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文化中國>

優質影視IP改編音樂劇成新潮流

發佈時間: 2020-12-03 09:22:06 | 來源: 光明日報 | 作者: 牛夢笛 劉玥杉 | 責任編輯: 秦金月

音樂劇《靈魂擺渡之永生》劇照資料圖片

近日,根據網劇《靈魂擺渡》改編,由北京四海一家文化傳播公司和北京長信影視傳媒聯合出品的中文原創音樂劇《靈魂擺渡之永生》在北京開啟首場演出。當下,IP改編已是影視行業繞不開的話題,以跨界的姿態踏入音樂劇領域確實令人耳目一新,音樂劇《靈魂擺渡之永生》的改編讓跨界融合有了更多想像空間,讓優質影視作品改編音樂劇有了更多可能性。

創作者把目光投向更為年輕的藝術門類

2014年,網劇《靈魂擺渡》橫空出世,豆瓣評分最高達8.4分,積累了大量粉絲。音樂劇《靈魂擺渡之永生》導演馬達在採訪中坦言改編有壓力,原作強大的觀眾基礎或許能為音樂劇帶來流量,但更少不了批判的眼光。“首先希望留住原劇粉。”對於改編後的觀眾反饋,馬達表示期待,“在這個基礎上,我希望20多歲的觀眾也能走進劇場。”

北京四海一家文化傳播有限責任公司副總經理于婷婷表示,作為文化央企,四海一家將從四個方面貫徹執行中國對外文化集團提出的音樂劇發展戰略:“兼顧引進演出的同時,努力製作精品劇目;加強與國內外創作團隊合作;打破行業壁壘,發展線上演出;加強IP開發下的原版製作。”中文原創音樂劇《靈魂擺渡之永生》就是落實以上幾個方面的重要舉措,也是演出行業與影視行業深度跨界融合的最新成果。創新性地將網路作品轉化成舞臺劇,既能在內容層面進一步挖掘經典劇目的深刻內涵,也能在垂直領域實現網劇和音樂劇粉絲的互相轉化。

此前,大多數音樂劇改編傾向於從文學著作或經典音樂中找故事,而現在越來越多的創作者把目光投向了更為年輕的藝術門類。音樂劇領域的代表“百老彙”正在籌備從李碧華的原著小説和陳凱歌導演的電影入手,將《霸王別姬》搬上音樂劇舞臺,該劇將圍繞身份主題以及現實與舞臺之間的模糊界限展開。國內音樂劇創作者則對更加年輕態、更具網感的領域如漫畫、遊戲、網劇展開了探索。同樣受年輕觀眾歡迎的《快把我哥帶走》以人氣漫畫為原型改編成了音樂劇,該劇圍繞著時分、時秒這對兄妹搞笑又溫情的生活日常展開,風格幽默誇張,又能在不經意間戳中觀眾的淚點。音樂劇沿襲了漫畫一貫的爆笑風格,以清奇的腦洞打破次元壁,使觀眾沉浸其中。

與此同時,影視作品改編音樂劇的新潮流中也出現了主旋律作品的身影。近期,由北京演藝集團出品,北京歌劇舞劇院演出的原創音樂劇《在遠方》在北京、上海、廣州三地首演定檔。該劇改編自斬獲4項白玉蘭獎提名的同名電視劇,以快遞、網際網路為載體,以青年人奮鬥拼搏為線索,展現近二十年來中國經濟社會所取得的巨大進步和人民生活翻天覆地的變化。

優秀內容和小眾藝術在跨界融合中“出圈”

7月,《靈魂擺渡》將被改編成舞臺劇的消息一經發佈,瞬間點燃了粉絲們的觀演熱情,掀起了一陣重溫經典網劇的熱潮。短短幾天內,留言點讚數十萬有餘,原著粉絲紛紛表示“改編成音樂劇確實沒想到,更加期待了”。

“影視作品改編成音樂劇,可以將原本優秀的劇情融入更短的故事篇幅之內,能進一步挖掘經典劇目更深層次的內涵。”劇評人張學軍對這種跨界嘗試表示認可,“同時這也讓優質內容和音樂劇一起出圈。”

作為一種形式感和現場感很強的藝術門類,相比改編前的原作,音樂劇的藝術呈現能帶來更加強烈的風格突破。《快把我哥帶走》在兼具音樂劇舞臺藝術特色的同時,營造出新鮮、刺激的漫感舞臺氛圍。搬上舞臺的《靈魂擺渡之永生》則展現出一種叛逆、復古又有著機械美學的異質世界,舞美設計中的鏡面倒影與跨界融合的音樂傳達著人物情感的碰撞,《山海經》中的形象與舞臺故事形成呼應,為懸疑驚悚的劇情氛圍增加了中國傳統文化的浸潤。

《靈魂擺渡之永生》上演後,獨具匠心的多媒體技術運用成為該劇視覺設計的亮點。該劇視覺總監任冬生表示:“在這部劇中,視頻影像內容和質感將有別於一般意義上的創作。不但有音樂劇所需要的戲劇表達,還有新穎的視覺元素借助鏡面疊加進來,整體面貌更加貼合奇幻動感和復古硬朗的風格,為這個經典的IP注入更多新的活力。”

音樂劇《靈魂擺渡之永生》並不是這一熱門IP的開發終點。據北京長信影視傳媒有限公司演出總經理高鵬介紹:“該劇還將衍生出更多的文化産品,並拍攝成音樂舞臺電影于明年線上上映。該電影把電影藝術與舞臺相融合,將成為中國首部真正意義上的音樂舞臺電影。”

改編創作還需遵循不同門類的藝術規律

影視作品改編音樂劇正在悄悄熱起來,但對於音樂劇這種特別的舞臺藝術形式,改編創作並不容易。不僅要在原作的基礎上進行主題思想、人物和情節的改造,以實現與音樂劇舞臺更契合的思想傳達和情感溝通,同時,舞臺創意和音樂創作等環節也都具有挑戰性。

儘管與歌劇、舞劇、話劇等舞臺表演有相似之處,但音樂劇對歌曲、對白、肢體動作、表演等因素有著更高更全面的要求,因此,好的創作和優秀的演員都更難得。在馬達看來,在中國做音樂劇是一條並不好走的路,“音樂劇是一個多元綜合的藝術,比如音樂劇導演,要懂作曲、唱詞,還要懂音樂架構、舞臺藝術;而音樂劇作曲,也不是單純的作曲,他創作的音樂要有敘事性、畫面感,還要有主題”。如此全能的要求下,人才力量和原創成果難以儲備起來。

張學軍介紹,近期逐漸熱起來的改編音樂劇,釋放出一個積極的信號:中文原創音樂劇從創作觀念到技術手段上,都在與時俱進、求新求變。

談到國産原創音樂劇的發展,馬達認為:“當前中國的音樂劇産業還處於以引進外國經典劇目培養觀眾和學習經驗、再逐步跟進漢化和原創的階段。鋻於全球疫情仍未平復,目前外國劇目的引進存在困難,此時中國原創IP的融入就為國內音樂劇市場注入一劑‘強心針’,創作者應抓住機會,深度挖掘原創內容。”

近年來,承載著中國文化的各類藝術形式積極拓寬自身領域的發展空間,國産原創音樂劇也在行業內外的不斷探索中找到了一條融合改編之路。未來的國産音樂劇將在原創IP的加持下創造出新的可能,經過長久的沉澱與磨合,勢必會讓這門傳統舞臺藝術在突破中煥發新的生機,讓更多觀眾領略到音樂劇的獨特魅力,讓時代的聲音唱響音樂劇的舞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