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文化中國>

中國作協兒童文學委員會2020年年會暨粵港澳大灣區兒童文學高峰論壇舉行

發佈時間: 2020-11-26 09:46:02 | 來源: 中國作家網 | 作者: 鄧潔舲 | 責任編輯: 秦金月

2020年是脫貧攻堅決戰決勝之年,這一年,兒童文學與時代的關係也變得更為緊密,一系列反映脫貧攻堅的兒童文學作品陸續面世,作家們深入生活,將自己的親身體驗、感受傳遞給孩子們。為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文藝工作和少年兒童工作的重要論述,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精神,促進、推動粵港澳大灣區兒童文學創作繁榮發展,11月19日,主題為“滿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推動中國兒童文學高品質發展”的中國作協兒童文學委員會2020年年會暨粵港澳大灣區兒童文學高峰論壇在廣州舉行。會議由中國作協副主席、中國作協兒童文學委員會主任高洪波主持。兒委會副主任王泉根、方衛平、曹文軒以及兒委會委員白冰、朱自強、劉海棲、湯素蘭、孫雲曉、李利芳、沈石溪、張曉楠、陳詩哥、納楊、徐魯、徐德霞、董宏猷、薛衛民等從兒童文學創作、理論評論建設、編輯出版等角度交流了一年來的觀察與思考,大家重點關注了愛國主義書寫、抗疫英雄的謳歌、城市兒童文學、中國兒童文學的國際交流等方面的創作狀況及存在問題。兒童文學作家、評論家劉瓊、崔昕平、祁智、翌平等參與討論。

中國作協兒童文學委員會2020年年會年會現場

守望相助,筆耕不輟,回應時代呼喚

王泉根認為2020年是兒童文學與時代發生緊密聯繫的重要一年,他從八個方面總結概括了這一年中國兒童文學發生的態勢:謳歌抗疫英雄,探索生命主題;弘揚愛國主義,書寫英雄故事;堅守現代主義,深耕兒童世界;深耕幻想文學生活的現場;回望歷史細節,抒情童年回憶;關注邊緣問題,找回童詩家園;重塑童年經驗的描繪;充分關注地域兒童文學。

2020年新冠疫情暴發,在不能出門的日子裏,作家們拿起筆來記錄、書寫。身陷疫情中心的武漢作家董宏猷,在武漢疫情最嚴重的時候,收到了來自各地友人的熱切關心,他以一首《答關心武漢和我的朋友們》告訴大家“我很好/我在武漢”。彼時正在倫敦訪學的方衛平也真切地感受到了“守望相助”,不管是國內國外哪一方有難,都有來自八方的問候與援助。每個人都在各自的崗位奮鬥著,用知識、閱讀、寫作、工作等來為自己縫製堅固的鎧甲。在抗疫過程中,兒童文學也沒有缺席,如出版了高洪波的《抗疫兒童組詩》、徐魯的紀實性兒童文學作品《一枝一葉總關情——2020年春天抗疫紀事》以及“抱抱地球點亮生命”叢書等,高洪波、曹文軒與金波等作家還捐出新書電子版權,為疫情中居家的孩子們送去關懷與溫暖。

疫情雖然讓大家相互隔離,但是作家們並沒有停下手中的筆。今年上半年,曹文軒出版了四部長篇——《櫻桃小莊》《拖把軍團》《彈殼門牌》《尋找一隻鳥》,這可能是他這麼多年來創作量最大的一年。但是曹文軒深感與陀思妥耶夫斯基、契訶夫等作家相比,自己遠遠不夠勤奮。劉海棲則在疫情期間根據九十多歲老父親的童年記憶創作了新書。劉海棲説父親每天就在沙發上安安靜靜地坐著,沒什麼能讓他的情緒發生變化,但是一回憶起童年他馬上就高興起來,眼睛放光。對劉海棲來説,這次寫作,不僅是完成了父親的願望,自己也對戰爭中的兒童書寫有了新的理解,比如兒童如何看待戰爭,戰爭會對他們的生活産生什麼樣的影響以及孩子在這種影響下如何成長。

徐魯提出,與成熟的兒童文學作家相比,年青一代的兒童文學作家在面對愛國題材或英雄敘述時,寫作經驗和寫作動力略顯不足。他認為身處一個偉大時代,兒童文學作家應當去思考如何深入挖掘這些題材中豐富多彩的故事,如何將故事寫得更加深入人心。“黨在呼喚我們,呼喚文學。”徐德霞同樣感受到近兩年來文學創作的一個巨大變化即是文學與時代的同步愈加鮮明,反映抗疫和扶貧主題的作品特別多,但是好作品還不夠多。“對於重大題材,如何從文學的角度去把握、去書寫,是值得探討的。”

聚焦少兒出版,塑造少年新形象

作為今年全球範圍內為數不多以線下方式開展的國際性書展之一,11月15日剛剛結束的2020中國上海國際童書展積極拓展線下線上融合模式,來自21個國家和地區的386家童書出版機構和兒童文化企業參加書展。期間,開卷資訊技術有限公司發佈的中國少兒圖書零售市場趨勢顯示,即使在新冠疫情的影響下,2020前三季度少兒圖書市場依然實現了正向增長,因為長時間的居家防控使得孩子和父母在一起的時間增多,啟蒙類、互動類的親子閱讀圖書和科普類圖書增幅比較明顯。

不僅國內市場火熱,中國兒童文學在走出去的過程中,也引起了許多海外學者的關注,方衛平在倫敦訪學期間就有深刻感觸,英國很多學者對中國兒童文學充滿興趣和好奇,如翻譯家汪海嵐和來自美國的學者喬·薩特裏夫·桑德斯。在收到英文版《青銅葵花》《花木蘭》等書時,桑德斯高興地説以後要在課堂上講中國兒童文學。汪海嵐則從翻譯作品題材以及宣傳方式等方面就中國兒童文學如何更好地走出去提出了中肯建議。

中國兒童文學出版在國內外如火如荼進行的同時,與會者也關注到童書熱中存在的問題。白冰在“接力杯金波幼兒文學獎”“接力杯曹文軒兒童小説獎”的評選過程中發現了當下兒童文學寫作存在的一些問題:比如故事性很強、問題意識很強但小説人物和細節的處理較弱,心理情感剖析不夠深入,對兒童成長的理解不夠全面等。兒童的成長具有多個階段,基於年齡的分段,有幼年文學、童年文學和少年文學三大板塊,李利芳認為這三者需要獲得結構性的均衡發展。她談到,近幾年少年文學發展相對較弱。這與少年文學寫作對象的把握難度較大有關,今天青少年的身份意識、文化環境、生活態度等與前代相比發生了劇烈變化,他們的主體性受到電子文化、視覺化、虛擬化等感官體驗的影響和塑型,在日益快速發展的時代面前,如何抓住青少年的情感訴求,如何緊扣時代關懷現實,需要創作界和研究界共同努力。

除此之外,白冰和徐魯都認為,目前現實題材的創作多聚焦于農村孩子或留守兒童,書寫城市兒童的作品較少。“我理解的現實主義應是一種廣闊的道路。”徐魯説,兒童文學作家們應當重新思考對現實主義和現實題材的把握。

中國作協兒童文學委員會2020年年會與會人員合影

兼收並蓄,海納百川,灣區敢為天下先

粵港澳地區是中國兒童文學的一塊重要版圖,具備獨特的文化資源、開闊的創作視野,擁有龐大的文學隊伍。在隨後舉行的粵港澳大灣區兒童文學高峰論壇上,高洪波在主旨演講中闡釋了發展、探索粵港澳大灣區兒童文學的重要意義。他認為粵港澳地區繼承發展了“兒童本位”的思想,堅持兒童文學的價值承諾、文化擔當與社會責任,逐步形成了獨特的兒童文學創作“粵港澳模式”——注重作品的思想價值,注重文本的藝術探索,尊重兒童審美,注重兒童的關愛意識,與時俱進、貼近兒童。他希望粵港澳大灣區的兒童文學作家在思想引導與兒童審美的統一、文化認同與守正創新的統一、“獨特性”與“開放性”的統一等方面繼續努力,締造兒童文學發展的“灣區典範”。

廣東省作協黨組書記、專職副主席張培忠在致辭中表示,將加強對粵港澳大灣區兒童文學作家的引領和扶持,深挖大灣區經驗,書寫大灣區故事,讓更多優秀的大灣區兒童文學作品走向世界。

兒童文學作家曹文軒、董宏猷、陳詩哥,兒童文學理論評論家方衛平、李利芳、崔昕平等也在論壇上為粵港澳大灣區兒童文學的發展建言獻策。大家認為交流是文學進步的階梯,兒童文學也不例外,大灣區是一個以開放、創新為特色的地區,大灣區的兒童文學也應該是開放的文學、創新的文學。曹文軒用小説般的語言講述了作家的定義——一個擁有生活海洋和知識海洋的捕撈者,他從生活裏打撈故事和素材,用知識與時間將自己訓練得本領高超。董宏猷認為粵港澳大灣區兒童文學發展一定要深植于這個區域最典型的精神性格,它的生命主基調應體現為朝氣蓬勃、活力四射、積極昂揚、面向未來。對於三地的交流溝通,李利芳認為應緊緊抓住校園作為開展閱讀活動的主陣地,建立起粵港澳之間學校的合作對話機制,活躍粵港澳兒童文學作家層面的交流,培養一批持續關注和研究粵港澳大灣區兒童文學的研究者,加強粵港澳大灣區兒童文學話語體系建設。崔昕平看到了大灣區的跨文化氛圍,這裡交融了海洋文化和內陸文化,這兩種文化模式在思考問題、認識問題和表達時呈現出不同的新意,她期待在大灣區的兒童文學板塊當中看到更多有衝撞意識、突破意識的兒童文學創作。作為本土作家,來自深圳的兒童文學作家陳詩哥則認真思考粵方言應如何進入文學作品,他認為漢語寫作不能為了方言而言,而應在方言的基礎上形成能被全國各地接受的語言,提供一種新的感受力。

澳門兒童文學作家鄧曉炯介紹了澳門兒童文學的創作現狀以及對灣區兒童文學交流與對話的期待。未能來到現場的香港兒童文學作家周蜜蜜通過視頻傳達了建設繁榮粵港澳大灣區兒童文學的信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