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文化中國>

青藏高原發現10萬年前古人類DNA

發佈時間: 2020-10-31 09:57:23 | 來源: 光明網 | 作者: 李韻 | 責任編輯: 王肇鵬

 30日,在國家文物局于北京召開的“考古中國”重大項目重要進展工作會上,記者獲悉,甘肅夏河白石崖溶洞遺址取得的重大成果,于30日淩晨兩點在國際頂級學術期刊Science線上發表。

白石崖位於青藏高原東北部,幾十年前在這裡發現了一塊人類的下頜骨化石。蘭州大學和中國科學院青藏高原研究所學者組成的研究團隊將之命名為“夏河人”。經過研究,團隊利用古蛋白分析方法鑒定其為丹尼索瓦人,利用鈾係測年方法將其年齡確定為距今至少16萬年。這次發佈的最新成果是,研究團隊成功從白石崖溶洞的沉積物中獲取丹尼索瓦人的線粒體基因序列,古DNA研究揭示,丹尼索瓦人在晚更新世長期生活在青藏高原。

丹尼索瓦人,因其最早的化石標本2008年發現于西伯利亞丹尼索瓦洞而得名,是“全新人種”。它屬於古老型智人,介於直立人和現代人之間,在一部分時間也和現代人共存過,對現代大洋洲、東亞、南亞和美洲原住人群有遺傳貢獻,成為國際廣泛關注的研究熱點。

在白石崖溶洞發現的夏河人下頜骨化石,是丹尼索瓦洞以外發現的第一件丹尼索瓦人化石。這一發現將丹尼索瓦人的空間分佈首次從西伯利亞地區擴展至青藏高原,是丹尼索瓦人研究和青藏高原史前人類活動研究的雙重重大突破。此項研究成果于2019年發表在國際頂級學術刊物Nature雜誌上,在國際國內古人類學界和考古學界引起轟動,得到國內外同行專家的廣泛肯定和支援。儘管最新成果在Science發表是北京時間深夜兩點,仍然立即受到國內外廣泛關注。

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青藏高原研究所所長陳發虎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介紹,北京人生活在70萬至20萬年前,他們與現代人有什麼關係,一直沒有確切的證據講清楚。而生活于距今至少16萬年的丹尼索瓦人,正是其中的一環。因而,此項研究成果填補了人類起源歷程中的重要缺環。

另一方面,此前研究顯示,現代智人于3萬至4萬年前到達青藏高原。而此次研究表明,可能攜帶了適應高寒缺氧環境基因的丹尼索瓦人,先於現代智人來到青藏高原,且在第四紀最大冰期成功生活在寒冷缺氧的高海拔區域。這一成果為進一步揭示現代藏族和夏爾巴人群的高海拔環境適應基因來源提供了新線索。正如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教授王幼平所説:“這顛覆了我們的認知,改寫了中國舊石器時代考古曆史。”

儘管通過研究,得知夏河人就是丹尼索瓦人,但對這塊化石所代表的人群在青藏高原生活的情況,所知仍然甚少。為此,團隊使用了一種新的技術手段——沉積物DNA分析技術。陳發虎稱之為“分子化石”。人的骨骼會隨著時間灰飛煙滅,但其攜帶的DNA會留在土壤裏、湖泊的淤泥裏。這是一種新興的古DNA分析技術,彌補了人類化石可遇而不可求的缺憾。

遺址發掘前,研究團隊邀請中科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的研究員付巧妹一起開展沉積物DNA分析。研究團隊骨幹、蘭州大學教授張東菊與付巧妹一起制定了古DNA分析沉積物樣品的採樣計劃,確保樣品採集和運送過程中不會受到現代人類的污染。

付巧妹告訴記者,工作的難點在於區分。沉積物中混雜著各種來源的DNA,不僅有人的,也有動植物的。找到人的DNA,還要區別出分屬於哪個個體。分析顯示,沉積物中的動物古DNA,包括犀牛、鬣狗等滅絕動物,與遺址發現的動物骨骼遺存一致。同時成功獲得了古人類線粒體DNA,進一步分析顯示其為丹尼索瓦人DNA。結合地層測年結果,發現丹尼索瓦人DNA主要出現于距今10萬年和距今6萬年前後,可能晚至距今4.5萬年,説明丹尼索瓦人在晚更新世長期生活在該洞穴。

“抓一把土就能知道他是誰”,這種“神奇”的技術為舊石器考古遺址研究打開了新窗口。“有了這種技術,復原古人類的體貌,就容易多了吧。”對於記者的設想,陳發虎表示,以目前技術的發展,這是個可以期待的願景。

本次公開的最新研究成果,為白石崖溶洞遺址的丹尼索瓦人活動提供了可靠的地層學、考古學、年代學和分子學證據,為進一步理解丹尼索瓦人的時空分佈、遺傳特徵、文化特徵、環境適應等研究提供了重要科學依據,並且對重建青藏高原古人類活動歷史,以及厘清東亞古人類演化歷史具有重要意義。此項成果,由蘭州大學主導,利用國際最先進的古DNA分析和光釋光測年技術,邀請多家國內外研究團隊緊密合作共同完成,是在中國考古遺址沉積物中提取古人類DNA的第一個成功案例。

自2010年開始,由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所長陳發虎帶領的蘭州大學環境考古團隊,即已在白石崖溶洞及其所在甘加盆地開展考古調查和研究工作。2018年,由蘭州大學教授張東菊帶領的以蘭州大學研究生為主的環境考古團隊,對白石崖溶洞遺址進行首次考古發掘,並邀請國內外多個研究團隊進行多學科綜合研究。

分享到: