舉報,翻譯圈正在惡性迴圈?

發佈時間: 2021-04-08 09:09:59 | 來源: 中國新聞網 | 作者: | 責任編輯: 秦金月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4月7日電(記者 宋宇晟)幾天前,從豆瓣開始的有關翻譯話題的討論引發廣泛關注;在微網志上,#豆瓣用戶差評書籍後被舉報至學校#一度登上熱搜榜。

討論中,有網友質疑譯者水準,也有人關注舉報行為,還有評論聚焦文學批評的自由。但在這背後,國內譯者的真實水準如何?翻譯領域的真實境況又怎樣?記者採訪了多位業內人士,試圖探究這些問題的答案。

點擊進入下一頁

微網志截圖

被舉報的短評

此事的開端是豆瓣上的一條“差評”:高某在豆瓣上給外國文學《休戰》中譯本打了低分評價,並在短評中稱該作“機翻痕跡嚴重”。

《休戰》是一部烏拉圭作家的長篇小説,原作以西班牙語寫成。在該書豆瓣頁面的簡介中,此作被稱為“二十世紀最重要的西語文學作品之一”。而所謂“機翻”是指譯者借助翻譯軟體對作品進行的翻譯。

這一評價隨後引來此書譯者韓某的回應。韓某表示,願意虛心接受來自所有人的意見,但是“機翻“屬於職業道德問題;並認為這樣的説法和“翻譯不好”不是一個概念,“近乎人身攻擊了”。

點擊進入下一頁

譯者韓某回應。豆瓣截圖

整件事至此還僅限于網上小範圍的討論。但隨後的“舉報”、道歉,讓此事引起了越來越多人的關注。

據媒體報道,一名自稱韓某好友的網友將高某舉報至其學校。

3月27日,高某在其豆瓣賬號上發佈致歉聲明稱,其在豆瓣圖書《休戰》的短評區發表了不太妥當的言論,經批評教育後,刪除該短評並向譯者及相關出版社致歉。

可道歉遠非結束,反而引來了更多關注。

點擊進入下一頁

高某致歉聲明。豆瓣截圖

低水準的報酬

越來越多的網友就此事發聲:有人評價翻譯水準、有人評價譯者行為。不過在這些聲音背後,很多網友的疑惑在於:歷來被視為“文化人”的譯者圈子,怎麼成了這副模樣?

這不得不提到國內譯者的生存現狀。

“就目前而言,翻譯稿酬普遍很低,多數譯者屬於‘用愛發電’。”一位出版業內人士向記者透露,目前譯者薪酬水準大致是:英文翻譯平均薪酬為千字80-110元,小語種略高,大約千字120-200元之間,少數名聲在外的優秀譯者或許尚有討價還價的餘地,絕大多數譯者只能接受較低水準報酬。

《休戰》的中譯本約13萬字。按此計算,這部由西班牙語翻譯成中文的圖書大約可以給譯者帶來一兩萬元收入。這樣看起來似乎還不錯,但如果考慮翻譯所花費的時間,就顯得不那麼划算了。

此前有報道就算了一筆賬:按80元/千字的稿費,翻譯一本20萬詞的英語書籍(由於稿費是按翻譯完成後的中文字數計算,假定翻譯後字數無大幅變化),所耗時間需要大約一年,譯者最終能得到的稿費是1萬6千元,平均每月1333.33元,“甚至不夠普通城市一個月的房租”。

具體到《休戰》這部作品,有譯者對記者表示,兼職翻譯此作大概需要大半年,全職譯完也要三四個月。當一兩萬元平均到每個月,收入並不算多。

點擊進入下一頁

《休戰》書封

難以避免的惡性迴圈

也正因此,在全職譯書收入不高的情況下,目前大多數書籍翻譯是靠高校教授、外語系學生或者純粹愛好者兼職完成的。

當然,造成此狀況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既包括譯者數量的增長,也有翻譯門檻降低的原因;既因為一些種類的書籍利潤微薄,也和讀者需求多少有關。

但不可否認的是,這樣的問題已經漸漸形成了一種惡性迴圈。

“不少水準不錯的譯者,只接過一兩次作品,就因熱情耗盡或性價比太低離開這一行業。反而是一些平庸譯者能夠接受低廉稿酬,錯譯漏譯也就屢見不鮮了。而品質不高的譯稿,又會成為出版社編輯的沉重負擔,間接造成出版行業的人才流失。”

受訪的出版業內人士直言,低稿酬→爛譯稿→編校人才流失→出版物水準下滑→出版社營收降低→低稿酬,這樣的惡性迴圈其實難以避免。

他認為,“雖説眼下‘用愛發電’是普遍現象,但是若想圖書市場良性發展,提高譯者稿酬很有必要。”

不過,在弄清要不要提高譯者稿酬之前,我們還需要弄清這樣一個問題:翻譯這份工作只能由譯者來做嗎?

點擊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吉林長春,市民在書店讀書。張瑤攝

“機翻”的威脅

在萬物皆可人工智慧的時代,機器自然會被認為是在一定程度上可替代人類譯者的。

值得注意的是,有網友在豆瓣發佈了一篇對比《休戰》原文、兩版中譯本和“機翻”內容的文章。其中以舉例的形式對多版本內容進行了詳細比對。

文章最後的結語這樣寫到:“三十年間,機翻水準的進步把西語文學漢譯的進步遠遠甩在了後面,智人真的需要反省一下自己了。”

看起來“機翻”似乎已對人類譯者構成威脅。但業內的普遍觀點是:真要去完整翻譯一本書,至少在目前,機器和人還是有差距的。

近年來,國內網路文學出海已成一定規模,因此這一領域對“機翻”也有過諸多嘗試。該領域業內人士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就表示,以“機翻”取代人類譯者“還不現實”。

“因為翻譯涉及對語境的整體把握,也要根據不同文化背景對行文進行調整。機器只能承擔翻譯中的一些非常基礎性的工作。但具體到翻譯一部作品,機器還遠遠不夠。”他説。

另一位國內譯者也告訴記者,如果語言沒有非常純熟,機翻是一個可以接受的輔助;不過,要接近語言美感和信達雅,就必須拋開機翻,逐字逐句理順文意。

點擊進入下一頁

《休戰》豆瓣頁面截圖

余論

我們還是回到這次引發眾多關注的“譯作在豆瓣遭遇差評”事件。

在很多網友討論一些譯者道德層面的問題時,我們也應看到,翻譯領域多年來積累的問題,其中正藏著造成了今天人們所爭論問題的些許原因。

近代翻譯家嚴復在《天演論》序中説,“譯事三難:信、達、雅。”而信、達、雅三者又難以兼得。

今天,優質譯作的標準似乎並未改變,翻譯出版卻似乎陷於困局之中。

本月初的一篇報道就提到了人文社科類譯作的“出版困局”。而要打破困局、改變生態,遠非一條差評能解決的。(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