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文化中國>

著作權法修改促進作家權益保護再上新臺階

發佈時間: 2020-11-27 09:44:11 | 來源: 文藝報 | 作者: 林洋  | 責任編輯: 秦金月

2020年11月11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三次會議表決通過了關於修改著作權法的決定,自2021年6月1日起施行。著作權法自1990年頒布以來,已于2001年、2010年進行過兩次修改,本次修改歷時彌久,立法機關、司法機關、學術界、權利人都付出了艱辛的努力,在修法過程中,中國作家協會通過全國“兩會”、人大調研、公開徵求意見等多種渠道多次反映作家需求,為作家發聲。修改後的著作權法完善了一系列規定和表述,對保護權利人合法權益、促進社會主義文化繁榮發展具有重大的意義。作為與作家關係最為密切的法律,著作權法此次修改有以下幾點值得關注:

一、完善作品的定義。修改後的著作權法規定,作品是指“文學、藝術和科學領域內具有獨創性並能以一定形式錶現的智力成果”,並將原“電影作品和以類似攝製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修改為“視聽作品”,補充了“符合作品特徵的其他智力成果”的兜底條款。作品的定義是著作權法中最根本的問題,此次修改充分明確作品的要件必須是在文學、藝術和科學領域,具有獨創性,且能以一定形式錶現。此項修改充分明確了作品的本質和特徵,能夠使人更好地理解作品和作品的類別,有助於在司法實踐和學術研究中減少爭議,併為今後科技發展可能帶來的新形式作品預留認定的空間。

二、增加懲罰性賠償規定,提升法定賠償數額上限,設置法定賠償數額下限。修改後的著作權法規定,“對故意侵犯著作權或者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情節嚴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確定數額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給予賠償。”“權利人的實際損失、侵權人的違法所得、權利使用費難以計算的,由人民法院根據侵權行為的情節,判決給予五百元以上五百萬元以下的賠償。”長期以來,很多作家面對侵權忍氣吞聲,不想通過訴訟解決糾紛,其原因一是訴訟耗時費力,二是賠償金額太低,甚至不足以填平訴訟成本。在修法過程中,中國作家協會多次建議,參考專利法中法定賠償數額下限一萬元的規定,為著作權法設置法定賠償數額下限,此項建議最終被採納,體現了中央加大力度懲治侵權行為的決心。雖然因為著作權法涉及圖片、字體等單項賠償數額較低的作品,500元的下限金額不高,但在著作權立法中是從無到有的突破,結合500萬元的上限和懲罰性賠償的規定,將極大地推動社會構建尊重原創、保護著作權的良好氛圍。需要説明的是,並非所有著作權案件的判賠數額都一定在500元以上500萬元以下,當實際損失、違法所得或許可使用費三種方式可以計算時,實際判賠可能突破這個金額範圍。

三、修改部分法定許可及合理使用的規定。修改後的著作權法規定,“為學校課堂教學或者科學研究,翻譯、改編、彙編、播放或者少量複製已經發表的作品,供教學或者科研人員使用,但不得出版發行”為合理使用,相比現行法增加了允許改編、彙編、播放的規定。

修改後的著作權法規定,“為實施義務教育和國家教育規劃而編寫出版教科書,可以不經著作權人許可,在教科書中彙編已經發表的作品片段或者短小的文字作品、音樂作品或者單幅的美術作品、攝影作品、圖形作品,但應當按照規定向著作權人支付報酬,指明作者姓名或者名稱、作品名稱,並且不得侵犯著作權人依照本法享有的其他權利。”刪除了現行法中“除作者事先聲明不許使用的外”的例外規定。

四、強化主管著作權的部門行政執法職能。修改後的著作權法規定,“主管著作權的部門對涉嫌侵犯著作權和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的行為進行查處時,可以詢問有關當事人,調查與涉嫌違法行為有關的情況;對當事人涉嫌違法行為的場所和物品實施現場檢查;查閱、複製與涉嫌違法行為有關的合同、發票、賬簿以及其他有關資料;對於涉嫌違法行為的場所和物品,可以查封或者扣押。主管著作權的部門依法行使前款規定的職權時,當事人應當予以協助、配合,不得拒絕、阻撓。”此項規定為新增規定,為通過行政執法手段保護著作權提供了進一步法律依據。11月15日,國家版權局下發《關於進一步做好著作權行政執法證據審查和認定工作的通知》,為落實著作權法規定作出了有力補充。

五、新增合作作品著作權行使的規定。修改後的著作權法規定,“合作作品的著作權由合作作者通過協商一致行使;不能協商一致,又無正當理由的,任何一方不得阻止他方行使除轉讓、許可他人專有使用、出質以外的其他權利,但是所得收益應當合理分配給所有合作作者。”此項規定旨在促進作品傳播,同時保障了著作權人的經濟利益,有利於作品權利的充分使用。

六、完善作品登記制度。修改後的著作權法規定,“作者等著作權人可以向國家著作權主管部門認定的登記機構辦理作品登記。”作品登記制度並非新生事物,多年來為保護著作權人權利發揮了積極作用,此項修改有利於推動作品登記制度的不斷完善。當前作品登記費用低、手段便捷,且很多省市已經實現免費作品登記,作品登記證書具有較高的證明效力,建議廣大作家將自己作品進行登記,或採取其他措施進行有效的存證。

七、完善著作權集體管理制度。修改後的著作權法明確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是“非營利法人”,“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根據授權向使用者收取使用費。”“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應當將使用費的收取和轉付、管理費的提取和使用、使用費的未分配部分等總體情況定期向社會公佈,並應當建立權利資訊查詢系統,供權利人和使用者查詢。國家著作權主管部門應當依法對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進行監督、管理。”中國文字著作權協會是文字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近些年在稿酬收轉、保護作家權利上作出了積極的貢獻,隨著集體管理制度的完善、權利資訊查詢系統的建立和著作權主管部門更加有效的監督管理,集體管理組織必將在著作權市場中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

11月15日,東盟十國以及中國、日本、南韓、澳大利亞、紐西蘭15個國家簽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標誌著全球規模最大的自由貿易協定正式達成,《RCEP》第11章專章規定智慧財産權,體現了智慧財産權在國際貿易中不可或缺的地位。中國作為《RCEP》的重要成員國,不但展現了較高的智慧財産權保護水準,還倡導其他締約國共同尊重和保護智慧財産權。相信隨著國際、國內保護智慧財産權大環境的建立和著作權法律法規的不斷完善,作家們的著作權必將得到更充分的利用和更完善的保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